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初次賭石
() 看了一圈,陸倩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對中年人說道,"這次麻煩你了."

"應該的,應該的."中年人連連點了點,然後道,"陸總你們坐飛機也累了小半天,要是沒有事情,我就不打擾你們休息了."

"恩."陸倩淡淡笑道,"好了,你去忙吧,有時候我會聯系你的."

"好的陸總."中年人應了一聲,就小心的退了去.

等中年人離開之後,陸倩則是對徐劍星微笑道,"老公,你有什麼打算,是今天去玉石街?還是明天再說."

"算了這都中午了,一會我給你做點東西吃,下午我就在網上查一下資料,等明天再去."徐劍星笑了笑.

"那也行,我們現在出去轉轉吧."

"好."徐劍星回了一句,兩人就走出了房間,當走出大門的那一刻,徐劍星儼然發現了那輛白se面包車不見了,經過他用心的探測,這周邊也沒有了任何窺視著他們的目光.

這令徐劍星心里,微微松了那麼一口氣,這麼看來綁架的可能xing,又降低幾分,畢竟這些人要實行綁架的話,他們不可能不留下人來盯梢.相對的,因為黃石的緣故倒是又多了分.

就算是這樣,徐劍星也沒有放松jǐng惕,他一邊陪著陸倩轉悠,一邊熟悉順和鎮,也一邊在觀察著周邊有沒有什麼可疑之處,而在熟悉的時候,徐劍星還發現了此地的翡翠珠寶交易區里,有著一個賭石館,雖然有點小心動,只不過因為那些跟蹤人的事情,徐劍星只能放下那點小心動.

直至,他們找到了菜市場購買了許多食材回來,徐劍星也沒有任何的發現,這令他對自己的推測,又有把握了幾分,不過到底是怎麼回事,想來幾天之內就能揭曉了.

吃過午飯,徐劍星整整一下午,都在網上搜索著關于玉石方面的信息,這所謂臨陣磨槍不快也光.

時間匆匆而過,吃過晚飯的時候,徐劍星還特意帶著陸倩,在順和鎮周邊比較偏僻的小道上晃悠了很久,可一直是相安無事,這令徐劍星心頭剩下的則是冷笑了.

第二天早上一吃過早飯.

徐劍星就拉著陸倩,嘿嘿笑道,"媳婦,走帶你去掙點零花錢去."

"零花錢?"陸倩有點詫異的問道,"去哪里掙點零花錢?"

"去了,你就知道了."徐劍星也沒有在說話,滿臉笑容的拉著陸倩就朝著翡翠珠寶交易區趕去,一來到了交易區,只見小街兩邊賣翡翠玉石的商鋪林立,店鋪里各種翡翠飾品琳琅滿目.

一看到如此的場景,陸倩就明白了過來,沒好氣的說道,"我看你是想來賭石吧,你還掙錢,不賠的傾家蕩產就不錯了."

對于徐劍星掙錢所說,陸倩根本就打心眼里不信,只不過,徐劍星想玩,她倒也不是太過的在意,畢竟,徐劍星的身上也就那麼兩百來萬,輸完了也就完了,實在不算什麼,實際上,她根本不知道,徐劍星身上的錢,因為買了一些東西,現在也僅僅剩余150多萬,

徐劍星見陸倩不信,自然不會解釋什麼,很快,他就拉著陸倩來到了昨天他所看到的那家賭石館,看著不是太大,在相連的兩家店鋪里,一間則是出售翡翠成品的鋪面,玻璃櫃台里擺著一些玉質溫潤飽滿的各種玉器和小掛件,

至于另一間的店鋪,則是賭石的地方了,在這間店鋪里,里面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玉石毛料.每塊玉石毛料上都編了條碼,其上標了價格.在這間店鋪里已經有了不少的人,看著頗為熱鬧.

徐劍星和陸倩剛在門口站住,其內就有著一位服務員迎了出來,笑著說道,"兩位老板,是想要玩玩嗎?"

"恩,有點興趣."徐劍星笑了笑,就拉著陸倩走了進去,同時嘴里問道,"對了,這里的毛料都是怎麼定價?"

"價格其上都已經標明,謝絕講價,兩位老板看上哪個就拿哪個."服務員一邊微笑說著,一邊領著兩人去看那些玉石毛料.

徐劍星一邊在每個毛料上,都摸索了一下,一邊還對陸倩笑道,"老婆,你看上哪個盡管說話,今天我請客."

因為,他打眼看去,店里的毛料價格都不算太高,最高的也才數十萬罷了,徐劍星自然有著份豪氣.

他如此的豪言,自然引來了服務員的眉開眼笑,心中暗道,"看來今天碰到了棒槌,要小賺一筆了."

至于,陸倩則是翻了個小嫵媚的白眼道,"你吹牛都不打草稿,我要全部拿下來,我看你只能在這個店鋪,賣身還債了."

徐劍星嘿嘿一笑道,"不過,老婆你舍得嗎!"

"你真無恥."陸倩臉頰有點微紅的嬌嗔道.

這令服務人員看著也是竊笑不已.

很快,就在店鋪里轉悠了一圈.

徐劍星沒有絲毫猶豫的挑選了一個價值八萬八的較大毛料,其中有著什麼他自然知道,不過在外表看來這塊毛料的表現也就一般,甚至還算差,因為其上明顯有著幾道裂紋,在表皮上還有大面積狀的綠se.

在玉石界經常賭石之人,非常清楚從挑選賭石的角度講,石頭不在大小,品質最重要.翡翠以"se"為主,se要正,綠se的多少,好壞決定著翡翠的價值.當綠se在表皮上以大面積片狀出現時,多為"表皮綠",其內部往往無綠,而當綠se在表皮上以線狀或團狀出現時,特別是當表皮上的綠線成對稱分布時,其綠se會向內部延伸,行話有言"甯買一線,不買一片".其次要看"種","種要好,要老,要活".此外,質地細密,干也很重要.除了觀皮辨里,辨se以外,還要注意查看裂紋的發育狀況,裂紋越少越好.

所以綜上所述,這塊看著不小的毛料,也才僅僅賣到了八萬八,實在是可賭xing實在太小.

當徐劍星一說,要買下這塊玉石的時候,服務員又多了一份竊喜,沒想到真的碰到了一塊棒槌,因為這塊毛料放了一年多,都沒有賣出去,多少算是老板的一個小心病,甚至為了這塊石頭,還開出了1000的獎金.

對于賭石,陸倩自然是不懂了,甚至還覺得徐劍星的眼光不錯,因為上面有綠啊,要是服務員知道了她的想法,非要笑掉大牙不可.

同時,徐劍星另外還發現幾塊表現不錯的毛料,可他很明白,木秀于林風必摧之的道理,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過.

他說了拿下之後,則是笑呵呵的對陸倩說道,"老婆,你也挑選一塊吧,也不能白來一趟啊."

"那好吧."

陸倩雖然不愛賭石,可是來到這里不玩一把,那怎麼也說不過去,甚至心里還有著那麼份期待,自己能賭到一塊不錯的毛料,所以她打眼看了一下,就指著不遠處的一塊價值三萬的毛料說道,"我就要那一塊了."

陸倩所指的毛料,也是那種表面呈現片狀綠se的毛料.

徐劍星打眼望去,他心中就是了然一笑,因為這塊玉石他剛才就已經看過,自然知道里面什麼東西也沒有.

而服務員則是想笑不敢笑,忍的十分辛苦,心中情不自禁的暗道,"這一對奇葩不愧是夫婦,連眼光都是如此的相似."

不過,此刻他也有點明白了,這兩位看著不大的主,都是有錢人,來到這里可能也就是隨便玩玩,

心中的念頭一轉而過,服務員的嘴里,卻是賠笑說道,"兩位老板,一看就是慧眼識寶之人,我在這里先祝兩位老板發財了."

服務員心里到底怎麼想的,徐劍星心里多少能猜想到一點,可臉上則是帶著笑意道,"那就多謝你吉言了,這里可以刷卡吧?"

"可以,可以."服務員連連點頭道,這順和鎮每年前來旅游的人也不少,自然還有人會來這里玩兩把,找尋一下刺激,所以,刷卡機現在也是必備的物品.

隨後,徐劍星刷完卡,服務員就叫來了幾個人把徐劍星和陸倩挑選的毛料,給弄到了旁邊解玉石的屋子里.

徐劍星望去,只見這里面也有著十來個人,其中的七位一看著裝就知道,不是游客就可能是周邊的居民或者玉石商人,至于剩余的那兩位中年人和一位老者,看著他們坐在的位置,自然九成是解石師傅了.

在徐劍星的目光里,那位服務員走到了那位老者的面前,"李師傅,這兩塊石頭是那兩位老板剛買的,你老經驗比較多,有時間給解一下嗎?"

"恩."老者打眼看了一下毛料,就撇了撇嘴,不置可否的淡淡應了一聲,旋即順著服務員的手指看去,微笑著對徐劍星說道,"這位老板,不知道你想先解哪塊?是需要我做主給你解,還是你自己拿主意?"

徐劍星摸了摸腦袋,憨笑道,"李師傅從小的開始吧,因為我趕時間,我看就我做主切吧."

"恩."老者微微一愣,旋即好笑的搖了搖頭,他現在算是看出來了,這位年輕人對于賭石多少還知道點,至少明白切的是最快.同樣也明白,,這位年輕人,還真是打算隨便玩玩.

雖然不看重這種敗家的行為,不過老者也沒有多說什麼,畢竟是顧客要求的嗎.

何況,他也不好看這兩塊石頭,要不然的話,就算徐劍星要說切,他也絕對不會同意,因為,在他眼里看來,盲目的解石,那就是對他這個職業的巨大侮辱,他也不想看到綠se被切斷的情況發生,要不然,那就是他的失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