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輪流作業
() 稍作休息.

徐劍星就開始獻祭了起來,憑著他現在240的jīng力,一天能輕松獻祭48次,再加上其中恢複的速度,一天60多次還很輕松的.不過由于他沒有打算放棄收索翡翠,一般也就能獻祭30來次.

按照徐劍星的思路,除了一開始那些獻祭出來的物品價值非常低之外,他還會獻祭第二次,甚至是第三次,畢竟,有時候,一次也不是有著十分的把握,實在是獻祭的不穩定xing.所以,這麼一天下來,按照徐劍星心中估計.一天頂多也就能試驗10多種食材罷了.但是一年下來,那也是一個非常客觀的數字,何況他的jīng力還會隨著修為而提升呢.

他相信早晚有一天,會有所大驚喜.

30次獻祭很快結束,大驚喜沒有來臨,可小驚喜卻是出現了,在最後獻祭蘿蔔的時候,他儼然發現蘿蔔獻祭出來的價值,遠遠高于它本身的價值,第一次他獻祭蘿蔔的時候,獲得了一個真皮錢包,價值300元左右,高出了他本身價值的上百倍.

為了確定它擁有的真正價值,徐劍星自然會在獻祭第二次,第三次了.第二次,獲得了一個jīng美工藝品,第三次,竟然出現一套實體玄幻小說,小說則是來自于五百年之後,在書籍的封面上,還有著一個宛如超薄計算機的電子書,書籍標明的總價值倒是不高,也僅僅1600多元.

可徐劍星卻是非常的明白,這套來自于後世的玄幻小說《九天路》,那價值遠遠高于了書的價值,畢竟這本書,在這個世界可不曾出現過.

徐劍星在jīng神上已經感覺到了非常疲勞,可還是忍不住的翻看起了這套小說,至于電子書,他卻是懶得去看,那東西雖然更加的方便,但是他更喜歡這種實在的感覺.

隨著前十章的劇情展開,他一發不可收拾的陷入到了劇情之中,那jīng神上的疲勞,已經給他拋到了天邊.

小說的劇情題材在如今看來十分的新穎,更為難得一見的是,作者埋藏伏筆的功力和文筆,達到了一個神奇的巔峰,寫的jīng彩之處重巒迭嶂,緊緊扣動著人的心弦,依著徐劍星的心xing,也是按捺不住的想知道後面的劇情是什麼,是什麼.

直至徐劍星看的實在頂不住的時候,才渾渾噩噩的睡了過去.

在徐劍星沉睡之時.

黑哥六人已經回到了云海,這六人經過了一些策劃,在一家三星級酒店之中,黑哥就給黃石打過去了一個電話.

好大一會,電話才接通了開來,其內傳來了黃石不極度滿的聲音,"黑子,我以前就jǐng告你,不要輕易給我打電話,這次要是不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複,後果你應該明白."

"明白,明白."黑哥心中暗罵不已,可為了計劃,還是忍氣吞聲的賠笑道.

"好了,事情辦的怎麼樣了?"黃石冷冰冰問道.

"嘿嘿."黑哥故作蕩然的一笑道,"黃少沒有按照你的計劃進行,我臨時改動了一下,我覺得這樣的更加的jīng彩,也不會留下太大後患."

"恩."黃石微微一愣,雖然非常不滿他的自作主張,但還是好奇的問道,"怎麼改動的?"

黑哥賣關子說道,"黃少我覺得吧,打人那是下下策,就算有著傷疼那也是暫時的,可是在心靈上的某些創傷,卻是永遠無法彌補的."

一聽這話,黃石更來了一些興趣,笑罵說道,"你還懂得心靈的創傷,真搞笑,好了不要廢話了趕緊說."

"是,是."黑哥連連應了兩聲,就嘿嘿低聲笑道,"黃少,一開始我打算用你的計劃動手時,突然靈機一動,覺得打人不但我們要跑路,也很有可能影響你的光輝形象,所以我們就把計劃給改變了一下,我們在周邊買了一個攝像機,然後,又去酒吧花了不少錢,找來了幾個同xing戀,最後,就把那小子給抓到了我們早安排好的一處居所里,又給灌下了一些藥,這下面我不說,黃少你也應該明白了吧."

說到最後,黑哥又是蕩然笑了起來.而黃石在他剛說起不久的時候,就有點明白了,說到最後哪里還會不清楚,一拍手掌的大笑道,"妙啊,沒想到你現在還會動腦子了."

"對了錄像在你哪里吧."黃石迫不及待的問道,他心中已經忍不住的幻想起來,徐劍星跪在他腳下求饒的表情,這令他的心情更是大爽了幾分.

至于報jǐng什麼的,黃石根本不信徐劍星回去那麼做,因為這種事情一出,絕對是驚天的丑聞,他相信徐劍星只要腦子沒有壞掉,就不會去報jǐng,要不然隨便出去一趟,都會成為他人圍觀的對象,這種事情不要說是徐劍星,他相信任何男人都承受不了.

何況,在黃石的心中,這徐劍星就是一個小白臉,只不過用了某種方式抱上了陸倩的大腿,所為的自然是錢了,這錢還沒有怎麼到手,對方肯定不會就這麼甘心,要是這個事情運作好了的話,又可以在陸倩的身邊安插一個釘子.這對于他的圖謀來說,也更加容易成功幾分.

黑哥聞言,當即說道,"在,黃少在呢,我現在已經回來,你要不要來看看?"

一聽他說已經回來,黃石也沒有多想,急忙說道,"要,你在哪里,我馬上就去."

"我在海風大酒店,605房間."黑哥當即報了一個電話.

"行,我這就去."說完,黃石就把電話給掛了,因為海風大酒店離他這里很近的緣故,他沒有帶知會其他人,走下樓去,開著車就朝著海風大酒店趕去.

大約過了10來分鍾,

黃石就來到了海風大酒店605房間,剛一敲門,大門就打了開來,他看著開門的黑哥贊許說道,"這次干的不錯."

望到黃石身後沒有帶著其他人前來,黑哥稍微松了那麼一口氣,至少事情能簡單了許多,他急忙賠笑道."黃少,過獎了,你請進."

"恩."黃石點了點頭,大搖大擺的就走了進去.

而在他身後的黑哥,把門關上之後,目光里就露出了一抹凶光,微微猶豫了一下,他當即上前幾步,從懷中掏出一塊手帕,朝著的他鼻子上輕輕一捂,黃石不過幾秒間,就倒在了地上什麼也不知道了.

這時,黑哥在其他一位兄弟的幫助下,把黃石拖到了客廳之中,旋即對著在場的五位兄弟使用了一個眼se.馬上這五人就各自掏出了一把小刀,其中兩位守護在大門前,剩余的三位,也是按照之前說好的位置站定.

此刻.

黑哥走到了洗手間門前,敲了兩下,"你們可以出來了."

話落,洗手間大門就打了開來,從其內魚貫走出了兩位長相不錯的青年,這兩人一看到客廳里倒下的一人和周邊的情形.當即就感覺到了不對,這和當初說的根本就不一樣.

其中的一位駭然問道,"黑哥,你這是要干嘛?"

"干嘛."黑哥獰笑道,"小鍾我也不給你廢話,今天你是不做也要做,要不然不要怪我給你出點血."

說完,黑哥也不理會這兩人,當即就對長發青年說道,"長毛,把准備的東西,給這兩位兄弟拿出來."

"好嘞,大哥."長發青年應了一聲,就拿來了兩瓶礦泉水,然後又把兩個黑se絲襪和不少的套套,分別塞到了兩位青年的手中,還絮叨說,"看我大哥多好,還給你准備好了工具,馬上帶好,在喝點礦泉水,准備干活了."

不用說,兩位青年也能猜出,礦泉水里肯定放了助興的藥物,這兩位皆是驚恐的說道,"黑哥,這不行啊,這是違法的."

"違法你媽,不想死就給我老實點."黑哥大罵了一句,從長發青年手里拿過礦泉水,就強壓著一位基佬開始灌了起來……

最後的結果不言而喻.

兩位膽怯的同志,最終屈服了,開始在黑哥的指揮下,對黃石輪流"作業",雙龍戲龍長達一個多小時之久.

當他們完事,打理好戰場又過了二十多分鍾.

赤身的黃石才幽幽醒來,他迷茫的搖了搖頭後,當即就感覺到菊花陣陣鑽心的疼痛,這令他當即就清醒了過來,一只手情不自禁的摸向了身後,隨著這只手拿過來,他只見上面血淋淋的一片.

看到這里,他心頭就有了一種巨大的不祥預感,心中帶著驚恐的吼道,"這他媽到底怎麼回事."

大罵的時候,黃石還忍著劇痛,四處的打量,至于赤著的身子,他已經無暇顧及.

看了周邊兩眼,黃石就發現在不遠處的長桌上,有著幾張照片,在照片的下面,還有一張白紙,他倉皇的就爬了過去.

打眼不過看了一下照片,黃石就差點昏過去,因為其上顯示著的是,他歪著頭,光著身子趴在了沙發上,而身後同樣還有著一蒙面男子站在他的身後,那下半身的話兒緊緊靠著他的菊花,明顯有一部分已經鑽了進去.

望著如此的照片,他怎麼能鎮定的下來,不但想直接昏死過去算了,就算心頭也泛起了絲絲的惡心之意.

"嘔,嘔……"

黃石干嘔了半天,也沒有一點的動靜,最後臉se蒼白的拿起了照片下面的那張紙,只見其上寫著."我的黃大少爺,是不是很驚喜,是不是很開心,老子跟了你一年多,除了給你擦屁股外,從來沒有獲取太大的好處,這令人我和我的兄弟們很不爽.好了不說廢話了,馬上給我的賬號打入1000萬,我想這些錢對于你來說,也不算什麼."

"另外,你也不要想著報複我們或者報jǐng,因為,我們六人現在已經分開,只要我們六人之中的哪一個人出了事,我就會把你以前讓我們干的違法事情公布出去,當然了,還少不了我們手里的照片視頻,切記,我兩個小時之內要看到錢,不然不要怪我們不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