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每日一笑
() 隨之,在老者的指引下,較小的毛料被放在了身邊,他又笑問道,"那你看怎麼切?"

"中間切吧,這樣最快."徐劍星嘿嘿傻笑道.

他此話一出,不但是老者忍不住的又是一愣,就算其他的游客和陸倩也是呆了幾呆,按照他們的想法,徐劍星就算要切,那也是一點點的來,可是哪有一刀就從中間下手的.

就算隨便玩玩,也不應該這麼無知嗎,這令眾人回過神之後,就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至于,陸倩則是狠狠白了他一眼,輕聲道,"老公,你不覺得這麼說很白癡嗎."

陸倩就算在無知,也知道,毛料需要一點點切割,然後出了綠,在慢慢的擦出來的.

徐劍星聞言,則是瞪著她說道,"你這婆娘,剛才不是你說的要去山上玩玩嗎,我這不是怕耽擱時間太長了,你不滿意,現在又說這番話."

"我……"陸倩剛想說我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時,可是在徐劍星的眼se下,就有點明悟了,這個小老公,平常就有點小聰明,何況,昨天下午還看了好多資料,那根本不可能這麼無知.也就是說,小老公真的有這些把握,說不定,還利用真氣真的發現了些什麼.

雖然,當初她不相信,可是憑著徐劍星現在的作態,卻是有著那麼些半信半疑了.

心里一想通這些,陸倩就十分配合的故作委屈道,"我當初還說,不讓你玩呢."

徐劍星一聽這些,臉上表現的更氣憤了,"我說你這婆娘,就是欠教育,我說什麼你都非要頂嘴,我想玩玩你也不樂意,我今天就要玩了,你打算怎麼滴."

"你個混蛋,竟然敢說我欠教育."陸倩聞言呲牙利嘴,那神se恨不得撲到徐劍星身上來咬一口似的.

眾人一看因為賭石,這架勢要發生間家庭戰爭,就急忙打圓場道,"兩位,兩位都不要動氣,小玩玩嗎,也不至于如此啊."

"是啊,是啊."那位服務員也急忙勸說道,"兩位老板,這玩賭石對于你們來說,也就是尋找的刺激的玩意,可千萬,千萬不要鬧矛盾."

"誰鬧矛盾了,我們說說不行啊."徐劍星和陸倩面面相視了一眼,就心有靈犀道.

眾人一看這種場面,當即又是一愣,哭笑不得的想道,"原來這竟然是一對非常奇葩的歡喜冤家夫妻,沒事就喜歡鬧矛盾,抬杠,可有了事情的時候,卻是一致對外."

那位老者也是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不過這個時候,也不敢在拖延下去,要不然一會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還是趕緊打發走的好,所以,他直接開口道,"既然,兩位沒事,那我是不是可以開始切了?"

"切."徐劍星和陸倩在次異口同聲,說完之後,兩人又是怒目相視,可是在眼眸深處卻是能看到兩人蘊藏的深深笑意,游戲里的默契之感,在現實之中也表露無疑.

老者一看這種情況,沒有哪怕一點猶豫,手中切割刀一動,"刺啦"一聲,石屑飛濺,毛料一分兩半,其內白花花一片.

"一直都接著中間切,直至看到翡翠為止."沒等老者開口,徐劍星就直接說道.

老者苦笑了一聲,也沒有多言,拿起一半毛料,連連下刀,不過兩分鍾的功夫,價值三萬塊錢的毛料,就變成了一灘碎石.

這個時候,徐劍星嘿嘿一樂,看著陸倩說道,"老婆,看你那倒黴樣,啥也沒有吧."

"你這個混蛋,以為比我能好到哪里去,我想你那塊也肯定什麼都沒有."陸倩不甘示弱若.

"嘿嘿."徐劍星在次一樂道,"那可不一定,我的這塊我要好好研究下再切."

說完,徐劍星還朝著碩大的毛料走去,這令眾人擦點撲倒在了地面,好嘛,這媳婦的毛料可以隨便切,自己的卻是要研究下.

隨之,徐劍星來到毛料的旁邊,蹲了下來,然後他拿著手掌拍了拍毛料,那耳朵好像還在聆聽著什麼,還沒等眾人想明白的時候,徐劍星就猛然站了起來,笑哈哈說道,"我感覺里面肯定有翡翠."

一聽這話,眾人要吐血了,你以為拍西瓜呢,拍兩下還能知道熟不熟,就算老者也是滿臉猶如見鬼了一般,直直的看著徐劍星,說不出的是想哭還是想笑.這麼奇葩鑒定毛料的辦法,他一生都沒有聽說過.

同時,陸倩還在故作幸災樂禍的咯咯笑道,"開眼了,我真的開眼了,不行了,我實在不行了."

說著,陸倩抱著肚子,咯咯直樂的蹲在了地面上,笑個不停.

其他人,看著兩人的表現,也是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感覺今天有幸認識這兩位奇葩夫妻,也算是一次很不錯的經曆.

而徐劍星則是緩緩朝著陸倩走了過來,那臉上也滿是神情的說道,"老婆,我以前就說過,每天讓你至少一笑,到了如今我也沒又忘記,能看到你開心的笑容,就是我這一生最大的幸福."

一聽這話,眾人有了那麼一點的動容,原來這位青年不是無知,而是搞怪,就是為了哄老婆一笑,這份深情,令在場的一位女士都有點感動了,伏在他男人耳邊說道,"你看看人家多浪漫,你在看看你整天就知道工作."

她身邊的那位三十多歲的男人,聞言實在是無語十分,我不努力工作,誰來養活你啊,不過這話,卻是沒有敢說出口,只能是小心的陪著笑.

至于,陸倩也停了笑聲,沒想到游戲里一個不算承諾的承諾,徐劍星就記了這麼久,感動的站起道,"謝謝你,老公."

"呵呵."徐劍星憨憨一笑,道,"好了,老婆我們不要在肉麻了,現在還是趕緊切了石頭,早點去游玩吧."

"好."

隨著陸倩的點頭,徐劍星當即就是對著老者一揮手,"李師傅,照樣中間切."

"恩."老者笑了笑,也沒有在多說什麼,一刀直直的切了下去,隨著這一刀下去,老者不經意的看了一下毛料,他一看就是"咦"的一聲,因為在他左半邊的毛料上,發現了絲絲綠se,這些綠se呈現出了細細線狀,看著雖然不是很多,但是也非常的醒目.

根據他的經驗,其中很有可能會出現不錯的翡翠,這不能不令感歎這個小伙子的運氣還真是不錯,不說其他,就從這表現來看,這快毛料的價值都會翻上一倍都不止.

其他稍微有點懂行的人,也驚訝的說道,"看樣子這塊毛料是賭漲了啊."

"我看也是."一位中年人符合了一句,旋即對徐劍星說道,"小兄弟,我想打算買來玩玩,我出價二十萬,你意下如何?"

"呵呵."徐劍星淡淡笑道,"這位大哥不好意思,我也就想來玩玩,就算要賣也肯定等全部切開了再說."

"那好吧."中年人笑了笑,也沒有在多說什麼,雖然表現好,但是也有會意外的發生.

隨之,徐劍星就對老者笑著說道,"李師傅,下面你看著來吧,我也太懂這個."

"好."老者輕輕點了點下頭,開始仔細觀察起毛料來,足足觀察五分鍾,老者開始一刀刀從周邊沒有露綠的地方,緩緩切著.

隨著一刀刀下去,毛料也是越來越小,每當露出綠se的絲線時,老者就回換一面慢慢再切,就這麼過了10多分鍾.

整個石頭就剩下了宛如足球般大小,此刻看著表面越加粗的綠se絲線,老者則是換上了細砂輪,開始一點點的打磨了起來,只有要露出一點稍大的玉皮,老者就會換一個石面在擦.

到了這個時候,在場的人皆是明白了過來,這塊毛料肯定是漲了,具體漲多少,到了最後自然是一目了然.

此刻眾人的呼吸都好像輕了許多,直直的盯著毛料.整個房間里,稍大的動靜也僅僅是砂輪的摩擦聲,就算是陸倩,也死死拽住了徐劍星的衣服,目不轉睛的看著.

大約又過了半個小時.

老者把整個毛料的表皮,已經給清理的干乾淨淨,其中的翡翠因為石灰阻擋若隱若現,大約有十五六厘米長,十一二厘米寬,高七八厘米的樣子.

這個時候,老者放玉料放在清水里,稍微那麼輕輕一擦,一股濃郁的綠se呈現在了他的眼前,看著這種深邃而悠遠的綠se,老者的眼睛就是一凝,幾乎要震驚出聲來,"祖母綠?!"

可是逐漸的擦洗,那種好像能滴出水來的綠衣,卻是越來越淡.老者的有了那麼一點失望,這塊翡翠並不是他想象的那種頂級翡翠,祖母綠.

不過就算這樣,憑著這塊翡翠的水頭和透明度,老者也知道這塊玉的價值絕對上五百萬.

因為有了之前的落差,老者的心里倒不是那麼激動,看著徐劍星微微笑道,"小兄弟,恭喜你了,是一塊非常好的翡翠,價值在五百萬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