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水晶骸骨
熊熊的黑se火焰,在直徑萬里的萬古魔坑中灼灼燃燒!

這不是真正的火焰,而是能量幻化出來的虛火。

一股股可怕的氣息,隨同火焰一起,從萬古魔坑中流轉而出,肆意升騰,身處這樣的氣息之中,林銘只感覺自己無時無刻不在被一股龐大的力量洗禮著,這樣的感覺,讓人肅然起敬。

想當年,混元天尊從神域降臨自己的家鄉位面,開創輪迴天道,神威蓋世,不知道是何等恢宏的場景。

可惜,再絕頂的人物,也免不了灰飛煙滅的一天,哪怕沒有中途隕落,也最終抵擋不住歲月的力量。

林銘站在萬古魔坑的邊緣,俯視下去,極目所視,也只是看到幾十里深。

再往下,有無窮的灰炎遮擋了視線,無法想象,這其中蘊含了一個多麼廣大的世界。

直徑萬里,縱深億里,說起來簡單,但如果是在一個凡人的國度,方圓萬里的范圍已經足以容納數百個國家。

策馬奔騰一個月,晝夜不停,也沒辦法在方圓萬里的疆土上繞一個圈。

在萬古魔坑的邊緣,距離林銘十里遠處,林銘看到了一根巨大的鐵索,扣在了魔坑上方的岩壁上,義無反顧的延伸下去,一直延伸到無窮的灰炎之中,慢慢消失。

這鐵索,比林銘施展天道裁決時幻化出的邪神之樹虛影都要粗!

鐵索古樸無光,充滿了沉重的質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打造,鐵索之上,刻滿了各種符文,這些符文隱隱的泛著微光,與周圍的天地元氣融在了一起。

十萬年時間,不知多少個riri夜夜,這根鐵索。一直都在被天地元氣淬煉,吞吐ri月jīng華,無窮的力量ri複一ri的加持其上,已經難以想象它的堅固程度了。

林銘懷疑,這樣的鐵索不止一條。它們遍布在萬古魔坑的周邊。只是自己礙于視野所限,只能看到一條罷了。

“我就沿著這條鐵索下去吧。”

林銘對著萬古魔坑拜了一拜,而後走到了鐵索扣住的岩壁旁邊。縱身跳了下去。

巨大無比的萬古魔坑中,林銘跳下去的身影就如同一粒微塵,實在微不足道。

為了更加安全,林銘沒有選擇飛行,攀爬鐵索要比急速飛行低調的多,不會引起一些未知存在的注意。

粗大的鐵索,觸手冰寒,其中蘊含著一股蒼莽的力量,林銘在其上攀爬。就如同大樹上的一只螞蟻一般。

隨著林銘不斷的深入萬古魔坑,他感覺自己仿佛是跋涉過了漫長的歲月之河,來到了遠古的時空。

萬古魔坑實在是太深了,林銘攀爬的速度並不快,這一爬就是三天三夜,他估測自己已經深入萬古魔坑數千里。然而數千里距離,對一億里來說,實在是微不足道了。

這三天時間,林銘沒有遇到任何危險,萬古魔坑中一片死寂。除了燃燒跳動的灰炎和吞吐的天地元氣之外,林銘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異常的波動。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

林銘已經攀爬鐵索整整十天,深入萬古魔坑達萬里之遙。

無論是抬頭望天,還是俯視身下,粗糙的暗紅se的石壁,都是一直延伸,仿佛沒有盡頭。

萬里深度,已經漆黑一片了,在萬古魔坑之外那微弱的星光,根本不可能穿透那無窮的灰霧,早已經消失不見了。

林銘一步一步,穩步向下,如此緩慢的進度,不知道要攀爬到什麼時候,林銘並不著急,在萬古魔坑的天地jīng氣中承受洗禮,對林銘來說也算是一種修行。

林銘一直收斂氣息,小心翼翼,然而危險還是降臨了。

當林銘深入萬古魔坑一萬五千里的時候,一塊看起來毫無異樣的岩石,在林銘靠近它之後,猛然暴起,像一只大蜥蜴一樣,伸出銳利的爪子,猛然抓向林銘。

林銘目光微微一縮,條件反she般的刺出手中的長槍,雷火雙se光芒交織,只聽哧的一聲輕響,這大蜥蜴的身體被槍芒洞穿。

“死了?”

林銘心中一動,這麼容易就殺了?

“林銘小心!”

慕芊雪的聲音突然在林銘腦海中響起,那一刹那,林銘感覺jīng神之海巨震,一股邪惡的念頭宛如尖錐一般刺向林銘的靈魂!

“果然沒這麼容易殺死!”林銘一直就沒有放松jǐng惕,就算慕芊雪不提醒,他也一樣能夠迅速反應過來。

神夢能量毫無保留的灌注到jīng神之海中,林銘的眉心間閃過一道熾目的神芒,一股凌烈的殺意灌注在鴻蒙戰靈上,如利劍一般劈出。

只聽嚓嚓嚓的聲音,這股邪惡的念頭當場就被林銘的鴻蒙戰靈劈碎成十幾塊。

這十幾塊邪靈,每一塊都似乎有生命一般,它們奮力的掙紮著,想要重新融合在一起。

“真頑強!”

林銘又是一槍揮出,雷火雙劫之力直降下來,在天劫的洗禮之下,邪靈根本承受不住,直接灰飛煙滅。

這下徹底擊殺了,這邪靈非常狡猾,舍棄形體之後,還有jīng神攻擊,其實邪靈本身就是一股念頭,一縷能量,無形無質,如果不是林銘的雷火雙劫都剛好克制鬼霧,那麼殺死這個邪靈還要稍費手腳。

“是煞氣形成的邪靈。”

慕芊雪說道,她確定這不是十萬年前就存在的太古生物,否則應該不會這麼弱。

萬古魔坑的洞口,似乎有混元天尊遺留的氣息,邪靈不敢靠近,而在這億里深坑內部,卻並非每一處都有混元天尊的氣息,如此,便誕生了許多邪靈。

“嗯?重力好像發生了改變?”

殺死這個邪靈之後,林銘發現,萬古魔坑中的重力發生了詭異的變化。

原本向下的重力,變成了向斜下方,最後慢慢的轉變到了向側面,仿佛萬古魔坑的石壁中有某種明明中的力量在吸引著一切。

林銘又爬了一會兒後,輕輕一松手,他直接落在了岩壁上,穩穩的站立。

感覺就跟在平地上完全一樣。

走了幾步,林銘又發現了類似的邪靈,這些邪靈非常善于蟄伏,確切的說,如果沒有人來的時候,它們就如同一塊石頭一樣,沒有任何生命波動,而一旦生人靠近,它們就會如聞到了血腥味的鯊魚一般暴起,吞噬jīng元血肉。

這些邪靈,並不是林銘的對手,他以雷霆之力灌注到鳳血槍之中,紫電狂舞,這些邪靈很快就被林銘消滅,它們臨死前的jīng神攻擊,也被林銘的鴻蒙戰靈輕松化解。

論jīng神力和意志力的強弱,邪靈又豈是林銘的對手。

邪靈一死,便化成濃郁的yīn氣,這使得周圍的煞氣愈發濃烈,冰冷刺骨,讓人感覺仿佛置身于充滿腐尸的墳墓中一般。

“林銘,這種邪靈是尸氣形成的,這麼多邪靈,一般會出現在那種埋葬在地下多年的古戰場中,又或者坑殺俘虜的萬人坑里,我們腳下這片土地,可能曾經就是古戰場了。”

慕芊雪這樣說著,林銘突然感覺腳下一軟,而後聽到咔嚓的一聲脆響,有什麼東西被林銘踩斷了。

林銘低頭一看,他踩到的正是一具骸骨。

因為年代太過久遠,這些骸骨已經如朽木一般,一踩就斷。

在這里發現骸骨不足為奇。

但是走著走著,骸骨越來越多。

這些骸骨,形成了兩個極端,有的已經腐朽,但是有的卻晶瑩剔透,完好無損,如同水晶雕琢的一般。

一般聚元體系的武者死後,能量就會慢慢消散,肉身失去了能量的滋潤,腐朽不足為奇。

像這種死後十萬年,遺骨依然剔透如水晶的,多半是曾經以秘法淬煉自己的全身骨骼,或者干脆是練體武者。

“這些水晶骨頭,是聖族留下的?”

林銘心念一動,不可避免的產生這個念頭,聖族就是主修練體術,死後遺留一些這樣的骸骨也是情理之中。

然而慕芊雪卻微微搖頭。

“不是聖族!”

“哦?”

林銘心中一動,而這時候,慕芊雪卻是從魔方空間中飄出,就這樣凌空漂浮在半空中。

她在諸多水晶骸骨之前站立了好一會兒,輕聲說道:“林銘,看著這些水晶骸骨我感覺自己心里隱隱的有些作痛,其實我明明不認識這些水晶骸骨,但是從我骨子里,對這些骸骨有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也許,這是太古神族族人遺留的骸骨……”

“太古神族!?”

林銘心中一驚,這里死去了這麼多太古神族?混元天尊跟太古神族是什麼關系?“之前那位前輩不是說過,太古神族已經數目很少了嗎?這里會死去這麼多?”

慕芊雪搖頭道:“我也不清楚,我只是繼承玄情天後前輩的肉身,並沒有繼承記憶,太古神族究竟剩下多少我不知道,但我大概肯定,這些水晶骸骨是上古神族遺留的……”

慕芊雪附身在玄情天後身上,不可避免的受到了玄情天後的影響,對神族有莫名的親切感。

“林銘,你還記得神棄一族和那塊神女玉佩嗎?”

慕芊雪所說的,林銘自然不會忘記。

當時林銘第一次進入神女古墓當中,就曾經從神女身上取下了一塊玉佩,現在還帶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