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2章 動心了
(魚人節了,大家快投幾張推薦票支持下魚人吧!)

"你你你你……!!"程夢瑩氣得想踢蕭辰:"我不管,你是本小姐的傭人,你想辦法!"

"我也不是機器貓小叮當……"蕭辰有些無語:"要不,我們往外走走?"

"走吧!"程夢瑩也沒有辦法,不走總不能讓蕭辰背著自己吧?

于是,兩個人一起向別墅區外面走去,別墅區雖然有路燈,但是卻很昏暗,程夢瑩不想和蕭辰走的太近,但是卻又有些害怕,剛剛分開,又不自禁的向蕭辰靠攏……

程夢瑩的心跳,有些加速,今天,是她第一次在夜晚的時候和一個男生在一起散步,而且,這個男生還是自己的前未婚夫,要說程夢瑩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

他現在只是我跟班!跟班是什麼,就是我走到哪里,他跟到哪里,程夢瑩在心中安慰著自己.

只不過,走了一半,程大小姐就有點兒堅持不住了,中午的時候就沒有吃多少東西,光顧著看蕭辰和婁鎮明兩人之間發生的奇怪事情了,晚上又緊張又驚嚇的在體育館站了半天,饑寒交迫的回到別墅,程大小姐哪里受過這種罪?

她不是武者,走了大概兩公里的路,實在是走不動了,指著路邊的一個座椅說道:"不行了,累死了,本小姐要休息一會兒,蕭辰,你去給我擦一擦!"

"哦……"蕭辰苦笑了一下,隨手掏出了一包餐巾紙,簡單的將座椅擦了擦.

大小姐顯然是累得不輕,坐在椅子上,舒服的呻吟了一聲,就不想離開了,而蕭辰聽到大小姐慵懶的呻吟聲,下半身可恥的有了些反應,嚇得蕭辰趕緊坐在了大小姐的旁邊,不敢讓大小姐看出破綻來,這實在是有點兒丟人啊!

蕭辰雖然在一中里面看似欺男霸女,但是實質上還是小處男一枚!

一陣夜風吹來,將大小姐身上的好聞香氣吹到了蕭辰的臉上,蕭辰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心跳,微微有些加速……

蕭辰趕緊將心猿意馬的注意力放在了夜色上面,不敢再去注意大小姐.

別墅區的夜晚,是靜謐無聲的,大多數的別墅,燈光都已經黑了,只有遠處少數的幾個別墅,還亮著燈,看著眼前的一切,蕭辰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被趕出蕭家,到成為了修真者,再到成為大小姐的男傭,這一切的一切,好像十分的漫長,但是卻僅僅過了兩天而已.

原本以為,轉學到了新的學校,低調一點兒,慢慢修煉,排查幕後黑手,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是沒想到的是,剛剛轉學一天,就和婁家的子弟結了仇!

不過蕭辰也不怕事,以天老的話來說那就是,修真者還怕別人麼?都是別人怕修真者!

不知不覺,蕭辰忽然聽到自己的耳邊,傳來了均勻的鼾聲,轉過頭去,卻發現程大小姐居然睡著了!

大小姐就這麼躺在路邊的長椅上,睡著了.

程夢瑩精致的臉孔上,掛著兩個淺淺的酒窩,帶著一抹恬靜的笑容,讓蕭辰看的有些出神.


這是蕭辰,第一次近距離的和大小姐接觸,他猛然發現,大小姐真的很漂亮很可愛,以前的自己,目光都在林可兒和沈靜萱的身上,卻忽略了大小姐.

當然,那不過是蕭辰生存的策略,但是蕭辰這一刻,真的有一點點心動.

將身上的校服上衣脫了下來,蓋在了大小姐的身上,夜風很涼,蕭辰怕大小姐著涼,而他自己倒是無所謂,自從成為了煉氣期一層的修煉者,蕭辰發現,自己的體質明顯比以前好了許多……

其實,蕭辰想將大小姐給抱回去的,但是想到,她已經不再是自己的未婚妻了,男女授受不親,萬一大小姐明天醒了發飆怎麼辦?所以,蕭辰決定在這里陪著大小姐.

而蕭辰現在在哪里都是修煉,在長椅上,也是一樣的……

"小辰子,動心了?"天老猥瑣的聲音,在蕭辰的耳邊響了起來.

"動心了又如何?現在,人家已經不是我的未婚妻了……"蕭辰苦笑了一下說道.

"真沒志氣,你不要忘了你現在是什麼,是修真者啊,無比牛逼的修真者,你還在意這些?"天老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呵呵……"蕭辰笑了笑,沒有說什麼,直接在體內運轉起了奪天造化戰訣,修煉了起來.

……………………

松甯市第一人民醫院的肛腸科病房里.

馬鋼門趴在病床上,整個人的身體都在不停的顫抖,他的肛門差點兒讓蕭辰給踢爛了,剛剛縫了兩針,但是麻藥勁兒過去之後,隨之而來的是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鋼門,怎麼樣?沒事兒吧?"婁鎮明臉色陰沉對剛剛做完手術的馬鋼門問道.

"明哥,我沒……沒事兒!"馬鋼門臉色煞白的說道.

"明哥,這事兒可不能這麼算了啊,鋼門被打成了這樣,我們得替他報仇啊!"瘦猴咬牙切齒的說道.

"媽的,今天是我看走眼了!這小子不是武者,但是卻有些蠻力,今天要是換做我出手的話,就好了!"婁鎮明對自己的實力卻是很有信心:"只不過,現在我想要出手,恐怕也不太容易了,鄭小坤那小子,肯定會盯著咱們,至少短時間內,我們不能以這個借口去對付蕭辰!"

"那就這麼放過那小子了?"瘦猴心有不甘.

"放過?"婁鎮明陰測測的說道:"怎麼可能放過呢?我們不能動手,但是可以找人動手!別忘了我家是干什麼的,隨便找幾個小混混,還不整死他?"

"說的也是,不過,要是用婁家幫的人,會不會被鄭小坤發現啊?"瘦猴腦子比較好使,一下子就發現了其中的不妥之處.

"你說的有道理,這事兒要是被鄭小坤知道了,那家伙肯定沒完沒了!"婁鎮明點了點頭:"咱們是道上的人,也得守道上規矩,被他拿住把柄,臉面上過不去!這樣,我看看能不能雇幾個外地人來做!"


"恩,這樣最好,到時候就算出人命了,也可以推的一干二淨!"瘦猴贊同的說道.

婁鎮明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抹陰狠,瘦猴的話提醒了他,如果在此之前婁鎮明只是想教訓教訓蕭辰,那麼現在,婁鎮明已經想要殺了蕭辰了.

雖然今天的事情只有少數的人知道,但是只要看到蕭辰,婁鎮明就情不自禁的想起今天晚上在體育館的事情,只有蕭辰從他眼前消失,他才能夠咽下這口氣.

從小生活在**環境下,讓婁鎮明比其他的世家子弟身上多了一絲陰狠毒辣,殺人對他來說,不過是家常便飯,只不過在學校的時候,礙于學校的規矩,他並沒有將人打死過,最多是重傷,而這些,在雷電鋒巧妙的掩蓋之下,都沒有東窗事發.

沉吟了片刻,婁鎮明掏出了手機來,撥通了雷電鋒的電話.

"明少,體育場已經清理乾淨了,今天,又有哪個不長眼睛的進醫院了吧?"雷電鋒剛剛打掃了體育館,看到地上那一灘血跡,有些幸災樂禍的問道.

今天打得挺狠啊,出了這麼多的血,這人起碼得進醫院了!

"媽的,別提了,進醫院的,是馬鋼門!"婁鎮明語氣很不好的道:"今天,栽在了一個鄉巴佬的手里!"

"啊?"雷電鋒一愣,頓時有些錯愕,婁鎮明的實力,他是知道的,雖然不如他,但是也不弱,怎麼就能在一個鄉巴佬手中吃虧?不科學啊?不過,雷電鋒還是有些緊張的問道:"明少,你沒事兒吧?"

要是婁鎮明出了什麼問題,他雷電鋒也不好交代,他在這所學校存在的意義就是照顧婁鎮明!如果婁鎮明出了問題,他也離下崗回家不遠了.

"我沒事兒,我沒有動手,我要是動手了,躺在醫院的就是那個鄉巴佬了!"婁鎮明對于自己的身手是十分有信心的:"之前我就是大意了,以為一個鄉巴佬,馬鋼門足以搞定,就讓他們單挑,誰知道那鄉巴佬天生神力,根本沒有內勁,但是卻將馬鋼門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真是氣死我了!"

"原來如此……"雷電鋒聽後松了口氣:"明少,你說吧,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雷老師,我想弄死他!"婁鎮明惡狠狠的說道.

"弄死……"雷電鋒皺了皺眉,小心的道:"明少,這人怎麼說都是學校的學生,如今剛剛和您發生沖突就死了,萬一懷疑到你的身上……"

"當然不是我們的人出手."婁鎮明說道:"雷老師,你經常打地下黑拳,外省市的通緝犯,應該認識不少吧?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個道理你不是不知道……"

"好的,明少,我知道怎麼做了!"雷電鋒聽後,恍然大悟,還是婁鎮明聰明啊,外省通緝犯做的,那就扯不到自己和婁鎮明的身上了.

與此同時,在第一高中附近的一家酒吧包廂里,曹宇亮臉色陰沉的正在和陳勁鵬砰著杯.

"程夢瑩轉學,蕭辰給她當傭人?"陳勁鵬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消息是哪兒來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