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8章 你的口味真重!
好在為了實力,蕭辰什麼都能忍,在修煉中度過了五個小時,淬體藥液也熬制成功了.

"天老,我現在直接服用麼?"蕭辰聽到了電砂鍋的報警聲,于是問道,這高檔的電砂鍋就是好,不但可以設置溫度,還能設置時間,也不怕會超時.

"可以服用了,不過服用過後,你需要鍛煉身體,將這些藥姓完全吸收才行."天老說道.

"鍛煉?我每天不都在修煉麼?"蕭辰邊問,邊去拔掉了電砂鍋的電源,將里面熬好的藥液倒在了碗中.

"鍛煉和修真不同,修真是調息吐納,吸收天地靈氣,曰月精華化為身體中的元氣,但是鍛煉,乃是鍛煉體魄,也就是所謂的武者的修煉方式."天老說道.

"哦?也就是說,我需要運動,才能夠將藥力完全的發揮出來?"蕭辰問道.

"不錯!"天老說道:"以前你怎麼鍛煉的,一會兒就怎麼鍛煉,這些東西不用我和你說吧?"

"我明白了!"蕭辰端起了藥碗,將里面的藥液一滴不剩的全部喝進了肚子里面,然後開始像以前修煉內勁的時候一樣,開始鍛煉起身體來!

修煉出內勁之前,有一套配合的身法,這套身法,蕭辰已經打了十幾年,雖然沒有任何進展,但是蕭辰還是十數年如一曰的鍛煉,如今已經爛熟于心,喝完藥後,蕭辰就開始在房間里面舞動起來.

在鍛煉的時候難免會弄出動靜來,以前蕭辰是在自己房間的地下室里面,倒是也不會影響到其他人,但是在別墅里就不同了,乒乒乓乓的聲音,頓時引來了在外面看電視的大小姐的注意.

程夢瑩被蕭辰的聲音給吵到了,直接推門進了蕭辰的房間,看到蕭辰在鍛煉,不由得微微一愣!

她本想罵蕭辰能不能消停一點兒,不要影響她看電視,但是看到蕭辰在鍛煉,程夢瑩不由得心頭一酸!現在,程夢瑩終于明白蕭辰為什麼擁有可以打敗馬鋼門的實力了!

原來,蕭辰閑暇時刻,都在鍛煉!這套身法程夢瑩十分的熟悉,因為程夢瑩也修煉過,看到蕭辰無比熟悉的打出了這套身法,程夢瑩就明白蕭辰在無人的時候付出了怎樣的努力!

不能修煉內勁,不是他的錯,他也一直在努力,未曾放棄!程夢瑩想,如果自己以前,就知道蕭辰是這個樣子,那會不會喜歡上他呢?

想到這里,程夢瑩不由得搖了搖頭,沒有如果了,自己和蕭辰已經不可能了,想這些事情也是沒有任何意義了.

"你……以前每天都在鍛煉麼?"程夢瑩忍不住問道.

"沒有了……"蕭辰笑了笑,道:"剛才喝藥,出了一身的汗,于是運動運動."

"哦……"程夢瑩才不相信蕭辰的話,不過卻也沒有戳穿,她大概也猜到了蕭辰想要低調,或者說,蕭辰比較在意面子,練了這麼多年,還沒有練出內勁兒來,那實在是有些丟人!


于是大小姐也沒有說什麼,關上了房門,坐回了客廳的沙發上面!

通過幾天的相處,讓程夢瑩對蕭辰的印象大為改觀,看到的身邊的蕭辰,和以前聽說的蕭辰,似乎完全就是兩個人!程夢瑩真的很難想象,蕭大少能夠步行上學放學,僅僅是為了省錢?也很難想象,蕭大少居然為了幾毛錢和便利店老板討價還價一個小時?更是難以想象,蕭大少居然要去早市街賣早點?!

搖了搖頭,程夢瑩不知道該相信哪個才是真正的蕭辰,但是眼見為實的道理程夢瑩還是懂的,傳聞,終究是傳聞,她自己看到的,才是真的.

連續的鍛煉了一個小時,蕭辰可以感覺到渾身的經脈都是熱乎乎的,那藥效已經擴散到了全身,讓蕭辰有一種說不出的暖意來,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輕盈了不少,而經脈,也更加的粗壯了!

最讓蕭辰感到驚訝的是,在他的身上,居然溢出了一層厚厚的黑色油脂一樣的汗液,帶有一股腥臭的味道,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洗髓伐骨麼?

以前,蕭辰只是在傳說中聽到過類似的情景,不過在他的認知里面,家族里的人好像沒有用這種方式洗髓伐骨來淬體的,是他們不知道,還是武者不需要淬體呢?

這些蕭辰就不得而知了,畢竟他不是武者,他對于武者的認知只是粗淺的那套入門身法上,他連一層內勁的武者都不是,根本也不了解武者的世界!

"天老,這是我體內排泄出來的廢棄物嗎?"蕭辰忍不住問道.

"不錯,的確是,現在你可以洗澡了!"天老說道:"這個過程,三天為一個療程,一共五個療程就完成了第一次淬體!你現在該想的是,如果賺錢將剩下的四副藥材買來了."

一想到買藥材的錢,蕭辰就有些消沉,靠著賣早點的微薄收入,別說湊足五萬塊一副藥的正價,就是一萬塊的打折人情價,也是困難無比的.

但是蕭辰實在不想管程中銘要,雖然可以要來,但是蕭辰不想過早的透露出自己的目和實力!況且,盯著程中銘的人也應該不少,至少程家就不是鐵板一塊,要是程中銘能夠做主,自己就不會被趕出蕭家了!所以,不得不防啊!

蕭辰洗了個熱水澡後,就躺在床上休息起來,沒有完成淬體的過程,蕭辰不能夠繼續修煉,煉氣期第三層還遙不可及,讓蕭辰有些著急.

現在的情況,已經緊迫到了一定的程度,蕭辰如果沒有自保的實力,很有可能會在下一波敵人的攻擊下掛掉.

迷迷糊糊的到了凌晨三點,蕭辰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出了房間,來到廚房,將電熱水壺裝滿水,插上電,設置了沸騰後保溫,然後將方便面裝入了便當盒,加好調料,蕭辰記得大小姐不喜歡吃干菜包,于是就放在了一旁.

做好這一切之後,蕭辰頂著夜色,出了別墅,快速向早市街的方向跑去.

此時此刻,還沒有公交車,出租車蕭辰可消費不起,那就剩下步行了!好在蕭辰現在進入了煉氣期二層之後,無論體力還是耐力都比以前更勝一籌!

要知道,內勁二層的武者可不是鬧著玩兒的,那是相當于普通人兩倍的爆發力,此時此刻的蕭辰,比從松龍山徒步跑回來的蕭辰要強了很多.


等蕭辰跑到了早市街,已經接近凌晨四點,天色也漸漸明亮了起來,而早市街上,各種小商小販,也都開始出攤,有賣蔬菜水果的,有賣雞鴨魚蛋的,還有賣零七八碎的小商品的,也不乏一些掛著羊頭賣狗肉的騙子,比如,什麼能接收到幾百個電視台的衛星接收器,還有什麼神奇的洗滌劑,驅蚊器嚇狗器之類.

很快在賣早點的那一片攤床中,蕭辰看到了唐糖那胖嘟嘟的身影,獨自一個人騎著三輪車,將車上的油鍋,煤氣罐,面案子一樣一樣的搬下來,擺在了一塊空地上.

蕭辰趕忙跑過去幫忙,從唐糖手中搶過了煤氣罐來.

"蕭辰?這麼早?"唐糖看到蕭辰的出現,頓時有些驚訝!要知道,她昨天和蕭辰說四點來,實際上是讓蕭辰四點起床的意思,沒想到蕭辰不到四點鍾就已經到了,想想蕭辰住的別墅區,距離這里也不算近了,那至少要三點鍾就起床了:"你怎麼來的?"

"跑步啊!"蕭辰擺好了煤氣罐,又幫唐糖將面案子支了起來,其他的東西他不會做,但是這些力氣活兒還是得心應手的.

"跑步?"唐糖有些震驚,本來她已經覺得蕭辰的適應能力夠強大了,沒想到一大早還能跑步來賣早點?自己當初,都沒有這份兒毅力吧?

"沒車嘛,總不能叫出租車,那賺的都不夠花銷的."蕭辰理所當然的攤了攤手,道:"別這麼看著我,我每天晚上放學,一般也是跑步回去的,習慣了,能省點兒是點兒."

"蕭大少,我現在有點兒佩服你了,你是真漢子啊!"唐糖感歎的說道.

"噗……真漢子?聽起來好像是保健品的名字,要不是你是我哥們,你這話還真是讓人誤會啊!"蕭辰調侃了一句,在唐糖面前,蕭辰很放得開,毫無壓力.

"哈哈,是啊,我們是哥們!"唐糖點了點頭,指著車上的油桶說道:"幫我倒油吧!"

"好."蕭辰單臂拎起了油桶,就開始咕嘟嘟的往油鍋里面倒油,那油桶是鐵的,加上里面的豆油足有百斤重了,蕭辰單臂拎起來卻是毫不費勁兒,讓唐糖有些意外:"沒看出來,你臂力蠻大的!"

"我說是打飛機練的,你信不信."蕭辰笑道.

"對著程夢瑩的照片?"唐糖還真是女漢子,這種問題都能接上話.

"咳咳……怎麼可能?"蕭辰咳嗽了兩聲:"那還不如放你的照片呢!"

"你這口味還真重啊……"唐糖自然不相信的撇了撇嘴,倒是也不生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