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你也不是母老虎
() 此時,許云云則是好奇對陸倩問道,"陸姐姐,那個叫黃石的人很厲害嗎?"

雖然她聽到了黃石的介紹,可是對于一個比普通稍好家庭出身的她,哪里會關注太多的私人企業,何況,云海市也不是一般的城市,那大型的企業也是不少,這里不乏全國知名企業,要是真讓她說的話,她頂多也就知道那麼幾個.

這就好似一個在首都的尋常人,他雖然在首都生活了幾十年,可是你要讓他說,首都里有什麼資產百億以下的企業,恐怕,大部分人都無法回答出來一般.

自然陸倩也明白這個道理,她笑著解釋道,"那個黃石是不怎麼樣,不過他的父親比較厲害,他的父親是黃光華是廣華集團的總裁,主做的是地產生意,要是說起廣華集團你不知道,可是要說起怡華連鎖快捷酒店,你應該知道點吧?"

"知道,這個知道."許云云連連點了下頭,咋舌說道,"他們家里那麼有錢啊!"

"恩,也算有錢,不過這怡華連鎖酒店,還有其他人的股份,並不是他們一家所有."

陸倩輕描淡寫的說道,雖然說黃光華算是個大富豪,可是她陸倩的身價也差不到哪里去,要不是黃光華在她的公司里有著少量的股份,她根本都懶的理會黃石.

看著陸倩淡然的摸樣,許云云完全能想象到她的身份也不一般,心中又是小小震驚了一番.

緊接,許云云又看著徐劍星好奇問道,"大叔,你有什麼身份嗎?"

徐劍星呵呵笑道,"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哪里有什麼身份."

"騙鬼去吧."許云云不屑的撇了撇嘴,就憑著她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她都不信徐劍星是普通人.

徐劍星聞言只能無奈的聳了聳肩膀,"你不信那就沒有辦法了,對了小丫頭,你上幾年了級?"

"什麼上幾年級,我告訴你我今年18了,等暑假結束我就要上大學了."許云云不滿的說道.

"什麼,你都18了?"徐劍星微微一愣,旋即打量了她一眼,戲謔道,"18啊不小了,可是怎麼看著那麼營養不良呢."

看著徐劍星的表情,許云云就知道前者說的是什麼意思,張牙舞爪的撲上來,"死大叔,我撓死你,你才發育不良呢,人家發育的晚不行嗎."

陸倩無奈的看著徐劍星道,"你這個人啊,給誰都愛開玩笑."

徐劍星微微笑道,"生活多一點樂趣,總比多一點悲傷的好,無論以前經曆過多麼難過的事情,那也都過去了,所以我們要拋去煩惱,依著一個樂觀的態度,面對以後的每一天,免得以後老去,沒有留下什麼值得回憶的遺憾."

聽完這話,陸倩意味深長的看了徐劍星一眼,給她的感覺徐劍星就好像在說她一般,實際上,徐劍星不僅僅是在說她,也是對自己心理的一種暗示,暗示自己忘卻過去,開心每一天.

就這麼一路聊著,一路慢慢晨跑.三人用了20來分鍾才來到了海邊.

一進入到海邊沒有多久.

許云云就笑嘻嘻問道,"大叔,你應該會什麼武術吧,沒事教我和陸姐兩手唄."

一聽這話,陸倩還多少有點詫異,這個許云云怎麼知道了,徐劍星會武術的事情,不過想到,後者喜歡一邊跑路一邊打拳的姿勢,也就沒有在多想下去.

徐劍星聞言笑了笑,道,"好啊,你要是真心想學,就先練習紮馬步吧."

"好啊,好啊."許云云雀躍的說道,旋即就小腿一蹲,就比劃了個紮馬步的動作,雖然,她沒有學過什麼武術之類的東西,但是也知道這紮馬步是許多門派的根基功夫,畢竟不少電視,電影上都是這麼演的.

"你要不要來試一試?"徐劍星看著陸倩沒有任何的動作,笑著問道.

"算了,算了,我不行的."陸倩連連擺手道,臉上多少也浮現出了一些尷尬.

對于她的心理,徐劍星也能猜出來一些,微笑說道,"既然是周末,那就應該放松一下,也不用太在意其他人的眼光,好了你紮個馬步給我看看."

"恩."陸倩微微一愣,旋即臉上的尷尬之se更加濃郁了,多年保持的一些習xing哪里是那麼容易改變的,可對徐劍星的要求又不好去拒絕,也知道後者是為她好,一番糾結之後,她那眼眸小心打量了兩下周圍,才猶如做賊一般,顫顫巍巍的紮了一個馬步.

這令徐劍星的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你放心這里沒有jǐng察,不會來抓你的."

聞言,陸倩臉頰頓時一片緋紅,忍不住嬌嗔道,"你這死家伙說什麼呢."

"好了,好了不給你開玩笑了."徐劍星忍住心中的笑意,臉se一正道,"這紮馬步,第一步要雙腳外開15度,與肩膀寬度相同,然後微微蹲下,就像我這樣……"

說著徐劍星比劃了一個動作,緊接他又解釋道,"第二步雙腳尖開始轉向前.這樣是為獲得一個扭動的勁力.但是腳尖雖向前,膝蓋仍需要對前……"

徐劍星一邊解釋,一邊示范,還一邊糾正著兩人的動作,在糾正的時候自然會有著身體的接觸,那許云云還不會有太多的感覺,可陸倩的感受就完全不同了.

當徐劍星的雙手碰在了她的大小腿之處,她的身軀就忍不住的輕顫了一下,當徐劍星摸到了她的腰肢,她渾身上下繃得是一片僵硬,身體之中,就好像有種莫名的情緒要爆發出來.

可徐劍星卻是不知道這種情況,他感受到陸倩的身體有點僵硬的時候,那一雙大手則是在陸倩的腰肢上,輕輕的安撫著,"放松,放松,你身體繃得的太緊了."

隨著徐劍星微熱的手掌一次次拍下,陸倩的臉頰上浮現出了朵朵紅霞,心兒也在一次次的顫動,嘴里都快要忍不住發出嬌呼來,可是被她死死的咬住了嘴唇.

有句俗語說的好,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隨著年齡的增長,女人在某種事情上的需求明顯要比男人多的多.

而陸倩的情況比之三十如狼還要嚴重不少,因為自從她離婚之後,根本就沒有在接觸過男人,雖然在他人的面前,她保持了一份清冷,保持了一份高傲,可總歸她還是一個女人,一個在正常不過的女人.所以,私底下她沒有少自己解決過.

可是那種解決之後,換來的卻是更多的空虛,也不怪乎,在徐劍星輕輕的觸碰下,就令她如此的敏感.

當然了,這其中也有著陸倩的心中根本不會去排斥徐劍星的因素,畢竟,當初在游戲里的每一次私聊下,雖然沒有過什麼身體接觸,可那著非常的敏感話題,卻令陸倩不止一次的悸動過,不不止一次在嬌羞的同時興奮過.

甚至,看著那些話題,走到過女人的巔峰.所以,陸倩在如今放下了對徐劍星的防備心理之後,這一切一切的,都是理所成章的事情.

就這樣,不過一會的時間,徐劍星就發現了陸倩的不正常,甚至還感受到了她身體的顫抖,徐劍星稍微一琢磨好像就有了那麼一些明悟,不經意的趴在她耳邊曖昧的輕聲道,"寂寞小少婦."

"你……"

陸倩臉頰頓時通紅一片,低下了頭,宛如一個因為偷了糖果被發現的小女孩,恨不得找個地洞給鑽下去,可因為徐劍星的這句話,那心中的某種情緒又被多點燃了幾分,只不過被她死死給壓制住了.

看到陸倩這種情況,徐劍星不敢在挑動下去,故作咳嗽的一聲,壓下了心中的不安分,則是走到了許云云身邊.

這令陸倩的猛然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心頭也微微有些說不出的失望.

就這麼大約又過了10多分鍾.

一電話聲響了起來,許云云翻看一看,則是媽媽的電話,趕緊接起回了兩句,旋即掛了電話,對徐劍星苦笑道,"大叔,我媽媽讓我回吃飯了."

說完之後,她又好像想起了什麼,對徐劍星一伸手,嘿嘿笑道,"大叔,手機拿來留個電話."

"恩."徐劍星也沒有多想什麼,翻手取出電話,遞了過去.

不一會,許云云記好了徐劍星的手機號,又要了下陸倩的電話,然後她就擺了擺手道,"大叔,有時間找你玩,我先走了."

"恩,拜拜."徐劍星笑著揮了揮手.

當許云云離開之後,徐劍星對陸倩輕說道,"也差不多該回去吃早飯了,我們回去吧."

"恩."陸倩輕輕點了下頭.

一路無話.

當來到別墅區周邊不遠的路口.

陸倩輕聲問道,"要不要去我哪里吃早飯,今天是周末,我想婉兒不會起來那麼早."

"好."徐劍星稍作思考就應了下來,已經用給蘇婉兒做飯的借口,拒絕了好多次,這在拒絕下去,也有點不合適了,無論是把陸倩當成朋友也好,還是當成其他的也好.

"恩."陸倩這次也沒想徐劍星會答應了來,頓時愣了愣,旋即驚喜問道,"真的?"

"這還有真假."徐劍星好笑的道,"不就是吃個飯嗎,你也不是母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