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對面相逢不識君
漆黑深夜,雷聲轟轟,閃電在天上蜿蜒扭動著,肆虐著夜幕,震懾著大地.

電閃雷鳴中,磅礴大雨落下,像是天河傾瀉了,雨珠串成線,一條條從虛空垂落下來.

暴雨雷霆中,謝靜璿如一縷白色幽靈,腳尖輕點一下濕漉漉的地面,身子便如柳葉般輕盈飛起,半空掠動數十米後,才會再一次落地,又一次飛起.

惡劣的天氣,又是深夜,器具城各大城區都人影寥寥,各條街道上幾乎都不見行人.

就連器具宗外宗一些負責巡邏的武者,在這暴雨下也都偷懶松懈下來,縮在各個據點躲避著暴雨.

也是如此,幽靈般在街上掠動的謝靜璿,並沒有引起注意.

她不時抬頭看著天上劈射的雷霆閃電,一邊辨別方向,一邊悄然朝著秦烈的位置接近.

"看雷電落下的架勢,和他當時在石林山谷內對付噬魂獸有些相似,但他已經消失了快一年了,按道理應該不會在器具城出現……"

謝靜璿清冷的眼眸中,流露出疑惑之色,也覺得她的懷疑有點沒來由.

森羅殿要護送一批珍貴靈材前來器具城,要將那批靈材交給器具宗,因為數額較大,為了防止中途出現意外,加上她本身也有事情來器具城,所以她主動攬下任務,負責這次靈材的護送.

從秦烈和李牧離開冰岩城算起,如今快有一年過去了,這一年時間,謝靜璿利用森羅殿的情報網也在搜尋秦烈和李牧的蹤跡,可惜到現在還是一無所獲.

森羅殿的元天涯,也不斷安排人打聽李牧的來曆和消息,但也是沒有一點進展.

秦烈和李牧兩人,仿佛憑空消失了,找不到一絲蛛絲馬跡.

她昨天剛到器具城,准備歇息一下,過兩天親自前往器具宗內宗,今夜正向麾下戰將吩咐別的事情,猛地看到城內一處雷電異常,就起了心思,孤身一人前來查探.

"會不會是他?"謝靜璿皺著眉頭.

……

"劈哩啪啦!"

院子內,一道道閃電劈射下來,如刺目的閃電鞭子,狠狠地抽打在秦烈身上.

秦烈全身光電耀目,如成了眩目的寶石明珠般,在漆黑的夜晚,他如日月般燦爛.

端坐在石地上,他神色肅然,集中所有精神意識運轉天雷殛,將在他體內沖擊的雷霆閃電之力,一一彙入靈海.

靈海中,一個璀璨奪目的雷電光團,如被蒼天之手攥著搓揉夯實,變得越來越牢固.

雷電元府!

秦烈以心神觀看著靈海內的變動,將四肢百骸內的雷霆能量抽取出來,如蠶絲般一遍遍纏繞在雷電光團上.

"轟隆隆!"

雷霆暴烈之音,突地從雷電光團內部轟鳴出來,秦烈神情猛地一震,瞬間睜開了眼睛.

"成功了!"秦烈眼睛亮的刺目,在他的眼瞳中,有條條細小閃電疾射.

傾盆大雨落下,他全身濕透,臉上卻都是驚喜,他一邊感受著元府的形成,一邊興奮看著夜幕.

看著夜幕中的道道閃電!

他運轉天雷殛,身如磁石,引動更多閃電劈射,以肉身來容納雷霆閃電之力.

不知道過了多久,雷霆閃電漸漸消隱在九天云霄,雨勢卻更加可怕,如要淹沒天地一般啪啪落下.

"嗯?"

就在他收手准備回屋換衣的時候,在此時變得靈敏的感知力,忽然覺察到一股強悍的生命波動接近.

臉色微變,他立即變幻靈訣,以寒冰訣來聚集力量.

只是一瞬間,他氣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整個人都如同徹底改變了.

先前運轉天雷殛的時候,他是一種剛烈狂暴的氣勢,和雷霆閃電一般,像是隨時都能爆炸開來,要以無比的瘋狂來轟殺所有敵人.

但現在,當他運轉寒冰訣的時候,他像是變成了一塊厚厚的寒冰.

冰冷,陰寒,冷酷的氣息,從他身上釋放出來,讓院子內的雨水迅速結凍.

就連從天墜落的雨滴,也在快要落到他頭頂之前,凝成小小的冰晶,打在他的身上時,傳來"啪啪"的脆響.

--他身體表面也凝成了一層薄薄的冰晶.

氣質驟然一變的他,站在院子中,眼神冷冽沒有一絲情感,冷冷看向前方一個屋頂.

他瞳孔驟然一縮!

"謝靜璿!"他在心中驚叫起來.

前方屋頂,淋淋大雨中,謝靜璿身上蒙著一層亮銀色光暈,她一襲白衣傲然站著,清冷的眸子,就這麼凝視過來,落到了秦烈的身上.

隔了快一年時間,兩人在這個雨夜,在器具城再次見面.

秦烈心境迅速平複下來,他沉默著,也不開口講話,保持著寒冰意境在身,冷眼和她對視.

"不對,身上的氣息截然不同,面貌也不一樣……"

謝靜璿看了一會兒,發現下方的青年和她所知的秦烈並不同,那種冰寒徹骨的冷意,和以前秦烈的氣息幾乎截然相反.

兩人都沉默著,對視了一會兒,謝靜璿忽然點了點頭,化為一道白色光影離去.

秦烈不敢松懈,還是暗運寒冰訣,過了許久,等他確定謝靜璿肯定走遠了,他才回了屋內換衣服.

"她有沒有認出我?"秦烈不確定.

"氣息不同,長相也不同,分明不是一個人."謝靜璿在雨夜的街道上飛掠著,眼中浮現一絲疑惑,"可為什麼感覺像是一個人?奇怪……"

半個時辰後,她回到原先的府邸.

梁忠和十來名森羅殿的戰將,這時候都回到屋內避雨,見她回來後,一行人神情都很迷惑,不知道在這麼大的雨夜,謝靜璿剛剛究竟去了何處.

"今天就這樣了,大家都好好歇息,明天雨要是停了,就把器具宗要的那一批靈材送過去."謝靜璿心境不平,也就不打算繼續多說下去,一過來就要結束談話.

她麾下的那些森羅殿戰將躬身退下.

只有梁忠還留在屋內,道:"小姐,為什麼突然離開了?從那些密集的閃電位置,可看出什麼蹊蹺?"

"不是他."謝靜璿知道梁忠想問什麼,"和他差不多年齡的一個青年,修煉的是一種極寒之力,並非雷霆靈訣.那些密集的閃電,或許只是自然扭結而成,和那人應該沒什麼關系."

梁忠也覺得不可能,點了點頭,說道:"秦烈已經消失了快一年,我們和元天涯都在打聽他的消息,至今都沒有任何進展,的確不太可能出現在器具城."

謝靜璿手上空間戒一亮,一塊增強型聚靈牌從她玉手掌心閃現,她兩指捏著這塊增幅聚靈牌,說道:"明天我們去一趟焰火山,找內宗的煉器大師問問看,看他們認不認得內部的靈陣圖."

"盧大師看過後,說內部的兩個靈陣圖只是基礎的聚靈陣圖和增幅靈陣圖,但複雜程度遠遠超過他對這兩種靈陣圖的認識.他很震驚,可他不能從中看不出什麼,也就沒辦法確定煉制者的身份來曆."

梁忠回想起森羅殿盧大師當時的表情,也是暗暗驚異,"器具宗的那些煉器師,要比盧大師厲害太多,眼光和見識也肯定更加高超,說不定就能從那兩個靈陣圖內,看出煉制者的身份來."

"希望如此."謝靜璿淡淡道.

"還有那個梁少揚."梁忠臉色陰沉下來,"查了那麼久,才查到五年前的那件事,是由他一手主導!五年前他才十五歲,竟然就能那麼陰狠,讓我們損失的那麼慘重!"

"我親自前來器具宗,一是為了護送靈材,一是為了讓內宗煉器大師來辨別一下這聚靈牌,但最主要的還是來殺這梁少揚!"謝靜璿冷然道.

"影樓的三大影衛--灰影,黑影和血影,除了血影寸步不離影樓樓主,那灰影和黑影應該都在器具城,都在暗中保護梁少揚,聽候他的吩咐和差遣."梁忠皺著眉頭,"要對付灰影和黑影就已經很麻煩了,要殺梁少揚,還必須考慮器具宗的反應.他現在可不是外宗弟子,而是器具宗的新一代天才,深受宗主和三大供奉器重,被視為和唐思琪一樣的宗主接替人……"

梁忠歎了一聲,"要是讓器具宗知道我們殺了梁少揚,不但你我要承受血矛無休止的追殺,森羅殿可能都要面臨器具宗的血腥報複.小姐,還請再慎重考慮一下吧."

"自然不能讓器具宗查到是我們做的."聽梁忠提起血矛,謝靜璿也是臉色微變,顯然也對器具宗的血矛極為忌憚.

"如果不能確保萬無一失,最好就不要輕舉妄動,不然,讓消息走漏會非常麻煩."梁忠又勸,像是不太贊同此事.

"我心中有數!"謝靜璿冷聲道.

梁忠暗歎,見她心意已決,也就沒有繼續多言,點了點頭,就躬身退了出去.

第二天,雨過天晴,萬里無云.

一大早,秦烈就返回器具宗,他來到宗門口的時候,神情微震,一眼看到梁忠正吩咐森羅殿的那些戰將,把一個個大箱子運到外宗里面.

童濟華在門口微笑著,和梁忠有一搭沒一搭的講著話,看起來似乎挺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