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0章 公主病的大小姐
"不過你用吧."葉小葉說完這句話後,也不再理睬蕭辰,而是自顧自的開始擺弄起那個熬藥的砂鍋,准備熬制藥湯.

蕭辰沒想到葉小葉會這麼說,不由得感激的說道:"謝謝,這幾天在學做飯,所以還得吃幾天泡面,等我學會了,請你吃飯."

既然葉小葉大度,蕭辰自然也必要的釋放出一些善意來,畢竟同在一個屋簷下,蕭辰也不想將關系弄得太僵.

"哦……"葉小葉似乎不以為意,淡淡的應了一聲,也沒有抬頭,而是仔細的擺弄著她的一鍋藥材.

很快的,熱水燒好了,蕭辰泡了兩碗方便面,端到了客廳里面,一碗給了程夢瑩,另外一碗自己揭開蓋子,然後風卷殘云的吃了起來.

程夢瑩慢條斯理的打開便當盒的蓋子,小口小口的吃著面,還真別說,這個方便面的味道還是不錯的,不過聽到蕭辰呼嚕呼嚕吃面的樣子,頓時有些生氣:"喂,在本小姐面前,你就不能紳士一點兒麼?怪不得被退婚呢,就你這樣,誰會嫁給你?"

"噗……"蕭辰一口面噴了出來,直接噴到了大小姐的便當盒里:"咳咳……你是先退婚,才知道我這麼吃飯的好不好?聽你這語氣,好像退婚的是別人?"

"蕭辰,我要殺了你!"程夢瑩可不管退婚不退婚的事情了,看著手中的便當盒上面,掛著蕭辰噴出來的半截面條,程夢瑩的眼中都要噴出火來:"你讓我怎麼吃?"

"呃……不好意思……"蕭辰也是有些無奈的撓了撓頭,這能怪他麼?要不是程夢瑩說出那麼古怪的話,他能笑麼?

"不好意思有什麼用?"程夢瑩剛剛吃的很開心,覺得味道不錯,現在卻是根本沒法吃了,難道吃蕭辰的口水?

"這個我吃,我再給你泡一碗."蕭辰正好沒吃飽,以他的食量,這一包方面根本不夠干什麼的,說著,他就拿過大小姐手中的便當盒,直接扣在了自己的碗里,邊吃邊向廚房走去.

程夢瑩聽說蕭辰要給她重新泡一碗面,心中的氣兒消了不少:"那本小姐就給你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吧,方便面里的蔬菜包就不要放了,干干的不好吃!"

程夢瑩正好不喜歡吃方便面里的蔬菜包,這回倒是可以省事兒了.

不過,看著蕭辰吃的正香,程夢瑩忽然發現不對勁兒了,怒道:"蕭辰,你占我便宜!"

"?"蕭辰一愣,心道我怎麼占你便宜了:"方便面是我買的,我吃兩包,也不能說占你便宜吧?"

"你……你你你你……"程夢瑩不知道要怎麼解釋,憋了半天,才道:"你想和我間接接吻!"

"嘎?!"蕭辰聽了大小姐奇葩的解釋,才明白,原來吃了大小姐的剩飯,就是間接接吻了?蕭辰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你去賓館睡覺,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和很多人間接上床了?"葉小葉正好從廚房里走出來,去冰箱取東西,聽到程夢瑩的話,頓時冷冷說道:"不要拿無知當個姓."

"你……你你你你!"程夢瑩聽了葉小葉的話,頓時氣得說不出話來:"蕭辰,你替本小姐解釋!"

"出了事情除了命令別人,還會做什麼?"葉小葉從冰箱里取出來一個不知道裝著什麼東西的保鮮盒,然後從中取出了一枚小果子,扣好保鮮盒再次放入冰箱後,才轉身回了廚房.

程夢瑩何時受過這種氣呀,這葉小葉真是壞,自從自己搬進來,她就處處針鋒相對,這才兩天,要是時間久了,程夢瑩還真怕自己被氣死!

蕭辰吃完了面,將大小姐的便當盒刷乾淨,重新燒的熱水也好了,正在給大小姐重新泡面,而葉小葉正好走進來,蕭辰不由得說道:"葉小葉,夢瑩命令我其實也沒有問題,我是她的傭人,做這些事情也是應該的."

"賤骨頭."葉小葉的眼中閃過一絲鄙夷:"還有人喜歡給別人當傭人的."

蕭辰頓時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不是自己喜歡給程夢瑩當傭人,而是實在沒有任何的辦法!況且,要不是程夢瑩收留自己,自己還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但是這些隱秘,蕭辰不可能和葉小葉解釋,只能聳了聳肩笑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無奈,你無法改變自己的生活,就只能去適應它."

葉小葉的表情微微一動,不過卻也沒有再說什麼,而是將剛剛從冰箱里面取出的小果子丟入了熬藥的砂鍋當中,頓時廚房中彌漫著藥材的味道.

熬藥的味道,自然很濃重,也不好聞,大小姐就著被藥湯味給汙染的方便面,也沒有了之前爽滑濃香的口感,這可讓程夢瑩找到了宣泄點了,她將手中的便當盒一放,對著廚房的方向吼道:"有些人真沒有公德心,房子是合租的,她卻自己弄一些烏七八糟的味道,想要熏死別人是不是?想要熬藥,就去自己屋子熬,別影響別人!"

可是,讓程夢瑩沒有想到的是,葉小葉只是出了廚房,冷冷的看了程夢瑩一眼,然後將電砂鍋上面的電源直接拔掉,端著滾燙的砂鍋從廚房走了出來……

程夢瑩嚇了一跳,這葉小葉不會發瘋了想要用這熱藥湯淋自己吧?不過葉小葉卻是沒有停留,也不怕燙,直接端著砂鍋上了樓去,然後不一會兒,樓上就傳來了關門的聲音,顯然葉小葉跑回自己的房間去熬藥了!

這舉動,讓蕭辰都有些驚訝,不過現在看來,葉小葉並不是真的不講理的人,只要是錯的,她會虛心接受.

只是,這可苦了程夢瑩大小姐了,好不容易找到的可以打擊葉小葉的理由,結果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面,葉小葉真的虛心接受,去她自己的屋子熬藥了,但是大小姐卻是一點兒勝利的感覺都沒有.

"哼!"程夢瑩拿起了便當盒,繼續吃了起來,不過仿佛盒子里面的面條是葉小葉一般,讓程夢瑩咬牙切齒.

蕭辰覺得,此刻的程大小姐倒是蠻可愛的,如果自己早就了解她,或許會很喜歡她吧?畢竟這種傲嬌的姓格,也挺可愛的,公主病麼,可以理解……

不過現在的蕭辰,對自己的定位很明晰,自己不再是蕭家大少爺了,和程夢瑩的關系,也僅僅是主仆的關系,蕭辰也不會有什麼非分之想.

他可不想在沒有搞清楚幕後黑手之前,再惹怒程老爺子,那老頭還沉浸在喪子之痛里面,雖然蕭辰多少有些冤枉,但是也可以理解,誰死了兒子誰能鎮定了?

大小姐吃完了方便面,看了一眼蕭辰,然後道:"我上樓……睡覺了,你自己休息吧."

"呵呵,好."蕭辰知道,程夢瑩恐怕是想起昨晚的事情了,不過蕭辰聰明的沒有去提,如果是以前,自己還是程夢瑩未婚夫的時候,那麼蕭辰不介意和程夢瑩多一些曖昧,但是現在,不過是自討苦吃.

蕭辰將大小姐的便當盒刷乾淨之後,就在樓下隨便選了一間房間,將自己的衣物什麼的都放進了衣櫃,因為昨天晚上沒有回家,所以蕭辰的行李也沒有來得及整理.

當然,蕭辰選的房間,是一間距離別墅門口比較近的房間,但凡別墅門口有任何的風吹草動,蕭辰都能夠第一時間發現,畢竟現在蕭辰擁有的神識精神力,已經不是旁人能夠比擬的了.

將這一切收拾妥當之後,蕭辰盤膝坐在了床上,運轉起了"奪天造化戰訣"的心法口訣,開始了新的一晚的修煉.

……………………

松甯市第一人民醫院的病房里面,婁鎮明和瘦猴坐在馬鋼門的病床對面,焦急的等待著雷電鋒的消息.

忽然,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響起,婁鎮明連忙接起了電話來:"雷老師."

"明少,不好了,惡狼死了!"雷電鋒的聲音有些焦急:"剛剛傳來消息,惡狼死在了一個小巷子里面!"

"什麼?!惡狼死了?怎麼可能?他不是去殺蕭辰去了麼?難道蕭辰是高手?"婁鎮明聽到了這個消息之後,頓時大驚,他怎麼也想不通,惡狼怎麼會死,一個內勁三層的武者,難道還對付不了一個內勁還不到一層的普通人麼?

"不是蕭辰殺死的,殺死惡狼的人,身份不明,不過看樣子實力和惡狼差不多,因為現場有兩具尸體,看樣子,應該是兩人同歸于盡了,現場的打斗痕跡,與兩人的傷勢完全吻合!"雷電鋒說道,畢竟蕭辰最後那一擊雖然是致命的一擊,但是因為蕭辰就出了一拳而已,這些人先入為主,自然忽略了蕭辰的存在.

"誰這麼多管閑事?難道蕭辰身邊有高手?"婁鎮明的眉頭緊鎖,要知道,惡狼的實力不弱,而這個能與惡狼同歸于盡的人,至少也是內勁三層的高手了.

況且,惡狼是地下黑拳手出身,又是亡命徒,敢于拼命,要想將惡狼斬殺,那內勁三層都是少說的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