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富姐
() 這時,蘇婉兒嘗了一口拍黃瓜,然後笑顏如花的一比大拇指,"姐夫,不錯真不錯,這拍黃瓜做的非常爽口,咸淡適宜,簡直就是極品."

"馬屁jīng."徐劍星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這拍黃瓜,只要是個人,又有那麼一點基礎,做出來的味道能差到哪里去.

索xing,他也懶得理會蘇婉兒,開始做起了下一刀菜,這道菜徐劍星選擇的就是回鍋肉了.

整理好一切前奏,大火,徐劍星就快速的翻炒起來,看著那嫻熟的炒功,還有那超強的端鍋能力,蘇婉兒再次確定了下來,"看來姐夫還真是什麼廚師世家出身,要不然不可能憑著如此小的年紀,就有著這麼超高的廚藝的水平."

她開口說道,"姐夫,你要是打算去做廚師就給我說,我想我給你找個收入一萬來塊的廚師工作還不是問題的."

"行,我想好了一定告訴你."徐劍星笑呵呵回了一句,旋即疑惑問道,"當個廚師還能拿一萬多?我看網上的信息,不是一般才拿三,四千嗎"

"恩."蘇婉兒微微一愣,怪異的看了他一眼,難道說,姐夫不是什麼廚師世家出身,要不然怎麼會不知道現在大城市里的一些真正廚師行情,或者說,就沒有出來過.

想了兩下,蘇婉兒也懶得在想,鄙視的看著徐劍星說道,"姐夫你真是沒有見識,一般來說,普通飯店的廚師才拿那麼多,要是比較頂級的飯店,酒店,一個尋常的炒菜師傅,一年都能拿到10多萬,要是廚師長,主廚四五十萬,甚至百萬都不成問題,更誇張的就是那些行政總廚,除了基本工資之外還參與酒店的分紅,有人甚至年薪都達了上千萬,你說厲害不厲害?"

"是很厲害."徐劍星有點無語的說道,他真沒有想到,做個廚師都能拿這麼多,不過拿的再多,現在他也沒有心思,一切等搞明白了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再說.

旋即,徐劍星也有點好奇的問道,"對了,潛質你怎麼連這個都知道?"

"因為,我們公司旗下就有酒店,主要為了應對那些其他地方來的客戶,當然了,利用這個酒店還能疏通一些關系等等"

"哦,我明白了."徐劍星笑了笑後,就專注的做起來了菜,當這一盤回鍋肉做好之時,一股暖流又在丹田之處憑空升起,緊接散落到了四肢百脈里.

感受到如此的變化,徐劍星當即又是一愣,旋即稍微一思索就有點明白過來了,引起這番變化的原因,九成就是因為做菜,而且這次的暖流明顯也要比上次多了不少,這個從時間上持續的長短,他就感覺了出來.

為了確定這個想法,徐劍星忍住心中的狂喜,開始做起了下一道菜,那專注的神態,就算是蘇婉兒給他說了些什麼,他都沒有聽清楚,僅僅是以嗯哈應付著.

紅燒茄子做好,氣流再次憑空出現,所增加的暖流量,比拍黃瓜多了不少,比回鍋肉稍低.

涼拌苦瓜做好和拍黃瓜一個檔次……

魚香肉絲做好和紅燒茄子大概相差不多……

這時,徐劍星還想去做點什麼的時候,蘇婉兒急忙攔著道,"姐夫夠了,夠了,你做這麼多在加上最後一道紅燒鯉魚,足夠了我們吃了,再多就是浪費."

"啊,夠了."徐劍星如夢初醒,旋即有點不甘心的說道,"要不我多做點,把晚上的菜也做出來?"

"你神經啊!"蘇婉兒白了他一眼道,"好好的新鮮菜不吃,你非要等著晚上弄剩菜吃,你說你是不是神經是什麼."

"好像也是!"徐劍星有點尷尬的笑道,雖然有點想讓蘇婉兒在叫點朋友來吃,他可以多做幾個菜,可是他感覺那麼做實在有點二,只能放棄了.

不過,憑著做出來的這幾道菜,徐劍星已經完全肯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做菜確實可以令身體內產生暖流,隨著這幾道氣流的產生,他的身體素質,相對于以前又強了那麼一些.具體是多少,徐劍星則是沒有一個具體數字.

可以說,有了這麼一個認知,徐劍星的心情可以用欣喜若狂來形容,唯一有點小瑕疵的就是,以後可能真的要當個廚子了,至少,為了自己成為超人的夢想,也要做個專業的廚子.

但是,他也感覺到了jīng神上有著一種說不出的疲憊,就好像,進行了不少時間的腦力活動一般.雖然說因為獲取了數道暖流,身體里充滿了力量,可是jīng神上真真確確的感覺到有點累,甚至還有點想睡覺,要知道他可是剛起來沒有多久啊.

對于這個問題,他現在有點百思不得其解.

"算了,吃完飯再好好琢磨下吧."徐劍星驅散了凌亂的思緒,下手,很快就把最後一道菜紅燒鯉魚給做了出來,jīng神在這一刻,又累了那麼一點,當然了,暖流還是毫不意外的出現了.

沒理會這些,他很快的把菜上到了飯桌,蘇婉兒也把已經蒸好的米飯端上來了兩碗.

坐到桌前,徐劍星笑著說道,"嘗嘗我的手藝怎麼樣?給個評價吧!"

"嘗什麼嘗,剛才你做的時候,我就吃了不少."蘇婉兒翻了個白眼,旋即正se說道,"姐夫,你既然讓我評價,那咱們又是自己人,我就不說虛的了,第一,你的菜味道很不錯,在我看來雖然離我吃過的那些頂級大餐,還有著差距,但是比著一般星級大廚的手藝還要好一些,至少在我看來,比我下屬公司酒店,那些拿著一萬塊錢收入的廚師要強,還有第二點就是,吃了你做的飯菜,我不知道為什麼有種jīng神比較好的感覺,就好像泡在三溫暖里剛出來一般,特別的神奇,也不知道這些是我的錯覺,還是你真有著什麼獨特的手藝."

"恩."徐劍星聞言微微一愣,旋即笑呵呵的說道,"吃個菜哪里有那麼多的神奇,我想應該是你產生的錯覺,或者說,你看到姐夫比較興奮,產生了什麼不良的企圖."

"姐夫你去死吧,人家給你說正經的,你還拿我開玩笑."蘇婉兒美眸一番,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徐劍星呵呵一樂,道,"好了,吃飯吧,吃完我要去睡會,感覺有點累了."

"哎呦,看來姐夫的身體有點虛啊,今天也沒有做什麼就那麼累,用不用晚上我給做點比較補的藥膳,免得以後那啥的時候有點力不從心."蘇婉兒帶著一絲詭異的目光,看著徐劍星.

"一邊玩去,我告訴你我的身體壯著呢,來十個八個小伙,你姐夫我輕松撂倒."

"你就吹吧."蘇婉兒鄙視的看了他一眼.

而徐劍星自然不會腦殘的證明什麼,則是拿起了筷子,夾了一塊回鍋肉放入了口中,隨著那味蕾的展開,徐劍星已經很明確的知道,他的手藝確實比這以前有著一個大幅度的神奇提升,要說以前他沒有入門,那現在不但是入了門,還達到了一定的水准.

隨著肉片下肚,徐劍星在細細的感覺之後,敏感的發現了這塊肉片的不同,確切的來說,令身體產生了一些愉悅之感,那種感覺,就如蘇婉兒所說的,泡過三溫暖之後的輕松.

為了確定這一個事實,徐劍星吃飯的速度,明顯的加快了不少,隨著這中午飯的結束.

徐劍星也完全的確定了下來,他做的菜,確實有著可以解除身體的疲勞,至于jīng神上的疲勞,卻是沒有什麼顯著的效果.

"看來這又是一個需要關注的重點了."徐劍星心中默默的想著,清洗好碗筷,他和蘇婉兒坐到了客廳的沙發上.

徐劍星本來想說,去休息一下,可是蘇婉兒卻當先開口了,"姐夫,你想不想知道姐姐現實里的一些事情?"

徐劍星聞言微微一怔,本想說不想,可是話到嘴邊卻張不了口,旋即歎息一口氣,順著心意道,"恩,你說些能說的吧."

"恩."蘇婉兒點了點頭,道,"姐姐,名字叫做陸倩,今年三十一歲,有個六歲多的女兒,跟隨著母姓,叫做陸婷婷,姐姐父親早些年去世,母親在她小時候就離開了人間,而在陸倩姐結婚不久後,丈夫也因車禍去世了.反正姐姐在有的地方蠻可憐的.姐夫到了現在你也應該明白了姐姐的身價必然不菲,我告訴你,姐姐的身價不但的不菲,還非常的富有."

"她如今是云海市宏光制藥集團的董事長兼總經理,手底下還要有著一間附屬的四星級酒店和一家旅游公司,這兩個產業不是很大,主要就是為了制藥集團的一些客戶在服務著,但是就算這樣,姐姐的個人資產,據我的估計也有著40億以上,是個名副其實的大富婆."

"確實是個大富婆."徐劍星聞言苦笑不已,心中雖然有些驚訝,可是對于這個數字也不是太過的震撼,畢竟這些錢物不是他的,他也沒有想過在陸倩的身上獲取過什麼,要不然的話,就不會等到現在了,說不定,他稍微無恥一點,也不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想到這里,徐劍星的腦海里忍不住飄出了一道倩影,心里默默的想道,"你現在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