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魔珠的蹤跡
林銘在混元殿之中一口氣呆了三年時間,這是龍尊最初完全沒有想到的,事實上,混元天尊留下的考驗,本意就是讓武者在承受鴻蒙之氣的重壓之下,修煉混元武意,感悟鴻蒙天道,開啟混元之門。

而修煉速度,要看武者本身的悟xing。

原本黑龍和兩個老者都認為,能承受下混元天尊的考驗,可能只要兩年的時間,便差不多能開啟混元之門了,而現在,林銘卻已經用去了三年。

會耽誤這麼長時間,是因為林銘煉化鴻蒙之氣。

他用了一年零三個月,吸收了三十縷鴻蒙之氣。

現在林銘身處混元鍾之內,已經漸入佳境,他完全不覺得鴻蒙之氣的重壓壓在自己身上是一種苦了,反而因為體內注入鴻蒙之氣,他感覺全身有用不完的力量。

終于,林銘吸收的鴻蒙之氣達到了身體的極限。在林銘的調息之下,體內的三十縷鴻蒙之氣彙成一股洪流,再次沖擊他jīng神之海中的生死玄關!

早已經貫通的生死玄關,被這股洪流沖擊,變得更加開闊。

林銘身體猛然一震,全身骨節爆響,一股難以形容的強大力量從他體內爆發出來,如同一條真龍在複蘇。

這股力量肆意的沖出,沖在混元鍾上,只聽“鐺——”的一聲長鳴,混元鍾被敲響了!

悠揚的鍾聲,回蕩在混元殿之間,混元殿所在的du li世界,根本不能阻擋這鍾聲的傳遞,它一直傳到了萬古魔坑,如同從虛無遠古傳來的悠悠大道之音,劃破神虛,響徹霄漢。

這一刻,甚至連萬古魔坑之外,聖魔大陸的諸多武者們,都聽到了這回蕩在天地間的鍾聲。

血殺原的十二通天塔。所有塔主,曆練天才,同時聽到這聲音。

這突然響起的鍾聲,振聾發聵,秉承天道意志,讓人靈魂戰栗!

“是原主?”因為極星塔塔主的通知,十二通天塔的塔主早已經知道血殺原原主林銘歸來的消息。

“原主在做什麼?”

“鍾聲來自于地下,好像是萬古魔坑!”

“萬古魔坑?難道原主進入萬古魔坑!?”

對聖魔大陸的武者來說,萬古魔坑就是一個絕對的生命禁區,當年聖魔大陸第一人。進入萬古魔坑。也是有去無回。

更何況。現在還是萬古魔坑的噴發期!

血殺原的諸多塔主,都是覺得心神震撼,誠惶誠恐。

而在血殺原之外,人們聽到血殺原中傳來的悠揚鍾聲。完全不明所以,方圓百萬里,千萬里的區域,一起聽到這鍾聲,這已經不是人力能及的手段了!

“這到底是什麼聲音?”

“難道會是傳說中的神域傳來的聲音?”

在這聲音的洗禮之下,所有人靈魂懾服,心生敬畏,一些凡人,以為是神明降臨而頂禮膜拜。

也只有飛云神國的衛將軍。心中隱隱的產生了一些聯想,數年前,他們送一個神秘的青年進入了血殺原,那個青年,以一己之力。瞬間擊潰十幾個神海後期高手組成的大陣,而那些神海後期高手,每一個都有輕松擊敗他們飛云國神皇的能力。

這鍾聲,多半與那青年有關了!

鍾聲足足回響了一刻鍾才漸漸散去。

林銘站在混元殿之中,在他面前,混元之門突然猛地震顫了起來。

“隆隆隆——”

混元之門震動的越來越劇烈,大量的塵土、灰塵被震落,這道門終于完全開啟了!

在混元之門開啟的那一刹那,一股難以形容的鴻蒙大道氣息撲面而來,洗禮著林銘的身體。

在這股大道氣息的洗禮之下,林銘只感覺如醍醐灌頂,他全身的力量都因此而凝聚起來,瘋狂的拓展著他的體內世界。

那一刻,林銘只感覺自己的身體仿佛破繭成蝶,發生著不可思議的變化。

他知道,如果真的能徹底完成這種變化,就是他從神海向神變蛻變的過程。

神變境的關鍵,就在一個變字。無論是靈軀還是體內世界,都會在邁入這一個境界的時候,徹底蛻變。

然而現在,林銘的積累終究還差了一些,他只是半只腳邁入了神變期,還差最後的半步。

他定下心神,看向混元門。

在混元門內封印了一個方圓十丈的du li空間,古老的石殿,全部由亙古神石鋪成。

在這大殿正中,有一尊王座。

王座之上,端坐著一副人的骸骨!

這副骸骨骨架寬大,它生前必然是身高偉岸之人,骸骨晶瑩剔透,表面銘刻了無數的道紋。

很多武者的骨肉之中,也有道紋,但是比起眼前這副骸骨之中的道紋,簡直粗糙不堪。

這具骸骨,散發著浩瀚如汪洋一般的氣息,剛才林銘打開混元之門一瞬間的迎接的鴻蒙氣息的洗禮,就是從這骸骨身上發出的。

站在這骸骨面前,自己的全身氣血之力都隱隱的與之共鳴,內髒震動,血液沸騰,似乎要從體內噴薄而出一般。

“是混元天尊的尸骨?”

光是尸骨就有如此龐大的氣息,而且能夠牽動林銘體內的氣血之力,大概只有混元天尊能夠具有了。

然而轉念一想,林銘卻又覺得不可思議。

混元天尊的血肉呢?

為何只見骸骨,不見血肉?

若是一般聚元體系的大能,死後肉身腐朽,只剩骸骨,林銘不覺得奇怪,可是混元天尊,早已開啟道宮九星,肉身淬煉到不可思議的程度!

想當年,混元天尊的帝心離體,依舊能跳動十萬年不息。

不是十萬年不腐爛,而是保持浩瀚如海洋一般的氣血之力,跳動整整十萬年,何等可怕!

在林銘的印象中,混元天尊就算戰死,他也應該尸骨不朽!

直到數億年之後,混元天尊體內的力量完全流逝乾淨,他的肉身才可能腐朽,骨骼才可能碎裂。

“這真是混元天尊的遺骨?”

林銘站在王座之前,感受著骸骨上傳來的威壓,又看了混元天尊骨骼上的道紋。

確實只有天尊,才能在骨骼上紋刻如此繁雜的道紋。

而這股浩瀚如汪洋的氣息,同時蘊含鴻蒙天道之力,也讓林銘覺得,除開混元天尊之外,沒有第二人選。

重重疑團湧上林銘心頭。

難道,混元天尊沒死?這其中另有玄機?

又或者,當年混元天尊的敵人實在太過強大,一道詛咒神術,讓混元天尊的肉身都因為詛咒而腐朽了?

林銘心中閃過種種念頭,依舊找不到一個合理的解釋。

他看向王座之上的骸骨,可以肯定的是,無論這骸骨生前是誰,他都是一個絕頂人物。

林銘對著骸骨深深的一拜。

一拜之後,林銘開始打量這一方石室,石室之中,除了這骸骨之外,就只有一個石桌,在石桌之上,擺放了一塊一尺見方的玉台,玉台之上,放著一個錦盒。

讓林銘暗暗咋舌的是,這玉台基座的材料,竟然九陽玉!

雖然只是一尺見方,但是這麼大一塊九陽玉的價值已經不可想象了。

現在卻只是用來做錦盒的基座。

那錦盒之中會有什麼?

難道……

林銘心中閃過一個念頭,呼吸微微急促,這錦盒之中,氣血沖天,隱隱的牽動林銘的全身血脈。

他深吸一口氣,打開了錦盒。

在這錦盒之中,只有兩件物品。

一枚黑se的圓珠,還有一枚古拙的指環。

這黑se圓珠有嬰兒拳頭大小,材質似玉非玉,似石非石,表面紋了許多繁雜的魔紋。

在圓珠之中,林銘分明感到了一股浩大的氣血之力,仿佛它是活著的。

“是魔珠!?”

林銘心中閃過這個念頭。

然而他卻又不能肯定,就在這時,一道充滿威嚴的聲音,響徹在大殿之間。

“此珠,是鴻蒙靈珠吸收億年氣血所化,品級遠在無上神藥之上!而真正的鴻蒙靈珠,已經被聖族奪走了。”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林銘心中一凜,難道這是混元天尊的聲音?

他立刻探出感知,想要找尋可能存在的,混元天尊的分魂,然而卻未能找到。

林銘頓時意識到,這突然響起的聲音,大概只是混元天尊當年用陣法記錄下來的聲音,混元天尊的魂魄,並不在這里。

可惜,林銘終究未能一睹混元天尊的風采,自林銘進入萬古魔坑之後,他都未曾找到混元天尊留下的分魂,甚至連肉身都沒有找到。

他只見到了混元天尊的遺骨,還有一顆混元之心。

“原來魔珠的名字是鴻蒙靈珠……或許與魔方並列的三件天地至寶本來就沒有名字,只是不同人給了它們不同的名字。”

“沒想到,魔珠,還是被聖族奪走了!”

“也是,聖族當年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代價,才發動了這一戰,而且為此,他們還可能有不止一個的天尊級高手隕落,若是未能奪走魔珠,他們豈能善罷甘休?”

林銘料想,混元天尊在天衍星布下的結界就算再厲害,也封不住聖族。

一個比人類更強大的可怕種族,擁有無窮無盡的強者,有著幾十億年,甚至幾百億年的底蘊。

這樣的種族,如果不惜一切代價去做一件事情,那就很難阻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