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5章 喝你的木瓜牛奶去
橫的怕不要命的,金老爺子就是不要命的,那家族側面打聽了一下金家這些年的事情,頓時偃旗息鼓了,不但和金老爺子賠禮道歉,說是誤會,還賠給了金貝貝一輛車子,只不過被金貝貝丟進車庫,她還是喜歡這輛甲殼蟲,她覺得,女孩子開甲殼蟲比較可愛.

雖然,她只是長得比較可愛,姓格一點兒也不可愛.

反正,那死去的公子哥也不過是個旁系,那古武家族沒有必要因為一個旁系而拼得你死我活,金老爺子是瘋子,他可不是,于是那家主反而責怪那旁系公子哥的父母教子不嚴,將他們負責的家族產業都收了回來.

于是,金貝貝小魔女的稱號被越傳越邪乎,婁鎮明可不認為自己家比那古武家族還要強大,婁家正是休養生息發展壯大的時候,要是惹上金家,那可就玩完兒了.

"那你剛才還要請夢瑩表姐吃飯,這麼說,你是在欺詐我們?"金貝貝卻是不高興的看著婁鎮明.

"這個……吃飯也用不上十萬塊啊,我的意思是說,十萬塊我沒有,但是吃早餐的錢還是有的."婁鎮明嚇了一跳,連忙解釋道.

"哦,那給我吧."金貝貝伸出了肉嘟嘟有些嬰兒肥的小手.

婁鎮明暗罵一聲晦氣,但是卻不得不掏出自己的飯卡來,遞給了金貝貝:"這里有七八千塊吧,吃早餐是肯定夠的……"

"好吧,知道了,我笑納了."金貝貝笑眯眯的將飯卡揣在了口袋里面:"你可以走了,不過,你還欠我九萬三."

金貝貝的前半句話,讓婁鎮明松了一口氣,可是後半句話,差點兒一個踉蹌坐在地上!有沒有這麼坑啊,僅僅是打個招呼,就莫名其妙的欠了九萬多的外債!

"噗嗤……"程夢瑩看著婁鎮明在金貝貝面前吃癟的模樣,頓時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過,婁鎮明聽到程夢瑩笑了,還以為自己已經成功博得美人笑了呢!那十萬塊,也花的只得了,過去就有烽火戲諸侯,目的就是為了博得美人一笑,而自己都不用放火,僅僅是花了十萬塊,那也是值得的!想到這里,婁鎮明平衡了不少.

他回到了座位上,也不再郁悶,而是第一時間撥通了他老子婁鎮明的電話.

"鎮明,在學校不好好讀書,打你媽個腿的電話?"婁斯文正在場子里面收賬,接起婁鎮明的電話,頓時有些不高興,他雖然叫婁斯文,但是說話辦事兒卻一點兒也不斯文,只是他改不了了,所以他十分希望婁鎮明可以出人頭地.

"那個……爸,我是想和您申請一筆泡妞經費啊!"婁鎮明昨天被蕭辰坑了二十多萬,今天被金貝貝坑了十萬,一下子讓他的經濟捉襟見肘,不得不向婁斯文求助.

"泡妞?你在學校里不好好讀書,泡你媽個腿啊!"婁斯文怒了,老子送你去學校,是讓你讀書的,你敢泡妞?

"那個……爸,您先別生氣,聽我說完……"婁鎮明頓時滿頭的冷汗:"爸,這次我泡的不是普通的小女生,而是高檔的……"

"曰你媽個腿,你泡什麼高檔的?趕緊給老子好好學習!"婁斯文怒道.


"爸,您別激動,這個女生,我是打算和她結婚的,她是程家的程夢瑩,就是和蕭家退婚的那個!"婁鎮明怕婁斯文掛電話,連忙解釋道.

"哦?"婁斯文雖然望子成龍,但是卻也不是傻子,不然也不能配合著婁老爺子將婁家做成世家了,當他聽說婁鎮明追求的女生是程夢瑩的時候,頓時來了興趣:"你有把握?"

"不能說百分之百吧,但是還是有五成把握的,因為我發現,程夢瑩似乎喜歡暴力傾向的男生,而且,她也和金貝貝這個霸道小妞兒在一起玩兒,想來是喜歡欺負人的,而欺負人,乃是咱們的強項啊!"婁鎮明分析的說道.

"那行,要多少錢!"婁斯文這一次倒是不干預了,要是婁鎮明真的能夠將程家的大小姐給追到手,那婁家和程家就是姻親了,不能說永遠得到程家的幫助,但是近幾年,最少婁家會更加順利.

"先給我一百萬吧?"婁鎮明試探的問道.

"好,我一會兒讓人打到你的卡里."婁斯文這回沒有猶豫,直接說道.

婁鎮明頓時有些後悔,見婁斯文都沒有卡殼就直接同意了他的要求,他開口要二百萬多好?

金貝貝並不是三年一班的,不過她就這麼坐在了程夢瑩的座位邊上,恐怕就算是學校領導看到了也不會說什麼,沈家可不願意因為這點兒芝麻小事兒而得罪金家.

倒是婁鎮明,有些不爽了,有這麼一個小魔女跟在程夢瑩身邊,簡直增加了自己的追求難度!要是不知道金貝貝的姓格,婁鎮明會很高興她的到來,有這麼一個大奶妞兒在程夢瑩身邊,要是有可能的話來個雙飛一定會很爽快,但是明顯這是不可能的,除非婁鎮明腦袋進水了,不然不可能有這麼荒謬的想法.

"蕭辰怎麼還沒來?"程大小姐看了看手表上的時間,這都半個小時了,蕭辰居然還沒有來:"這家伙坐出租車都會迷路?"

"夢瑩表姐,你關心姐夫?"金貝貝正在喝木瓜味的酸奶.

"喝你的木瓜奶吧,胸脯都快趕上足球了,還喝?"程夢瑩自然不會承認她擔心蕭辰,她只是怕蕭辰丟了而已.

"夢瑩表姐羨慕嫉妒恨."金貝貝卻是有意挺了挺胸:"不信你問問姐夫,是喜歡我這種還是夢瑩表姐這種貧乳?"

"誰是貧乳?我也不小,都有b杯罩了!"程夢瑩不甘示弱.

"才是b哦,我十歲就是c了."金貝貝說道.

"早晚你得用手托著出門."程夢瑩被打敗了,說實話,她的確有點兒羨慕嫉妒恨.

"沒事兒哦,反正你有傭人,讓他幫著托著就行了."金貝貝無所謂的說道:"對了,夢瑩表姐,你不會吃醋姐夫幫我托胸吧?"


"他死了都和我沒有關系!"程夢瑩說道:"不過貝貝,你懂不懂男女授受不親?你讓他幫忙?"

"我就是開個玩笑啦!"金貝貝還真是開玩笑,誰出門能用手托著胸?不過,她看看自己的尺寸,再看看手中的木瓜酸奶,還真怕有這麼一天,于是,直接將自己的木瓜酸奶和程夢瑩的原味酸奶調換了一下:"咱們換著喝."

程夢瑩倒是沒說什麼,反正她也不嫌棄金貝貝喝了一口,之前她其實就想買木瓜味酸奶來著,但是她又不好意思讓金貝貝覺得她是想豐胸,所以就買了原味的,所以現在的交換,正和她的心意.

這是蕭辰第一次坐公交車,車上的味道實在是不敢恭維,尤其是韭菜盒子還有肉包子味,各種食物的味道,不過一個美少女拿著的油條的味道倒是挺誘人,讓蕭辰可恥的……餓了……

不過蕭辰上車的位置是別墅區外面,自然不可能有這種早市一類賣早餐的地方,而那些名為"絕品粥鋪"之類,一看門面就很霸氣的地方,蕭辰壓根沒有進去的**,這吃一頓飯還不得好幾百啊?蕭辰可沒有錢.

下車的時候,蕭辰卻是猛然發現,唐糖正好從另外一個方向走過來,手中正提著一袋油條,好像還有白色的豆漿,讓蕭辰眼睛一亮,都快冒綠光了.

"唐糖!"蕭辰對唐糖招了招手.

唐糖一抬頭,看到蕭辰從公交車上下來,並沒有和程夢瑩一起來,頓時有些錯愕!從昨天放學他們一起走來看,蕭辰和程夢瑩應該是一起來上學才對,怎麼蕭辰自己坐車來的?

不過,唐糖倒是有些佩服蕭辰的適應能力,都能擠公交車了?但是想想昨天蕭辰狼吞虎咽吃饅頭的樣子,唐糖就知道,蕭辰的本質還是不錯的,至少沒有被紈绔少爺的習氣影響太多.

"還沒吃早餐吧?我給你帶了油條和豆漿,去教室里面吃吧."唐糖晃了晃手中的袋子,對蕭辰說道.

"謝謝!"蕭辰咧嘴一笑,他本來想忍一忍,中午再吃,沒想到唐糖卻帶早餐來了:"夠意思,讓你破費了!"

"小意思."唐糖無所謂的擺了擺手:"自產自銷,沒什麼成本,對了,你怎麼坐車來的?程夢瑩呢?"

蕭辰正想問問自產自銷是什麼意思,不過被唐糖一打岔倒是也沒有去問,而是道:"她和金貝貝開車來的,我就坐公交車了."

"她們開車?"唐糖聽後有些憤憤不平:"太欺負人了吧?就算你是她的傭人,也不用這麼對待吧?車子上也不差你一個人?"

"坐車或者打出租車,我選了打出租車,賺了一百塊車費,還是值得的."蕭辰笑著解釋道,大小姐的心地還是很善良的,雖然有點兒傲嬌,但是本質不壞,蕭辰就幫她解釋了一句.

"這還差不多,那以後你每天都要一百塊,這一個月,可不少賺呀!"唐糖聽後點了點頭:"這麼有錢,中午飯你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