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十萬年的尸體
林銘在絕殺之地中閉目冥神,仔細的感知這里的能量流動。

“這里有鴻蒙法則的氣息”林銘自言自語道,混元天尊的弟子本身都修習鴻蒙之道,他們死後留下的道場,自然會有鴻蒙法則的氣息留存。

“還有一股能量,是……神之力?”

林銘心中一動,這種能量,跟自己當年攀爬封神台的時候,承受的神之力極為相似。所謂神之力,其實就是jīng氣神三者合一的力量。

“確實是神之力,屬于神族的力量。”慕芊雪開口說道。

她現在這副身體擁有的力量正是神之力,死在這里的人,有不少神族,絕殺之地有神之力也是情理之中。

“林銘,你我相互配合,應該能走出這片道場。”

道場之所以稱為道場,就是有道理在里面。

林銘將能量沉入體內世界之中,在林銘背後,帝尊蓮華緩緩綻放,古老蒼莽的氣息散發出來,正是鴻蒙空間。

而慕芊雪也施展出自身的神之力,隨著一道道神光閃過,在這黑暗一片的萬古魔坑中仿佛迎來了陽光明媚的chūnri,流水潺潺,鳥語花香,慕芊雪施展出了古神淨土,與林銘的鴻蒙空間交彙在一起。

有兩重領域開路,林銘與慕芊雪小心翼翼的前進。

他們不會硬抗這里的道場,而是用同種能量同化這片道場,破解其中的玄機。

林銘一步步的踏出,原本的絕殺之氣。進入鴻蒙空間和古神淨土的雙重領域之後,慢慢變得祥和起來。

而道場中的各種法則,也與林銘和慕芊雪出自于同源,兩人小心翼翼,一點一點的前進。

天下事物、法則,一物降一物,原本在這絕殺之氣組成的凌厲殺陣,極品聖器都能瞬間粉碎,可是在雙重領域之中,卻如蕩漾的水波一般。雖然其中蘊含的力量依舊龐大。但是卻柔和無比,沒有殺傷力。

一個時辰之後,林銘和慕芊雪如履薄冰的走出這片殺陣,周圍場景一邊。他們又回到了一開始熟悉的萬古魔坑中。

地面依舊是黑紅se的石壁。在他們身邊不遠處。是那根粗大無比的鐵索,厚重的金屬環扣層層相疊,散發著一股蒼莽雄渾的氣息。

林銘下萬古魔坑的時候。就是沿著這根鐵索爬下來,到現在已經綿延兩萬里了,但是這根鐵索還是義無返顧的紮入黑暗之中,根本看不到盡頭。

萬古魔坑太神秘了,林銘清楚,他們現在所見到的,只有萬古魔坑的冰山一角。

接下去,不知道還會有多少危險。

“繼續!”

林銘說道,他與慕芊雪一起穩步前行。

萬古魔坑之中,有著太多讓人震撼的場景,當林銘和慕芊雪又走了不知多久,他們腳下開始變得黏糊糊的,有什麼東西粘住了他們的步子,讓他們邁步變得十分困難。

低頭一看,他們腳下是密密麻麻的白se絲線,像是蛛網一般。

這些蛛網有很大的粘xing,一腳踩上去,就很難掙脫出來了。

林銘和慕芊雪飛了起來,只見蛛網延綿不絕,越往遠處就越多。

這些蛛網蔓延開來,結成了一個個蛛網大繭,這些大繭都有一人多高,包的層層疊疊。

一眼望去,這樣的大繭看不到盡頭,仿佛無窮無盡一般,不知道有多少。


林銘用感知探查了一番,沒有探到盡頭。

走近一個蛛網大繭,林銘看到,這些蛛網里包裹了一塊如琥珀一般的透明晶體。

讓林銘無比吃驚的是,這些琥珀一般的晶體之中,真的如琥珀那樣封存了生物,但不是昆蟲,而是人。

每一個大繭之中,都封存一個人!

驟然看到琥珀之中封著的活生生的人,而且這樣的琥珀有成千上萬,林銘難免心頭一跳。

這些被封印的人並非全是人類,他們有一些頭上長角,臉頰覆蓋著鱗片,還有一些,臉孔猙獰,如同惡魔。

這些都是什麼人?他們已經死了嗎?為什麼會被封在琥珀中?

他感覺這些人,與之前見過的那些遺骨,氣息完全不同。

隔著這些琥珀一般的晶體,他也難以分辨。

不過他能肯定,這些被封在琥珀中的人,生前都不是弱者。

就在這時,林銘隱隱的發現,在包裹大繭的蛛絲之上,隱隱有一絲能量的流動。

這股能量已經很淡,但是億萬根蛛絲彙聚在一起,還是很可觀的。

所有的能量,都被蛛絲彙聚起來,向萬古魔坑深處傳遞而去。

“這些能量,是從琥珀晶體中抽出來的?”

林銘心中閃過這個念頭,追溯蛛絲中能量的來源,確實是出自于琥珀晶體!

莫非,這些蛛絲原本的作用就是從琥珀晶體中抽取能量,而供給能量的來源,就是琥珀晶體中封印的生物?

意識到這些,林銘心頭一跳,他探查四周,果然在周圍發現了道紋的痕跡,蛛絲之間,都隱隱有法則的流轉。

也就是說,在許多年前,有人在這里布置了大陣,將成千上萬個強者封入了琥珀之中,而後以特殊手法從他們身體之中抽取能量!

這種手段……

林銘暗暗咋舌。

從這些被封在琥珀之中的強者身上,林銘感受不到半點生命波動,他們多半已經死了,甚至可能封入琥珀之前就已經死了。

“用這麼多尸體組成大陣……像是魔道手段,是混元天尊所為嗎?”

林銘如此說道。

而慕芊雪輕輕搖頭,道:“未必是尸體。”

“嗯?”林銘心中一驚。

慕芊雪輕輕的摸了摸這些琥珀晶體,緩緩說道:“在武學界,有很多人為了延長壽命,采用種種不可思議的手段,有一些神藥可以延長壽命,但是對那些已經將生命潛力開發到近乎極致的絕世強者來說,基本沒什麼效果,他們不甘心化成黃土,或者有執念未了,便采取種種詭道延壽。”

“比如進入時間結界,放緩時間流速,里面過一年,外面過十年,這種方法,其實根本算不上延壽,但即便如此,人們發現,時間結界能夠延長的壽命極致也是有限的。”

“宇宙間,冥冥之中仿佛有種法則,阻礙絕世強者活得更久。後來又有人想到了新的方法,將自己封入各種神晶之中,陷入永久沉睡,終止一切生命活動,如此也能活得更久一些,但終究效果有限。”


慕芊雪這樣說著,猜測眼前的琥珀晶體可能就是類似的神晶。

“混元天尊為手下追隨者延壽?我感覺這些人不像是混天尊的追隨者,更是不像是神族。”

“確實不是,他們可能是聖族,是十萬年前那一戰中,天衍大陸的入侵者。”

慕芊雪這樣一說,林銘頓時倒吸一口冷氣,確實有這種可能。

混元天尊,以聖族的入侵者尸體,甚至可能是活著的俘虜布置陣法!

這種手段,絕對狠辣,不過想來也是,一代天尊,他成長路上不知殺死了多少人,若是心慈手軟之輩,怎麼可能走到這一步?

何況人族和聖族之間,本來就是不死不休,對聖族仁慈,就是人族想要自取滅亡。

不過,這陣法彙聚能量和jīng氣,又是為了什麼?

林銘感覺,這陣法不光是吸收聖族體內jīng氣那麼簡單,而且還通過陣法從外界吸收天地元氣。

林銘正想著,突然感覺全身冰冷,在那一刹那,他感覺自己被一股殺機鎖定了。

他轉頭一看,只見在這些密集的大繭之中,有一個大繭背後,有一雙猩紅的眼睛。

一頭長著四條手臂的古怪生物,如幽靈一般的躲在那里,目光鎖定了林銘和慕芊雪。

“什麼東西?”

林銘條件反she的抽出鳳血槍,就在這時,那生物動了。

它的速度快到不可想象,雙足猛然一踏地面,身體化成一串殘影向林銘撲殺而來,伸出如長著鐮刀一般骨刺的手臂,猛然揮斬!

“蓬!”

一聲巨響,鳳血槍與骨刺撞擊在一起,

林銘只感覺一股巨大無比的沖擊力沖來,他的身體直接被推飛了,氣血翻湧。

好可怕的力量!

要知道,林銘開齊了八門遁甲之後,力量早已經破億,以特殊技巧施展出來,還可以力量倍增,可是即便這樣,也被這四手怪物壓制了!

這只能說明,這四手怪物的境界要比林銘高得多,只有境界上的絕對壓制,才能造成這種效果。

“是陣法中逃出來的太古生物?”

林銘心中閃過這個念頭,混元天尊布置的陣法,經過十萬年時間,未必不會因為一些變故,而導致一些東西從其中掙脫出來,當年,在萬古魔坑的另一面,奇跡之海中,就有一個僥幸掙脫出來,進入陽云的軀體之中,妄圖通過陽云來東山再起的上古魔頭。

那場奇跡神殿之行就是那上古魔頭策劃的。

這一類生物,要比萬古魔坑外圍煞氣凝化成的惡魔恐怖一萬倍!

“吼!”

那生物又是一聲咆哮的撲下來,一爪揮下,彙聚了萬古魔坑中的無窮煞氣,狂猛的力量如同chao水一般爆發。

可怕的殺意仿佛要碾碎周圍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