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拜師不可能
() 如此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

"轟!"

一聲悶響驟然在徐劍星腦海里炸開,無數信息瘋狂的湧入到了徐劍星的腦海之中,在這些信息之中,還有著無數的殘影,在他腦海里一一閃現著,形成了一幅幅完美的套路,一遍一遍又一遍,直至套路和文字,在徐劍星腦海里深深紮了根,這些影相才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著雖然時間很短,可是這個過程卻是經曆了20多分鍾,在這20分鍾多里,徐劍星簡直是度秒如年,腦袋疼痛的快要爆炸了開來,要不是有著一種神秘的力量,在壓制著他的聲音,恐怕,他早已經撐不住的尖叫出聲.

隨著傳授的力量結束,徐劍星身體上閃現出了一道白光,當他呼出的第一口氣之中,則是烏濁一片,看著灰蒙蒙的,這令徐劍星是舒服到了一個極點.這是再一次的脫胎換骨,洗經伐脈.

雖然是如此,可是腦海里那如針紮的感覺,還是無法讓徐劍星忘懷,剛才實在是太過難受.

"呼,呼……"

徐劍星又是大口大口的喘息了幾口氣,才算是把難受的存在感,給驅散了開來.他這個時候微微一用力,渾身的肌肉就鼓脹了起來,雖然肌膚十分的白皙,但是這種白皙之se宛如那溫潤玉石一般,給人種刀槍不入的錯覺.

稍微感受了一下身體的變化,徐劍星根據腦海里多出來的基礎功法,則是運轉了體內那還比較稀少的真氣,隨著功法的運轉,那真氣在奇經八脈的之中游走,最終形成了一個小循環,又歸于到了原點.

這一圈運轉下來,徐劍星多少感覺到,真氣又jīng純了那麼一分,又渾厚了那麼一分,可惜極其的稀少,按照這種增長的速度,徐劍星都懷疑,他五年之內,能不能達到下一個小台階都是問題.

不過想了想,徐劍星倒也覺得正常,畢竟這無論修煉任何的功法,都要有著一個良好的環境,才能快捷的提升,而依著如此的環境,這修煉的速度想要太快,那又怎麼可能.

到了這一刻,徐劍星甚至還生出了一種歸隱山田的念頭.當然了,這個念頭,他也不過是想想,畢竟修煉的再快,那還能有吃經驗丹的速度快.

隨後,徐劍星開始慢慢整理起,腦海里的信息,隨著時間一點點推移,徐劍星不但有所預料的得到了兩門副職業挖礦,采集,還有著基礎功法和基礎輕功這兩門功法,另外,他還驚喜的發現自己學會了基礎指法.

稍微一琢磨,徐劍星就有了那麼一些明悟,恐怕,這個選擇技能一項,則是跟隨他的念頭來運行.

等徐劍星整理完這些東西,已經到了早上五點半,看了下時間,徐劍星則是去洗手間清洗了一下,然後換好運動裝,開始了晨跑.當然,還想要找個偏僻的地方試驗一下所學到的輕功.

不過在這之前,還要給陸倩碰到照面,因為這幾天一來,兩人都會在一起晨跑,倒不是有什麼約定,而是陸倩總是會在同一個地點等待著.雖然這個事情沒有說明,但徐劍星的心里卻是非常的清楚.

今天相對于往常來說,已經晚了接近半個小時.所以徐劍星打算晨跑的速度稍微加一些.

隨之小跑出小區,徐劍星的腳下就開始發力,也不知道是不是修為一次xing提升太多的緣故,他一時沒有控制好力度,"嗖"的一下就竄了出去,那速度比著奔跑之中的獵豹,也慢不到哪里去.

"我擦."徐劍星一個激靈下,頓時刹住了腳步,心虛的朝著周邊瞅了瞅兩眼,發現路邊的行人極其稀少,也沒有人看到剛才那一幕,這令他多少安下了點心.

可是在他不經意見回身看了一眼之後,嘴角就挑起了一抹苦笑,因為在道路的另一邊有著一位運動穿打扮的靚麗少女,正直直的看著他,就好像看見了一頭什麼史前恐龍一般,眼珠子瞪的都快要蹦出來了.

一看這個情況,徐劍星急忙轉頭,沒有任何語言,就快速跑動了起來,當然了這個快速在著普通人的范圍之內.

徐劍星剛跑了沒有兩步,就聽到後面傳來的一聲清脆的呼喊,"大叔,前面的那位大叔你等等,說你呢."

"大叔?"一聽這話,徐劍星差點一頭栽倒了在地面下,要是他沒有想錯的話,叫這個大叔的清脆女音,應該是那位靚麗的少女,而叫的人則是他.

雖然徐劍星並沒有仔細看少女的具體樣貌,但是憑著他的目力,也能清楚的看出那個少女有著16,7的樣子,就算是相差了10歲左右,可憑著他的年齡,也不用叫大叔那麼誇張吧,

心中的念頭一轉而過,徐劍星的腳步根本沒有停下,反而是速度又加快了一點.

他身後的少女一看這個情況,旋即狡黠一笑,張口就發出了聲聲淒厲的慘叫,"搶劫啊,非禮啊……"

這聲聲的慘叫,極大刺激著路上的行人,可他們雖然看出少女在追前面的那位青年,可敢做出舉動的人卻是一個沒有,現在的人幾乎都已經學會了明哲保身.

這些人可以做到冷眼旁觀,但是徐劍星怎麼可能做到,他毫不懷疑要是少女一直追著他不放,在這麼的大聲的慘叫著,那一會肯定會給他引來不小的麻煩.

無奈之下,徐劍星只能停下了腳步,這令周邊不遠處的行人,頓時心里一緊,有點為那個少女擔心了,可是下一秒他們就知道錯了.

因為那個少女,看到徐劍星停下了腳步,快速的奔跑了幾步,一把就死死抓住了徐劍星,嘿嘿笑道,"我讓你跑,你怎麼不跑了."

說完後,她沒有理徐劍星的反應,則是對著周邊行人連連哈腰打著敬禮道,"各位,叔叔阿姨實在不好意思,剛才我小叔不帶我出去玩,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抱歉,抱歉."

"切."眾人一聽沒有了好戲可看,當時對少女發了不滿的噓聲,可是少女眼睛一瞟,根本就沒有再理會這些行人,憑著這些行人的舉動,她也沒有一點的好感.

少女當即回過頭來,細細的打量了徐劍星兩眼,才喜笑顏開的說道,"大叔,你好我叫許云云,言午許的許,白云的云,你叫什麼呢?"

徐劍星翻了個白眼道,"你管我呢,還有你拉著我干嘛?"

"你懂得."許云云眨了眨純潔的眼眸,然後道,"還有哦,大叔你不要想著跑哦,雖然不知道你是哪里人,但是看你在這周邊晨跑,那肯定是住在這不遠處,還有我畫畫的技術不錯,就算你以後想著什麼搬家,我想我還是能找到你的,你應該聽說過一句話?"

"什麼話?"徐劍星詫異問道.

"那當然是有錢能使鬼推磨了,雖然我沒有什麼大錢,但是在網上發個尋人啟事還是沒有問題的,當然了,我還可以給我父母說我被某個猥瑣男給欺負了,然後嘛,你懂了吧."許云云抬了抬小巧的下巴,眼里滿是狡黠的神se.

徐劍星聽之頓時無語十分,實在不能不佩服,這一代少男,少女的想象力,要是按照如此說,他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也不行,而且一般人在那種事情上,也更願意相信這位少女.

當然了,徐劍星也不是想屈服什麼的,因為他想躲,他還不信這個女孩一直有耐心找下去,頂多也就開始好玩點罷了,他有的是辦法應對,他現在有著想找一些樂趣的念頭,免得天天一腦子想的就是修煉,十分的枯燥.她也相信就算女孩給其他人說,其他人也絕對不會相信.最後故作無奈說道,"你到底抓住我想怎麼樣啊?"

"哎,哎,大叔你能不能揣著明白裝糊塗,我剛才也確認我沒有眼花,所以,我想學那個嗖的一下."許云云喜笑顏開的連比劃帶說道.

"哦,志向蠻高吧,好吧,我答應收你為徒了,先給我來個三叩九拜,完成拜師禮."徐劍星大咧咧的說道,

"啊!"這下子輪到許云云傻眼了,雖然她是有著拜師的念頭,可一般人想找高人拜師,不是都需要很多的考驗什麼嗎,這個也太簡單了,難道我剛才真的花眼了,隨即她又把花眼這個念頭給拋到了一邊,她相信自己剛才絕對沒有看錯.

不過此刻,她倒是沒有了剛開始的沖動,反而是狐疑的看著徐劍星說道,"大叔,你不會抱著什麼其他的想法吧."

"我暈."徐劍星實在是想撬開這個許云云的腦袋,看看她到底是怎麼想的,這思維跳動的也太快了.

心中的念頭一轉而過,徐劍星故作不屑的打量了許云云一眼,旋即道,"像我這種高人,想要什麼樣的美女沒有,還會看上你這種要屁股沒有屁股,要胸部沒有胸部的青澀小女孩,我這不過……"

一開始徐劍星說高人,許云云雖然心里承認,可聽徐劍星自己說,卻是怎麼聽怎麼別扭,當他一說到後面的話,許云云宛如被踩著尾巴的貓一般,當即就極度不滿的嚷嚷道,"我說大叔,你是什麼眼神,你怎麼知道我沒有."

說話間,還多少有點心虛的挺了挺宛如荷包蛋的小胸脯.

徐劍星故作的看了一眼那充滿青chūn氣息的嬌軀,然後不屑道,"就你這還算叫有,我看那些島國的女優都要改行了,我告訴你,我這不過看你天資出眾,再加上確實有著拜師的誠意,我才勉為其難的收下你,誰知你還不領情了."

聽到徐劍星說到女優,許云云就算在臉皮厚,也有點承受不住了,小臉上泛起了一抹紅云,可一聽後面的話,她怎麼聽著眼前的高人,那麼像神棍呢.

糾結了好半天,許云云才說道,"拜師不可能,我只想學你的本事,我這個不是和你商量,是在威脅,威脅你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