第六十七章 精神病史
() "啊!"三個劫匪傻眼了,這話怎麼聽怎麼覺得不能對呢,好像是他們應該急吧.レ.siluke.♠思♥路♣客レ

至于,伊莎貝爾則是滿臉古怪的看著徐劍星,然後小心的問道,"徐先生,你以前沒有jīng神病史吧?"

那三個劫匪一聽這話,臉上也有了一些恍然,或許也只有jīng神病,才會如此不正常吧,身子情不自禁的離徐劍星遠了一點,還小心的防備著,就好像怕徐劍星突然撲過來,咬他們一口似的,當然了,他們如此做,也是因為徐劍星太過的冷靜,必須謹慎點,免得出現意外.

這令徐劍星看著實在是有點哭笑不得,無奈的說道,"伊莎小姐,我敢保證我很正常."

"jīng神病一般也都這麼說."伊莎貝爾小心嘀咕的道.

這也引來了三位劫匪的贊同,不過此刻他們可沒有心情在墨跡下去,萬一來了jǐng察,想躲都沒有地方躲.其中的健壯男子手一揮道,"快點的,你們前面走."

"哦."伊莎貝爾雖然有著害怕,但是出身不同于常人,暫時還能保持鎮定.

至于徐劍星更是無所謂了,滿臉不在乎的當先走起,要不是,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幾位綁匪,他早就動手了.

倒不是徐劍星現在還不敢殺人什麼的,他經曆了《九天路》的連續劇之後,對于殺人並沒有什麼抵觸心理,就是不知道這三位到底為何而搶劫,到底該不該死,所以他才耐著興致應付著,打算看看這三人的做派,再做處理.

那伊莎貝爾一看徐劍星當先朝前面走著,她雖然擔心後者jīng神有點不正常,但是也趕緊的追了上去,至少在徐劍星身邊,她覺得還是相對安全許多,嘴里也是好奇問道,"徐先生,你怎麼會到這邊來?"

"我家就住在那里,我不來這邊還要去哪邊."徐劍星指著後面正對著小道的房子,好笑的說道.

"哦,那還真巧."伊莎貝爾雖然還有點懷疑,但是疑心倒不是那麼重了,畢竟徐劍星有了那一億,不應該冒如此大的風險和人合伙劫持她才對,當然了,也不是不可能後者十分的貪錢.

至于,那三個綁匪則是完全相信了徐劍星的話,只不過有點巧合罷了.

同時,徐劍星看了一眼伊莎貝爾也沒有在多言,他多少能想象出,後者肯定還在懷疑著什麼.

走了沒有兩步,那位健壯男子又對徐劍星冷聲說道,"對了,把手機交出來."

"給你."徐劍星聳了聳肩膀,從口袋里翻出手機就給扔了過來.

健壯男子看著徐劍星如此的配合,滿意的點了點,旋即把手機關機,打開手里的提包,把手機放了進去.

隨後,走了三十來分鍾.

在三位綁匪的命令下,路越走越偏遠,終于到達了綁匪早就找好的窩藏地點,一處林間無人木屋.

其中的健壯男子手一揮,說道,"好了,可以休息了,小三去拿繩子,把他們綁起來."

"可不可以先給我點水喝."伊莎貝爾喘著大氣的說道,這一路山路走來,她不僅又渴又怕,還更加的累,要不是擔心一停下來,這些匪徒有著什麼不軌的念頭.恐怕,她早就癱坐在了地上.

"行."健壯男子點了點頭,對著走出的消瘦男子道,"瘦子去拿兩瓶水,繩子也不要忘記."

"好的,大哥."瘦子應了一聲,就鑽進了木屋,不一會就拿出繩子和兩瓶水,兩瓶水則是給了徐劍星和伊莎貝爾一人一瓶,嘴里還說道,"最好老實點,不要耍什麼花招."

"你看我們兩個這樣的人,能耍什麼花招嗎."徐劍星說了一句,旋即平靜的問道,"我想幾位,抓我們來應該是為了錢,不知道你們得到想要的錢,會放過我們嗎?"

"放?"三位綁匪眼中頓時閃過一道jīng光,其中的健壯男子笑呵呵的說道,"肯定會放了,我們圖的是錢,不是命你們就放心吧."

"呵呵."徐劍星眼中閃過了一道冰冷,要是他剛才沒有感應錯誤的話,這三位綁匪的身上,皆是留露出了一絲殺機.要是擱在以前他肯定感應不到,但是突破到先天之後,他相信自己絕對沒有感應出錯.

徐劍星淡淡的又說道,"你們能有什麼保證,要是我們給了錢,反而以後沒了命那還不是冤死了."

"那你們只能賭."健壯男子眼中閃過yīn狠的說道,"賭贏了,你們自然有命,輸了什麼都沒有,要是不賭你們的命很快就沒有."

"呵呵."徐劍星好笑的聳了聳了肩膀,心念微微一動,手中悄然無息出現了三顆石子,淡然道,"可惜我這個人,最不喜歡賭沒有把握的事情."

"呃."健壯男子一愣,當即哈哈大笑道,"在我手里你有什麼資格說不賭,不老實聽話,那就要死."

說到死的時候,健壯男子驟然就想抬起手里槍,可是他的速度在尋常人來說雖然快,但是在徐劍星眼里確實漫不可及.

"嗖!"

徐劍星冷冷一笑,當即手掌一番,然後手指一彈,一顆石子宛如劃破夜空的流星,閃電般擊打在了健壯男子的手腕處.

"啊."

健壯男子一聲慘叫,捂住了手腕,手中的槍也掉在了地上,隨之那鮮血順著手腕出流淌而下.

而那顆石子在生生洞穿了健壯男子手腕之後,還直直she到了一顆大樹上,才轟然炸開.

這些事情雖然僅僅只是在瞬間之中發生,但是在場的幾人,皆是看到了個大概,因為之前徐劍星和健壯男子的對話時,他們就已經注意到了.

唯一沒有看到的就是徐劍星怎麼動手的,就算是這樣,也令伊莎貝爾震驚到了一個極點.

至于,另外的兩位劫匪雖然心里也極度不平靜,可是他們很快就反映了過來,當即就想舉起手中的槍.可是他們的手剛一抬起來.

"嗖,嗖!"

又是兩次破口之聲,兩顆石子一閃而逝的擊打在了最後兩位劫匪的手腕上,當即那手腕就被洞穿了開來,隨著淒厲的慘叫聲響起,那手槍也一前一後落在了地面.

如此的巨大變故,不但是令伊莎貝爾再次的震驚,就算那三位劫匪也是一樣,到了此刻他們至少明白了一點,那就是碰到了什麼暗器高手,要是徐劍星知道了他們的想法,則是會嗤之以鼻,要不是為了輕松點,就算利用真氣也完全能做到這種地步.

不過,可惜的是三位劫匪根本就知不道徐劍星的具體本事,他們相識看了一眼之後,眼中皆是閃現出了一道殺機.

不是他們不膽怯,可是他們心里很明白今天的事情絕對不能善了,不說眼前的這位青年會不會殺了他們,就算是不殺,僅僅交給jǐng察,那依著他們的罪行也絕對難逃一死.

同樣的,他們還抱著一份希望,希望徐劍星是利用什麼機關發she的暗器,這樣一來,他們三人占有很大的優勢,甚至還能搬回局面.

所以,三人互看了一眼之後,眼眸之中的殺機更加濃郁了,腳下一點地面,就對徐劍星沖了過來,看著那步伐非常的沉穩,並沒有因為受到傷害,有著太大的影響.

可是最終卻是令他們失望了.

他們只見眼前,劃過了一道殘影,隨之腦袋就遭受到了如雷般的重擊,在一聲巨疼之後,恍然間皆是被踢飛了出去,直至撞到了一個樹干,就腦袋一歪昏死了過去.

這令伊莎貝爾的美眸掙得是渾圓,其中蘊藏著不敢相信的震驚和大喜,就算那xing感而jīng致嘴唇,也微微張了開來,看著是非常的誘人.

當徐劍星把地下的三只手槍拿起來扔到一起的時候,伊莎貝爾也清醒了過來,那晶瑩如玉的臉頰上,浮上了一抹激動的紅暈,她朝著徐劍星興奮的跑了過來,"大俠,你肯定就是龍國傳說中的大俠."

徐劍星聞言愕然,"大俠,我ri."

如今的"大俠"之說,恐怕調侃的意味更加重了一些,並不是古代所謂的俠之大者.

徐劍星苦笑的搖了搖頭,道,"伊莎,你還是叫我徐先生吧,這個大俠我實在擔當不起."

"那我是不是跟應該稱呼你少俠呢?"伊莎貝爾非常執著的問道.

徐劍星無語了,望著他如此的表情,伊莎貝爾咯咯的笑了起來,"徐先生真好玩."

"我一點都不好玩."徐劍星翻了個白眼,他現在算是看出來了,伊莎貝爾則是在戲弄他.

"怎麼會呢,我感覺很好玩呢."伊莎貝爾帶著一絲嬌媚的說道,說完如此歧義的話語,依著西方人開放的xing格,伊莎貝爾的臉頰也忍不住紅了紅.

面對如此的一再"挑釁",徐劍星不甘示弱的蕩然一笑,曖昧的低聲道,"那你想不想要試一試到底好不好玩呢,我可以免費為你提供最原始的交流方式哦."

如此的漏骨的話語,頓時令伊莎貝爾俏臉一紅,低罵道,"流氓!"

徐劍星哈哈一聲大笑,乘勝追擊道,"流氓這個稱呼我喜歡,男人要是對女人不流氓,那還叫男人嗎,難道你喜歡不流氓的男人."

"無恥,真無恥."伊莎貝爾臉頰羞紅的暗罵不已,可是逼到如此得地步不反擊,也不是她的xing格.

伊莎貝爾展現出了嬌媚的微笑,用著呢喃般的聲音低語道,"我聽說,在龍國有句古語,叫什麼多謝英雄救命之恩,小女子無以為報,唯有以身相許.要是徐先生不介意,小女子我還可以考慮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