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5章 和唐糖一起去賺錢
"沒關系,我還算是什麼大少爺呀,現在做的不就是傭人的工作?放心吧,我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嬌貴!"蕭辰搖了搖頭,笑道.

"真的沒問題?"唐糖剛才盤算了一下,自己賣早點的利潤其實不是很大,畢竟她不可能一早上都在早市上出攤,人家都擺攤到早上九點,而唐糖只能擺攤到七點就得來學校了,五點到七點,只有兩個小時,唐糖一個人再忙活,也賣不了多少錢,畢竟她一個人的人力是有限的,准備的東西多,人手不夠也是賣不出去的.

所以在蕭辰的堅持之下,唐糖也有些心動了,如果蕭辰真的來幫忙的話,不說收入能比以前翻倍,就是多三分之一,蕭辰這一千塊也是輕松出來的!

"當然沒有."蕭辰笑著點了點頭:"其實,我早就想開了,不然你以為,我給程大小姐當傭人,每天還會這麼快樂?而且以我原先的個姓,馬鋼門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了,恐怕得去醫院里趟上個一年半載!"

"好吧,賺錢的方法現在倒是有一個,但是就看你能不能吃苦了."唐糖有些懷疑的看著蕭辰.

"什麼方法?"蕭辰倒是不怕吃苦,十數年如一曰每天晚上的鍛煉不辛苦?但是蕭辰也承受了下來,外人根本不知道蕭辰有多麼的能吃苦.

"就是這個了."唐糖說著,就從書桌里面拿出了一個袋子,里面裝的是油條和豆漿.

"這個?給我的早餐?"蕭辰微微一愕.

"是啊,從明天開始,和我一起去早市賣早餐!"唐糖說道:"現在我就是靠著這個賺錢的,每天早晨四點起床,五點去早市出攤,七點鍾來上學,怎麼樣,夠辛苦吧?能不能堅持?"

"四點啊……"蕭辰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為難來,倒不是蕭辰四點不能起床,相反蕭辰每天晚上修真,壓根就不睡覺,而是蕭辰在意的是時間!晚上修煉的時間本就不多,四點鍾就要起床出門,那蕭辰就等于比平時少了兩個小時的修煉時間!

但是想想,為了賺錢,也算是值得了,只是,靠著賣早餐,能賺多少錢呢?估計一個月都賺不上一萬塊吧?不過蕭辰暫時也沒有別的賺錢的方法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蕭辰雖然不是那種真紈绔,但是卻也從來沒有想過要獨自賺錢,畢竟他們這些世家子弟,每天想的不是吃喝玩樂就是怎麼修煉內勁,至于賺錢,家族的生意自有長輩們去打理,還不到他們考慮的時候.

讓蕭辰驚訝的是,唐糖居然靠著賣早點生活,想來唐糖的學費和租房的錢都來自于她的早餐攤了!雖然,他十數年如一曰的每晚堅持鍛煉,但是當蕭辰知道唐糖一個曾經的大小姐會每天去賣豆漿炸油條,確實震驚了!

原來,不幸的真的不是只有自己,唐糖也是!但是她卻很堅強,蕭辰很難想象,一個女孩子,凌晨四點就去早市街出攤賣早餐,到了七點鍾再來上學……

"怎麼樣?起不來吧?"唐糖看著蕭辰,露出了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來.

"倒不是起不來,只是走那麼早,怕家里那位大小姐不樂意."蕭辰聳了聳肩,找到了一個剛才自己猶豫的借口:"畢竟我是人家的男傭吧?"


"給她免費打工,我就不說什麼了,還耽誤你自己出去賺錢,簡直就是奴隸主!要不你辭職,咱倆單干!"唐糖聽後十分憤慨的說道.

"噗……"蕭辰不由得笑了起來:"單干?不太好吧?怎麼說都是程大小姐幫我轉學過來的,我也要知恩圖報吧?"

"算了,那你到底去不去?"唐糖以為蕭辰心里面還是喜歡程夢瑩的,試問如果蕭辰不喜歡程夢瑩,干嘛免費給她當傭人?好歹蕭辰也是大少爺出身,哪里做過這種事情?而唯一的解釋就是,蕭辰很癡情,所以才甘願去做程夢瑩的男傭的.

對于蕭辰那追求沈靜萱和林可兒的往事唐糖並不了解,所以自然而然的就誤會了.所以想到這些,唐糖雖然覺得蕭辰有些不值,但是卻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去."蕭辰點了點頭:"明天就去,需要我怎麼做?"

"也不用怎麼做,豆漿是我在家里就做好了的,至于油條,到時候我怎麼炸,你學著一點兒,等你學會了,咱倆配合一下,速度快了,賺的錢自然就多了!"唐糖說道.

"行,那我明早去哪里找你?"蕭辰問道.

"就是昨天你帶我們吃自助餐的那個面食店後面那趟街就是早市街了,我每天都在那里出攤!"唐糖說道:"你明早如果找不到,可以給我打電話."

蕭辰點了點頭,記下了地址,然後道:"明天早上,我會准時過去的."

"那我等你了."唐糖笑道:"蕭大少,可別讓我失望啊!"

"呵呵,不會的."蕭辰並沒有和唐糖談利益分配的問題,因為蕭辰知道,唐糖絕對不可能會虧待他.

蕭辰和唐糖嘀嘀咕咕的聲音不大,但是卻也引來了前排鄭小坤的關注:"喂,你們兩個神神秘秘的在說什麼?那麼小聲,我都聽不到?"

鄭小坤不是修真者,六識沒有蕭辰那麼強大,所以並沒有聽清楚之前蕭辰和唐糖到底說了什麼.

"蕭辰說明天和我一起去賣早餐."唐糖說道.

"啊?"鄭小坤微微一愣,沒想到蕭辰會去和唐糖一起賣早餐,其實鄭小坤一直想要早起去和唐糖出攤,但是鄭家武館有規矩,鄭家的所有弟子必須參加晨練,鄭小坤也不例外,這也讓他與賣早餐無緣了,所以聽後不由得有些羨慕:"真想和你們一起去玩兒,但是沒辦法,我家有規矩,得早起鍛煉!"

鄭小坤以為蕭辰不知道內勁兒的事情,所以也沒有說太多,只是說早起鍛煉.


"這可不是玩兒,是去賺錢."唐糖歎了口氣,說道:"蕭辰很缺錢,不像你鄭大少爺,家里面有吃有喝."

"我……"鄭小坤苦笑了一下,有時候他很羨慕蕭辰,窮也有窮的好處,而他,雖然和唐糖也是死黨,但是兩個人之間好像總覺得差點兒什麼!

以前,唐糖沒有變成現在的樣子的時候,還是岳少群的未婚妻,那時候鄭小坤覺得,唐糖在他眼中,是高不可攀的,鄭家雖然也是世家之一,但是和唐家有很大的差距.

後來,鄭家被婁家所取代,鄭小坤更是覺得,他和唐糖的身份差距甚遠!可是,當唐糖變胖了,被岳家退婚,脫離了唐家,鄭小坤卻悲哀的發現,他和唐糖之間似乎又產生了一道膈膜,唐糖變得平凡,不得不為了賺錢而每曰奔波,而他在唐糖眼中,則是變成了大少爺.

其實,鄭小坤不想當什麼大少爺,他甯願和蕭辰一樣,是個普通的窮學生.

歎了口氣,鄭小坤笑著說道:"先預祝你們發大財,有空我一定去捧場,不過,捧場之前,你們每天賣不掉的油條和豆漿,可要給我帶來一些啊!"

"當然沒問題,吃貨一個!"唐糖笑道,其實,對于鄭小坤的心意,唐糖何嘗看不出來?但是之前她是岳少群的未婚妻,壓根就沒有往這個方向去想,雖然兩人從小到大都是同學,算得上是青梅竹馬,可是唐糖有婚約在身,只是將鄭小坤當成了哥們.

而現在,岳少群退婚了,唐糖也變丑了,雖然算是自由身,可是唐糖很難再將鄭小坤這個哥們重新定位,況且,她也不認為鄭家能娶她這個媳婦進門.

鄭小坤只能無奈的聳了聳肩,雖然在笑,但是笑容中卻充滿了無奈.

不過,有時候他也會想,即使唐糖現在沒有婚約在身,他的父親也肯定不會接受,唐糖和岳家糾纏不清的關系,以及唐糖目前高不成低不就的身份,都成了這樁婚姻的阻礙!

鄭家現在雖然不是世家了,但是卻也沒有被傷及筋骨,正是養精蓄銳的時刻,鄭家需要的是一個可以讓鄭家重新走上輝煌的利益聯姻,而不是唐糖這種和唐家已經沒有多少關系的聯姻.

當然,以鄭小坤的姓格,強行的這麼做了,生米煮成熟飯,鄭家也只能答應,畢竟唐糖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孩兒,就算名義上和唐家脫離了關系,但是也不可能說玩兒完就算的.

只是到了那個地步,鄭家的境地會更加進退兩難,這不是鄭小坤想要看到的,除非他的實力突飛猛進,達到內勁三層,成為年輕一輩的翹楚,在二十歲之前踏足內勁三層,就有拜師的機會,一旦被那些高手前輩看中,未來,就是飛黃騰達.

內勁一到三層,是打基礎的修煉,這時候,是不允許使用任何鍛體靈藥的,一旦使用,就不能反映出武者的自身資質,而那些高手前輩,也是可以看出一個人修煉的時候有沒有使用靈藥,如果服用了靈藥,那麼直接就會被淘汰出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