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姐夫?
() 當徐劍星說到二區龍翔九天,蘇婉兒的臉上則是充滿了不敢置信,她甚至都有點懷疑,這個家伙,是不是從哪里見過她,然後暗戀上她了,打聽到了一些她的事情,特意來到了這里.

雖然十分震驚,可是她深呼一口氣,穩住有點小凌亂的心情,帶著一些平淡的說道,"哦,我是也在玩,對了,你在龍翔九天叫做什麼,說不定,我還能知道你的名字."

"呵呵."徐劍星好笑道,"我就是一個游戲里的小人物,你怎麼可能知道呢."

"那可不一定,我這個人就愛結交小人物,快點說."蘇婉兒有點急了.

徐劍星好奇的看了一眼她,然後就直接道,"我的網游名字叫飛翔之翼,你肯定沒有聽說過."

"我靠,姐夫!!!"

蘇婉兒一聽徐劍星說出網游的名字,頓時一個激靈就站了起來,美眸渾圓的瞪著徐劍星,她怎麼說,會覺的有那麼一點熟悉呢,又好像多年未見的朋友,這時她才明白,原因出在了聲音上.

要不是徐劍星經過那神奇戒指的改造,聲音變的更加渾厚,恐怕她早就聽了出來,雖然大家沒有視頻過,可是在游戲里的語音頻道中,可沒少聊天說話,就算昨天他們也聊了接近一小時.

此刻,徐劍星也徹底震驚了,滿目皆是不敢相信的說道,"你……你是潛質?花生米?"

蘇婉兒在游戲加做姽婳淺紫,徐劍星有時候比較懶,直接把淺紫給打成了潛質兩個字,一般情況下就是這麼叫的,至于花生米,則是因為蘇婉兒在游戲里十分奔放,老是咪咪長,咪咪短,再加上老抱怨說咪咪太小的這些事情,家族就有人給她起了一個叫花生米的稱號,潛意思就是在說,讓你小到極點.

"我去,不是吧,你真的是姐夫."雖然徐劍星叫出了她的稱號,蘇婉兒還是不敢相信.

"這個還能有假."徐劍星苦笑說道,"其他的你不記得,你應該記得這麼一句話吧."

"什麼話?"蘇婉兒急迫問道.

"命犯天煞孤星,注定孤獨一生."徐劍星邊說,還邊想笑.

在游戲里蘇婉兒一共結過四次婚,可是每一次都沒有保持長久的,她的那四位,幾乎都在和蘇婉兒結婚不久之後,因為現實有事情放棄了游戲.這令徐劍星不止一次在私下里調笑她說,"命犯天煞孤星,注定孤獨一生."

這令蘇婉兒暗恨不已,可是又無可奈何,當然了,那種暗恨也是友誼般的玩笑,並不能當成,實際上他們關系處的非常之好,私下里沒事,什麼都敢拿來瞎聊.

在徐劍星的眼中,游戲里的潛質,是一位非常直爽的女孩,就是有時候,大咧咧的他都有點hold不住,就算家族里的不少男士也是如此.

所以,就算蘇婉兒一直在家族叫喊著,求帥哥,求出嫁之類的話語,一般人也不敢去接這個話茬,因為,他們實在承受不起啊.畢竟,你見過那個在游戲里哪個結了婚的女孩子,還會一直嚷嚷著找帥哥的情況.這令眾男人的鴨梨十分山大.就算那些給她接過的婚的男子,恐怕也是開玩笑的成分多了一點.

蘇婉兒深深吸了一口氣,直直看著徐劍星道,"你真是姐夫?"

"這不是廢話嗎."徐劍星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旋即說道,"去把你的手提拿來,我上號給你看."

"好嘞,您稍等!"蘇婉兒長長的回了一句,就竄回了自己的臥室,到了此刻,她九層九相信了徐劍星就是她游戲里的姐夫,因為,她尋常也是用著手提電腦玩游戲,只是還有點不敢相信罷了.

很快,蘇婉兒拿來電腦,徐劍星點擊游戲快捷方式,等著游戲登入畫面一出來,他飛快輸入賬號密碼,然後兩下敲擊,很快他的游戲人物就蹦了出來.

"你自己看吧."徐劍星指著游戲畫面道.

"原來你真的是姐夫."蘇婉兒一本正經的說完,旋即帶著一絲的嘻哈道,"來,來姐夫,給小姨子親下."

說著還做出了一個要摟抱的動作,可是見徐劍星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她又嘟著嘴道,"現實見面了,真不好玩."

"那用不用我再搬出去."徐劍星呵呵樂道.

"誰敢搬,誰搬我打斷他的腿."

蘇婉兒故作凶惡的說完,然後嬉皮笑臉道,"大不了,以後這里留給你和姐姐當新房用."

"瞎扯什麼."徐劍星苦笑的搖了搖頭,他在游戲里的媳婦,他雖然沒有見過本人,可是一些基本情況還是知道的.

對方離異,不但是比他大了五六歲,還有著一個6歲的女兒,雖然在網絡里可以無所顧忌,但現實畢竟是現實.所以,徐劍星會偶爾YY一下,調戲一下,還真沒有想過現實會怎麼樣,不過,經過一年的相處,那感情多少還是有的.

"算了大人的世界,我這個小孩子不懂,隨便你們怎麼樣吧."蘇婉兒故作天真的說完,然後把電腦拿到了身邊,嘿嘿一樂,就點擊人物進入了游戲.

由于是周末的因素,要是她沒有猜錯的話,大姐肯定在線,雖然不一定是在玩,那游戲至少是掛著的.

進入游戲之中,果不其然,她就在家族里找到了"姽婳真心"四個字,旋即雙擊,打開了一個對話欄框,敲擊道,"親愛的在干嘛呢?"

不一會時間,對面就回複道,"啊呀,難道我看花眼了,豬還會起來那麼早."

也不怪徐劍星的游戲老婆這麼稱呼他,因為徐劍星一般上游戲都是10點左右,不過,徐劍星倒不是那個時候才會起來,而是已經起來了很久,因為他有一個非常好的習慣,那就晨跑和打拳,只有忙完了這些,他才會掛著游戲,雖然被游戲的里老婆誤會著,可是他也沒有去解釋過.

"那是,因為公豬想母豬了,"蘇婉兒嘿嘿樂的敲擊道.

對面很快回複,發出了一個翻白眼的表情.

徐劍星有點看不下去了,無奈的說道,"行了,玩笑不要開的太過."

"哎呀,這就開始心疼了."蘇婉兒戲謔的說道,不過還真怕姐姐給她急眼,旋即敲擊到,"姐姐,剛才開個小玩笑,我是婉兒."

"恩,婉兒?婉兒你怎麼上了他的號."

在五公里處,一棟豪華別墅里,一位美豔少婦詫異的敲擊道,她和蘇婉兒的真名,都沒有在游戲上透露過,她自然相信對面就是她游戲里的妹妹,加現實里的助理蘇婉兒了,而她當初能玩這個游戲,還是被蘇婉兒給帶進去的,主要就是為了打發下無聊的時間.

她在游戲里倒是沒有覺得打架,PK有什麼意思,倒是覺得在這個平台上不用虛偽掩飾這點就非常好,在現實之中她就已經非常的疲倦,應付來應付去.進入游戲里主要就是為了找尋自己的一份真實感.

說起來,當初她能和徐劍星在游戲里結婚,除了在蘇婉兒的慫恿下,還是因為她本人覺得徐劍星為人不錯,一句玩笑之下就結了婚,

如今兩個人在一起經曆了一年,可以說從剛開始的話不多,到了最後的幾乎無話不說的地步,就算她姨媽什麼時候來,甚至都給徐劍星說過,這令她獲得了一份異樣的快感和刺激.

當然了,還少不了一分心動,畢竟無論哪個女人,在叫了一位男子接近一年老公的情況下,那多少都傾注了一些感情,只不過這份感情,被她壓在了內心的最深處.不過,經過這麼長的相處,她還是真的害怕,自己的"老公"哪一天因為現實的事情,而放棄了游戲.所以,在游戲里她表現的甚是溫順.

有的時候,還喜歡吃些飛醋,比如徐劍星給蘇婉兒在游戲里聊天過多的時候,她就會利用各種方式,發泄出自己心頭的不滿,這點令徐劍星有時候苦笑不得,感覺自己的媳婦,年齡是不小,可有時候卻因為他一點小事,就像一個被奪走了糖果的小孩子.

蘇婉兒看到電腦里顯示出的一行字,嘿嘿樂道,"姐姐,不是我上了姐夫的號,而是姐夫如今就在我身邊,用我電腦上的號."

"鬼扯!"美豔少婦陸倩翻了個白眼,敲擊回複.

"我真的不騙你姐姐,不信你可以打開視頻,但是我要多說一句,你准備好了嗎?"

"你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被你這個小丫頭給騙到啊,我還就開了."陸倩敲擊完,毫不猶疑的打開了視頻,在她的想法之中,蘇婉兒就是逗她玩的.

蘇婉兒雖然是看到了視頻彈窗,可是並沒有去接,因為,她很清楚自己的"大姐"在現實之中,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又在其他人面前表現出了一副什麼姿態,雖然,無傷大雅的玩笑開開還無所謂,可是這種玩笑她還是輕易不敢去開.

她經過一年多的了解,也很清楚,"大姐"在對待姐夫上,有著一個什麼樣的心態,這種心態幾乎也是游戲家族人,人盡皆知的事情.可是在現實之中,她還真怕自己弄巧成拙.畢竟,許多人在現實和游戲都有著兩面xing..所以,這個視頻,她想了想還是沒有敢接.

看到視頻沒有接通.陸倩帶著一絲自得的敲擊道,"就你這小樣,還敢給你姐姐我玩,怕了吧?"

實際上,陸倩自己也覺得有點奇怪,在她和蘇婉兒在現實里見面聊天時,卻是怎麼也找不到這一份輕松之感,就算有著一份輕松,她感覺那也是特意營造出來的.可是,在網絡里的這種輕松之感卻是處處可見,這令她也不能不說網絡的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