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借口
() 可以說,老兩口這一會,想到了很多,很多,但是他們也更想聽聽事實到底如何,看看是不是他們所想的那樣,所以,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後,韓桂香則是開口道,"小潔,你應該知道了什麼信息,給我們說說吧."

"恩,nǎinǎi."陳皓潔點了點頭,就開始說了起來.因為事情不多,她很快的就講解完了,在其中還加上了自己的一些看法.

聽完之後,老兩口頓時沉默了下來,事情好像還真朝不好的方向在發展.

半響之後,陳皓潔忍不住的問道,"爺爺,nǎinǎi我們要怎麼做啊,要不要告訴姐姐?"

"告訴,肯定要告訴."陳慶國當機立斷的說道,"這個事情已經不能再拖下去,無論是好還是壞,都要告訴小雪,不過在這之前,我們要調查一番,免得弄出來什麼大烏龍."

說到這里,陳慶國看著韓桂香道,"老伴一會你和我去一趟陸倩那里,去看看婷婷,至于小潔和她姐姐比較像就不要去了,免得打草驚蛇."

說是去看婷婷,可是老兩口心里都很明白,這不過是一個借口罷了,以前沒事的時候,他們還真喜歡逗弄那個可愛的小女孩,偶爾還會讓陸婷婷來家里玩,甚至去陸倩家里看看,所以這個借口十分的合適.

說到就做,老兩口當即就起得身來,朝著19號別墅走去.

在老兩口比較著急的心態下,用了六,七多分鍾就來到了19號別墅的大門前,緊接就按響了門鈴.

同時,別墅內的一位保姆,聽到門鈴聲響起,通過別墅內的攝像顯示器,就觀察到了外面所來之人,當即就小跑到了客廳,對正在吃飯的陸倩恭敬道,"陸總,陳慶國先生老兩口過來了,你看怎麼辦?"

"恩."陸倩微微一愣,想不通這兩位老人家,大清早的過來干嘛,就算想看婷婷也不用這麼早啊,何況,婷婷一會還要去補習班去學習鋼琴,難道是有其他事情?

想了一下,陸倩也沒有想明白,旋即就懶得在想,站了起來對陸婷婷道,"寶寶,陪爸爸好好吃飯,我出去一下看看,等一會吃完飯我去送你學鋼琴."

"好的,媽媽,不過今天能不能不去,我想陪著爸爸玩."陸婷婷苦著臉說道.

"那怎麼行."陸倩瞪了一眼,道,"你爸爸還有事情要忙,等他閑了自然會陪你,好了我出去了."

說完,陸倩對徐劍星甜甜一笑,就跟著保姆走了出去,心中也充滿了莫名的幸福,感覺現在才算一個完整的家.

不一會.

陸倩迎到了老兩口,就笑著問道,"叔叔,阿姨,你們今天怎麼有時間來了,有事情嗎?"

陳慶國笑呵呵說道,"沒什麼事情,就是好幾天不見那個小家伙,想看看她."

"恩."陸倩心頭微楞,沒有想到還真是為了自己的女兒,她沒有多想就道,"婷婷,還在吃飯,我帶你們過去吧."

說完,陸倩就有點後悔了,因為她想起徐劍星還在那里,這老兩口看到指不定怎麼想呢,不過,隨後她的心情又平靜了下來,有些事情根本瞞不住,早一天,晚一天知道又有什麼區別.

在陸倩的引路下.

老兩口很快來了客廳,這兩人第一目光根本就不在陸婷婷身上,而是直直的看向了徐劍星,其中的陳慶國望到了徐劍星的第一眼,就情不自禁的驚呼道,"是你這個臭小子."

"呵呵,可不就是我."徐劍星一看到陳慶國,就認出了是誰,多少有點尷尬,當初雖然他的做法沒有錯,可多少有點也沒有顧忌老者的感受,更何況,最後又在老者的傷口上添了一把鹽,在其的位置給釣上來了那麼大一條魚,就算心xing再好,恐怕,也感覺到憋氣.

這就好似,一個普通人排隊打算隨機買彩票,可是輪到自己的時候,因為接電話不方便買,就讓給了下一個,而這個下一個人,也依著他心中所想的方式買到了那麼多彩票,然後,那位普通人第二天,去看彩票結果,結果卻被銷售員告知,今天有人中了大獎,而中大獎的人,卻是在他之前買的那一位.

你說,這個普通人會有如何的想法,恐怕,要是獎金多的話,幾天吃不下飯都正常.而陳慶國就好像那個吃不下飯的人,他實際的情況,甚至比買彩票的人還悲劇一點.當然,也不會太過的誇張就是.

緊接,徐劍星望到陳慶國臉se不太好看,又補充道,"老爺子,哪天實在不好意思,因為在想事情,所以就不想被人打擾."

"尼瑪,這是使勁打臉啊."一聽這話,陳慶國更怒了,臉seyīn沉說道,"你的意思是我的釣魚水平不行了."

"恩."徐劍星微微一愣,然後就回過味來,"撲哧"一聲,忍不住笑了起來,也確實是如此,他想事情都能釣出那麼大的魚,又該讓老者如何去想.

旋即,徐劍星忍住笑意,急忙解釋道."老爺子你真的誤會了,我真的沒有那麼想."

還沒有等陳慶國來得及回話,韓桂香有點看不過去了,使勁拉了他一把道,"好了老頭子,你沒有看人家小伙子都給你道歉了嗎,還有誰對誰錯,你自己心里還能不明白?"

一聽這話,陳慶國老臉一紅,本來一抬脖子還想反駁,可是在韓桂香瞪了一眼之後,就老實了下來.

緊接,韓桂香回過頭,看著徐劍星微笑道,"小伙子,那天的事情我聽老頭子說起過,實在不好意思啊."

"沒事阿姨,哪天我有錯在先."徐劍星有點不好意思的笑道.

"你不在意,那就好."韓桂香點了點頭,旋即話語一轉,"小伙子,以前著怎麼沒有見過你,你是小倩的?"

"我."徐劍星略微一尷尬,就直接道,"我是小倩男朋友."

徐劍星此話一出,在場之人當即有了三種反應.

陸倩自然是嬌羞之中,帶著巨大的驚喜,一種幸福之感在心底蔓延,這也就是她游戲里的小老公,敢作敢為.

陳慶國老兩口,雖然已經有了那麼點預感,可是臉se也忍不住沉了沉.

至于,小陸婷婷則是訝然的問道,"爸爸,你不是媽媽的老公嗎,她剛才不是一直這麼的叫你?"

徐劍星聞言老臉通紅,哭笑不得,旋即溫聲道,"你還小不懂得,以後長大了就明白了."

"哦."陸婷婷若有所思的點了點.

同時,陳慶國老兩口聽陸婷婷如此稱呼徐劍星,又是愣了一愣,隨之很快的反映了過來,看著陸倩羞澀地摸樣,他們就知道徐劍星說的是真的,韓桂香嘴角帶著有些牽強的笑容道,"小倩恭喜你了啊."

"謝謝您,韓阿姨."陸倩臉紅的低下了頭.

"那好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你們慢慢吃."韓桂香擺手微笑道,"婷婷再見,有時間來找nǎinǎi玩."

"好的韓nǎinǎi,陳爺爺再見."陸婷婷也擺了擺手.

緊接,韓桂香就拉著還想問什麼的陳慶國走出了別墅,一出的別墅,陳慶國迫不及待的說道,"我還有好多話,想問呢,你怎麼就拉我出來了."

"你想問什麼?問他們怎麼認識的?還是想問他們認識多久了?你覺得這些話是我們該問的嗎?"韓桂香瞪了瞪眼.

"呃,好像也是."陳慶國有點尷尬的撓了撓頭,旋即臉se難看的說道,"這個事情,我們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變心就是變心了,找任何借口也沒有用,無論是那兩人真心相愛也好,還是那位徐劍星意有所圖也罷,這都和我們沒有任何的關系.我們現在要做的,只能是通知寶貝孫女,有些事情,長痛不如短痛的好."韓桂香當機立斷道.

"恩,也行,不過你也知道孫女剛烈和死心眼的xing格,說話的時候要注意下措辭,還有這個事情,也要提前通知下學藝和蘇雅,免得鬧出不可預料的事情來."陳慶國稍沉思到.這個蘇雅則是他的大兒媳.

"恩."韓桂香點了點頭,道,"這個事情你一會通知學藝,讓他們有時間來這里一趟,我們回去在好好琢磨一下這個事情,看看有沒有更好的辦法,或者怎麼給孫女去說更加的妥當一點."

"好."

陳慶國應了一聲,兩人很快就回到了家中.

陳皓潔一看到兩人,就迫不及待的問道,"爺爺nǎinǎi怎麼樣?"

"還能怎麼樣,那小子現在是陸倩的男朋友."陳慶國聲音yīn沉的說道.

"哼."陳皓潔一聲嬌哼,道,"我就知道是這樣,肯定是那個混蛋為了錢,沒有想到他還有蠻有手段的嘛."

韓桂香聞言苦笑道,"傻丫頭,你看事情不要太過武斷,你就算不信你姐姐的眼光,你也要看陸倩是不是普通人啊,要是那個小伙子真的是為了錢,你說他們兩人會走到現在的地步嗎?何況他要是貪圖什麼,一直追著你姐姐不放,那不是更好."

"好像也是哦."陳皓潔嘿嘿尷尬一笑,旋即又恨聲道,"反正那個家伙不是好人."

韓桂香無奈的搖了搖頭,在她看來,這個事情只不過是天意弄人罷了.

同時,徐劍星吃過飯,就和陸倩一起把陸婷婷送到了學校.

當陸婷婷被老師帶著離開,兩人就回到了車上,陸倩開口問道,"你想去哪里?"

徐劍星稍沉思道,"送我去海邊吧."

"去海邊?"陸倩詫異問道,"去海邊干嘛?"

"練功."徐劍星帶著些鄭重的語氣道.

"什麼!練功?"一聽這話,陸倩急了,"你不是給婉兒說的你練得功法,到了一種極限了嗎,在練下去不是會出現意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