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見仁見智
() 隨後不久,唐小青接到了秦羽飛的短信,看了一下信息里的電話號碼,當即她就給保存了起來,然後撥打了出去……

正在睡覺,徐劍星猛然聽到了身邊的手機鈴聲響起,他睜開了有點迷蒙的眼睛,手一伸就把電話拿到了手中,也沒有看是誰,就有氣無力的說道,"哪位啊?"

"我唐小青,你這換電話也不給我一聲,是不是太不夠意思了."唐小青一接聽到電話,就抱怨道.

"啊!"徐劍星瞬間清醒了過來,急忙賠笑道,"原來是小師傅啊,弟子前兩天時間不是比較忙嗎,一時之間沒有來得及告訴你,實在是抱歉啊,到時候弟子一定跪倒在您的面前給您賠罪,聆聽您老的教誨."

"油嘴滑舌."唐小青失聲笑道.

"哎呀,我的舌頭滑不滑,師傅大人你怎麼知道啊."

徐劍星這一年來在網游里貧嘴慣了,唐小青的話幾乎一落下,他就情不自禁的接了過去.

這令唐小青當即就羞紅了臉,一會後才紅臉瞪眼道,"你個家伙,現在也學壞了."

此刻,徐劍星也反應了過來,干笑道,"習慣,一時的習慣."

"我懶得理你."唐小青沒好氣的回了句,旋即道,"好了,給你說件正事."

"正事,什麼正事?"徐劍星有點詫異的問道,"不是又要給我找什麼工作吧?"

雖然這一年來徐劍星一直呆在云海,可是幾個兄弟和唐小青,為了他的事情也沒有少cāo心,甚至還給他找了不少的不錯工作.

只不過,徐劍星因為陳皓雪的事情,一直沒有同意下來,他就想看看自己沒有關系,到底能不能找一份好工作,他心里實在不服氣,可是到了現在他也明白了,在如此的的歲月里,沒有著關系,想要找一份合適又不錯的工作,實在是太難了.

本來,他還想等幾位兄弟下次在提的時候,就順手推舟應下了他們給介紹的工作,誰知道擁有了戒指後,他的生活已經完全變得不同,也不需要在找工作了.

唐小青聞言,正se說道,"不是給你找工作,反正你這家伙就是死心眼,我給你說的事情是,小雪的媽媽找我問你的電話了."

"轟!"

一聽這話,徐劍星的腦袋就是一蒙,腦海最深之處的那道倩影,又宛如昨天初見般浮現在了眼前,一樣的是那麼溫柔,一樣的是那麼清麗脫俗,一樣的讓他沉醉.

經過了這麼久時間,徐劍星本來已經覺得自己把那個女孩忘記的差不多,可是這個時候想起來,還是有種撕心裂肺的疼,疼的他有點無法呼吸,疼的他腦子里一片混亂.

誰說感情經過時間的流逝,會慢慢的變淺,變淡,他不但是沒有感覺到這一點,反而覺得思念又更加的強烈了幾分,滿腦子流轉的都是"陳皓雪"三個字.

直至好半天,徐劍星才恢複了過來,聲音有點沙啞的沉重說道,"她媽媽,找我有什麼事情?"

"啊,你也不知道什麼事情啊?"唐小青驚問道.

"不知道."徐劍星眼里又閃過了一絲茫然,不過很快他就清醒了過來,深呼吸了一口氣道,"你把她媽媽的電話給我,

到了現在徐劍星的心中已經有了決斷,雖然舊情難以忘懷,可到了如今,他也做不到去傷害陸倩,所以無論是蘇雅找他什麼事情,他都打著用一個她女兒朋友的心態去面對.

唐小青也沒有廢話,直接把蘇雅的電話給了徐劍星,給完她就說道,"劍星,有些話我就不多說了,你自己也是個成年人,無論有什麼事情,你都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在這里我也祝願你,這事會有個好結果."

話雖然是如此說,可唐小青也明白,絕對不會是太好的事情,因為在她的眼里,陳皓雪的父母,就好像她家里的那些老頑固,根本不會去理會他們這些小輩的想法,一切要跟著他們的意志去執行,要不然,就算不會大義滅親,也會關你一輩子.

在他們眼中根本沒有王法,有的只是意志,有的只是強強聯合,家族里的任何人,在面對家族前途的時候,都可以犧牲掉,這也是一個大家族,能上百,甚至數百年能延續下去的一個主要因素.

徐劍星聞言,淡淡笑道,"我明白的小師傅,要是沒事我就掛了.."

"對了,我還有一件事情一直沒有告訴你,小雪一家人現在也在云海,去了大概三個多月了."唐小青急忙說道.

"啊."徐劍星聞言又是愣了幾楞,旋即苦笑著把電話給掛了,然後沒有太過考慮,就撥打起了蘇雅的電話.不一會手機里,就傳來了那個令他至今難忘的聲音,"請問你是哪位,我是蘇雅."

阿姨,這一聲阿姨,徐劍星叫不出口,雖然他的心胸有時候無比大,可有時候卻也是無比的小,要說當初沒有見面時,徐劍星對著蘇雅還有著敬意,還有著很大的好感,可是當一見面不久之後,這所有的好感,都在腦海里轟然塌陷.

他永遠忘記不了,蘇雅那唯一一次的見面,帶給他的屈辱,也永遠忘記不了她那高高在上的姿態,無論當初是故作也好,無論是真實的表現也好,徐劍星都無法的忘記.特別是蘇雅拿給他十萬塊錢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就好像在被施舍,好像和陳皓雪交往,就是為了這十萬塊錢.

他徐劍星為錢可以出賣體力,腦力,但是絕對不會出賣自己的靈魂和感情,在徐爸爸的從小教育下,徐劍星的身體里,有著一種常人沒有傲骨,就算天塌下來,他也會死死的頂著,絕對不會屈辱的活下去.

換個角度來想,徐劍星也知道蘇雅是為了自己女兒,是為了陳皓雪的前途,可是那種行事方式,卻是徐劍星無法接受的,要不是為了陳皓雪,恐怕他那個時候就會當場拂袖而去.雖然最後的結果,還是沒有改變,但是徐劍星至少問心無愧,行得正,坐得直.

"呼!"徐劍星深深呼吸了一口氣,旋即平靜說道,"蘇女士你好,我是徐劍星請問你有什麼事情找我嗎?"

"啊!"聽到電話里,驟然響起的聲音,蘇雅頓時一聲驚呼,然後微微皺了下眉頭,雖然她知道自己當初沒有給徐劍星留下好印象,可是聽著這樣的冷漠聲音,心里還是有著極大的不舒服.

這就好似,某位縣長去鄉下一農民家里慰問,卻是換來了冷面以對的情況,這令縣長情何以堪,要知道他尋常在這個縣里,哪個不是圍著他打轉,這其中的落差之大可想而知.但是他就沒有想過,他為這個縣里到底做過了什麼,為民眾又做過什麼.

同時,客廳里的眾人,也發現了蘇雅的異狀,皆是投過去了一個詢問的眼光.

蘇雅看之頓時清醒了過來,捂著通話口道,"徐劍星."

"哦."眾人恍然的點了點頭,陳慶國安排道,"放桌子上,按免提給他通話."

"恩."蘇雅臉se有點不好的應了下,她擔心一會徐劍星說出什麼不好的話來,不過,公公既然這麼說,她也可能拒絕什麼,她也覺得自己當初站在母親的立場上,也並沒有做錯什麼.

這就是所謂的見仁見智了.

緊接,蘇雅把電話放在桌面按下了免提,"恩,我找你是有一些事情,是關于小雪的."

"小雪的!"徐劍星一愣,急忙關心的問道,"小雪怎麼了?"

蘇雅聞言情不自禁松了一口氣,這麼看來徐劍星還是沒有忘記自己的女兒,她多少有那麼點欣慰,緊接又道,"小雪當初因為你的事情,給他爸爸鬧翻了,雖然沒有離家出走什麼的,但是也在家里自己關禁閉關了接近一年的時間,到了現在,就算我求她陪我逛街,她還都不願意出去."

說起這個,蘇雅就是滿肚子的心酸,感覺自己養了個女兒,竟然還不如一個外人帶給她的影響大.

"什麼?"徐劍星一聽這話,腦子里當即又是一蒙,以前他是知道陳皓雪非常的愛他,可是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愛到了這種程度,簡直就是把自己關在了回憶的里面,

聽著陳皓雪對愛情的執著,徐劍星的臉上,閃過了絲絲的羞愧,感覺自己現在真的是對不起陳皓雪,也辜負了後者的愛.

但是,徐劍星也不屬于那種優柔寡斷之人,所以他很快就的平息下來了心情,可在心里,對蘇雅兩人還是有著不少的怨氣,他開口說道,"蘇女士,既然你找我,那肯定有事情需要我幫忙,你就說吧?"

"蘇女士?!"一聽這話,陳慶國和韓桂香就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看來徐劍星的事情上,不僅僅是自己的兒子插手了,就算兒媳婦也做了些什麼,要不然徐劍星怎麼也不應該用如此陌生的稱呼,來叫蘇雅,至少也要叫個阿姨吧.不過此刻,他們也懶得在關注這個,主要的還是趕緊解決孫女的心病.

同時,蘇雅也用正式稱呼說道,"徐先生,我知道你現在已經有了女朋友,還有也請你不要誤會我派人跟蹤你,因為我們一家人都來到了云海,小雪的爺爺nǎinǎi和我的小女兒就住在云海別墅區里,小雪的妹妹以前雖然沒有見過你,但是從照片上還是看到過的,今天早上她在小區里就看到了你,經過一些了解和確認,不但知道了那位就是你本人,也知道了你有女朋友的事情,這點你不會否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