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姐夫,姐姐電話
() 看到屏幕上發過來了的文字,徐劍星和蘇婉兒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到了此刻,徐劍星也算知道,原來自己的"媳婦",竟然和"小姨子"還是熟悉之人,說不定還在一個公司工作,這點也是他以前萬萬沒有想到的.

"隱藏的可真深啊!"徐劍星情不自禁的感歎.

在徐劍星感歎之時,蘇婉兒看著他苦笑道,"姐夫,怎麼辦?"

"你看著辦唄."徐劍星雖然語氣里是毫不在意的說著,可是心里未免沒有著一份緊張,畢竟,網路和現實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交叉點,一邊是游戲里那個幾乎百依百順的"小媳婦",一面卻是現實里的一個大大問號?他實在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情況.

"什麼叫我看著辦唄."蘇婉兒沒有好氣的白了一眼徐劍星,要不是知道,在游戲里對方不可能知道她的住址和"姐姐"的身份,她都懷疑這個姐夫是別有用心來的,但是,想想她又把這個念頭給扔到了一邊,因為,她對這個"姐夫"了解的太多了.

不但是心腸比較熱,喜歡交朋友,在游戲里還有著一份霸道,當然了,這份霸道不是針對別人,而主要的就是針對姐姐和"錢"方面.

眾所周知,想玩痛快一個游戲,那必不可少的就是花錢,也只有花的錢越多,你的裝備才能越好,也才能不被其他人虐的死去活來.

可是,這個姐夫,不但自己不充錢,就算對姐姐那邊也是同樣如此,可以說,玩到現在為止,陸倩也僅僅充值過了一次錢,那份錢也僅僅只有200快,就算那樣,也被徐劍星給大罵了一頓.

還說,他是來玩的,不是來花錢的,自己要是玩的痛快,不花錢一樣會玩的開心,要是為了花錢來游戲里找快樂,那只能說,這個人在現實之中非常的失敗.

你要是喜歡花錢玩,那大爺就不伺候了,大爺喜歡的是未知過程,不是花錢砸出來的結果.

這令當時的陸倩久久無語,雖然後者說的有些道理,可是未免沒有些強詞奪理,不過被人關心著的感覺還是蠻舒心.

而且,在玩的這一年來中,陸倩還跟著徐劍星出去打過了幾次架,每次看到徐劍星被其他RMB玩家虐的死去活來,還被罵著廢物之類的話語,她就不止一次想過充值的念頭,可是每次就被徐劍星一句話,給弄的徹底沒有火氣.

這句話還是,"你要是喜歡花錢玩,那大爺就不伺候了."

當然了,類似鬼馬安慰的話,還是不少,比如,徐劍星會說,他們這些人就是在現實太過的失敗,才會想著拿錢來游戲發泄一下,我們被他殺,在一定程度上來說,還是安慰了他們受傷的心靈,算是做好人好事的一種.

話是如此說,可有時候,徐劍星心里也很憋火,甚至也想過充錢,可是想想家里勞累的父母,這種念頭立馬云消霧散,

而要不是在游戲里認識了一些朋友,這個游戲徐劍星早就放棄了.畢竟,他進入游戲里的目的,就是打著用閑下來的電腦,掙一分小錢的念頭,而經過了一年的發展,隨著游戲越來越坑,想掙錢也是越來越難,

不過,玩了一年,在這個游戲里,徐劍星也是收獲了幾千的大洋,主要是趁著晚上沒事的時候,低買高賣來實現的,當然,也不能虧了自己的老婆,好的裝備沒有,但是游戲幣還是給出了不少,不過,對方好像也明白他的處境,幾乎很少花錢,甚至有的時候,還會拿出較好的裝備來給他賣,至于,錢肯定不會在要回了,可以說,兩人就好像現實的夫妻一般,不分彼此.

這令陸倩不但感覺有些好笑,更多的卻是深深的感動,她完全沒有想到,會在游戲里碰到一個如此的極品"老公",一個對她關心備至的"老公".

可以說,玩到現在為止,無論多晚回家睡覺,陸倩總會在電腦通訊器上留上一句話,那就是,"老公安安."

話歸正傳.

陸倩看到對話欄里久久沒有回複,呵呵一樂,發出了一個洋洋得意的表情,"小丫頭,怎麼不說話了,沒有話可說了吧?"

蘇婉兒看著回複,一陣無語,旋即回道,"姐姐,我沒有給你開玩笑,視頻現在就算了,我怕你心里沒有准備,你要是不信,可以先打給我打個電話,讓姐夫來給你說."

"咯噔……"

看著對話欄里的話語,陸倩心忍不住的驚了一下,"難道是真的?"

要是擱在以前,就算小丫頭是逗自己玩,也不會一而再的如此,玩笑開過也就罷了,而且,這也不符合她的xing格."

想到這里,陸倩的心情不知道為什麼有一點緊張,可也有著一種念頭,驅使著她拿出來手機,翻找了出了一個電話,就撥打了出去……

"來了!"

聽到手機響起,蘇婉兒甚是鬼馬的看了一眼徐劍星,直接拿起手機接聽道,"姐姐."

一聽"姐姐"兩個字,陸倩情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氣,在其中還夾雜一種說不出的失落之感,旋即帶著一絲沒好氣的說道,"你這個死丫頭,還說沒有騙我."

"姐姐,我的親姐啊,妹子我真的沒有騙你啊,要不要姐夫接聽?"蘇婉兒帶著誇張的說道.

"行,我要看看你還想怎麼玩,讓你姐夫接聽吧,哼,哼!"說到最後,陸倩連連哼哼了兩句,擺明了不信.

"嘿嘿."蘇婉兒一樂,旋即把手機交給了帶著些緊張的徐劍星,"姐夫,姐姐電話."

這令接過手機的徐劍星,有點坐立不安,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才好,雖然兩人在游戲里現實通訊系統中,兩人已經達到了無話不說的地步,但是現在的情況,可完全的不同.

徐劍星在糾結著,緊張著,可是不知道這邊情況的的陸倩,卻是沒有絲毫的緊張感,聽了半天,就只聽電話里傳來一些略微急促的呼吸聲,有點略顯不耐的懶洋洋道,"說話啊,你怎麼不說了死丫頭,我看看你,還要怎麼玩."

聽著電話里傳來的悅耳熟悉之聲,徐劍星情不自禁的道,"老婆!"

"老……老婆!"

一聽老婆兩個字,陸倩的腦子里就有點被炸開了的感覺,聲音熟悉,比游戲里"老公"的聲音略帶磁xing了點,雖然多少有著改變,可是一耳之下,她就有點確信,電話對面那人或許真的有那麼一點可能是自己的"老公"!

但是,陸倩的心中未免還沒有著一點懷疑,她就是懷疑蘇婉兒是不是特意找了一個人,故意來整蠱她的,不過想想,又不敢確信,因為她很清楚自己在公司里的權威,她也不相信擁有著不錯智商的蘇婉兒,會做出如此的事情來,要知道這可不是一般的玩笑.

腦海之中的念頭一轉而過,陸倩深深了一口氣之後,才鄭重說道,"你是游戲里的飛翔之翼?"

"恩,恩."徐劍星連連點頭道,感覺此刻老婆的聲音,完全沒有了在游戲里聽到的小女兒狀,就好像儼然一變,變成了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王.

"你有什麼證據?不要給我說賬號什麼的,我想你要是我游戲里的老公,應該懂得我在說什麼."

憑著徐劍星在游戲里一些掙錢手段,陸倩就知道前者還有點小聰明,她也相信,要對方是自己游戲里的老公,那他肯定明白自己在指什麼.

"我明白!"徐劍星滿臉的苦笑,他確實明白,因為他在游戲里的第一准則,就是不通過游戲里的任何文字"借錢",要想找他借錢可以,必須語音對話,實在是游戲里被盜號的人太多了,以前他就被騙過了一次.

雖說他在游戲里的裝備不好,可是人物身上放的錢還是不少,就好像現在,他游戲人物身上的錢,都能兌換出1500多大洋,這也是他倒賣的一些資本.對于其他人來說,不算什麼,可對他如今來說還是一筆不小的數字.

穩了穩情緒,徐劍星一抬手把貼到了耳邊的蘇婉兒給巴拉到了一邊,起身朝著自己的臥室走去,這令蘇婉兒氣急敗壞的吼道,"姐夫,你這是過河拆遷,我嚴重的鄙視你,我鄙視你."

徐劍星一聽這話,心情穩定了一些,回頭嘿嘿樂道,"悄悄話,你不知道什麼是悄悄話嗎."說完,也不理蘇婉兒的答複,"嘭"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這讓清晰聽到電話里動靜的陸倩,心中再次咯噔了一下,情緒不免的緊張了起來,"難道這個人,真的是自己老公?"

關上門,徐劍星坐在床邊,開口說道,"心心,還在聽到嗎?"

"在聽."

心心是徐劍星對陸倩在游戲里的昵稱,私下里聊天也都是如此稱呼的,陸倩自然是明白的很,一聽到如此的稱呼,呼吸明顯又加快了幾分,她知道肉戲馬上就要來了,這個男人是不是自己游戲里的老公,幾句話就可以說的清楚,因為兩人聊了不少的私房話,有些不好張嘴的話語,則是通過文字表達出來的.

果不其然,徐劍星張嘴就來,"心心,我記得你曾經說過,你xing冷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