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武林高手?
() 可僅僅五,六個小時過去.

正在睡午覺的黑哥,就聽到了電話鈴聲響了起來,這令他非常不爽的罵罵咧咧從床上坐了起來,拿起電話一看,他的臉se當即就是一正,道,"劉助理,什麼事情?"

這個所謂的劉助理,就是當初像黃石彙報情況的那位青年.

"事情有變,陸倩突然回到了云海,黃少讓你們趕緊辦完事情."劉助理淡淡說道.

"啊!"黑哥楞了一下之後問道,"劉助理,還是按照計劃行事嗎?"

"恩,黃少說了,可以稍微重一點,至少要他在醫院里躺上三個月,另外事情完成之後,會給你們打上10萬塊錢,你們到時候去外面躲上幾天."

"好,好,我今天有機會就去辦了."黑哥急忙說道.

"恩,好了我掛了有事情在聯系."

劉助理說完就把電話給掛了,這令黑哥十分不爽,罵罵咧咧道,"草,什麼東西,等我哪天發達了非要給你好看."

不爽歸不爽,可是事情還要辦,他當即就把四個手下給著急了過來,然後說道,"那邊打來了電話,事情起了變化,陸倩已經回去,讓我們趕緊把事情辦了."

"小六,你腿腳麻利,現在就去找虎子,一起盯著目標家的動靜,等他出去了你們悄悄跟上,到時候也給我們打個電話."黑哥指著一個瘦瘦的青年說道.

"好的,大哥."青年應了一聲就走了出去.

在這些人盯著徐劍星的時候.

他因為尋找毛料和回家之後獻祭了五塊翡翠,還在昏睡當中,直至下午六點的時候,徐劍星才從昏睡之中醒來.

雖然之前他僅僅獻祭了五塊翡翠,可是這次所獲也是非常的不錯,除了有著三件普通的物品,另外他再次獲得了一枚經驗丹和一個藥方.

藥方非常的普通,僅僅只是治療感冒的特效藥,可那速度卻是誇張到了極點,僅僅只用一個小時的時間,就能完全令人的感冒,完全的康複,不用說,這又是一個跨服時代的產品.

徐劍星雖然不是太看重這個配方,但是也知道這個價值,絕對十分的驚人,當然了,對于他這種武者來說,這種感冒藥的效果,就可以忽略不計了,畢竟,那些引起感冒的病菌,根本無法撼動他們這些人的身軀.

甚至,徐劍星自己,都能利用本身的真氣,令一個人的感冒在十多分鍾康複,不過,只要是不傻,就不會有人利用真氣去給他人治療感冒這種小病.

對于這個配方,徐劍星也沒有想過做任何的處理,在他看來,這種跨時代的物品,暫時還不應該出現在這個社會上.

醒來之後,徐劍星清洗了一把臉,就晃悠悠的走出了家門,因為,陸倩不在,他自己也懶得做飯了,打算去外面弄點吃的,剩余的那些jīng力,可以晚上多獻祭幾次.

剛一離開家門沒有多久,徐劍星就感應到後面有人跟著,嘴角當即就挑起了一抹淡淡微笑,"不知死活."

旋即他也沒有理會後面的人,繼續走他的路,甚至是挑著一個小道,朝著山上緩緩走去……

越往山上走,就越荒涼,人半天也很難看到一個,畢竟,這個時候正是吃飯的點.

至于,跟在徐劍星後面的黑哥六人,則是面露大喜,根本沒有絲毫的懷疑,在他們想來,徐劍星也僅僅是無聊來山上轉轉,你還別說,這山上的空氣還真十分的清新.

就這麼過了一會,那位黑哥查看了一下周邊無人,當即就對著身邊的一個黃毛青年,揮了一下手.

這位青年心神領悟,腳下加快了速度,不一會就來了徐劍星的身後,這個時候他宛如喝醉了酒一般,大搖大擺的就朝著徐劍星的身後狠狠撞了過去.

聞聽到後面傳來的聲音,徐劍星淡淡的一笑,當青年即將撞上他的那一刻,他的身形一側,就閃到了一邊.

至于,那個青年此刻手腳已經來不及,身體重心所壓之下,"噗通"一聲,一腦門就摔倒了地面之上,由于山路上的石子較多,青年當即就磕的頭破血流.

望到如此的局面,黑哥五人當即傻眼了,可是他們很快就清醒了過來,其中一位長發青年邊跑邊罵咧咧道,"草,你小子怎麼走路的,到底張沒有張眼啊,把我兄弟給碰到在了地面上."

說話間,他來到徐劍星的身前,抬腿就想踢過來,可是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竟然只見眼前一閃,接著一股巨力就重重擊打在了他的肚子上,令他疼的驟然彎下了腰,然後,直直飛起,"嘭"的一聲,砸在了剛剛趕來的黑哥四人身上.

這頓時一陣人仰馬翻,好半天黑哥五個人才站了起來,至于之前的那一位也爬了起來,眼中帶著一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徐劍星.

黑哥穩了一下情緒,冷笑道,"看來小兄弟還是個練家子了,不過你不覺得這樣欺人太甚了嗎?"

就算是練家子,黑哥也是心里不懼,在他看來,那些練家子雖然單挑看著厲害,可是人一多,他們馬上就會亂了陣腳.這樣的人,他不是沒有見過.

"哈哈."徐劍星一聲大笑,宛如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一般,旋即他的臉se驟然又恢複了平靜,淡淡說道,"明人不說暗話,要是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黃石派你們來找我麻煩的吧?"

黑哥幾人聞言臉se大變,他們自信沒有露出什麼馬腳,這個青年到底怎麼猜錯來的,雖然心里是這樣想的,可黑哥卻一皺眉頭,故作迷惑的惡狠狠說道,"小兄弟,你說的黃石我不知道是誰,不過我想你該有麻煩了,不但撞到了我的兄弟,還打傷了我另外的一個兄弟,你要是不給個說法的話,我想你是今天是走不掉了."

"走."徐劍星好笑的搖了搖頭,道,"走,我從來沒有想著走,現在不要看你嘴硬,我想你一會就會說實話."

"給臉不要臉,給我上."黑哥本來還打算先騙點小錢花花,既然對方如此說,那就沒有必要在談下去了,當即就是滿臉猙獰的一揮手.

可是還沒有等他們動了起來,只見不遠處的徐劍星,腳下一踏地面,身形凌空飛掠而起.躍到了接近兩米的高度.

"蓬!蓬,蓬……"

六道劃過空中的旋轉殘影,一一擊打在了黑哥六人的胸膛上,他們六人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就感覺到胸膛上傳來一股巨疼,然後身不由已的飛掠了出去,直至飛到了四米開外,才宛如下餃子一般紛紛落了下來.

頓時慘叫之聲連連響起,不過這慘叫聲僅僅響了兩三下,就嘎然而止,黑哥六人宛如見了鬼一般的直直看著徐劍星,眼眸之中已經流露出了巨大的恐懼.

"我草,這個是什麼人啊?"

"武林高手?"

"電視劇里跳出來的?"

甚至有的人,已經忍不住的渾身顫抖起來,心里則是大罵著被黃石坑了,這到底招惹的是那方神聖啊.

望著六人毫無人se的臉頰,徐劍星淡淡的一笑,戲謔的說道,"現在能告訴我,是什麼人派你們來的吧,當然了你們也可選擇不說."

"不說?去他媽的不說."

看著徐劍星的表情,他們這個時候就好像看到了一個魔鬼,紛紛忍著巨痛開口道.

"是黃石."

"是,黃石那個混蛋."

"是,黃石那個雜種……"

這六人之中,除了黑哥以外,對那黃石越罵越難聽,這令徐劍星聽了都忍不住的皺起了眉頭,揮了揮手,"都閉嘴吧."

隨著徐劍星的話落,周圍頓時寂靜十分.

好大一會,黑哥才帶著一些恐慌的問道,"我……我們可以走了嗎?"

"走."徐劍星淡然一笑,道,"既然來了你們哪里是那麼容易走的了的."

說到這里,徐劍星的臉se一變,在六人的驚恐之中,他身形連連閃動,指尖在著六人的腹下三寸處戳了一指.

隨著這一指頭下去,六人皆是感覺到一股氣流湧入小腹之中,有種莫名的極度疲勞之感湧上了心頭,就算腦袋也暈眩十分,感受到如此的變化,心中的恐懼更加無法言語了.

"你,到底對我們做了什麼?"黑哥恐慌的看著徐劍星,其他幾人也是毫不例外.

徐劍星淡淡笑道,"我剛才鎖住了你們的氣海穴,這氣海穴你們也可以理解為鎖jīng穴,這樣你們想象起來也更加的簡單,這氣海穴一旦被鎖住,那只要三天不解除,你們的身體就會迅速發熱,那話兒的敏感度也會降低,到了一定程度,你們要是無法去找女人媾合,那話兒就會終生殘廢,甚至以後用不了一個月,你們就會因為心火過旺而死."

剛聽到鎖jīng穴三個字,黑哥六人臉se已經開始發白,有了一種的不祥的預感,當聽到那話兒會終生殘廢時,黑哥六人的腦子宛如被大錘給狠狠擊打了一下,其內是完全的一片空白,臉se也蒼白到了一個極點.

要說一個正常男人最怕的事情是什麼?那肯定是自己"話兒"不能用,甚至死都可以排在這個後面,人活著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享受,為了美女嗎,沒有了美女可享受,那人生還有什麼樂趣而言.

片刻間.

那位長發青年當即醒悟了過來,痛哭流涕的說道,"大哥,我求求你饒了我吧,我求求你了,我是五代單傳,要是以後不能生兒育女,我怎麼對得起我死去的爺爺啊,我怎麼對得起養我生我的父母啊……"

隨著他這一嗓子嚎開,其他幾人也紛紛的哭訴了起來,那內容幾乎大概相似.

望著幾人的做派,徐劍星看著差點失笑出聲,實際上他那里有那個本事啊,一下子就利用穴位控制其他人三天,不要說三天,恐怕一天這些人就會死翹翹,他那才的做派只不過是恐嚇這幾人擺了.

所用的方式也非常的簡單,那就是利用毒指的技能,she到了三人的腹下之處,令三人的jīng血燃燒掉了一些,這樣一來,三人就好像XX過度一般,渾身無力四肢發軟,想要在令話兒振作起來的話,那至少也要回複個一兩天.

當然了,要是三人硬要去試驗的話,那也不是不可能振作起來,但是他們必須要過的了自己心理的那一關,何況,現在他們又怎麼可能去試驗,實際上,徐劍星如此做也是為了下面的事情做准備,他也是個有仇必報的真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