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1章 馬頭沒有,就有馬尻
(嘩啦啦,今天推薦排名下降了好多,老魚好傷心..大家多投點票,讓老魚留點眼淚吧,不然就魚淚滿江了.另外首頁的活動,大家多投票吧,老魚已經哭了1天了...)

蕭辰微微皺了皺眉,他可以確定,自己沒有見到過這個人,莫非是認錯人了?

"蕭辰?蕭大少?"正當蕭辰疑惑的時候,身旁傳來了一個不是很確定的聲音.

蕭辰轉過頭來,和自己說話的人,正是胖妞唐糖,蕭辰有些訝然:"唐糖?你和我說話?你認識我?"

"不太確定……看你穿著校服,和資料上的不太一樣."唐糖這時候,倒是確定了蕭辰的身份:"你的事情,我聽說了,不過沒想到你會自殺……"

"自殺?"蕭辰有些奇怪的看著唐糖,這個胖妞好像很了解自己的樣子?她到底是什麼人?唐糖,這個名字好像在哪里聽說過,但是蕭大少卻是不記得了:"你是?"

"唐家的,那個被退婚的女孩兒,當時很轟動的,你應該聽說過吧?"唐糖自嘲了一下,坦誠的說道:"咱倆差不多,同是天涯淪落人!"

"噗……是你!"蕭辰一下子想起了唐糖是誰了!九世家中,唐家的美少女,雖然蕭辰沒有見過,但是卻是聽說過,據說,是和程大小姐一個級別的美女,也是九世家中,岳家大少岳少群的未婚妻!

只不過,唐糖在十六歲的時候,得了一場大病,病愈後,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胖乎乎的雖然不失可愛,但是和美女很難掛鉤了,于是,岳家果斷的要求退婚.

"呵呵,就是我,蕭大少,你看我,都長成這樣了,被人拋棄了,還挺快樂,你不還是蠻帥的麼?有什麼想不開的,居然要去跳崖?"唐糖其實昨天聽到蕭大少跳崖的消息之後,就想安慰他兩句了,在唐糖看來,這蕭辰和她一樣倒黴.

蕭辰聽後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道:"唐糖,我真沒自殺,那是謠言啊……"

"呵呵,我懂的."唐糖沖著蕭辰眨了眨眼睛,世家大少嘛,都愛面子,誰會承認自己自殺呢?不過現在看樣子,蕭大少是想開了,所以唐糖也就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對了,程夢瑩,不是你的未婚妻麼?怎麼和你一起轉學過來?而且,表面上,你們好像表現的不認識一樣?"

"我現在給程夢瑩當男傭,當個下人跟班什麼的……這種身份,不好往外說吧?"蕭辰當然不會說實話,畢竟他第一天認識唐糖,這胖妞雖然看起來挺實在挺善良,但是卻也太八卦了,萬一傳出去,自己會死的很慘.

"給程夢瑩當男傭?程家要羞辱你?"唐糖聽後皺了皺眉,不由得有些抱不平:"憑什麼呀?"

"各取所需罷了,轉學了,也算是個新的開始吧,至少在這里沒有幾個人認識我."蕭辰聳了聳肩說道.

"說得也是."唐糖點了點頭:"蕭大少,我是三年一班的班長,以後我罩著你,別讓程夢瑩欺負你!"

"哈哈,那就多謝了!"蕭大少笑了笑,沒想到剛來學校的第一天,就認識了唐糖這麼一個男人婆,不過,也正是因為唐糖此刻的長相,讓蕭大少沒有什麼顧忌,不然要真是個大美女,蕭大少恐怕就放不開了.

一節課,很快的就過去了,而王老師剛走,那個脖子上戴著金鏈子的馬鋼門就帶著一個長得跟大煙鬼一樣的瘦猴一起向蕭辰走了過去.

"小子,知道我為什麼找你麼?"馬鋼門像一座小山一樣站在了蕭辰的面前,一副很叼的樣子,口中叼著一根牙簽對蕭辰喝問道.

"不知道."蕭辰是真不知道:"你有事兒就說有屁就放!"

"我靠,你不知道,還這麼囂張?你很叼麼!"馬鋼門使勁兒的一拍桌子,將蕭辰的桌子給震得在地上晃動了幾下才停下來,馬鋼門卻是指著蕭辰道:"你小子知不知道,新來的,要來我馬爺這里拜碼頭?"

"拜你?"蕭辰有些好笑的看了看馬鋼門,從馬鋼門剛才那拍桌子的一下子蕭辰就可以看出,這馬鋼門不過是比正常人力氣大一些而已,並不是武者.

"不錯!"馬鋼門傲然說道.

"馬頭我沒看到,不過馬尻就有一個."蕭辰看著馬鋼門淡淡的說道.

"馬尻?馬尻是誰?"馬鋼門一愣,有些莫名其妙.

"鋼門哥,那個……馬尻是就是馬屁股的意思,這小子罵你……"那大煙鬼瘦猴看起來還有點兒文化,知道"尻"的意思.

"我草,小兔崽子你敢罵我?"馬鋼門回過神來,就要去抓蕭辰的頭發:"告訴你,馬爺我叫馬鋼門,不叫馬尻!"

蕭辰卻是不動聲色的躲了過去,以蕭辰現在煉氣期一層的實力等級,想要躲過馬鋼門這個普通人的攻擊易如反掌.

"哦,馬肛門啊,那不就是馬屁眼兒麼?還不如馬尻呢!"蕭辰聽後,不咸不淡的諷刺道.

"草你媽,小兔崽子找死!"馬鋼門最痛恨的就是有人拿他的名字說事兒了,鋼門的意思是很堅硬的門,預示著他馬鋼門像防盜門一樣守護在婁鎮明的身前,可是,蕭辰這小子居然說他是馬屁眼兒?

"馬鋼門,你要干什麼?"唐糖出去上了趟洗手間,回來的時候就看到馬鋼門在這里對蕭辰大呼小叫,頓時有點兒急了,在她看來,蕭辰雖然不是蕭家大少爺了,但是脾氣還是在的,馬鋼門這個態度,還不打起來啊?到時候蕭辰肯定吃虧,誰不知道蕭家大少是個不能修煉內勁的廢柴呢?

"唐糖,你最好少管明哥的閑事!"馬鋼門看到唐糖走過來,臉色微微一變,他對于唐糖還是有些忌憚的,畢竟唐糖是班長,又是唐家的人,雖然現在唐糖在唐家基本沒有什麼地位了,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誰知道岳家以後會不會又回心轉意娶了唐糖?

要知道,岳少群所在的岳家,也是十分強大的存在.

"那就看你自己了,馬鋼門,你要記住,這是教室里面!"唐糖冷著臉說道.

"好,給你個面子,今天我不動這小子,不過小子,你給我聽好了,明天一早,給我拿來一萬塊的保護費,不然的話,嘿嘿……"馬鋼門看著蕭辰,陰測測的說道.

"沒有."蕭辰卻是很不給面子的直接說道.

馬鋼門一愕,原本在他看來,蕭辰應該是害怕或者求饒,就算不是如此,總得問問為什麼要交一萬塊的保護費吧?但是蕭辰直接一句沒有,是不把他馬鋼門放在眼里啊!

"你……你很好!你給我等著!"馬鋼門聽見上課鈴聲響起,而唐糖又在一旁,他不好在教室里面動手,不過在他的心里,已經給蕭辰判了死刑,今天要不把這小子打成變形金剛,他就不是馬鋼門!

放完狠話,馬鋼門就帶著瘦猴回去了,而這一幕,被不遠處的婁鎮明看的一清二楚,婁鎮明氣得牙癢癢,在他看來,一個轉校生居然這麼囂張?是不是在山區里呆慣了,出來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明哥,對不起,我辦事不利……"馬鋼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苦著臉對婁鎮明說道.

"不怪你,那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又有唐糖幫他……"婁鎮明搖了搖頭,十分不爽的道:"只是,想要和程夢瑩拉近關系的計劃暫時不行了……"

"明哥,那咱們接下來……"馬鋼門連忙問道.

"一會兒中午午休的時候,趁著唐糖不在,咱們把這小子教訓一頓,最好當著程夢瑩的面,讓她知道害怕就行了!"婁鎮明雖然是世家子弟,但是婁家起步比較晚,和各個世家子弟也不熟悉,在松甯二中的世家子弟婁鎮明還了解,但是像蕭辰和程夢瑩這樣轉學過來的,他就完全不知道了.

"行!"馬鋼門點了點頭,道:"到時候,咱們去男廁所整他,看唐糖還能不能進去!"

去男廁所打人,這也是馬鋼門慣用的手段,畢竟唐糖這個班長經常多管閑事,為了躲著她,馬鋼門就帶人去男廁所,這樣唐糖也只能干瞪眼了.

"靠!"婁鎮明瞪了馬鋼門一眼,道:"你傻吧?去男廁所了,程夢瑩也進不去,還怎麼震懾她?"

"呃……說的也是!明哥英明!"馬鋼門一愣,道:"我是被那鄉巴佬給氣懵了,今天中午,老子一定讓他知道馬爺的厲害!"

程夢瑩自然也看到馬鋼門要去教訓蕭辰的那一幕,不知道為什麼,有人去教訓蕭辰,按理說是給自己出氣的,但是程夢瑩就是有點兒不舒服.

但是,唐糖給蕭辰出頭的時候,程夢瑩還是有些不舒服,連程大小姐自己也不明白自己這是什麼心態.

"蕭辰,馬鋼門這個人倒是不足為懼,但是他的身後,是婁家的婁鎮明大少!"唐糖等馬鋼門走了之後,壓低聲音對蕭辰說道:"當然,如果換做以前的蕭大少你,是不用怕他的,但是現在,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呀!"

不得不說,唐糖是個很好心的八卦小女生,蕭辰聽了她話後有些哭笑不得,不過想來是自己以前名聲赫赫,不肯吃虧,所以唐糖才會勸說自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