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6章 傭人也不是誰都能當的
"好呀,我請你去吃自助餐,路邊面食店,饅頭花卷管夠!"蕭辰說道.

"噗……"唐糖聽到蕭辰前半句話,還挺高興,聽到後半句,直接笑噴了,面食店能吃多少錢?不過,她也不是挑剔的人,知道蕭辰攢點兒錢不容易,也不剝削他:"那一言為定!"

唐糖和蕭辰一起有說有笑的走進了教室,程夢瑩卻是皺了皺眉頭,難道蕭辰這麼晚才來,是去找唐糖了?想到蕭辰拿著自己給他的錢去找別人,程大小姐就一陣的不高興!

哼,什麼人呢,明天本小姐買個車子就讓你當司機,看你還去不去找唐糖!

大小姐的憤怒也是有原因的,以前你是蕭家大少,你追求沈靜萱,追求林可兒,那也就算了,但是現在,你都不是了,是本小姐的專屬傭人,你不討好我,圍著我轉,居然又去勾搭唐糖?

雖然唐糖現在的長相,很難讓人吃醋,但是大小姐見過以前的唐糖啊!

歸根結底,就是程大小姐的傲嬌病又發作了.

鄭小坤也看到了一起進門的蕭辰和唐糖,眼中閃過一絲錯愕,不過當他看到唐糖手中的油條和豆漿時,立刻露出了眼饞的表情來:"唐糖,有沒有我的份兒?"

"當然有,你和蕭辰都有!"唐糖將油條和豆漿放在桌上,道:"趁熱吃吧,也不枉我跑過來,只是,我怎麼干跑不減肥呢?"

"這樣也不錯啊,你要是變成了苗條的大美女,我都不敢吃你的東西了."蕭辰笑道.

這句話,聲音不大,但是卻也被不遠處的程夢瑩給聽到了,頓時氣得握了握拳頭,敢情你不理我,是因為我長得太漂亮了?可是不對呀,以前這小子還追求林可兒和沈靜萱來著!

對了,一定是哄騙唐糖,哼哼,本小姐一定要找機會戳穿你!

鄭小坤早上吃飯了,所以吃了半根油條一袋豆漿就吃不下了,倒是蕭辰,剩下的全都進了他的肚子,看得唐糖和鄭小坤目瞪口呆.

"哥們,你胃口這麼好啊?"鄭小坤驚愕的說道,一般人,早餐吃不了這麼多的,但是蕭辰簡直就是飯桶啊!

蕭辰也有些尷尬,以往他是吃不了這些的,但是自從開始修真以來,食量大增,不過這些都不能解釋,直能道:"是啊,昨天中午,吃了唐糖四五個饅頭都沒有吃飽,還吃了婁鎮明一頓大餐."

"牛人."鄭小坤不得不說個服字,太能吃了.

倒是唐糖,覺得蕭辰食量大沒什麼不好,在她看來,男孩子吃東西就應該狼吞虎咽,像岳少群那種,吃東西扭扭捏捏的,假正經,讓唐糖覺得十分虛偽.

看著在那邊狼吞虎咽的蕭辰,婁鎮明的眼中閃過一抹陰毒,吃吧吃吧,讓你得意一會兒,晚上,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剛剛,雷電鋒已經發來了短信,亡命徒通緝犯已經到位了,晚上就可以行動干掉蕭辰,這讓婁鎮明原本陰霾的心情,好了不少.

一上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讓蕭辰有些意外的是,婁鎮明真的沒有再找他的麻煩,好像昨天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一樣!蕭辰以前自己也是紈绔子弟,對于這些紈绔子弟的心思多少有些了解,昨天吃了那麼大的虧,要說算了,蕭辰實在是難以相信!

要是正人君子,那也就算了,但是婁鎮明明顯不是,甚至連偽君子都不是,所以蕭辰覺得,婁鎮明肯定不可能放棄,只是暫時的隱忍了起來.

但是婁鎮明不找蕭辰的麻煩,蕭辰自己自然也樂得清閑.

中午的時候,鄭小坤轉過頭來,看向了蕭辰:"聽唐糖說,中午你請客,帶我們去吃自助餐?"

唐糖就告訴鄭小坤蕭辰要請吃自助,卻沒有說吃什麼,所以鄭小坤倒是有些興奮,別看鄭小坤的家世不一般,但是說實話,鄭家以武治家,平時家教比較嚴格,鄭小坤吃的用的,都在武館,很少有零花錢,平時也吃不到什麼山珍海味,不然昨天看到蕭辰拿回來的那一袋子鮑魚也不能那麼興奮了.

"恩,一起去?"蕭辰笑問道.

"好啊,有便宜不占那是傻子."鄭小坤說著,就和蕭辰,唐糖一起走出了教室.

程夢瑩很難想象,蕭辰一個失勢的公子哥,是如何贏得唐糖和鄭小坤的青睞的?要說唐糖的境遇也差不多,但是鄭小坤卻不然,鄭家雖然如今隱忍了起來,但是還沒有傷筋動骨,鄭家的少爺昨天為蕭辰出頭,程夢瑩就很奇怪了.

"二位美少女,不知道婁某有沒有榮幸,和二位一起用餐?"婁鎮明這回學聰明了,也不說請客了,只是說有沒有榮幸一起用餐.

程夢瑩看著黏上來的婁鎮明有些無奈,頓時才發現,以前有蕭辰這麼一個名義上的未婚夫其實也是好事兒!當初曹宇亮雖然也或明或暗的表達過愛意,但是卻也不可能做的這麼明顯.

畢竟那時候蕭辰也不是好惹的,雖然他不在乎自己這個未婚妻,但是有人當著他的面追求自己,蕭辰肯定帶著陳勁鵬和祝英雄直接沖上去了,哪怕是曹宇亮,也不敢因為這種事情做的太過,畢竟世家子弟之間也有彼此的規矩.

沒主的名花,那是可以追求的,但是別人的未婚妻,你要是再明目張膽的追求,那不僅僅是對當事人的挑釁,而是對當事家族的挑釁了.

所以,也是在程家退婚之後,曹宇亮才開始大獻殷勤,只是沒想到,第二天程夢瑩就轉學了.

"夢瑩姐姐,咱們吃飯的時候,的確需要一個端茶倒水的傭人,既然小婁子說這是他的榮幸,要不就給他一個機會?"金貝貝笑嘻嘻的不懷好意的看著婁鎮明,對程夢瑩說道.

婁鎮明頓時渾身一個哆嗦,尼瑪,你個大奶妞兒怎麼這麼損呢?一起用餐是坐在一桌吃飯的意思,你居然給我安排到傭人的角色了?

不過,婁鎮明也不敢多說什麼,想想,能夠伺候程夢瑩吃飯也算可以了,別人想要伺候還伺候不上呢!

"算了,貝貝,咱們用不上傭人的."程夢瑩微微皺了皺眉,拒絕道:"婁鎮明,你先忙吧,我和貝貝有些私事要說,吃飯的時候,不好有別人在場."

"這樣啊……"婁鎮明聽到程夢瑩這麼說了,也只能作罷,和瘦猴一起出了教室.

"夢瑩表姐,你為什麼不讓婁鎮明當傭人哦?"金貝貝問道.

"看著他就沒有食欲,傭人也不是誰都能當的!"程夢瑩十分討厭婁鎮明這種人,蕭辰以前雖然也是紈绔,但是卻也不敲詐欺負新同學,但是婁鎮明這已經不是紈绔了,是黑惡勢力了.

不知不覺中,程夢瑩居然拿蕭辰和婁鎮明作對比起來,這個想法一出,程夢瑩自己都是一驚,不過想想,程夢瑩身邊這些紈绔子弟,算來算去,好像就蕭辰稍微正常一點兒?哼,死蕭辰,居然被趕出家族,現在本小姐沒有擋箭牌了!

"也對哦,只有蕭辰姐夫才能當傭人."金貝貝說道.

"貝貝,你不提蕭辰能死麼?"提起蕭辰,程夢瑩更加生氣:"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

當鄭小坤一臉愕然的坐在一家面食店里,指著面前的一盆饅頭,哭笑不得的說道:"蕭辰,你帶我們走了一公里,就吃這個?這是自助麼?"

"是啊,自己拿,隨便吃,吃多少,我都管夠."蕭辰點頭說道.

"天哪,我白期待了!"鄭小坤一臉的郁悶:"早知道如此,我還不如回家里吃盒飯呢!"

鄭家的武館,每天中午都提供盒飯,而鄭小坤雖然是鄭家的少爺,但是在武館里也沒有什麼特權,那些武師和弟子都吃盒飯,鄭小坤吃的也是盒飯.

"行了,別抱怨了,不是還有拉面麼?要不你吃拉面?"唐糖抓起一個饅頭,配著桌上免費的小咸菜吃了起來.

"看不起我!你們都吃,我可不搞特殊!"鄭小坤看唐糖都吃了,也抓起來一個饅頭吃了起來:"行了,就當昨天大餐吃多了,今天吃點兒清淡的."

一頓飯,三個人吃的都很飽,也不過才花了蕭辰十塊錢,外加還多買了幾個蔥油餅晚自習的時候吃!主食這東西,再吃能吃多少錢?

回去的路上,鄭小坤卻是突然說道:"對了,蕭辰,你小心點兒,婁鎮明這人,有些陰損,我怕馬鋼門的事兒,他不會這麼算了,雖然昨天他也保證了這事兒就這麼算了,但是我怕他秋後算賬!"

"恩,我知道,我也看出來了."蕭辰深以為是的點了點頭:"不過,他不出手,我也不能主動找他,只能被動的等著."

"說的也是,還真是難以理解,昨天晚上我和唐糖分析了半天,也沒有分析出來原因,只能說,婁鎮明想欺負新人了……"鄭小坤也想不通婁鎮明怎麼就看蕭辰不順眼呢?

"呵呵,算我倒黴吧."蕭辰無奈的聳了聳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