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4章 缺錢啊缺錢!
(新的一周,求推薦票,收藏!)

抓好了藥材,老者正好也出來了,將一枚紅色的小果子放入了藥材中,只是,這小小的紅色果子,卻是讓蕭辰的眼神一凝,心中翻起了驚濤駭浪來!

因為,這小果子他很熟悉,昨天還剛剛看見過!這小果子,正是葉小葉放在冰箱里面的那種果子!昨天蕭辰還有些奇怪那是什麼東西,葉小葉熬藥的時候為什麼要放個果子進去,今天才知道,這東西叫做苦濟果!

嘖嘖,這葉小葉,還真是有錢人啊,這麼昂貴的藥材都用得起?也不知道她熬制的藥湯是干什麼用的呢?

"老爺爺,這苦濟果,一般都是用在什麼藥方上面的?"蕭辰不動聲色的問道.

"用的不多,只有一些特殊用途的藥方會用到,不過,你不告訴我,我也不告訴你."老者對蕭辰笑了笑,一副你想知道?我偏不告訴你的樣子.

蕭辰頓時有些無語,沒想到這老頭還挺記仇,不過卻也無可奈何,總不能為了自己的好奇,而將自己的秘密暴露出去吧?

于是,蕭辰也就沒有再說什麼,拿起包好的藥材,快速的走出了藥店.

等蕭辰離開了,洪妍才轉頭看向老者:"陳爺爺,這苦濟果,是什麼東西?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呀?"

"妍小姐,因為這苦濟果不是很常見,而且買藥的人,用不上,所以我也沒有擺出來."老者對于洪妍的稱呼居然發生了改變,如果蕭辰在場一定會無比的驚訝,原來這老者和洪妍居然不是爺爺和孫女的關系,而老者姓陳,洪妍姓洪!

"哦?那剛才那個人買去……"洪妍有些疑惑:"陳爺爺,這苦濟果,有什麼用處呢?"

"具體什麼用處,我也不清楚,或許,這東西原本就不是我這個層面接觸的東西."陳爺爺苦笑了一下說道.

"陳爺爺,原來之前您是騙他呀?"洪妍有些古怪的看著老者,之前老者還想套蕭辰的話,但是沒想到陳爺爺也不清楚苦濟果的用途.

"呵呵,也不能說騙,至少我知道有幾個藥方里面是需要苦濟果的,只是這些藥方的具體用途,我也不清楚!"陳爺爺說道:"之前那個小伙子拿來的藥方,其中幾味藥材我再其他的方子里面見過,因為一直不知道這藥方的用途,所以才想詢問一下."

"原來如此."洪妍點了點頭:"陳爺爺還真是個殲商!"

"哈哈,妍小姐,做咱們這一行的,利益至上麼!"陳爺爺笑道.

"那陳爺爺為什麼還給他打折呢?"洪妍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算是一種投資吧."陳爺爺說道.


洪妍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蕭辰揣著一袋價值連城的藥包,身上的口袋直接癟掉了,剩下二百多元,都是大小姐給的,這些錢,蕭辰只能省吃儉用了,本來蕭辰想去電器商店買一個熬藥的電砂鍋來著,但是一看那二百九十九的標價,蕭辰的嘴角就抽了抽,他這些錢都不夠買的,只能回去之後和葉小葉商量商量,能不能將她的電砂鍋借來給自己用用了.

"天老,你給我的這個藥方,也太貴了點兒吧?"蕭辰苦笑著說道.

"誰知道現在的物價是什麼樣的?而且,我也很少在世俗界買東西."天老也是沒想到自己列出的藥材會這麼多錢,讓蕭辰這麼為難!

"算了,看樣子我得想辦法賺點兒錢了,如今剛剛買了一副就傾家蕩產了,這距離五副還有很長一段路啊!"蕭辰歎了口氣,說實話,以前的蕭辰對于這些錢根本沒有什麼概念,但是現在,真是一分錢難倒英雄漢!

蕭辰不是沒有想過和祝英雄借,只是蕭辰對祝英雄比較了解,這家伙平時零花錢也不多,雖然蕭辰要是開口,祝英雄肯定會傾其所有幫助蕭辰,但是祝英雄肯定也會問蕭辰用錢做什麼,到時候蕭辰不想騙自己這位好兄弟,所以只能暫時作罷.

"小辰子,這不是五副的問題,這五副藥,只是煉氣期三層之前需要服用的,之後還有,而且藥材會更加稀有,價格恐怕也會更加昂貴!"天老說道:"最重要的是,你能不能買到都是另一回事兒!"

"不會吧?"蕭辰一愣,隨即苦笑不已,看來,自己的窮逼之路,是剛剛開始啊!

這更是讓蕭辰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干點兒什麼了,和祝英雄借錢,借得了一次,但是總不能無休止的借錢吧?先不說祝英雄有沒有那麼多,就算祝英雄一次不問兩次不問,三次還不問?

帶著一臉郁悶,蕭辰走進了教室,之前買藥材耽誤了一些時間,所以蕭辰幾乎是踩著上課鈴走進教室的.

本來,婁鎮明看到今天蕭辰沒有來,還挺意外,隨之而來的是興奮的猜測,惡狼會不會是先干掉了蕭辰才被人給"見義勇為"的干掉的呢?

想想這種可能也不是沒有,至于沒有發現蕭辰的尸體,恐怕是惡狼已經將尸體給處理掉了,短時間內是不可能被發現的,但是現在蕭辰完好無損的出現在教室里面,讓婁鎮明本來抱有僥幸的興奮心理,一下子有如被潑了冷水一般!

"媽的,這小子居然沒事兒?"婁鎮明臉色陰沉的嘀咕道.

"看來這小子福大命大,明哥,這事兒也只能先忍忍了."瘦猴也沒有什麼好辦法,畢竟已經放出話去,馬鋼門的事情就這麼算了,短期之內想要找蕭辰麻煩是不可能的.

"算了,不研究這個鄉巴佬了,英雄救美的事情,策劃的怎麼樣了?"婁鎮明問道.

"和馬鋼窗說了,他也說會配合,只是那小子愣頭愣腦的,我怕他到時候發愣,不過有我在一旁幫襯著,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瘦猴說道:"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我們沒有機會啊!"

"沒有機會?什麼機會?"婁鎮明一愣.

"明哥,就是搶劫的機會啊,程夢瑩現在每天上下學,都和金貝貝一起,而且是開車,我們怎麼打劫?要是攔車的話,金貝貝那虎妞兒沒准兒真敢撞死咱們!"瘦猴可不敢去攔金貝貝的車,他還沒活夠呢!


婁鎮明點了點頭,他倒是沒有責怪瘦猴的膽小,而是金貝貝真敢這麼做!撞死了,也就撞死了,想要說理都找不到地方!劫匪搶劫被撞死了,你還想說理?你要是找到金家去,不但等于承認了劫匪是婁鎮明找來的,而且金老爺子也未必會講理,以金老爺子的姓格,將婁鎮明砍死了也是白死!

"找機會吧,別著急."婁鎮明沉吟了一下說道:"我就不信,金貝貝以後每天都跟著程夢瑩,總有機會的!你讓馬鋼窗准備好了,隨叫隨到就可以了."

"好的,明哥."瘦猴點了點頭.

程夢瑩看著蕭辰又是很晚才走進教室,眼中閃過一抹狐疑之色,這家伙又去哪里了?不會又去找唐糖了吧?不過看唐糖早就來了,也不可能啊.

"夢瑩表姐,你在想姐夫?"金貝貝吃著棒棒糖問道.

"是啊,你說他怎麼這麼晚才來?"程夢瑩下意識的說道,不過說完之後,才連忙改口:"誰會想他?愛來不來!"

"夢瑩姐姐口是心非哦!"金貝貝笑嘻嘻的說道:"你別打我,我懂的."

程夢瑩舉起的手,又無奈的落下,瞪了金貝貝一眼,道:"好好吃你的棒棒糖!"

"怎麼這麼晚才來?"唐糖也很奇怪,要說蕭辰起來晚了,也不可能啊,程夢瑩比她來的還早,蕭辰不可能沒有起床.

"走來的."蕭辰苦笑了一下,說道.

"走來的?不會吧?你沒錢了?"唐糖一下子就想到了其中的原因:"你不會因為昨天請我們吃了一頓自助餐,就窮成這樣吧?連乘坐公交車的錢都沒有了?"

"還沒那麼慘,那倒是有,只是想省點兒."蕭辰說道:"對了,唐糖,你有什麼賺錢的方法麼?"

"你想賺錢?"唐糖微微一愣,沒想到蕭辰這麼快就開始缺錢了,不過想了想,卻壓低聲音說道:"一曰三餐,你也用不了多少錢吧?還是別忙活了,安心學習吧,你這種大少爺,不是吃苦的料子,早飯和中飯我幫你解決,晚飯程夢瑩總不可能餓到你吧?"

蕭辰將口袋里的藥包拿出來,在唐糖面前晃了晃,說了一個善意的謊言:"我從小身體弱,不能修煉內勁,你也知道吧?我每個月都要服用大量的湯藥,而這是一筆不菲的開始,我要是不賺錢,恐怕根本買不起."

唐糖恍然,蕭辰從小體弱多病的消息不是什麼秘密,所以她也不意外:"原來如此,你買藥,也用不了多少錢吧?千把塊的就夠了吧?我咬咬牙,省著點兒,也就出來了……"

唐糖嘴上雖然說得滿不在乎,但是心里卻在盤算,明天開始,自己要更早一些起床了,多准備一些豆漿和炸油條的材料才行,不然她一個月刨除房租和花銷,還真剩不下多少錢,蕭辰這一千塊的藥費,還真是讓她捉襟見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