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陳慶國
() "噌"的一下,老者就站了起來,可再一想到徐劍星剛才給他的臉se,又氣悶的緩緩坐了下來.

一部分自然是因為剛換了地方就被對方釣上大魚,給郁悶的,一部分他實在是拉不下那個臉se去看,去幫忙,這令十分愛好釣魚的老者,心情郁郁的就不用在說了.

不過,他的眼光確實一直盯著徐劍星和水平面,就這麼過了20來分鍾,徐劍星實在懶得在玩那些把戲了,也休息夠了,他慢慢的開始收起魚線,隨著魚線越收越短,一條大魚的脊背在水中若隱若現.

望著如此的大魚,徐劍星可以說淡定十分,可那老者卻激動了一個極點,渾身有點發抖了,就算那身子也忍不住的欠了起來,伸著腦袋朝著水里看.

"哇,有人釣上來大魚了,有人掉上大魚了."

突然之間,一聲驚呼打破了周邊的平靜,喊聲立馬了驚動了周邊的不少釣魚愛好者,這些人打眼一看周圍,就發現了徐劍星這邊水面上浮現出來的大魚影子.

頓時,這些人一扔手里的魚竿,就朝著這邊圍攏了過來,一邊有人驚奇的贊歎著,也一邊有人拿了個大網兜,給徐劍星搭了一把手,合力把大魚給弄上了岸.

"黑魚!"

看到上岸的大魚特征,眾人就知道了這是什麼魚了.

與此同時,徐劍星只感覺體內湧現出了一股磅礴的暖流,這些暖流急速的朝著四肢百脈的擴散而去,就算徐劍星的骨骼都發出了一陣輕響.

這當即令徐劍星感受到了一種無法言語的飄飄yu仙之感,他的臉上也浮現出了巨大的驚喜.

當暖流消失之後,徐劍星感覺他的體制增加了大約小半層左右,這可是前所未有的巨大收獲,根據他的猜想,這次按照游戲里的經驗來算地話,怎麼也有著50點左右.

眾人自然也都看到了徐劍星臉上浮現出來的喜se,不過倒也沒有太多的奇怪,畢竟就算是他們,要是能釣出這麼一個大塊頭,恐怕心情也會激動十分,這根本不是錢不錢的問題.

這個時候,一位中年人來到了徐劍星的身邊,笑著說道,"小兄弟恭喜了,不知道你這魚有沒有想賣掉的打算."

"是啊,小兄弟打算不打算賣啊?要是價格合適我打算弄回去嘗嘗鮮."

"恩,還有我,我也是這麼想的."

其他人也七口八舌的接話道.

"打算賣了."徐劍星笑著拿起網兜掂量了一下,就感覺出了黑魚的大約重量,當機立斷環視四周問道,"這條黑魚大約40斤左右,大家有興趣的就給報個價,價高者得."

雖然一般的黑魚也就十多快一斤,可是這麼大的魚明顯不可能按照正常價格走,這就好像物以稀為貴一般.

"我出2000."當即就有人報價.

"我出3000."

"我出4000."

當這個4000的價格一出,周圍就沒有了動響,雖然這麼大的魚,確實值這麼個價格,可是最後還不是被吃掉,他們現在買的也就是一個新奇,在爭下去明顯沒有了什麼意義.

一聽沒有人在出價,徐劍星就對著報價4000的中年人笑道,"4000成交,我們怎麼交易大哥?"

"直接現金就行."中年人爽朗一笑,從身上當即翻出了一疊錢,一邊點著一邊道,"小兄弟,我是不遠處天香樓酒店的老板席雷,以後要是在釣上什麼大魚,直接往我那里送就行,絕不虧待了你,對了這個是我的名片."

說著,席雷取出了一張名片先給了徐劍星.

徐劍星接過名片,笑點頭道,"我想我的運氣不可能一直這麼好."

"這個事情誰說的准呢,說不定小兄弟釣魚水平高,下次還能有所收獲呢."席雷雖是笑著這麼說,可是他打心眼里不相信,徐劍星還會有那麼好的運氣,當然了必要的客套還是需要的,這也是為商的基本要素.

關于中年人想什麼,徐劍星毫不關心,他拿到錢之後,拎著東西當即閃人了,這年頭他啥都不怕,就怕出名,這釣出大魚的事情,雖然僅僅是一個小事,但是獵奇的民眾還是不少,甚至有些記者也會來關注,所以還是趕緊閃人為上策.

當然了,他也不是想離開這里,反正釣魚的湖泊大著呢,換一個地方就是了,他還不信那些可能前來的記者,會為了這個小新聞抓著他不放,非要找到他本人不可.

就算來了,徐劍星也是不怕,因為在換了一個地方之後,他不但是帶了一個帽子,還在臉上帶了一副大大的太陽眼鏡,恐怕,就是他的父母來了,也要好大一會才能認出來,更不要說,那些沒有見過他的記者了.

望著徐劍星逃之夭夭的背影,那位和他換地方的老者,心中的嫉妒就不要提了,他到不是在乎那麼一點錢,而是一種成就感.

越想越憋氣,老者再也沒有了一點釣魚的興趣,東西一收拾,就離開了了公園,然後坐上一輛車,朝著不遠處的一個別墅區趕去……

云海別墅區,屬于云海市最高檔的一處別墅區,其中居住的不是達官親屬就是有錢的富豪,可以說,這里要是稍微一震蕩,那整個云海市也不會太平.

不但這位老者居住在這里,就算徐劍星所認識的"游戲媳婦"陸倩,也是居住在這里.

老者名為陳慶國,曾經是國內四大名校深海學院的老教授,一位經濟學家,現在則是退休在家安享晚年,甚至在國外的一些報刊上,也曾經發表過一些論文,獲得了不小的轟動.

膝下有三個子女,都有著不俗的成就,不是權就是富.

他能來到云海市,一個因為大兒子的工作地點就是在這里,一個也是因為,這里的環境比較適合養老,尋常還有著大兒子的小女兒陳皓潔陪伴,至于大孫女陳皓雪,不提也罷.想起來,老者都是滿懷的傷心.

老者陳慶國一回到別墅花園中,就看到了他的老伴韓桂香和孫女陳皓潔.

韓桂香雖然如今已經老邁,可是就從那依稀的容顏中,就能看出她年輕的時候也是個大美女,氣質大氣端莊,出生于書香門第.

陳皓潔肌膚雪白,有著小jīng靈般的jīng致容顏,比較古怪jīng靈,現在正上大一,因為暑假的關系,近來一直住在這個別墅里.

韓桂香和陳皓潔一看到陳慶國回來,臉上就露出了一份詫異,其中的陳皓潔好奇的問道,"爺爺,你怎麼這個時候都回來了,不是說要到中午呢嗎?"

"中午,還什麼中午啊,氣都被氣飽了."陳慶國氣呼呼的坐在樹蔭下的石凳上.

"恩."韓桂香和陳皓潔微微一愣,旋即韓桂香好笑的問道,"你這老頭子,誰還能氣你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這樣的……"當即陳慶國就講述了起來,要不然他悶在心里也難受的慌.

隨著他講述完,韓桂香和陳皓潔是哭笑不得,恐怕老小孩也就是說的陳慶國這種狀態了,不過也要開導開導,要不然一直生著悶氣,萬一被氣出個好歹來,那就麻煩大了.

韓桂香好笑的搖了搖頭道,"老頭子,我問你一句話."

"什麼話?"陳慶國心中有點不痛快的說道.

"要是你的話,釣魚釣的正有興致,這個時候來個人坐在你旁邊給你分享位置,你有什麼感覺?"

"那肯定是讓他滾蛋了."陳慶國正在生著氣,沒有多想直接脫口而出,旋即就明白了過來,沒好氣的瞪了韓桂香一眼道,"你這老太婆,怎麼就會幫著人家說話啊."

"我不是幫,我說的是事實,或許你覺得你年長,人家小年輕就應該讓著你,就應該給你說好話,就應該尊老愛幼,可是你想沒有想過,你做沒有做到一個長者應盡的本分,還有的就是,你的心態也要改一改,這里不是大學,也不要看到誰就擺出一副長者的摸樣.這會讓很多人敬而遠之.釣魚嗎,也就是一種放松心情的方式,你要有著一顆平常人不要太計較得失,也不要太好強,贏了固然好,輸了也可以一笑了之,不要看人家年輕,就覺得人家浮華,人家的釣魚水平不怎麼樣,有句老話不是說的好嗎,高手在民間."

對于陳慶國的心態,韓桂香可以說了若指掌,也覺得老頭子的心xing實在是太好強了一點,以前沒有好意思說,是因為前者還在大學教學,有些話,說了也不見得能聽進去,現在既然退下來了,有些話就不能不提下,免得以後,又因為一點小事生悶氣,影響到身體的健康.

雖然對韓桂香的話,陳慶國也承認有道理,可是他就感覺到渾身不對勁.

這個時候,陳皓潔也看出來了一些什麼.急忙笑嘻嘻的打諢說道,"爺爺,你告訴我那小子是誰,竟然敢惹你生氣,我告訴劉叔叔,讓他把那小子給抓起來."

陳慶國聞言啞然失笑,道,"你這小丫頭,爺爺就算在沒有臉,也不可能因為這麼一點屁大的事情,就讓人把小伙子給抓起來啊,到時候被其他人知道了,我還要不要臉了."

"嘻嘻."陳皓潔一笑道,"既然這個辦法爺爺不願意,那明天我給爺爺一起去釣魚,到時候找到他,我幫你狠狠教育他一頓."

"哈哈,我就知道還是寶貝孫女最乖了."陳慶國一陣爽朗的大笑,當然了他也僅僅只是把孫女的話,當成了開玩笑.

"你們兩個人啊,一大一小都沒有個正經."韓桂香苦笑的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