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7章 大小姐的關心
(求幾張推薦票和收藏,打賞,新書開張需要大家的支持!謝謝大家!)

不過蕭辰並沒有和他打招呼的想法,現在蕭辰想的是,盡快的回到宿舍,然後按照天老印在他腦海中的心法口訣進行修煉!實力,這是蕭辰從小到大,無時無刻不渴望擁有的,如今近在眼前,他怎麼可能不著急呢?

只是,蕭辰沒想和陳勁鵬說話,但是陳勁鵬看到蕭辰,卻是駭然的瞪大了眼睛,像是看見了鬼一樣,指著蕭辰:"你……你……你不是死了麼?"

蕭辰心中一凜,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的看著陳勁鵬,怒道:"陳勁鵬,你腦子有毛病吧?你才死了呢!"

蕭辰被推下懸崖的事情,只有蕭辰自己和那個在背後下黑手的人知道,難道這個人是陳勁鵬?不過,陳勁鵬的內勁貌似沒有這個高的實力水平吧?

難道陳勁鵬也隱藏了實力?蕭辰也不笨,從自己的父親失蹤到自己被趕出蕭家,然後被退婚,被人謀殺推下懸崖,這一切的一切,好像有一個無形的黑手在背後推動著,如果說這麼多事情都是巧合,那也太過于巧合了!

不過要弄清楚這一切,找出幕後究竟是誰要害自己,蕭辰就必須擁有實力,在擁有實力之前,就必須繼續保持他之前的形象,囂張,易怒,但是卻不能過火.

"咦?"陳勁鵬倒是也沒有在意蕭辰罵他,心中依然無比震驚!蕭辰跳崖自盡的傳聞已經在學校里面蔓延開來,傳得有鼻子有眼的,所以陳勁鵬看到蕭辰出現在自己的眼前,著實是嚇了一跳的,不過卻定蕭辰是人不是鬼之後,陳勁鵬才冷笑道:"沒死算你好運……"

正在這個時候,曹宇亮向這邊走了過來,看到蕭辰,眼中也是微微閃過一抹詫異之色:"蕭辰,之前有個出租車司機說,你去松龍山懸崖口跳崖自盡了,看來傳言是假的了!"

"亮哥!"陳勁鵬現在已經跟了新的老大,轉投到了蕭辰曾經對手的手下:"蕭大少剛才還和我裝逼呢,罵我腦子有病,亮哥,要不咱們削他一頓?"

"算了,現在放學人多."曹宇亮擺了擺手,當然,他不是因為現在放學人多,而是曹宇亮看到了程夢瑩程大小姐正向這邊走來.

"夢瑩!"曹宇亮現在心中很有優越感,程夢瑩和蕭辰解除了婚約,他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追求程夢瑩了.

程夢瑩卻是沒有理會曹宇亮,她看到蕭辰站在這里,于是就走了過來,說實話,程夢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心態,關心蕭辰?

以前蕭辰當著她的面追求林可兒和沈靜萱的時候,程夢瑩恨不得掐死他,好歹自己是你的未婚妻,你有沒有給我留過面子?但是蕭辰落魄了,聽說他跳崖自盡,程夢瑩又有些擔心和怒其不爭.

恩……自己不是關心他,好歹他以前是自己的未婚夫,他要是出了事情,恐怕自己也有責任,誰讓程家要退婚呢?程夢瑩在心中給出了答案.

但是面上,卻是很冷淡的看了蕭辰一眼:"還以為你真的自殺了,沒死就好,省得別人以為,是程家逼死了你!"

說完,程夢瑩也沒有停留,就快步的轉身離開了,而曹宇亮,還以為程夢瑩是鄙夷蕭辰呢,也快步的跟了上去,討好起來:"是啊,夢瑩,那蕭辰要是死了,對你的名聲也有影響,要死起碼等一等再死吧,他死的也太著急了……"

程夢瑩卻是連看都沒有看曹宇亮一眼,徑直向學校門口的一輛房車走去,這是每天負責接送她的車子.

"蕭辰,這錢你拿著吧,省著點兒花."開口說話的,卻是沈靜萱,她將一個信封給了蕭辰,然後為他微微一笑,就轉身離開了.

曹宇亮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程夢瑩的身上,自然沒有關注這些,而陳勁鵬,雖然心里面也喜歡沈靜萱,那是那是他大哥的追求對象,作為家族的庶出子弟,陳勁鵬只能忍了,不然他也不可能淪落到給蕭辰和曹宇亮當小弟的地步.

蕭辰拿著還帶有沈靜萱體溫的信封,微微一愕,不過他卻是並不會認為沈靜萱是喜歡他,沈靜萱可以說是這些貴族子弟的大眾情人,因為她對誰都是那麼的和善,平時還經常參加一些公益慈善活動,所以給蕭辰一筆錢,根本算不得什麼.

而且這件事情,要說程夢瑩沒有程夢瑩的授意,蕭辰都不相信!當時自己沒有錢付面錢的事情,也只有程夢瑩知道.曹宇亮是斷然不可能讓沈靜萱給自己錢的.

"呵……"蕭辰將錢收了起來,雖然不多,但是也足夠他用一段時間了,最起碼的溫飽問題算是解決了!看起來,自己這個前未婚妻的心地也挺善良,只是平日里的冷漠將她的善良掩蓋了.

尤其是和沈靜萱在一起,也就凸顯不出程夢瑩什麼了,不過現在想想,如果不是如此,她們也不可能成為那麼好的閨蜜了……

雖然拿到了一筆錢,但是蕭辰卻沒有多開心,本來以為推自己的人是陳勁鵬,但是聽曹宇亮的意思,全校都知道了這件事情,還是那個出租車司機說的?

到底是誰想害自己呢?在蕭辰看來,出租車司機這個人,八成是個借口,恐怕傳言的源頭,正來自于推自己下懸崖的那個人,或者,這個出租車司機就是他安排的,不然為什麼會無巧不巧的主動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還載著自己去松龍山懸崖口呢?

當然,也有可能是巧合,但是推自己下懸崖的人,卻一定是傳言的發布者,只是,校園里面的傳言,要想找到源頭實在是太難了.

只能一步一步來,先提升實力,然後慢慢摸出幕後黑手,當然讓蕭辰最疑惑的是,自己都已經如此落魄了,而且從平時的表現看,完全是個沒有任何生存能力的紈绔子弟,這個人為什麼還要斬草除根呢?殺了自己,對他有什麼好處呢?

蕭辰一路走回了自己的宿舍,對于路上其他人的指指點點,蕭辰已經視若無睹了,這些人恐怕都是來看自己死而複生的,這傳言的速度,還真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