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糾葛
() "賭石?"聽徐劍星如此說,轉念想了想道,"我想我應該有點明白了,你是打算利用你的真氣,去探索石頭內部的情況,然後在根據其內的密度或者阻力等等的不同,來判斷出石頭里面到底不會有什麼玉石,翡翠等,你想的是這個意思嗎?"

"哎呀不錯啊,老婆你很聰明嗎?"徐劍星故作驚訝的說道.

"聰明你個大頭鬼."陸倩白了他一眼道,"我感覺你想的這個方式根本就不行,其一,既然你現在擁有內功,那在古時代的時候,肯定也有人擁有著,要是這內功真的能探查出石頭內部的情況,恐怕,以前怎麼也會留下一些傳說,其二,就算那各種儀器都不能探查原石內部的情況,這內功又怎麼可能看出來."

"恩,你說的很對."徐劍星點了點頭,道,"這個我也想過,可是你沒有算計到我修煉功法的特xing,我修煉的功法,相當于常人所了解的水,充滿了極強的滲透xing,我想就算最後不能成功,那以後不是還有老婆養活著的嗎,我是小白臉我怕誰."

望著徐劍星最後死皮賴臉的摸樣,陸倩忍不住失笑出聲,看著他心意已絕的樣子,只能無奈說道,"好了,玩可以,不過只能花你手里的兩百萬,花完了就不能在玩下去,還有的就是我也要去."

"啊,你也要去,你不管公司的事情了."徐劍星苦笑道.

"公司沒事,不是還有婉兒在的嗎,何況,憑著我如今的資產,我想以後就算什麼都不做,也能保證我們幾輩子衣食無憂,說實話,那公司要不是我父親的心血,我早就不想管了,感覺十分的累,我更向往的則是那種牧馬放羊般的大草原生活,想想都十分的令人憧憬."陸倩一臉的向往之se.

聽她如此說,徐劍星也算知道了一些陸倩的夢想,他也沒有勸陸倩去放下公司什麼的,畢竟,這是她父輩打下來的,至于,交給其他人管理,那要是真的碰到一個貪心的主,恐怕幾年後,公司就剩下一個空殼了.

旋即,徐劍星轉移話題,陪著陸倩慢慢聊著.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

兩人來到了一個無人的海邊,在陸倩的期待之中,徐劍星腳下一點地面,飛翔于天空之上,雖然剛才已經得知了徐劍星會輕功的事情,可是真的親眼看到,那還是令陸倩感受到無與倫比的震撼,同時心中又深深地自豪著,我的老公是武林高手.

玩到最後,陸倩自然沒有忘記,讓徐劍星抱著她施展一下輕功,雖然因為她的存在沒有飛掠太高,可是也令陸倩興奮良久.

直至玩了一個來小時,陸倩才依依不舍的開車去上班.

而徐劍星則是找到了一個無人海角邊,悠閑的釣起了魚,隨著他的修為提升,jīng力比之以前翻了一倍,達到了200點之多,現在一天他能輕松釣上來150次魚,還有著jīng力.

不過,徐劍星也不可能一天真的釣出來這麼多魚,畢竟,他現在用的都是海鉤釣魚,那隨便上來一條都有著10來斤重,要是一直這麼釣下去的話,恐怕,一天至少要釣上來至少1500斤的魚,就這還是按照最小的可能來計算的.

如此這樣的話,他如今的空間根本就不下去,他也沒有那麼多的jīng力去放到空間里.,所以,一般情況下,徐劍星頂多會釣上來個40來條,然後利用剩余的jīng力,把這些魚的一部分給獻祭掉.

到了下午兩點半.

徐劍星則是離開了海邊,朝著一家叫做艾美集裝箱房屋公司趕去,所為的自然是戒指的空間了.而這個公司也是徐劍星早在網上給查詢到的.

來到了這家公司之後,徐劍星跟著銷售人員轉了一圈,直接購買了三套移動房屋組合房,這三套組合房,皆是兩層高之高,有著六個單間,總面積達到了300平米.

要是買的太多,恐怕依著的他的jīng神力,還要慢慢的去收取.

徐劍星暫時也沒有那個耐心,為了幾套組合房浪費太多的時間,反正這些對于徐劍星完全足夠了,當然為此也花出去了20來萬.

當徐劍星讓人給他運送到一個十分偏僻的地方,又讓人給組裝好,他就把艾美公司的人給打發走了,徐劍星則是在房屋里開始恢複了jīng神力.

就這麼過了大約兩個小時,徐劍星查看了一下周邊無人,就接連把這些房屋給收到了戒指里,為此他的jīng神力又消耗不少.

稍作休息,徐劍星則是趕往了家中,回到臥室又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直至到了晚上五點多,徐劍星才在一個電話中醒來,他翻看了一下手機,是陸倩的電話,他則是接聽到,"老婆,有事情嗎?"

"沒有什麼事情,我就是問下你今天還過來吃飯嗎?"對面傳來的陸倩那多少有點羞怯的聲音.

"呵呵."徐劍星微笑道,"老婆不去了,今天修煉了一天感覺十分得累,我現在在家里休息."

"哦."陸倩聞言稍微有點失望,旋即問道,"老公你打算什麼時候去騰安,我好提前做准備?"

"後天吧,明天剛好你也把你公司的事情安排一下."徐劍星稍作思考道.

"好的,那老公你也要注意身體,不要太累了."陸倩關心的說道.

"恩,我知道了."徐劍星笑著又聊了兩句,就把電話給掛了.

與此同時.

云海別墅區9號別墅里,來了一男一女.這兩位自然是陳學藝和蘇雅,在早上的時候,他們雖然已經知道了徐劍星的信息,可是因為陳學藝工作實在太忙,直到現在才能來到這里.

他們兩人剛一進入別墅,陳皓潔就苦著臉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爸媽,你們說該怎麼給你姐姐說呢?"

說話話,陳學藝的心里現在也是後悔異常,要是知道在大女兒溫柔的外表之下,有著那麼剛烈的xing格,那個時候,他絕對不會阻撓女兒和徐劍星的感情發展,當然,在私底下少不了一些動作.

結果到了現在,不但是和女兒的關系到了冰點,甚至還有可能引起更大的危機來,因為依著他對女兒重新的認識,自然了解到女兒到底對徐劍星的感情有多深.要是女兒知道了,如今的徐劍星又找了一個女朋友,他實在不敢想象會引發出來什麼後果.

"哎."陳學藝歎息了一口氣,坐在了沙發上,他現在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辦,甚至還有點恨,徐劍星有點不爭氣,這麼快就重新找了一個女人.

陳慶國看著兒子垂頭喪氣的摸樣,沒好氣的說道,"現在後悔有屁用,我就問你當初他們兩個到底是怎麼回事,問你你不說,問小雪,小雪也不說,現在出了問題,你總該把具體的事情告訴我們了吧?不要總是那麼片面,這樣解決問題的時候,說不定還能從其他的方面想想辦法."

陳學藝尷尬的一笑,旋即低著說道,"實際上,也沒有什麼,當初我就給女兒說了,她要是不給徐劍星斷絕關系,我就和她斷絕父女關系,誰知道,她還頂嘴了.我這一生氣,就當著她的面打了幾個電話."

"都給誰打了."陳慶國瞪著他說道.

"給我的老同學宋維成,也就是小雪他上大學的那個學校校長,還有,還有徐劍星他們家鄉的一位局長."陳學藝越說越尷尬,越說頭越往下垂.

"那你都說了些什麼."陳慶國雖然多少能猜出來點,但是還打算問清楚再說.

"爸,這些事情還有問嗎,明擺著的事情."陳學藝感覺自己今天丟臉都快丟到了家,滿是糾結的說道.

"不要廢話了,我就想聽你說."陳慶國有點惱怒道,

到了這種地步,陳學藝也打算豁出去了,反正這里都是自家人,就算在丟人也丟不到哪里去,他開口道,"我給宋維成打電話,讓他在徐劍星畢業的時候,扣著他的畢業證不發,甚至我當著女兒的面還說了,從嚴還可以開除學籍.至于,徐劍星家鄉方面,就是讓徐劍星的父母下崗,只不過,我剛打完,小雪就妥協了."

"你啊,你啊,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你,我知道你心里以為徐劍星是打著某種注意才接近小雪的,可是你也不應該用如此過激的辦法啊,你就能不能用用腦子."陳慶國直恨兒子怒其不爭.

"我那還不是被小雪給氣的."

陳學藝也有點委屈的道,"本來我以為,小雪過一些時間,也就沒事了,誰能想象到她能把自己給關禁閉了一年,說實話,我在小雪自己關禁閉三個多月的時候,就有點心疼了,甚至還想給小雪妥協,只不過一直沒有拉下臉來."

實際上,在那個時候,陳學藝也知道可能誤會了徐劍星,知道後者並不是打著接近女兒,想從自己身上獲得好處之人,不過,因為身份上造成的心里優勢,他壓根就對徐劍星沒有看上眼,也不想讓後者給女兒來交往,所以,這個才是他一直不願意妥協的原因,也是他一直在猶豫的原因,只不過,這種話,他不好說出來罷了.

不但是他,就算蘇雅那個時候也是同樣如此,甚至還背著陳皓雪,要給徐劍星10萬塊錢做補償,不過被徐劍星拒絕罷了.當然,徐劍星也非常明白蘇雅的意思,就是不讓自己糾纏著他們的女兒罷了,也是那個時候,徐劍星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竟然是一位副市長的女兒,也懂了陳皓雪是逼于無奈才給自己分手.

雖然是如此,可是徐劍星左思右想一番後,還是沒有再去尋找陳皓雪,因為他的心里也很清楚,女朋友肯定承受了很大的壓力,要不然絕對不會是這種情況.

為了避免陳皓雪的左右為難,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徐劍星就黯然離開了.

本來還想著隨後發憤圖強,以期待女友以後的回歸,可誰知道後面的事情,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不但是工作十分難找,就是前途也迷茫一片,到了最後,徐劍是做了救生員,可心中也已經完全絕望,尋常只能利用網游來麻醉自己,直至到發生了變異的那一刻.

在這期間,徐劍星當初雖然還十分的痛苦,可是隨後有了游戲的陪伴,有了諸多朋友和陸倩的出現,生活倒是偶爾會出現一片歡樂,隨著時間的不斷推移,他的感情或多或少的也轉移到了陸倩的身上,只不過,他在對待感情的時候,也變得更加的理智了一點.

另外還要說的,就是陳學藝以前雖然也是一位副市長,可是無論是排名還是城市的發展前景,都肯定是遠遠比不上云海市,要不然,陳學藝又怎麼可能費那麼大工夫,調到此地來.他也沒想到再碰到徐劍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