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有仇必報
() 此刻.

徐劍星淡淡開口道,"放了你們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必須給我做一件事情?"

"大哥,你說你說,就算十件事情我也答應."黑哥還沒有發話,長發男子就迫不及待的說道.其他幾人也紛紛的附和著,無論多好的大哥,在話兒危機的面前,也要靠邊站.

徐劍星此刻露出了一抹邪惡的笑容,"我希望能在三天之內,看到黃石被爆菊花的視頻出現在我手中."

"啊!"黑哥六人聞言,當即傻眼了.甚至是菊花還猛的一縮,

好半響,長發青年忍住心中的惡心之意,哭喪著臉說道,"大哥,你不會是讓我們親自上吧?"

"當然了,你們要是有這個興趣,我也不介意,要是不想,就給我找兩位同志辦這件事情."徐劍星微微笑道.

隨著徐劍星的話出口,六人頓時松了那麼一口氣,旋即那五人的目光,就看向了黑哥,黑哥一看這些的神se,就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他根本沒有任何考慮的就說道,"干了."

實際上到了現在,他非常的清楚,自己已經沒有了退路了,要是不幫徐劍星干了這個事情,那他的話兒很有可能會終生不起.就算他不在乎這個,可是他的兄弟在乎啊,他要是不去做這個事情,他甚至都會懷疑這些跟了他多年的兄弟,會反目成仇.

畢竟,抓人拍攝如此的視頻,那也是嚴重違法的事情,要下水,那肯定是要一起下了.

想到這里,黑哥看著徐劍星小心問道,"大哥,視頻你不會馬上放出去吧?"

"不會."

徐劍星微微搖了搖頭,如此的視頻自然要在合適的機會放出去,沒有合適的機會,放不放出去也是無所謂的事情.對于,黑哥的想法,徐劍星也是非常的清楚,他不外乎是想利用視頻,逃脫黃石的追蹤什麼的,至少也能有個緩沖的時間.

一聽這話,黑哥頓時放下了心,然後賠笑著說道,"大哥你看看是不是先給我們解了那個穴位,我們保證不敢玩花樣."

"呵呵."徐劍星淡淡笑道,"就算你們玩花樣,我也不在乎."

徐劍星說完,就上前幾步,在六人的腹部輕輕拍了兩下,頓時令人感受到一股溫流在腹中流淌不息,安逸十分,可惜的就是,這股溫流一會便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雖然,徐劍星如此輕飄飄的給他們解了他們心中以為"鎖jīng穴",但他們更願意相信,徐劍星還留有後手,畢竟誰都不是傻子.

實際上,要是真的讓他們選擇一個死扛到底的目標,他們也絕對不會選擇徐劍星,而是會選擇黃石,黃石雖然有錢有勢,可那也僅僅就在云海罷了,出了云海也就一般般,他們最多找個偏遠的地方躲上個一兩年就是了,反正他們也不是云海的本地人,何況以後還有著視頻的威懾力.

而徐劍星的身份,雖然在表面看來一覽無余,但是因為後者有著恐怖的個人力量.那具體的身份恐怕就只能想象了,這種人物也是最不能得罪的.

徐劍星在六人身上拍了兩下之後,就說道,"好了,你們去吧,我三天內要看結果,要不然以後的事情,你們就自求多福吧,另外記得也敲黃石一筆,不能讓他好受,把我也盡量撇乾淨."

隨著徐劍星這句話的說出,黑哥六人的身體又是一顫,這在他們耳朵里聽來,這位非人的存在,果然留有後手.他們沒敢有任何猶豫的說道,"是,大哥我們明白."

說完之後,黑哥六人苦哈哈的面面相視了一眼,然後就站了起來,一起來就感覺到了四肢無力,腿腳有點發軟,不過他們也不敢在有廢話,一步一步的朝著山下走去.

至于,徐劍星則是腳下一點地面,宛如大鵬翔空一般,直接從六人的頭頂急速飛掠而過,不過,幾個起落間,就消失在了六人的眼中.

望著如此駭然的一幕,黑哥六人又是呆滯了良久,尼瑪,真的是碰到了那種絕世的高人.

長發青年突然羨慕的開口道,"我要是有如此本事多好,美女還不是想要多少有多少."

黑哥白了他一眼道,"看你那鳥樣哪里會像高手."

這時,黃頭發青年接口道,"大哥,你說我們要是把他舉報給官方,會不會有獎勵?"

"會,會你媽."黑哥啪的一聲在黃頭發青年的腦袋上打了一巴掌,有點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你白長了那麼大腦袋,像他們這種人官方肯定早就知道了,你去舉報他,那就是想死,說不定這些人還會有著殺人執照之類的玩意,所以這個事情只能保密,你要是想死,就早點說話."

"是,是大哥我錯了,我也就是好奇的問下."黃頭發青年小心的點了點頭,然後有點感慨的說道,"黃石那個白癡惹到他,我看這一輩子是不好過了."

"不錯,你總算說了句人話."黑哥心有戚戚然的點了點頭.

與此同時.

悄然歸來的徐劍星,在林中聽到這幾人的說話,好笑的搖了搖頭,旋即身形一動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回到鎮上,徐劍星在一家飯店吃過飯,然後在一處商店里買了一大桶純淨水,就漫步走回到了居所.

一關臥室大門,徐劍星就盤坐在了地面,瘋狂的獻祭了起來……

翡翠獻祭完,他就利用前些時間儲存的各種魚類,接著獻祭,沒有了jīng力之後,徐劍星當即就吞服下了一顆經驗丹,開始突破了起來,隨著功法的運轉.

"後天二層."

"後天三層."

"後天四層."

一顆經驗丹下去,徐劍星就接連突破了三層,當然了,這里還有著前些天時間積累的"經驗".不過,這也說明了,游戲里的低等級確實好升.

不過,要是被現實世界里的人知道,他如此"修煉"的速度,那恐怕又會是一場大動亂.

當jīng力再一次恢複到巔峰,徐劍星又獻祭了十多次,才算停了下來.

而這個時候,徐劍星則是打開了他買的那一大桶純淨水,然後翻手取出了一枚經驗丹,就扔了進去,緊接就給死死的蓋上了.

徐劍星此舉,不是為了給自己喝,自然是為了家人,朋友和陸倩等人了.不說現在讓他們修煉,至少也要有個健康的身體.

通過之前的試驗,他也知道,這種服用之法會浪費不少的藥力,但是卻非常的保險,也不至于太過的逆天,要不然,他解釋都解釋的不清楚.

整理完這一切,徐劍星坐在了沙發上,開始整理起這段時間的信息來,只有不斷的思考,才能發現更多戒指和副職業隱藏的諸多信息.

大約思考了半個多小時.

徐劍星的眼前驟然一亮,想到了獻祭副職業已經表現出來的一個信息.

這個信息就是,在獻祭之中擁有著曆史文化的,古物,字畫什麼的,肯定不是按照他現在擁有的價值,就能獻祭出好東西來,因為,這獻祭技能已經完全超脫了時間的限制,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得到未來世界的飛行器.

如此說來,那擁有曆史價值的古畫,古董等等物品,在獻祭的時候,也僅僅只能考慮它本身物品的價值,像什麼那個皇帝用過的,那個曆史名人畫的,這些都要完全的忽略掉,只能考慮它的實用xing.

就好比,世界級的名畫蒙娜麗莎的微笑,恐怕在獻祭的時候,也僅僅只能當成一大張紙來看待,在具體點說,也就是這張紙上有著塗鴉的顏料,至于藝術的價值,可以完全不用考慮.

想通了這些,徐劍星的思路更開闊了,或許有的東西,在如今的社會不值錢,可是在獻祭的規則里,它偏偏就是非常的珍貴,主要就是一個稀少和空間xing.

不過,令徐劍星還有點發愁的就是,獻祭的規則現在已經改變了,到底有多大改變,他卻又不得而知.但是有一點徐劍星卻是能確定,那就是獻祭的規則肯定不是在跟著游戲里走了.因為他當初獻祭的時候,就曾經得到過一根香煙,這在游戲世界里,根本就是沒有的玩意.

"這獻祭的規則到底是根據銀河系,是根據整個宇宙呢?還是種種不同的位面呢?"徐劍星情的思想越來越放飛.

想了半天,徐劍星也沒有找到什麼重點,但是他認為,這其中必然少不了一個平衡xing,

比如,我們這顆星球,有著花生米這一事物,而在其他無數的星球都沒有,那它的價值相對應就會高了不少,就算他沒有那些高等作物的靈xing也一樣,畢竟,說不定煉某種丹藥的時候,這花生米也能起到催化劑的作用呢.

思索到了這里,徐劍星驟然一樂,他想起了最古老的一部玄幻小說,那部小說里講述了一個普通少年去到異世界的事情,主要的劇情他記得不大清楚了,不過他清楚的記得,那位少年,因為在本星球吃了太多地瓜,一去到異世界不多久就成為了超越無數人的**師.

不管想法對于不對,徐劍星都打算去嘗試一下,萬一有了新發現那就賺大了,要是靠著翡翠,玉石的話,現在看著還沒有問題,那未來,他想升一級恐怕比登天還難.畢竟,翡翠的資源是有限的,也不可能有那麼多翡翠給他揮霍.

第二天一天早.

徐劍星先是跑了一趟玉石街,搜尋到了7塊能賺錢的毛料,然後就開車去了一趟附近的農貿市場,只要能看到的食材,他皆是買下了一斤左右,除了做實驗所用,剩余用不完的自然會吃掉.

就這樣直至忙碌了一天,徐劍星才算回到了家中,收集的食材,已經達到了上百種,像什麼土豆,白菜,蒜苔等等食材一樣沒有落下,就算豬肉,牛肉,羊肉等等肉食類品,也是同樣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