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陸倩離去
() 足足玩了大半個小時.

徐劍星才落了下來,不是他不想玩,而是天se已經有點蒙蒙亮,要是在玩下去,被什麼人發現那就麻煩大了.

另外還有的就是,玩了這麼一會,其上的能量顯示度,已經落到87%程度,雖然不知道這飛行器具體是用什麼充能,但是徐劍星也非常明白,這一會的消耗肯定不是個小數字,至少對于如今的年代來說.

收起飛行器,徐劍星很快回到了家中,然後找出飛行器的具體說明書,看了一會,這一看當即就知道了,飛行器原來是利用能量塊支持飛行.

對于這能量塊,徐劍星毫不陌生,無論是在科幻動畫片里,還在小說世界,這能量塊出現的次數都非常的之高,雖然他沒有能量塊,可是對飛行器的能量方面,他也沒有這任何的擔憂.

因為,從說明書里,他就看到了飛行器里的能量轉化儀,可以輕松的從ri光,月光甚至是從周邊的游離空間里,吸收到能量.只要他不經使用飛行器,那根本不用擔心它的能量不夠.

而對徐劍星來說,不要說不經常使用,恐怕一個月,兩個月的都不會用到一次,畢竟此物不能曝光,要是一曝光,他完全能想象到在世界上會引起多大的轟動.甚至是那些早就對龍華國敵視的國家,還會趁機過來瘋狂的搗亂.

"咦!"

一想到這里,徐劍星情不自禁的摸了摸下巴,嘿嘿自語道,"我要是在倭國或者小米國,開著這個飛行車轉一小圈,會引起什麼樣的轟動呢?想來他們肯定要焦頭爛額吧,有時間先去倭國轉一轉."

雖然是如此說,但徐劍星暫時卻沒有打算去禍害倭國的想法,其一就是修為有點低,其二自然也要學會倭國語言了,要不然到時候不要說去禍害,自己不掉進去就不錯了.

隨後,徐劍星開始打坐修煉了起來.

自我的修煉速度是漫不可及,但在徐劍星想來,一切靠著外力升級,也完全不是辦法,那樣很可能會造成根基不穩定的後遺症.現在還看不出來,可是以後呢.這個他就不能不想了.

耀ri緩緩升起,大約修煉了兩個多小時.

徐劍星就起的身來,走出家門在附近買了一點菜,然後等他回家做飯的時候,陸倩已經起來,本來陸倩還想幫助徐劍星打理早餐,只不過被其拒絕了,這令陸倩感受到無奈的同時,心中也有著幸福在蔓延.

今天的一切照舊.

吃完飯,兩人又跑了騰安玉石一條街,開始尋找起玉石來,雖然有人關注,但是也沒有太過的好奇,因為,徐劍星在大部分店里夠買毛料的時候,那些店主總會問,他不把毛料解開要去做什麼,而徐劍星的回答則是給父親的珠寶店購買毛料儲備,顯示出了一股二世祖的氣派.

這個也是最合適的借口,要是徐劍星說自己是某個公司的珠寶專家,這些店家只不要不是白癡就不會相信,畢竟哪個專家來後面不會有老板或者老板的直系人員跟著,因為要是沒有這些人跟著,那些專家太容易從這里面弄貓膩了.

那些店主雖然相信了徐劍星的話,可是對徐劍星的眼光,卻是嗤之以鼻,也不知道哪個二百五的老爹,竟然讓如此極品的兒子來買毛料,眼光差不說,還是十分的囂張,給他們的感覺就好像一個暴發戶來敗家.

當然了,也有人會想,徐劍星的父親有著良苦的用心,希望用錢給兒子買來一些教訓,這也就是所說的可憐天下父母心.

無論這些人,有著什麼樣的想法,但是都不約而同的給徐劍星起了一個大致相同的貶義稱號,"送財徐少."因為在他們看來比較垃圾的貨se,竟然都被徐劍星給收走了.

這些人的想法,徐劍星是毫不關心,他和陸倩搜索了10來家店之後,因為感覺到了疲憊,兩人再次開車朝著居所趕去……

還沒有到居所大門的時候.

徐劍星就在車上遠遠的看見,一個染著黃頭發,胳膊有著紋身的男子,在哪里鬼鬼祟祟看著什麼,一望到車子來,就若其無事的順著小道離開了.

"呵呵."徐劍星望著男子離開的背影,冷冷一笑,"來得倒是蠻快啊."

因為他們所居住的地方,比較偏僻,另一邊還靠著河邊,按照正常來說,一般人根本就不會來到這里,何況還是一位看著就好像混混的男子,所以,徐劍星有九層的把握,這個人則是黃石派來的.

至于,陸倩雖然沒有徐劍星看的這麼深,但因為巨額身價的緣故,她一般也比較的敏感,皺著眉頭說道,"老公,剛才那個人看著怎麼不像好人."

"本來就不是好人."徐劍星回了一句,就把之前跟蹤的事情和猜測,給陸倩說了一遍.

"這個混蛋."陸倩聽完,就是滿臉的憤恨,雖然還沒有確切的證據,但憑著感覺和徐劍星的話語,她就相信肯定是黃石在打著什麼主意.隨後,她擔心的問道,"老公,我們該怎麼辦?"

徐劍星笑道,"能怎麼辦,水來土掩兵來將擋,你忘記我是高手了啊."

這話說的雖然有點自戀,但是陸倩也是贊同的說道,"是啊,我怎麼忘記這個了."

"呵呵."徐劍星微微一笑,稍沉思下道,"老婆,你不是打算這兩天回云海,整理珠寶店的事情嗎,我看不如你明天就走吧,免得出現了什麼意外的事情."

"也行."陸倩思考了下就應了下來,心中不舍是有,可是她相信沒有她在身邊,有些事情"小老公"處理起來更加的方便,也免得成為累贅.在某些時候,陸倩是非常理智的.

"恩,既然你同意,我們現在就去訂明天的機票吧?"徐劍星問道.

"好."陸倩點了點頭,旋即俏臉微紅,虎著臉說道,"不過,老公你可不能出去泡妹妹,要不然,我知道了,就切,切了你."

"撲哧!"徐劍星啞然失笑道,"我至于嗎?"

"什麼叫你至于嗎,你本來就是個小混蛋."陸倩翻了一個白眼後,幽幽的說道,"實際上,老公我剛才也就那麼一說,你……你要是真的找了,只要不被我到看就行,何況,依著我們的年齡和事實,也不大的合適."

對于年齡方面的差距,陸倩心里一直有個死結沒有打開,更何況她還結過婚,有了孩子,在這方面面對徐劍星的時候,她還是有著自卑,雖然也幻想過會結婚什麼的,但是她心里有知道,這不大可能.

而徐劍星對陸倩的想法,也多少明白,只是又不知道該如何勸說,苦笑的搖了搖頭道,"你不要想那麼多,以後的事情誰又能知道呢,至少我們現在一直很開心不是嗎?"

"恩."陸倩重重點了下頭,仿佛給自己打氣般,"我相信我們以後都會一直這麼的開心."

"傻妞."徐劍星哈哈大笑一聲,抬手刮了一下她的翹鼻.

"討厭,人家不是小孩子了,不要老刮我鼻子."陸倩帶著一絲撒嬌的說道.

這令徐劍星的笑聲,更加的又大了幾分.

……

抵死纏綿一夜,第二天.

一大早,徐劍星就把陸倩送上了飛機,對于開車他也毫不陌生,家里雖然比較窮,可是在二哥秦羽飛死拉硬扯之下,也學會了開車,辦理了一本駕駛證.

這用秦羽飛的話來說,以後開車出去玩,有了個免費的司機.

實際上,徐劍星心里很明白,引起這一切變化的主要因素,還是因為他們哥幾個開車出去玩的時候,他不經意間露出了那種想摸車的眼神,才是秦羽飛所做那一切的最終目的.

這令徐劍星有著感動之外,也越加的維護著他們兄弟之間的感情,雖然有一年沒有見,但他們的友誼反而是更加的深了.

離開機場之後,徐劍星自然沒有忘記,又去了一趟了玉石街,因為陸倩不在身邊,他也輕松了許多,逛了一個上午,收獲了10多塊毛料,則是回到到了居所.

在他的視野里雖然沒有看到有什麼人在鬼祟探索,但憑著他超強的感知能力,卻是輕松的發現了,在居所外三十米左右的樹林中,還是有著一個人,拿著望遠鏡,在窺視著什麼,不過對此他根本沒有理會.

與此同時.

在監視著徐劍星的另一位紋著白虎紋身的青年,發現僅僅只有徐劍星一人歸來,馬上就摸出了電話,"黑哥,我剛看到目標回來,不過這次那個陸總不見了."

對于陸倩,他們來的時候,就自然知道了具體的信息,所以這麼稱呼也毫不奇怪.

在不遠處的一座賓館里,一個健壯的光頭較黑大漢,聽到手下的彙報,懶洋洋的說道,"可能出辦事了吧,你也不用太認真,不過一個小白臉罷了,我們隨隨便便就能搞定,這兩天我們幾個兄弟先輕松一下,等過了這兩天在說."

"大哥,英明."青年大肆拍著馬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