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絕情
() "沒什麼事情,就是想給你解釋下,上午潛質所說的男人,並不是因為我和她發生了什麼,而是我出去找了女人,她則是給你好心的提個醒,你也不要誤會什麼."

敲擊這一段話,徐劍星的手忍不住的微微顫抖了一下,旋即深呼吸一口氣,就按下了回車.

當陸倩看到這個信息時,渾身頓時一僵,心里說不出的也苦,還是喜,喜的是妹子沒有背叛她,雖然這個背叛不知從何說起,但是她的感受就是這樣,苦的這些話,則是由徐劍星說了出來,這也就說明了,後者或許真的不是太在乎她,要不然哪里會說這樣的話,這令陸倩一時難受十分,多少有點接受不了.

陸倩心痛的閉上眼睛,搖了搖頭,才睜開悲傷的雙眸,緩緩敲擊道,"我知道了."

她感覺這字字敲出來,自己的手重如山,從來沒有過的這麼重,從來沒有過的這麼無力,也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到,今晚的夜十分孤寂,把她壓得有點喘不過不起來,淚水不知不覺間從臉龐上悄然落下.

而徐劍星也是不好受,不過他深深歎息了一口氣,又敲擊道,"好了,你忙吧,我下了,有些事情早晚會過去的,也祝願你的事業在未來的ri子里,更上一層樓."

發完這些,徐劍星稍微猶豫了下,就直接就把"老婆"這個好友給刪除了,既然要忘,他就打算忘記個干乾淨淨,不在做一點的留戀,旋即他就把通訊器給下了.

同時,蘇婉兒則是微微一愣,然後俏臉惱怒的對徐劍星吼道,"姐夫,你不覺得這麼做,實在是太絕情了嗎?"

徐劍星嘴角帶著一些苦澀的淡笑道,"這樣不是對大家都好,也免得在糾結下去,我想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切都會變得越來越好,以前所留下的記憶也會慢慢的褪se,我這個人總體還是比較喜歡簡單一些,何況我和她之間也大可能,有的時候,人還是需要面對現實,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哼,我懶得理會你這個沒心沒肺的家伙,我去看看姐姐."說完,蘇婉兒拎著自己的小手袋,就風風火火的沖出了家門.

徐劍星苦笑的搖了搖頭,就回到了臥室之中,有點麻木不仁的直直躺在了大床上,雙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一會兒身心皆感疲憊的就睡了過去.

至于,那個神奇丹丸的事情,他這個時候也不想再去理會,一切等睡醒了再說.

轉眼又是二十分鍾過去.

急沖沖離開家門的蘇婉兒,馬不停蹄的來到了陸倩家門中,詢問了一下保姆,她就來到了書房的門外,"梆梆"敲了兩下門.

緊接書房里就傳來一沉穩的女聲,"誰啊?"

"姐姐是我."蘇婉兒小聲的說道,說實話,到了現在她心里充滿了深深悔意,要不是她多嘴的話,事情也不會搞得這麼糟糕,還不如一切順其自然呢.

"哦,婉兒啊,怎麼這個點還來了.工作一天你也很累了,沒事就回去休息吧."

一聽這話,蘇婉兒就有點明白過來了,暗自嘀咕道,"看來姐姐的心情非常不好,甚至還有可能哭了."

這令她更是又內疚了幾分,嘴里則是堅定的說道,"姐姐,我不累,你要是沒事,我可就開門進去了."

"你等等,你等等,我一會給你開."

說話的同時,陸倩一路小跑進了洗手間,使勁洗了幾把臉,然後擦乾淨看了下鏡子,才走出了洗手間.

上前幾步,把書房門打了開來,旋即她故作微笑的說道,"婉兒,你來有什麼事情嗎?"

"姐姐你能不能不要明知故問,還有咱們姐妹能不能不玩這些虛的?"蘇婉兒帶著一絲好笑的搖了搖頭,走進書房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陸倩則是全程保持沉默的坐在了她的斜對面.

看著陸倩的摸樣,蘇婉兒搖了搖頭,旋即苦笑道,"姐姐,你有什麼打算?"

陸倩不笨不傻,自然知道她再說什麼,自嘲的笑了笑道,"我還能有什麼打算,該吃吃該喝喝."

雖然在游戲里,陸倩比較遷就徐劍星,但是骨子里的傲氣,是怎麼也不可能被抹殺掉,只不過她的心里,實在有點接受不了如此大的變故.

"難道你真的沒有了其他的想法?"根據對陸倩的了解,蘇婉兒可不相信姐姐是個輕拿輕放的人.

"他都那樣說了,我還能怎麼想?"陸倩聲音有點平靜的說道,可是那緊握的十指,和有點顫抖的身軀卻是出賣了她.

望著陸倩的神se,蘇婉兒歎息了一口道,"姐姐,你心里應該也知道姐夫是個刀子嘴豆腐心,有些時候雖然很氣人,但是在行動之處卻是有著他的一份細膩,這件事情,雖然姐夫有錯,可是姐姐你難道沒有錯嗎?"

"我錯在哪?"陸倩忍不住的聲音大了點,"難道我錯在他來了,不給他找幾個妹子玩玩嗎?"

蘇婉兒苦笑的搖了搖頭,道,"姐姐,話也不能這麼說,你又不是不知道男人有時候也那啥的有點需求,何況,姐夫來了兩天你都沒有出面,你說要是個正常人會怎麼想,雖然我知道你在糾結,可是既然來了,你也不能不問啊.這事情不要是說姐夫,就算是一個普通朋友來了,你多少也應該表示下關心吧.可你倒好,有什麼事情都悶在心里,對姐夫也不管不聞.你說你這樣會讓姐夫怎麼想?"

"哎."陸倩深深歎息了一口氣,雖然覺得蘇婉兒的話有道理,可是經曆了這樣的事情,心里多少也有點心灰意冷,畢竟她也不是普通的女人,雖然對這份感情有著太多的回憶和不舍,可是讓她在現實中,拉下臉去說什麼,她還做不到.

何況,她心里也明白,現實畢竟是現實,永遠無法和游戲混為一談,在游戲世界,就算一個八十歲老太太,找一個17,8歲的小伙子,恐怕,只要他們自己不去說,其他人就不會發現什麼.至于在現實世界,要是出了這種的事情,恐怕就是驚天的新聞了.

望著陸倩的摸樣,蘇婉兒也實在不知道在勸說什麼好,不過,她心里現在也清楚了,恐怕兩者的緣分,到了現在也算是差不多結束了,唯一能留下的也就是一點回憶了.

房間里一時沉靜了下來.

久久之後,陸倩才說道,"好了,婉兒過去了就過去了,你也不用擔心我什麼,我想過一段時間就好了,這兩天公司的事情你多cāo心一下,我想到處轉轉,散散心情.不會走遠,有事情你就給電話就行."

"好吧,姐姐,你也不要想太多了,沒有事情,今天你也早點休息,我就先回去了."蘇婉兒無奈說道.

"恩,那你路上也小心點,我就不送你了."陸倩帶著一絲微笑的站起來,當蘇婉兒打開門快要走出的時候,她忍不住的又說道,"不管怎麼說,大家也是朋友一場,你看能幫的就幫,要是有什麼需要,你就給我說話."

"行,我知道了,姐姐."蘇婉兒苦笑著搖了搖頭,她心中非常清楚,到了這個時候,姐姐還是沒有放下去.不過,兩個人的事情,她實在不想太參與了,她也實在不是做紅娘的料子.

20來分鍾後.

蘇婉兒回到家中,看到了客廳之中沒有人,然後又走到了徐劍星的房門前聽了下,當即就聽到了輕微的鼾聲,這令她有點小不滿的嘀咕道,"這個姐夫簡直就是一個豬,吃完了就睡沒肝沒肺,或者是今天又出去鬼混了?"

她仔細想了想,感覺也有點不大對勁,按照她對徐劍星這一年的了解,她怎麼也有點無法相信後者是那種天天鬼混的人,這令她忍不住的暗自又琢磨道,"難道我誤會了姐夫什麼,可是他天天看著jīng神十分疲憊的樣子,那他到底又是去做什麼了呢."

回到房間,蘇婉兒也沒想明白,最後一煩,玩起了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