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1章 唐糖的未婚夫
婁鎮明也絲毫沒意外,這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他和鄭小坤不和,鄭小坤公報私仇也就這點兒能耐,婁鎮明就當活動身體了.

只不過,以前和鄭小坤沒有太大的沖突,現在不一樣了,和蕭辰一起,婁鎮明怎麼都覺得別扭!

也不知道岳少群有沒有想到教訓蕭辰的辦法呢?

這次的書比較多,一班即使去了不少人,但是還是來回搬運了兩趟,才將書本全部的搬運了回來,平均下來,每個同學要分至少十分複習資料!

將資料分發下去之後,一天的課程就正式的開始了!

上課的時候,唐糖看到蕭辰正聚精會神的翻看著學習資料,不由得有些好奇:"蕭辰,你怎麼不聽課,卻從一年級的複習資料開始看起?"

"以前沒學過,重新開始學."蕭辰苦笑了一下,以前他在學校里面的形象是紈绔大少,要是天天學習那就出鬼了,事實上,蕭辰有時間還不如修煉內勁,根本也沒有將心思放在學習上面.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沒有了家族,只能依靠自己!二中和一中一樣,每次考試,年級的前十名都有不同程度的助學獎金,第一名更是可以拿到高達一萬塊的獎金!

雖然這一萬塊在以前蕭辰的眼中根本不算什麼,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一萬塊就是一副淬體藥啊,蕭辰很需要!現在蕭辰靠賣早點,對付個生活費還行,想買藥,就得另辟奇徑了.

而三年級的考試也是最多的,月考,中考,期末考,模擬考各種考試,每一次都有獎勵,這也是學校激勵學生努力學習的對策之一,讓那幾個尖子生不停的提升自我超越自我,好在最後的升學考試中,爭取到市狀元,省狀元甚至是全國狀元!

"噗……不是吧,你從一年級的開始學?你確定可以自學?"唐糖看著蕭辰認真的看著代數第一章什麼是"集合",頓時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看樣子蕭辰是真的什麼都不會!

"恩,聽說第一名有一萬塊獎學金."蕭辰點了點頭.

"你……想拿那一萬塊?"唐糖聽了蕭辰這句話,頓時震驚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我說蕭大少,我成績夠好了,可是都不敢想那第一名的一萬塊啊,這都是學霸級別爭奪的目標……"

"呵……不試試怎麼知道?"蕭辰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事實上,他現在是修真者,以天老的說法,對于任何新生事物都有著超乎常人的接受能力,既然做油條是如此,那學習豈不是也應該如此?

"好吧,那你有不會的,就問我,我起碼還是年紀前十的穩定候選人."唐糖一副被蕭辰打敗了的模樣.

"好啊!"蕭辰點了點頭,倒是不客氣:"正好,這道題我不是很理解,你幫我講講?"

"好."唐糖倒是沒有拒絕,心道,看看吧?第一章能有什麼難題?這都遇到了困難,還想得第一?不過她不想打擊蕭辰的自信心,倒是也沒有多說,只是拿起蕭辰的問的題看了一眼,隨即微微一愣,道:"其實,這道題……超綱了,用的是第三章的知識,你學完第三章,就可以迎刃而解,第三章是這樣的……"

說著,唐糖就打算給蕭辰簡單的說說第三章的內容,不過蕭辰卻是恍然大悟的擺了擺手,打斷道:"原來是這樣,那我就把一年級的代數先看完,再做題吧."

"隨你吧……"唐糖見蕭辰不用她講解了,也沒有強求,在她看來,蕭辰現在正是自信心膨脹的時刻,也不好太打擊他,等他真遇到困難,就知道學習多麼不容易了.

一上午的時間,蕭辰都在飛快的翻看著代數書,唐糖很難理解蕭辰看的那麼快,到底記住了幾個定義幾個公式?

中午午休的時候,蕭辰依然在看著書,唐糖有些無奈,只得叫了他一聲:"喂,蕭辰,你吃不吃午飯?"

"啊?已經中午了?"蕭辰微微一愕,從書本中回到了現實,才發現,時間過的飛快,就像自己修煉的時候一樣,一眨眼,幾個小時就過去了.

"是啊,蕭學霸,你不吃,我還要吃啊."唐糖聳了聳肩,因為是靠邊的位置,不經過蕭辰,唐糖是出不去的.

"不好意思,太投入了."蕭辰合上了課本,搖了搖頭,道:"走吧,中午我請客!"

"不會又吃饅頭自助餐吧?"唐糖笑道.

"怎麼可能?今早賺了那麼多錢,當然得吃點兒好的,走吧,去食堂吃吧."蕭辰已經想到了另外一個賺錢的方法就是參加考試!看了一上午的書,蕭辰已經印證了天老的話,修真者果然是個十分牛逼的職業,他居然可以做到過目不忘,課本里面的東西,看過一遍,就像是印在了腦海中一樣,當然這還不算,最讓蕭辰吃驚的是,他居然可以熟練的將書中的定義和公式運用,這恐怕就是修真者的接受能力了.

"也行,反正里面有你的一半,中午就去食堂吧,慶祝我們的早點攤合作愉快!"唐糖本想說去食堂有些奢侈,但是想想,這錢有一半是蕭辰的,她自然不好駁了蕭辰的面子.

兩個人走進了食堂,一路上了二樓,一樓是大眾食堂,不能點菜,只能在各個窗口購買現成的菜品,而二樓則是供有錢的學生點菜的類似于飯店的地方.

唐糖以前也來過這里,只不過,自從她大病一場,變成現在的樣子,和家族脫離了關系,就再也沒有來過,一時間,有些感慨萬千!

沒想到,再次來到這里,居然是和蕭家大少蕭辰一起來的!之前,鄭小坤不是沒有請過唐糖,只不過唐糖沒有答應罷了.

一轉頭,唐糖發現蕭辰已經選好了一張桌子,是靠著窗口的一張很明亮位置很好的桌子,看到蕭辰坐下,唐糖苦笑了一下!這里,居然就是兩年前岳少群請自己吃飯的那張桌子!

以前的唐糖,雖然也的對岳少群沒有什麼感覺,但是她也知道世家子弟的婚姻命運是不受自己選擇的,而岳少群斯斯文文,在學校里面也沒有鬧出什麼緋聞,所以他請唐糖吃飯,唐糖也不好不給面子.

不過後來,唐糖大病一場,變成了現在的樣子,岳少群甚至連話都沒有再和她說過一句,婚約,也名存實亡了.

想了想,唐糖還是選擇坐了下來,她和岳少群也算沒有戀愛過,所以也就沒有太多的避諱,只是有些感慨而已.

服務生拿來了菜單,蕭辰直接遞給了唐糖,而唐糖卻也沒有點太昂貴的菜肴,而是隨意的點了三道家常菜,又叫了兩份米飯,就吩咐服務生去上菜了.

點完菜,唐糖去上洗手間,這一上午可把唐糖給憋壞了,差點兒沒尿褲子,不過看蕭辰那聚精會神的樣子,幾次想要出去,也就忍住了.

"小子,不知道這是我們群少的位置麼?你屁股瞎了,敢坐在這里?"蕭辰正想著之前看的代數公式,忽然一個突兀的聲音響了起來!

蕭辰微微一愕,轉過頭去,卻看到了一個中等個頭的男生,穿的溜光水滑,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公子,不過這種檔次的公子哥,以前是斷然不可能入得蕭大少法眼的,也就是當小弟跑腿的命!

當然,眼前這位,好像也是個跑腿的,是給什麼群少跑腿的.

"你屁股上長眼睛了?我坐這里怎麼了?有什麼問題麼?是剛才徐主任讓我坐在這里的."蕭辰剛來二中,也不想得罪人,但是卻也不會被這家伙幾句話嚇得讓位置,畢竟這算是第一次單獨請女孩子吃飯,雖然請的是個哥們,但是蕭大少也不想太丟面子.

"徐主任?"郎矽成一愣,他沒想到蕭辰居然扯出學校的教導主任徐主任來了!他是岳少群的小弟,這兩天岳少群正在念叨要想個辦法教訓一下蕭辰,作為岳少群的小弟,郎矽成自然要給老大分擔憂愁了!

正好中午來食堂吃飯,郎矽成看到平時岳少群的"專用"桌子,被人霸占了,于是立刻一馬當先的沖過來趕人,結果一看是蕭辰,頓時心頭大樂,這正是瞌睡碰到枕頭啊!

只不過,跟在後面的岳少群卻是皺了皺眉頭,他雖然心里面很想教訓林逸,但是他是個偽君子,做事講求的是名正言順!雖然,這張桌子在學校里,大家公認的都知道是他岳少群的專用桌子,但是問題是,知道歸知道,學校也沒有給他在桌子上立個牌子寫上"岳少群專用",所以理論上來說,這桌子還是學校公用的.

用這個理由去找蕭辰的麻煩,岳少群並不想,他不想為了一個無關緊要的人,破壞掉自己的完美形象!

但是,小弟已經出頭了,他這個做老大的,也只能跟上去,不過,卻客氣的說道:"同學,我平時都坐在這里,坐習慣了,要不,你換個位置,去旁邊怎麼樣?反正還沒有上菜,這頓飯算我的,我請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