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三年
混元天尊的試煉,如果實力不夠,一開始就會因為承受不住重壓而被淘汰。¤ 文學:.wxba ¤

毅力不足,則無法承受重壓和寂寞之下的絕望,根本堅持不到混元之門顯現大道紋路的那一刻。

毅力夠了,而悟xing不行,則無法領悟混沌石刻的玄妙,更別說以混沌石刻中蘊含的法則之力來對抗混元鍾的壓力了。

想要通過考驗,實力、毅力、悟xing,缺一不可!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林銘不知歲月流逝,不斷的領悟,不斷的jīng研,混元鍾內的壓力越來越大。

而一次次鴻蒙之氣的沖擊,都被林銘以混元之門中的法則破解。

在這樣的實戰過程中,林銘對混沌法則的領悟也越來越深。

就這樣,半年時間過去了……

在混元殿之外,兩個干瘦老者半年時間,就從未移開一步。

“半年了!龍尊大人說的果然沒錯,林銘此子,已經撐過半年時間,看來,他還能呆得更久。”

“按照當年師尊設計的考核,三個月時間,已經算入門,半年時間算得上優秀了。”

“不知道林銘在混元鍾里的情況如何,里面的景象,我們亦無法探查。”

混元天尊留下的考核極為苛刻,想要繼承一部分並不難。

可是想要完美繼承,卻是難如登天。

這倒不是混元天尊有意刁難考核者,而是混元武意本來想要修煉到極致就要求極高。

考核完成到什麼程度。混元天尊就打算傳下對應境界的混元武意,若是考核者沒這個能力,多傳也學不會,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半年已過,再堅持半年應該沒有問題,但是一年時間又是一道坎,能不能邁過去,就看林銘的造化了。”

在兩個灰衣老者對話的時候,龍尊的聲音悠悠的傳來。

一年之期,如約而至。

就在這一天。罩住林銘的混元鍾突然開始微微震顫起來。這種震顫,引起了鴻蒙之氣的躁動。

身處其中的林銘,頓時感到鴻蒙之氣激蕩起來,壓力驟增!

原本的鴻蒙之氣。只是隨意的存在與虛空之中。並不會壓在林銘身上。而現在卻不一樣了,這些鴻蒙之氣如海chao一般一**的沖擊著林銘的身體,讓他全身血肉都近乎崩裂。

“咔咔咔!”

林銘的膝蓋髕骨發生輕微的響聲。幾乎要被壓碎了,這樣的壓力連帶著林銘的jīng神之海都掀起了風暴。

林銘意念一動,鴻蒙戰靈呼嘯而出,直接將jīng神之海的風暴鎮壓下來。

與此同時,在林銘背後,一顆黑se圓珠緩緩升起,懸浮于林銘的頭頂,滴溜溜的旋轉著。

這正是林銘修煉出來的混洞種子。

混洞與鴻蒙之氣有相似之處,都是沉重到不可想象,吸收一切物質。

有混洞種子鎮壓,林銘承受的壓力頓時減輕了許多。


但是與此同時,林銘的體力消耗也大大增加。

“混元之門上的石刻又變化了。”

林銘眼睛一亮。

他發現,混元之門上的石刻,浮現出了一句句功法口訣,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人像,這些人像擺出種種姿勢,每一個姿勢,都蘊含大道神韻,周圍有法則流轉。

“這是……混元天尊的武道傳承!”

一年時間之後,混元之門上已經不單單是鴻蒙天道,而是演化出混元天尊的武道傳承!

林銘壓下心中的激動,迫不及待的看下去,他的記憶力在這一刻達到了可怕的程度,每一幅圖像出現,都只是存在幾息的時間,而其中蘊含了種種複雜的咒印,冗長的心法口訣,種種奇妙的招式,但是這些東西,林銘都是瞬間記住,過目不忘。

不但如此,在林銘心中還會對此形成一個初步的領悟,只待慢慢jīng研。

不知不覺,林銘已經進入了頓悟的狀態,而且是長久的頓悟。

這種狀態,可遇而不可求。

一幅圖又一幅圖,混元武意包羅萬象。

林銘在混元之門上看到了血se蓮華的綻放,那血se蓮華,蘊含種種玄妙,讓人看一眼便不自覺的沉浸其中。

在血se蓮華之上,有天神、天魔的虛影,在它們當中,還有一個遠古時代的人類。

這才是完整的混元武意,天魔、天神、天人三者合一.

林銘之前學習的,只不過是天魔武意罷了。

原來,這混元之門,其實就是混元武意的‘玉簡’,混元天尊,以驚世手段,將代表了自己畢生所學jīng華的混元武意,刻在了一塊頂級的混沌石刻上,這種手段,讓人歎為觀止!

也只有混元天尊,在鴻蒙天道的造詣達到登峰造極,才能擁有如此驚世的手段!

修煉無歲月,身處混元殿中的林銘已經不知時間流逝,唯一能見證時間變化的,那就是在混元鍾內,壓力不斷的增加的鴻蒙之氣!

然而林銘自己也在不斷地變強,他對鴻蒙天道的理解,也在不斷的加深!

任憑鴻蒙之氣的壓力如何增加,林銘卻始終如同一口古鍾一般,不可動搖。

在林銘頭頂,混洞種子依舊在旋轉,在他背後,邪神之樹虛影若隱若現。

林銘如饑似渴的學習著混元天尊所遺留的所有傳承,不知歲月,不知疲憊!

不知不覺見,他的修為早已經達到了神海後期絕頂,向著神變期邁進!

神海、神變、神君,每一個境界都只有三個小境界,合起來,就是化神九變。

林銘完全進入了忘我狀態,又過了不知多久,混元鍾內的鴻蒙之氣濃度達到了極致。

至此,每一寸空間都填充了比萬丈高山更恐怖的重量。

這就好比,一個人全身浸在萬丈深的水銀之中,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哪怕林銘有混洞種子,邪神之樹雙重鎮壓,又jīng通鴻蒙天道,他的皮肉也在巨大的壓力之下,慢慢龜裂。


一絲絲鮮血流了出來。

感受到身體的碎裂,林銘卻沒有絲毫表情變化,“鴻蒙之氣,是混元武意的基礎,既然壓碎了我的皮肉,就真正的進入我的身體!”

那一刻,林銘做出了一個瘋狂的舉動,他引入了一絲鴻蒙之氣,將它封入了自己的體內!

沉重的物質在人體之外,已經會造成極大的壓力,進入人體之後,對肉身的破壞更是會被放大百倍。凡人吞金會死,就是因為金無法消化,而且太沉重了,可以壓穿腸胃。

如果不是林銘現在對鴻蒙天道的理解達到了極高的程度,他斷然不敢吸收半點鴻蒙之氣。

在林銘的意念之下,他小心翼翼的將一絲鴻蒙之氣引入了自己的身體。

鴻蒙之氣入體的一瞬間,林銘便感覺自己的血脈、經脈被直接壓碎了,血肉之軀,怎麼可能承受鴻蒙之氣的重量?

鴻蒙之氣在林銘的經脈中每流動一寸,就壓碎一寸的血肉。

林銘肉身崩碎,鮮血直流,卻根本不為所動,仿佛崩碎的肉身根本不是他的一般。

他不顧肉身的劇痛,全身心的運轉鴻蒙法則,煉化鴻蒙之氣。

直到林銘的體內能量消耗得太多,他才會稍稍緩一緩,恢複一些體力之後,繼續著未完成的煉化。

一點一點,一絲一絲,這個過程極為緩慢,但是每煉化一分,林銘的壓力就會輕一分,這樣煉化的就會越來越快。

功夫不負有心人。

過了足足十幾天的時間,林銘終于徹底煉化了第一縷鴻蒙之氣。

鴻蒙之氣,宇宙三大本源氣息之一,如今,林銘終于擁有了。

這一刻,林銘心中無比激動,從今天開始,他的鴻蒙空間中不再只是充斥著鴻蒙之氣的雛形,而是真真正正的鴻蒙之氣!

有鴻蒙之氣的鴻蒙空間,與沒有鴻蒙之氣的鴻蒙空間有著云泥之別,林銘jīng通鴻蒙法則,在鴻蒙之氣濃郁的空間中都要承受極大的壓力,如果換做對手,效果可想而知,他們一旦進入鴻蒙空間,就進入了屬于林銘的絕對領域,對抗壓力之下,他們的戰斗力根本無法發揮!

林銘壓下心中狂喜的心情,讓自己消耗的真元慢慢恢複一些之後,便開始吸收第二縷鴻蒙之氣!

每一縷鴻蒙之氣的煉化,都要經過不知道多少努力,承受多少痛苦,需要多少耐心,多少毅力。

林銘仿佛著魔一般,不知疲倦的煉化著。

時間對他而言,完全失去了意義,林銘不記得時間,只記得煉化了多少縷鴻蒙之氣。

在這混元鍾內承受巨大壓力的痛苦,也被他慢慢忘記了,或者說,他已經習慣,甚至享受鴻蒙之氣帶來的重壓。

每一縷鴻蒙之氣,林銘都會將其壓制到最低的含量,但是許多縷累積起來,卻也相當可觀了!

“三年了!”

在混元殿之外,兩個混元天尊的弟子和龍尊將時間記得清清楚楚,在林銘真正進入混元殿一年之後,每多加一天,他們都會欣喜一分。

到現在,已經是整整三年。

“師尊的傳承,後繼有人了……”

一個灰衣老者感慨道,不禁熱淚盈眶,他們因為身體原因,只能呆在萬古魔坑之中,無法出去,沒想到,他們混元一脈,如今有傳承重現天ri的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