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跟蹤者
() 直至到三十分鍾.

劉曉靜再次來到頭等艙的時候,才發現了那對男女已經歸來,那位女子的臉上散發著莫名的迷人光彩,好像在這一刻,人也變得更加嬌豔了幾分,肌膚也是白里透著紅.

這令劉曉靜多少有著那麼一些失落,可是她的臉上卻是帶著微笑的慢慢走了過去,然後低身問道,"先生,夫人你們需要喝點什麼嗎?"

一聽這話,陸倩的臉頰當即又是一紅,急忙說道,"給我隨便來兩瓶礦泉水就行."

"那好,你稍等."劉曉靜說了一聲,就快步離開了.

此刻,陸倩伸出一只纖手,當即摸在徐劍星的腰間,然後狠狠一轉,"都怪你個混蛋來亂,肯定被發現了."

徐劍星抓住她的手,哭笑不得說道,"我的親姐啊,這種事情你想瞞過誰都有可能,可是你想要在飛機上瞞過空姐,那根本就給做夢一般."

"反正……反正就是你的錯."陸倩開始不論理起來.

徐劍星當即伏在她耳邊曖昧的說道,"就算是我的錯,難道你沒有感覺到刺激,而且你最後還叫的那麼大聲."

"不許說,不許說,你個大混蛋."陸倩使勁捂住了徐劍星的嘴,連連嬌嗔道.

這令徐劍星又是一陣心中好笑,他覺得陸倩雖然比他稍大點,可是在感情上,卻好像一個小女人一般,總是令他感覺到一種新奇滿足和喜悅.

……

與此同時.

云海市廣華集團的一間辦公室中.

黃石坐在豪華的辦公椅子上,在他的前面則是站著一位年約26.7左右的青年,青年躬身對黃石說道,"黃少根據從陸倩家中保姆探知來的消息,現在陸倩和徐劍星已經坐上了去昆民的飛機,他們的最終目的地,則是騰安."

"騰安,玉石,呵呵."黃石心頭一陣冷笑,對于徐劍星的基本資料,在當天和徐劍星對上不久之後,他就得到了的基本的信息,畢竟,他也居住在云海別墅區里,自然能從安保哪里得知到徐劍星的材料,所以隨後沒有怎麼調查,徐劍星的家庭信息就呈現在他了面前.

在他的眼里看來,徐劍星也就是一位走了大運的小白臉,實在沒有什麼可以值得一提的地方.

這兩天,他沒有動手自然也是想等等在說,畢竟他和徐劍星剛一沖突沒有多久,要是徐劍星就出了什麼意外,那陸倩肯定會懷疑到他的身上,雖然對于陸倩他不怕什麼,可多少還有點忌諱,畢竟,陸倩的父親雖然已經過世,可是在商政兩界還是有著不少的至交好友,對于陸倩也頗為照顧,

為了小不忍則亂大謀,黃石就暫時壓下了對徐劍星的想法,當然陸倩家中的事情,他還是派人從側面了解著,至于跟蹤什麼的,他暫時也沒有去做,因為陸倩三位保鏢的本事,他還是知道一些的.

至于,黃石為什麼會想到玉石,因為,他每年沒事的時候,也會去騰安玩兩把.

稍作思索,黃石就淡淡說道,"你現在去做兩件事,第一件事馬上在騰安機場等等交通設施和要道口方面,各自安排兩個人,特別注意機場方面,當他們找到陸倩之後,給我跟到陸倩他們的落腳點,讓那些人小心一點,輪流盯梢,第二件事,安排一下黑頭,讓他帶幾個人現在就去騰安,讓他有機會就給我當著陸倩的面狠狠教訓那小子一頓,沒機會就給我創造機會,還有千萬記得不要鬧得太大,不要去動陸倩,不要說云海話,剩余的事情我不多說,相信你也能辦好,好了去吧."

"是.黃少."青年應了一聲,就轉身離開了辦公室的大門.

而那個黑頭,則是黃石在云海地下培養出來的一個外地小老大,道上的人稱之為黑哥,算是小有名氣,黃石沒有在當地找人,就怕出了意外,那些人把他的手下給供出來,而自己人用著,就沒有那麼多顧慮了,大不了出了事情,讓他們出去躲上一段時間就行.

轉眼接近四個小時過去,

在其中,徐劍星兩人在昆民機場,倒了一下去騰安飛機,然後到現在才算正式下了飛機.

隨後,剛一到出機場大廳,徐劍星就看到一位中年人迎了過來,這位中年人微笑著打量了他下,眼中還著意外,不過中年人也沒有多看,急忙就對陸倩恭敬說道,"陸總."

"恩,都准備好了嗎?"陸倩淡淡問道.

"都准備好了,房子給您租在了順和鎮,離騰安大約四公里,那里的風景相對也更加好一點,車子給您准備的是奧迪A6,陸總你看這樣合適嗎?"中年人小心問道.

"合適,好了你帶我們去吧."陸倩點了點頭.

"你們請."中年人做了個引手,就在前面帶著路,還不時用余光的瞄下徐劍星,他現在就算在無知,也明白過了這位青年,和陸總有著親密的關系,說不定還是老總包養的小白臉什麼的,要不然以前應該多少能聽到一些總部傳來的消息.

這要是讓徐劍星知道了,至少要暴打他一頓,尼瑪一個個都以為我是小白臉,難道臉白,找個有錢的女人就一定是小白臉嗎.

不過顯然徐劍星不可能知道中年人的想法,而這個時候,徐劍星也沒時間顧慮到他,因為有著非凡感知能力的徐劍星,感知到有人好像在盯著他看,.

著目光的看去,徐劍星當即看到了不遠處一位瘦瘦弱弱的青年,正在盯著他.可是一看到他,青年就若無其事的把目光轉開了.

徐劍星這個時候,也沒有多想,三人來到停車場坐上車,一路無事的來到了順和鎮.因為,這一路來,轎車大巴車皆是不少,再加上徐劍星也沒有關注,自然不會有任何的發現了.

一入順和鎮,徐劍星就有點被這周邊美麗的風光給迷住了,只見四面火山環繞,山上古樹郁郁蔥蔥,濤聲陣陣,蜿蜒的江水猶如白練一般,鑲嵌在廣袤的樹木,黃花之間,靜謐而又耀眼,一泓繞村碧水,魚翔淺底,河畔古柳如煙濕地,龍潭,峽谷,鷺鷥,野鴨等等美景,美不勝收,就好像來到了一處世外桃源.

"這里的風景真不錯,給我的感覺就好像那魚米之鄉的古鎮,依山傍水橋鄉."徐劍星忍不住的贊歎道.

"你喜歡這里就好."陸倩溫柔的說道.

一聽這溫柔的聲音,中年人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要是不親耳所聽,他都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覺,這還是那個冷酷無情的"女王"殿下嗎.竟然能說出如此溫柔的話語來,這麼看來,那個後面的青年還真不可能是小白臉了.

不過無論怎麼樣,他都不敢把這里發生的事情說出去,要不然他毫不懷疑,總公司那邊稍微有了一些傳聞,那他第二天就會滾出分公司,他可不想辛苦八年才換來的昆民分公司經理職位,就這麼一去不返.

很快,轎車就來了一處不大四合院的門前停了下來,中年人急忙下車給拉開了後面的車門.徐劍星兩人走下來之後,他就對陸倩說道,"陸總,就是這處房子了,本來我想給你租一處比較大的,可時間太緊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

"這里就可以了."陸倩淡淡笑道.

打眼看去,白灰綠瓦造就的房屋,簡單樸實,極具地方鄉土特se,看著別有一番風味,周邊靠林望水,十分的僻靜,給人有了一種隱居世外桃源的意境.

驟然,徐劍星又有了那種被人盯著看的感覺,他轉頭看去,當即在三十米開外的位置上停著一輛白se的面包車,依著普通的人的目力,自然不能發現其中的情況,可憑著徐劍星的眼力,卻是清晰看到了面包車里有著兩個人,其中的一位就是他在機場看到的那個青年.

"有意思."徐劍星嘴角浮現出了一絲若有如無的笑意,他現在可謂藝高人膽大,自然不會太擔心麻煩上身,而且根據他的推測,這兩位跟蹤他們的人,很有可能是黃石的手下,畢竟這些天來,他除了黃石之外,根本沒有得罪過什麼人.

至于,陳學藝雖然有著那麼一些可能,但是這種可能幾乎忽略不計,畢竟,兩人之間也沒有太大的恩怨,一切都是因為陳皓雪說起.要是陳學藝把他的事情,報告給了上面,那上面的人肯定不會這麼鬼祟的跟蹤.

所以,徐劍星腦子飛快的轉了一圈之後,就有八成的把握,這些人是黃石派來的,也只有他有那個財力,當然徐劍星也不否認有其他的可能,只不過其他可能幾率實在太低了.就比如,這些人經過周密的計劃,想綁架陸倩什麼的,這個的幾率雖然很小,但是徐劍星也不得不防,所以這段時間,他已經打下主意,離陸倩寸步不移.

隨後,徐劍星在中年人的引領下,則是進入了小院里中,小院看似不大,倒是也安逸十分,左邊一方地里種植著一些青菜,郁郁蔥蔥,右邊幾顆大樹下,放置著一套石桌石椅,想來在坐在其上品茗一番茶水,也是一種不錯的享受.

進入房屋其中,發現其內別有洞天,牆壁雕龍壁畫,紅木座椅,桌面配以古香古se瓷具,盡顯貴族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