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二哥來電
() 同時,聽到趙偉如此說,李剛等人當即就打了寒顫,心里大罵後者不已,竟然敢威脅如此的人物,但是心中也有種莫名期待.

他們只見,徐劍星哈哈一聲大笑,旋即身上綻放出了一股yīn冷的氣息,令李剛六人忍不住的顫顫發抖,緊接徐劍星滿臉猙獰的說道,"趙偉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我……我不敢,徐先生我只不過在闡述一個事實."在那種莫名的氣息下,趙偉臉上的汗水嘩啦啦流淌.

"好好,事實嘛."

徐劍星話說了一半轉身離開,走到房間口,則是飄然傳過來一句話,"希望你的小聰明,以後不會用到我的身上."

"小聰明!"李剛六人望著徐劍星的背影還有著一些茫然,但是很快就從話中明白了其他的意思,

"徐先生答應收下我們了?!"六人眼里皆是露出了巨大的驚喜,緊接李剛五人一人在趙偉的身上打了一拳,狂喜的說道,"你小子行啊,還真的看不出來."

趙偉撓了撓頭,憨笑道,"實際上我昨天為了這個都想了一夜,不過,還真沒有想到徐先生能答應."

實際上,徐劍星這兩天就已經在考慮組建班底的事情,畢竟,不但是陸倩需要安保人員,就算以後他父母那邊也需要有人保護,雖然他沒想過什麼爭霸天下的大事,但不可能不和人交流,也難免會一些原因,引起他人對自己的不利.

就好像這次因為陸倩的事情,就遭受到了無妄之災,何況依著他的本事,早晚有一天會站到明面上,到那個時候,未免沒有什麼不良之輩,去招惹他,到時候沒有辦法對付自己,那肯定會找他的家人了.這個問題徐劍星不是沒有考慮.

雖然,按照徐劍星的心思,更加的傾向于那些退伍的軍人,但是也如趙偉所說,有些時候比較yīn暗的事情,那些退役軍人還是不太適合去做,因為某些思想已經在那些軍人的心底深深紮了根,想讓他們做出太大改變,也不可能.

這就好像這個世界一般,有光明的一面,自然也有會yīn暗的一面,就像那教會,還有著審判所那樣比較yīn暗的機構,何況這個世界呢.

這也是徐劍星收下他們的一些原因,至于背叛什麼的,徐劍星根本就沒有考慮過,他相信只要自己不斷的強大,未來不管有多少的手下,都不敢輕易的去背叛他,不過,無論要做什麼,他也僅僅只是想保護自己和家人.

實際上,他更加向往的還是類似于隱士般的田園生活,雖然生活在都市,卻是沒有人打擾,不過這個世界就是如此,你想要平淡,可是等你有了驚人的本事之後,就算你躲的再遠,平淡也不會出現在你的身上,除非你真的避世不出.

很快.

徐劍星就從房間里走了,甩手朝著李剛扔過了一本古樸書籍,他淡淡說道,"這是一本修煉身體的秘籍,采水功,我給你們三個月的時間,希望能看到成效,要是沒有任何的效果,我也不會收毫無用處之人,好了把電話號碼留下,你們可以離開了."

看著秘籍,李剛六人頓時驚喜到了無法言語的地步,一聽徐劍星後面的話,臉se又是一楞,其中的李剛有點尷尬的說道,"徐先生,到了現在我的電話肯定要換,你看您能不能給我們留一個."

"恩."徐劍星點了點頭,就把電話報了出去,最後又說道,"好了,你們可以走了,三個月後我會去找你們."

說完,徐劍星也沒有理會李剛六人,就回到了房間之中,實際上他心里最清楚,那采水功雖然是湊合,可想要三個月內修煉出什麼稍大成效,那根本就不可能,畢竟,李剛等人的年紀資質是一個問題,主要的還是這方天地根本不適合修煉,他們也不會利用藥物去輔助.

徐劍星敢肯定,李剛六人要是拼命去修煉的話,絕對會弄的遍體暗傷,要是沒有去努力,他就不想理會太多了,因為,就算在想把這些人引回正道,教授一些本事,可是自己不上進,沒有著堅強的意志,以後哪里可堪大用.

雖然徐劍星有點看不起李剛他們這種人,但是還期待著會有奇跡的發生.

至于,李剛六人則是興奮的互相看了一眼,才小心的離開了院子里,然後把大門給徐劍星輕輕關上,就離開而去.

徐劍星回到房間里,一看已經早上10點.

想了想,就拿出了電子書,他研究了一下,然後就利用其內的紅外線傳輸功能,傳入到了電腦中100章《九天路》的小說,緊接又把這麼多章節大概的看了一下,就把前十章三萬多字的內容,複制到了奇點作者後台,一一發布了出去,等待著審核了.

當然了,徐劍星可沒有心情等待審核的結果,他忙完了這些之後,則是又前往了玉石街,雖然他現在很想接著看那《九天路》的連續劇,可也不能耽擱了正事.

畢竟,這翡翠不但是開設珠寶店會用到,就算現在對于獻祭來說,也是主力.

轉眼時間過去了兩個多小時.

突然徐劍星的電話響了起來,他反手取出手機一看,就露出了會心的微笑,直接接聽到,"二哥,你怎麼想起給你我打電話了?"

打來電話的,正是徐劍星的二哥秦羽飛.

此刻正在辦公室里秦羽飛,一聽徐劍星的話語,一邊疑惑的看著電腦,一邊就打著哈哈說道,"這不是二哥想你了嗎,難道你還不歡迎."

徐劍星哈哈大笑了一聲,旋即用著戲謔的語氣說道,"我看二哥你不是想我了,是有什麼事情吧."

"我擦,你怎麼知道."秦羽飛驚奇的問了一句,然後就有點明悟了過來,笑著說道,"我就奇怪我奇點的賬號,怎麼突然給我來了兩條信息,我點進去一看一條是審閱通過,一條還竟然是通知簽約的信息,嚇了我一跳,現在看來真是你小子搞的鬼啊."

徐劍星嘿嘿一樂道,"那不是閑著無聊嗎,就用你的賬號發了下."

"你這小子,你自己的不能用啊."秦羽飛苦笑說道.

"你不是以前就老說,要寫本小說嗎,我看你一直忙著泡妞,我這不就幫你干了嗎,誰讓我們是好兄弟呢."徐劍星呵呵笑道.

"好兄弟個鳥,我看你更想干那些妞,而不是寫小說."秦羽飛蕩然笑道.

"滾你的吧,我是那種人嗎,我告訴你我現在可是已經有了女朋友的人."徐劍星笑罵道,至于有了女朋友的事情,早晚要被這些兄弟知道,與其被他們以後知道了教訓自己,不如提前說出來,也免得他們為以前的事情擔心.

"恩."秦羽飛當即就是一愣,然後急忙問道,"你現在有女朋友了?沒有逗我玩."

"恩有了,你也知道是誰."徐劍星微笑道,"你還記不記得,我曾經給你說過我玩爭霸九州那個游戲里的事情."

"怎麼不記得,你小子當初還叫我玩,不過我玩了幾天覺得沒有意思就不在玩了.以前沒事的時候,你還給我提過你在游戲里混的還不錯,而且還有個老婆,說什麼聲音非常的好聽,現實里肯定是個大美女什麼的."

說到這里,秦羽飛突然有點醒悟了過來,膛目結舌的說道,"你小子不要告訴我,你找的女朋友就是你那個游戲里的老婆吧?"

"聰明,就是她."徐劍星淡淡笑道.

"我去,兄弟不是吧,你不是給我說過,她結過婚,還有孩子的嗎,你到底是打算玩玩,還是認真的?"秦羽飛有點急了,一般那種玩玩的女朋友,他相信徐劍星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提起來.

徐劍星平靜道,"二哥我也不騙你,我是比較認真的,只要她對我不離不棄,我就不會辜負于她."

"我ri啊."秦羽飛一摸腦門,然後苦笑道,"大哥,我叫你大哥行不行,你就算不考慮咱兄弟們的感受,可你也要考慮下咱爸咱媽的感受啊."

在徐劍星四兄弟的嘴里,這咱爸咱媽是一個公用的稱呼,無論是誰的父母都是咱爸咱媽,在此刻明顯說的就是徐劍星的父母了.

徐劍星微微笑道,"我也想過的,這點我自己有分寸,你就放心吧."

"哎."秦羽飛暗中歎息了一口氣,他也知道徐劍星的脾氣,一旦認定就不會輕易回頭,也懶得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下去,則是有一點好奇的說道,"對了,那個少……"

秦羽飛本來還想按照以前的習慣叫少婦,可是一想現在情況不同了,就急忙改嘴了,"對了,你那個女朋友長的是不是很漂亮."

"還可以吧,我給你發過去看看."徐劍星說著就翻出了手機,然後把他和陸倩照的照片發過去了兩張.

不一會,就傳來了秦羽飛略微的震驚聲音,"漂亮,確實很漂亮,不過你不會是因為漂亮才跟她在一起的吧?"

"怎麼可能呢二哥,要是因為那樣我就不會給說起她,雖然我不否認她很漂亮,但要是沒有游戲里的那一年感情,我和她根本就走不到這一步.也是因為有了她,我這一年來才算好過了許多,忘記了以前的傷疼,也是因為有了她,我的生活里才有了許多的樂趣和期待,經過這些天的了解,我也相信她是一個好女人,好媽媽,未來還會是一個賢惠的兒媳婦."徐劍星帶著一些深情的說道.

聽著如此的話語,秦羽飛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然後急忙說道,"行,我信你的話了,你不要再說了,對了她的家庭環境怎麼樣?"

聞聽到這個,徐劍星就有點想笑,不過還是實話實說道,"二哥我可以對天發誓,我絕對不是想當小白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