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8章 大小姐也去觀戰
(覺得不錯就收藏一下吧!也方便以後養肥閱讀.)

"還是叫我程夢瑩或者程小姐,我們現在還不是很熟."程夢瑩表面上淡然的說道,心中卻是無比厭惡,又將蕭辰給恨上了!你個混蛋,第一天上學就給本小姐惹事兒,還得讓本小姐裝模作樣的應付婁鎮明給你想辦法,氣死本小姐了!

要不是看在你是因為程家才如此可憐的份兒上,本小姐才懶得管你死活!哼,你以為現在還是以前的蕭大少爺了?一上學就招惹了婁鎮明,讓他先打你一頓本小姐再求情,也算是給你個教訓了!

"行,那我就叫你程夢瑩吧!"婁鎮明還以為程夢瑩的意思是以後熟了就可以叫她夢瑩了呢,頓時十分的欣喜.

一下午的時間,很快過去了,該來的,始終會來.

在晚自習結束之後,婁鎮明再次的找上了蕭辰.

"蕭辰,這回你沒有話說了吧?現在沒有課了,放學了,可以跟我走一趟了吧?"因為有了程夢瑩的觀戰,所以婁鎮明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對蕭辰的語氣也沒有之前那麼沖了.

"走吧,去哪里?"蕭辰既然做出了決定,自然也就不和婁鎮明廢話,直接站起來了身來.

"去哪里說了你也不知道,你第一天來,跟著我走就是了!"婁鎮明自然不好說去體育館,教室里的人很多,要是別人知道了他去體育館,恐怕會有人疑心,他婁鎮明憑什麼能夠拿到體育館的鑰匙呢?

要知道,放學後除了那些體育社團有時候在體育館訓練之外,體育館都是鎖著的.

"不就是去體育館麼,還神神秘秘的,走吧,我認識!"鄭小坤卻是懶洋洋的站起身來,跟在了蕭辰的身後!

鄭小坤的舉動,讓蕭辰有些感動,不管是因為唐糖的原因還是中午那頓海鮮的原因,至少蕭辰記下了鄭小坤的這個人情!原本,蕭辰以為自己落魄了,只有祝英雄不離不棄的跟在自己的身邊,沒想到剛剛轉學到了二中,卻遇到了兩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唐糖和鄭小坤.

"鄭小坤?你跟著湊什麼熱鬧?"看到鄭小坤也站起身來,婁鎮明頓時皺了皺眉頭,道:"沒有你什麼事兒,一邊呆著去!"

"婁鎮明,不就是因為中午那頓飯麼?我也吃了!"鄭小坤說道:"你要是覺得花的多了,哪天我請客擺酒怎麼樣?"

"媽的,你請客?**算老幾啊?"婁鎮明頓時有些怒了,要是平時,他也就給鄭小坤一個面子了,雖然鄭家落魄了,但是鄭小坤怎麼說都是個武者,實力還比婁鎮明略高一點兒,所以在學校里,婁鎮明盡量的不和鄭小坤發生沖突,兔子急了還咬人呢,這要是被鄭小坤揍一頓也不值得.

但是今天,因為有程夢瑩觀戰,婁鎮明可是要在程夢瑩的面前表現一下的,要是這麼輕描淡寫的就算了,他上哪兒找這麼好的表現機會?

不踩人,怎麼能表現出男人的霸氣來?

"婁鎮明,你吃槍了?看來,你是連我鄭小坤的面子也不買了,我好心當個和事老,你既然不識好歹,那我就跟蕭辰一起去看看,你能玩出什麼花樣來!"鄭小坤冷冷的說道,他鄭家雖然現在式微,但是卻也任由別人拿捏的.

鄭小坤的話,頓時讓婁鎮明皺了皺眉頭!婁家雖然現在強勢,但是鄭家要是拼了命,那婁家也不好過!當初要不是鄭家的鄭道受傷,而鄭家想要保存實力而主動讓出了地盤和世家的位置,想要和婁家硬拼到底,那婁家最終雖然會獲勝,但是卻決計不會像現在這麼風光,別說世家的位置了,就是現在的**地盤也保不住,畢竟和鄭家拼個你死我活,婁家也會實力大損,哪里還能讓那些小幫派聽命于婁家幫?

不過,婁鎮明雖然生氣,也不好直接和鄭小坤翻臉,只能深吸了一口氣,在心中想著對策,看看一會兒怎麼能不讓鄭小坤出手.

婁鎮明在前面帶路,蕭辰和鄭小坤跟在後面,而最後面則是馬金剛和瘦猴,不遠處,跟著的人卻是程夢瑩和……唐糖!

唐糖雖然沒有直接跟著,但是因為不放心,則是遠遠的跟在後面,而程夢瑩名義上是去看婁鎮明教訓人的,自然也跟在了後面.

唐糖發現了程夢瑩,而程夢瑩也發現了唐糖,但是她們互相之間並不熟悉,唐糖因為和蕭辰成為了朋友,也就對程夢瑩這個退婚對象沒有什麼好感了.

很快的,一行人來到了學校東北角的體育館,此刻的體育館里面漆黑一片,馬鋼門拿出鑰匙,熟練的打開了門,將體育館的燈打了開來.

唐糖看到程夢瑩也走進了體育館,然後居然站在了婁鎮明的身邊,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怎麼看起來,程夢瑩和婁鎮明是一伙的呢?

難道,其實是程夢瑩找的婁鎮明教訓蕭辰?那她也太壞了吧?想到這里,唐糖將程夢瑩就給恨上了,真是最毒不過婦人心,那可是你以前的未婚夫啊!

不過,唐糖忘了,她也是女人,她同樣也恨著她的未婚夫岳少群,如果有機會,她也會毫不猶豫的揍岳少群一頓!

只是,在唐糖看來,岳少群是個一肚子壞水的偽君子,而蕭辰,則是真實的多.

"哐當"一聲,體育館的大門被關閉了,因為體育館的窗子十分的高,唐糖只能看到體育館里的燈光,卻是看不到體育館里的情景,她只能趴在體育館的門口偷聽,可是遺憾的是,什麼都聽不見!

其實,看著鄭小坤和唐糖都跟了過來,程大小姐有些驚訝,她實在是沒想打蕭辰的人緣會這麼好,讓唐家的大小姐和鄭家的大少爺都為他出頭.

只是,這兩個人的身份,如今也不比蕭辰強到哪里去,都是落魄之極.

"蕭辰,知道我為什麼叫你來這里麼?"婁鎮明看了程夢瑩一眼,然後開始裝逼了,他拿出一根牙簽來,叼在了口中,像是電影里面的黑老大一樣.

"行了,婁鎮明,別裝了,有能耐你抽根煙在嘴里,弄個牙簽裝個犢子啊!"蕭辰沒說話,鄭小坤先開口了:"我不都說了麼?你要講數,我來了,不就是中午那一頓鮑魚和龍蝦麼?我改天請回來!"

"你……"婁鎮明氣得夠嗆,他不是不想吸煙,但是他已經戒煙了,要知道,吸煙對于武者來說,是十分有害的,他為了修煉,所以才改成了用牙簽裝逼,而鄭小坤居然讓他吸煙,不是坑他呢麼?

"好!那就算中午的事情就這麼算了,那早上起來,他罵馬鋼門的事情,這事兒怎麼算?"婁鎮明深吸了一口氣,知道鄭小坤在胡攪蠻纏,但是他卻也毫無辦法,誰讓中午那頓飯鄭小坤也吃了呢?

"要不,你讓馬鋼門罵回來."鄭小坤擺明了就是來和稀泥的.

"媽的,罵回去?你要是把我殺了,我還能把你殺回去麼?說些沒有用的,再說了,他罵的是馬鋼門,也不是我,怎麼教訓他,也是馬鋼門說了算!"說完,婁鎮明看了一眼身邊的馬鋼門,對他使了一個眼色.

"這樣吧,蕭辰,我馬爺也不為難你,咱倆打一場吧,無論誰輸誰贏,今天的事情就這麼算了,怎麼樣?"馬鋼門說道:"輸贏的標准是,一個人將另一個人打的跪地求饒舔皮鞋,就算贏了,當然,為了防止你直接跪地求饒舔皮鞋,規定一下時間,必須過了十分鍾以後,才可以認輸!否則就算被打趴下了也只能受著,怎麼樣?"

"婁鎮明,你覺得這樣公平麼?"鄭小坤反問道:"要不,我上去和馬鋼門打一場?"

"滾蛋!鄭小坤,我已經很給你面子了!"婁鎮明冷哼了一聲說道:"有你什麼事兒?早上罵馬鋼門的人是蕭辰,不是你,不過,你要是跪在地上給老子磕三個響頭,然後再把老子皮鞋上的灰塵給舔乾淨,那老子就放過蕭辰怎麼樣?行不行?"

"你……"鄭小坤被婁鎮明氣得不輕,這是**裸的羞辱啊,雖然鄭小坤很擔憂蕭辰,但是,讓他跪下,那是決計不可能的,他這一跪,就代表了鄭家對婁家的妥協,從此以後,鄭家僅有的地盤,也都要讓出去了!

婁鎮明是好算計,要是鄭小坤今天跪了,他婁鎮明雖然沒能教訓蕭辰,沒能贏得程夢瑩的芳心,但是婁家得到的東西卻是太多太重要了,與之相比,他甯願暫緩自己的計劃.

"我什麼我?我已經很公平了,蕭辰招惹了馬鋼門,他和馬鋼門一對一的單挑,我沒有人多欺負人少,你還想怎麼樣?"婁鎮明說完轉頭看向了程夢瑩,問道:"程女神,你覺得我這麼做公平吧?"

"公……平."程夢瑩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說公平,不過,她已經決定了,一會兒蕭辰被打趴下了了,她會上前求情的.

"聽到沒有,鄭小坤,蕭辰,程夢瑩也是今天剛剛轉學過來的,不可能和我是一伙的,她都說公平了,那就是很公平了!"婁鎮明說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