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時空之門
.,。

來人是兩個身穿灰衣的老者,看起來形如枯槁,臉上沒有什麼生氣。 .)

不過他們的氣息卻非常強大,如澎湃的大海一般,讓人生畏。

對方果然是人族,而且讓林銘徹底放心的是,他在這兩個老者身上感受到了一絲鴻蒙法則的氣息。

如此一來,他們應該是混元天尊當年的門人了。

“晚輩林銘,見過前輩!”

林銘躬身行了一禮,原本在林銘印象中,萬古魔坑已經是一處死地,十萬年前的那些存在,早就該戰死了,沒想到,他們還有人活著。

其實仔細想想,十萬年的那一場大戰,就算再慘烈,也該有一些幸存者,連聖族都有一些人存活下來,何況是當年混元天尊的追隨者們。

界王強者有數百萬年的壽命,在萬古魔坑中存活十萬年,也不過是他們生命的幾十分之一罷了。

兩個老者深深的看了林銘一眼,又掃了一眼慕芊雪,看向慕芊雪的神情,有些古怪。

這自然是因為慕芊雪這副神女身體的原因。

“兩位前輩是混元前輩的弟子?”林銘開口問道。

兩個老者沒有回答,只是說道,“跟我們來。”

說完,他們向萬古魔坑深處飛去。

林銘頓了一下,與慕芊雪對視一眼,緊隨其後。

一路上,兩個老者一言不發,林銘也不多問。

慢慢的,林銘感受到一股龐大的氣息撲面而來。仿佛越往深處,他就越靠近一個無比強大的存在。

這個強大存在,如果不出意外,就是那黑龍了。

林銘深吸一口氣,心中滿是敬畏之情。

當年追隨混元天尊的神獸,該是何等風采?

四人一起下飛行了足足半個時辰,而這時候,林銘又聽到了魔坑深處傳來的低沉而綿長的龍吟聲,不再是剛才的怒吼,而是如悠悠銅鍾。浩蕩綿延。不斷的在萬古魔坑中回蕩,仿佛要流傳千古一般。

黑暗漸漸散去,終于,林銘看到萬古魔坑中的黑龍。

直徑一兩萬里的萬古魔坑。被這體長數千里的巨大黑龍占據了一半。數千里說起來簡單。但真正站在它面前的時候,才能深刻的感受到它是何等的龐大。

它不像是一個生物,而像是一顆星辰!

要知道。一顆普通的行星,也不過是直徑萬里罷了。

林銘飛在黑龍身前,就如同一粒微塵一般渺小。


黑龍似乎在沉睡,閉上了雙目,靜靜的懸浮在半空中,從它那龐大的身體之中,蘊含著一股無比可怕的氣息,芸芸眾生,億萬生靈,在這股氣息之下都是戰戰兢兢,這就是屬于神獸的威嚴,神獸的力量一旦爆發出來,可以轟塌萬古諸天,粉碎ri月星辰。

林銘飛到黑龍那長達數百里的巨大頭顱之前,在這里,林銘看到了讓他感到觸目驚心的一幕。

他看到黑龍的背椎、鎖骨、翼骨、四肢上,都被扣上了粗大的鎖鏈,這些鎖鏈一共有九條,原來林銘沿著攀爬下來的鎖鏈,正是其中的一條。

九條鎖鏈,每一條都有百人合抱那麼粗,隨意砸落下來便可以輕松壓碎山嶺。

而這樣的九條鐵索,在末端連著一個巨大無比的鐵鉤,鐵鉤深深的扣入了黑龍的血肉之中,鎖在了骨頭里。

因為年代太過久遠,這九個鐵鉤已經跟黑龍的骨肉長在了一起,成了黑紅se的一片,讓人看了觸目驚心。

這巨大的黑龍,竟是被九條鎖鏈囚禁在這里……

想到這里,林銘深吸一口氣,有種難以明言的沉重之感,這樣強大的存在,竟然被九條鎖鏈穿透全身骨肉,鎖了十萬年……

“為什麼會如此……”

林銘心中不禁想到。

在林銘身邊,一個干瘦的灰衣老者道:“是聖族不朽天皇所為……以九條困龍索鎖住龍尊,後來那一戰結束的時候,師尊也因為燃燒全身八成氣血,身受重傷,境界跌落,無法解開困龍索了,強行破開,只會讓同樣虛弱的龍尊殞命。而被困龍索鎖住,注定會慢慢流逝力量而死,哪怕龍尊氣血之力強大無比,但也撐不過一萬年,師尊便布置了回陽大陣,抽取天地jīng元和氣血之力,彌補龍尊因為困龍索而虧空的力量,這樣,還能讓龍尊繼續存活下去。”

“回陽大陣……”林銘想起了剛才看到的那些用神晶封起來的聖族強者,想來那就是所謂的回陽大陣了。

這方大陣,是用來延續黑龍壽命的!

聖族用困龍索鎖住黑龍,那麼混元天尊就用聖族族人布置回陽大陣給黑龍續命。

真是不死不休的仇恨啊。

林銘正想著,突然他身前的空間一陣扭曲,一團灰霧憑空出現,這團灰霧在天空之中逐漸變得凝實,最終凝成了一個高大偉岸的中年男子。

這男子身高三丈,林銘等人懸浮在他面前,就如同孩童一樣。

男子臉se蒼白,臉上覆蓋著黑紅se的鱗甲,雙目如星辰大海一般,深邃無盡。

他身上明明沒有散發出可怕的力量,但卻不知不覺間,他周圍的虛空之力都在扭曲震顫,仿佛承受不住他的存在一般。

林銘瞬間明悟,眼前的男子就是黑龍的化身。

“晚輩林銘,見過龍尊前輩。”

林銘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慕芊雪也跟著行禮。

中年男子掃視著林銘和慕芊雪,尤其是林銘,他用了足足十息的時間,將林銘的體內世界,jīng神之海,全身骨肉筋膜都看了一遍。

“你能承受住混元的帝心jīng血,現在八門遁甲已經開齊,體內真元紮實,作為下界武者,你能走到這一步,也是氣運滔天了,是一個可造之材。”

中年男子做出了評價,他最覺得滿意的就是林銘在練體術上的成就,混元天尊也是法體雙修。

“當初混元留下傳承,我本不指望這傳承有人能有能力繼承,沒想到,今天倒是遇到你,林銘,你准備好了麼?”


“准備好了。”林銘恭聲說道。黑龍直呼混元天尊的名號,可見當初黑龍與混元天尊不是從屬關系,而是兄弟、戰友的關系。

一般來說,成年神獸實力略次于天尊,但是神獸也分不同的級別,有些神獸,體內擁有王族血脈,比起天尊中的佼佼者,也絲毫不差,林銘猜測,眼前的黑龍,便是這等情況了,它與林銘印象里最常見的龍有著明顯的區別,它的身體更加龐大,只有獨角,而且擁有巨大的雙翅。

“進去。”龍尊說著,單手在天空中一劃,打開了一道時空之門。

從這道時空之門中,隱隱流露出一股古老蒼莽的氣息,讓人心生敬畏。

林銘心中有很多謎團,不過他也沒有多問,深吸一口氣,他踏入了這時空之門。

“你也進去。”

男子對慕芊雪說道。

慕芊雪點頭,緊隨林銘之後。

兩個灰衣老者目送林銘與慕芊雪進入大殿之中,沉默不語。

在兩個老者身邊,黑龍重重的吐出一口氣,“混元當年遺留的傳承,卻留在了一個下界位面……沒想到今ri也有人能繼承了,下界位面……終歸是難出人才,不知道這個青年能在混元殿中堅持多久。”

“也許一年,也許半載,如果不到三個月時間,我們的苦心也就白費了,我們的心思倒也沒什麼,最重要的是,浪費了師尊的帝心jīng血。”

灰衣老者說話間,始終面無表情。

“三個月……絕不會這麼短,我雖對人類的修煉體系不算jīng通,但是也能看出此子根基極為紮實,他能有這樣的氣血之力,並且開齊八門遁甲,不會僅僅是帝心jīng血的原因,而是來自于他自身的成就,帝心jīng血能夠選擇他,本身就是極好的證明,他的天賦,就算放在神域,也應該是頂尖的一級。”

黑龍無法估測林銘的實戰能力,只能根據林銘的根基推測一二,神域頂尖天才已經是相當高的評價了。

說到這里,黑龍又微微搖頭,歎道:“只可惜……當年混元留下的傳承難度太高,想要完美繼承幾乎不可能,混元太固執了,他追求完美,竟是在下界位面,留下如此高難度的傳承,若是無人能繼承,又有何用?”

黑龍這樣感慨著,而林銘此時已經踏出時空之門。

當離開時空之門的一刹那,林銘頓時感覺腳步一沉,仿佛有難以承受的重量壓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身處一個方圓數百丈的大殿之中,大殿空曠無比,一片死寂。

這時候,慕芊雪也進來了,在林銘一旁。

“這處大殿……”

慕芊雪感覺從進入這片大殿之後,就有一股難以明言的壓抑之感,這種壓抑的感覺不僅僅是心理上的壓抑,也有來自體內世界和jīng神之海的壓抑。

仿佛這片大殿之中,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壓制著自己全身能量運轉,壓制著血液流動,心髒跳動,包括思想、感知,都被壓制了。

這種壓力,讓人非常的難受。

“是鴻蒙之氣!真正的鴻蒙之氣!”

林銘突然說道,這股重壓,就是鴻蒙之氣形成的。

在這大殿之中,有一縷無比淡薄的鴻蒙之氣,不是鴻蒙之氣的雛形,而是真真正正的鴻蒙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