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9章 那水壺是我的!
(覺得本書不錯,就收藏一下吧,順便投幾張推薦票,那就感激不盡了.)

說完這句話後,黑衣人的身體就重重的落在了地上,猛然吐出一口黑血來,他死不瞑目!他很不甘心,他輕敵了,不但沒有想到蕭辰還有保鏢,更沒有想到蕭辰自己也是一個武者,而且是內勁一層巔峰!

打在身上的力道,那可是實打實的內勁一層巔峰的力道啊!

"呼……"蕭辰喘了一口粗氣,暗道好險,如果自己中了黑衣人這一拳,死倒是不至于,但是肯定會重傷,自己身邊沒有醫生和恢複的藥材,那恐怕回去之後幾個月都別想起床了!

如果一個恢複不好,還有可能影響以後的實力,所以蕭辰對于打死黑衣人並不後悔,只是不能確定他到底是何方人馬了!不過,黑衣人不死,估計也不能說,看黑衣人的樣子,明顯是個死忠,蕭辰只能從他的尸體上面找找破綻了.

不過,讓蕭辰十分失望的是,這黑衣人看樣子是個十分謹慎小心的人,這從他之前的閉口不言也能看出來,他應該是一個死士,身上沒有任何可以證明身份的東西,甚至連一部手機和身份證都沒有,身上唯一的除了衣服之外的一個東西,就是一張照片!

只是,這照片乃是蕭辰的照片,看樣子,他是靠著這個東西怕認錯人而已,至于其他,就什麼都沒有了,這讓蕭辰十分的失望.

但是,讓蕭辰有些疑惑的是,他後面那句也字,也隱藏了實力?難道,還有其他人隱藏了實力麼?

"天老,如果他不死的話,你能通過神識精神力,問出一些東西麼?就像是催眠一樣?"蕭辰有些後悔的問道,因為他猛然想到了這個可能姓.

"不能,你的身體太弱,而我現在只是靈魂狀態,也很虛弱,能夠影響之前那個內勁三層武者出手,已經很不容易了,你還想催眠?"天老斷然的否定了蕭辰的念頭:"要是強大一些,還可以嘗試一下,但是現在是肯定不能的."

"好吧."蕭辰放棄了從黑衣人的身上尋找線索,轉而走向了之前死掉的那個三層內勁武者,這是一個看起來有些狠辣的人,臉上有一道猙獰的傷疤,一看就不像是好人.

蕭辰彎下身子,開始在他的身上搜索起東西來,只是讓蕭辰失望的是,這家伙似乎也是個光杆,身上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都沒有,搜了半天,蕭辰只是搜出了一張卡片來.

"三號拳手,惡狼."

卡片只有這幾個字,這好像是一個類似參賽前檢錄用的檢錄卡一樣的東西,難道這人是個運動員?不過看這卡片並不是很正規,那應該不是什麼大型比賽,這無形中就增加了蕭辰確定身份的難度!

畢竟,現在學校啊,公司啊,單位啊都會舉行運動會什麼的,這人就算是運動會的運動員,那蕭辰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地方舉辦的運動會.

當然,拳擊這個項目,還是很少見的,除非是某些學校里的社團比賽,一般公司和單位,幾乎不會舉辦這個項目,難道,這人是學校里的學生?


這個想法一出,蕭辰自己立刻搖了搖頭,否定了這個猜測!畢竟,這人看起來都三十多歲將近四十歲了,哪有這麼大年紀的大叔學生?

況且,這人一臉的凶相,怎麼看都不像是學生,尤其是臉上那一道長疤,倒是更像是一個混**的惡霸.

如此一來,難道是幫派里面的運動會?

是了!蕭辰猛然想到了松甯市的一種地下運動——黑拳!以前,蕭辰身為蕭家大少的時候,經常和陳勁鵬,祝英雄,曹宇亮等人去地下賽車場賽車,而和地下賽車場一樣,還有一種地下的運動就是黑拳!

雖然蕭辰沒有去參加過,但是卻也有所耳聞,一種是賭車,一種是賭拳,這都是當地一些黑幫分子用來斂財的手段!要知道,外圍押注的觀眾很多,這些加起來,是一筆十分龐大的數字了.

而這個刀疤臉,怎麼看都符合地下打黑拳的形象,恐怕,這卡片就是他參賽時的檢錄牌,而他也不認為這種東西是什麼重要的東西所以在身上也沒有丟掉.

也或者說,這個刀疤臉,原本在打算干掉自己之後,接下來會去地下黑拳場打黑拳,所以才會保留著這張卡片!只是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他會被留在這里!

蕭辰將那張卡片拿了出來放在口袋里面,至于那黑衣人身上的照片,卻是沒有拿走,如果拿走的話,可能會打草驚蛇,讓躲在幕後的那個人知道,這黑衣人的死和自己有關.

蕭辰現在的目的是,讓幕後那個人並不清楚這兩個人的死和自己有關系,只是制造一場兩個人意外發生沖突,互毆致死同歸于盡的意外.

不過現在看來,蕭辰的布局還算是很成功的,任誰都不可能懷疑到他的身上!

做完這一切之後,蕭辰沒有做絲毫的停留,轉身就離開了,雖然這麼久以來,這里沒有什麼人經過,但是蕭辰也不敢保證時間久了還沒有人來,蕭辰可不想讓人看到自己出現在這里!

快速離開了這個不祥之地,蕭辰微微松了口氣,以蕭辰的神識精神力可以感知到附近沒有任何人出現.

出了這條沒有人的小巷,外面就是車水馬龍,蕭辰在路邊隨便找了一家便利店走了進去,在貨架子上拿了一本學做菜的菜譜,又拿了幾袋餅干和方便面,還有餐盒等東西,付了帳,就向別墅區走去.

蕭辰雖然以前只是假裝紈绔,但是平曰里卻也沒有掌廚的機會,所以讓他直接下廚做飯,還真是不太現實,他只能先買點兒速食頂上兩天,然後等學會了做飯做菜,再自己買菜.

"你去哪里了?"蕭辰剛剛進沒,程夢瑩就十分不悅的劈頭蓋臉的問道!她在家里面,都要氣死了,葉小葉那個死妞泡了一碗方便面,弄得客廳都是香味兒,大小姐饞的不得了,好容易拉下臉面去和葉小葉要一袋,結果葉小葉冷冰冰的來了句:要吃自己買去!將程夢瑩氣得七竅生煙!


程夢瑩也實在是餓了,不然也不可能對一袋方便面感興趣!她也是從金貝貝的車上下來之後,才猛然想起來別墅里面沒有食物!昨晚為什麼會出門,而且睡在蕭辰的身上?還不是為了出去吃東西?

葉小葉不給也就罷了,她就在客廳里等蕭辰,等這蕭辰回來帶她去吃東西,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見蕭辰的影子,她想給蕭辰打個電話,可是卻發現,她根本沒有蕭辰的電話號碼,又不好意思打電話給程中銘詢問,大小姐只能在客廳里苦苦等待,都快成為望夫石了,蕭辰才緩緩出現.

蕭辰對于大小姐的態度有些納悶,沒事兒發什麼火?不過想想自己確實耽誤了不少時間,但是路遇襲擊的事情,又不好和程夢瑩說,蕭辰只好揚了揚手中的便利袋,說道:"我怕咱倆晚上又沒東西吃,于是買了一些餅干和方便面!"

"啊?你去買……吃的去了呀?"程夢瑩臉色一紅,頓時有些慚愧,原來蕭辰並不是無緣無故的回來這麼晚,而是想著自己,給自己買了吃的!不過,程大小姐雖然心里面這麼想,但是傲嬌的姓格,還是讓她裝作不在意的樣子道:"哦?是方便面啊,本小姐從來沒有吃過這種東西,不過既然沒有什麼吃的,本小姐就給你個面子,勉強吃一點兒吧!"

以前蕭辰還真沒有發現程夢瑩這麼傲嬌,現在接觸多了,覺得大小姐挺好玩兒的,差點兒沒忍住笑出來,不過蕭辰怕程夢瑩不好意思,于是裝作不知道的樣子說道:"那就多謝大小姐賞臉了!"

"你快去泡面吧,本小姐都餓了."程夢瑩坐在了沙發上,然後拿起遙控器打開了電視.

剛剛下樓准備去廚房熬藥的葉小葉正好看到了這麼一幕,不由得撇了撇嘴,不屑的說道:"命令別人的能耐."

"你說誰?"程夢瑩本來就對葉小葉有意見,那麼多袋方便面,就不能給自己一袋?現在蕭辰給她煮面了,她還跑來說風涼話,真是可惡!

"誰做了說誰."葉小葉不咸不淡的說道,說完,也不理睬程夢瑩,自顧自的進入了廚房.

程大小姐差點兒氣懵了,可是她又不可能反駁什麼,因為葉小葉說的很明白了,那就是誰做了說誰,程夢瑩要是反駁,豈不是承認葉小葉說她?那不等于是撿罵麼?

葉小葉,我記住了!程夢瑩在心中惡狠狠的記下了今天的事情.

蕭辰在廚房里面,用電水壺燒水,進了廚房之後,蕭辰才發現自己忘記購買電水壺了,還好廚房里有一個,不然蕭辰還得跑出去.

葉小葉走進廚房,看了一眼蕭辰燒水的水壺,說道:"那水壺是我的."

"啊?"蕭辰微微一愣,想到昨天葉小葉的霸道,沒准兒會收回這個電水壺,不由得苦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