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入萬古
原本林銘雖然可以輕松突破神海後期,但是要成為真正神海後期的高手,徹底擁有神海後期高手的修為,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積累,要不斷的吸收能量,拓寬體內世界才行。

可是現在,有天冥子一只手掌中蘊含的全部真元來做催化,這個過程就快多了。

這可是大界界王的手掌,而且天冥子還是大界界王中的佼佼者。

這樣一只手掌,經曆了數萬年的淬煉,早已經是純淨無比的靈體。

“破!”

慕芊雪手指一點,天冥子的手掌徹底炸開,其中的jīng氣、能量和血肉徹底分離,這些能量,在天空中幻化成十幾個虛影,這些虛影千奇百怪,有黑se的輪盤,有寶塔,有長劍,有惡魔。

這些虛影,每一個都象征著天冥子修煉的一套功法神通。

武者練就功法,練成之後體內一部分能量就會按照功法的線路流轉,凝成功法虛影,現在哪怕天冥子的分身已經死去,能量被抽離出來,卻還是會在功法法則的約束下,保持這種狀態。

如果有人抽離了林銘的全身血肉,煉化為本源能量,也會看到這些能量凝聚成邪神之樹、混洞種子、帝尊蓮華的虛影。

天冥子本源能量的虛影中,最強大的,是一個頭上生著雙腳,背後長著翅膀,有四根手臂的修羅,這修羅手中抱著一個黑se轉輪,這修羅象征著魔始大帝創造的功法——吸天魔功。

“碎滅!”

慕芊雪一掌打出,這些神通凝成的虛影,全部都被慕芊雪打得粉碎,它們化成了最本源的靈氣,這些能量,彙聚成一股洪流。沖入了林銘的身體。

林銘當然不會直接吸收天冥子的力量變成自己的,他只是用它來拓展體內世界而已。

“咔咔咔咔!”

肆意的能量,沖擊著林銘體內世界的障壁。林銘體內世界的虛空越來越不穩定,出現了一道道裂紋。而後被不斷的拓寬。

天冥子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用分身來殺林銘,卻反而給林銘送來了天大的好處,他的殘魂、肉身,都成了林銘用來提高實力的助力。

林銘盤坐在地上,在他身後,邪神之樹的虛影緩緩浮現。在樹干正zhōng yāng,有一顆黑se的混洞在緩緩旋轉。

用天冥子的jīng氣來拓展自己的體內世界,或多或少還是會帶來一些駁雜的能量,而這些能量。全部被林銘投入到了混洞種子中,被徹底的壓縮、粉碎。

封神**創造出的混洞種子,根本就是一個無底洞,湮滅一切能量。

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幾個時辰,突然。只聽咔嚓一聲碎響,林銘的身體猛然一震,狂猛的氣流爆發出來,他坐下的山體岩石仿佛被一記百萬斤的重錘擊中,徹底爆碎。無數裂紋如蛛網一般肆意的蔓延開來。

此時此刻,林銘終于突破了神海後期!

去凡九隕,化神九變,如今,林銘的化神九變也完成了三分之一。

“好,很好!”慕芊雪毫無保留的稱贊道,“林銘,現在你也算一個人物了,大多數神君強者都不是你的對手,而在神域,一個神君強者,足可以掌控一個星球,做一方霸主了。”

當初鳳鳴宮的鳳仙子、九陽真人,也不過是神君境強者,當然,他們是神君境強者中最頂尖的那一層次,林銘比他們還差了一點。

在神域,普通的神變強者已經可以四處闖蕩,尋求機緣,探尋秘境,遇到強盜,也可以從容自保。

而神君強者,又強了一層,可以開宗立派,創立家族,後世子孫,都會尊稱一聲祖師。

現在的林銘,已經是可以被稱為祖師的人物了。

“林銘,是時候進入萬古魔坑了。你稍作調整,徹底穩固真元,我們就進去。”

“好的,師姐。”

林銘鄭重的點頭,萬古魔坑中有什麼,他難以想象。

當年混元天尊隕落之時,定然不會願意自己的傳承落入敵人之手。

如此一來,萬古魔坑內,必然殺機重重!

一個絕頂天尊留下的陣法,林銘不認為自己有半分硬抗的可能。

毫不誇張的說,如果是混元天尊認定的敵人進入萬古魔坑,哪怕是大界界王,也要隕落!至于半步天尊能不能安然進出混元天尊遺留的古跡,林銘就不清楚了。

不過這並不重要,因為半步天尊根本就不可能進入天衍星,他們連天衍星的外圍障壁都突破不了。

混元天尊設置的這一手,除非是跟他一個級數的人物,比如神夢天尊,或者比他差一點,但是沒差太多的魔始天尊之流的人物,才可能靠蠻力破開天衍星障壁,取到混元天尊的傳承。

但是那等人物,自己本身就擁有至高的無上神武,而且已經修煉到圓滿境界,各種資源也多得用不完,未必需要來取混元天尊的傳承。

而且這等人物,比如神夢天尊,更是與混元天尊有故,那就更不會來做這等斷人香火之事了。

林銘閉關調息了足足一天時間,將他所有的一切都調整到最巔峰的狀態,而後,他手持鳳血槍,不緊不慢的飛向萬古魔坑。

林銘的速度看起來並不快,但是他一步跨出,就是十幾里距離,沿途所過,也有煞氣形成的邪物,不開眼的向林銘襲殺過來,然而這些邪物,都被林銘一槍掃成了飛灰。

萬古魔坑,越來越近。

隨著距離的拉近,天空中的煞氣越來越凝重,凝化成絲絲霧絲,繚繞四周。

待到距離萬古魔坑不足二百里的時候,邪物已經完全消失了,這里是絕對的禁區,連邪物都無法靠近!

踏入這個范圍,林銘就感覺自己仿佛踏入了另一度時空之中,回首他走過的路,他卻發現來路竟然變得模糊不清,仿佛一旦踏入這方時空,就無法再出來了。越往前走,這種感覺就越強烈。

“怪不得邪物無法進入這里,這里已經是混元天尊陣法的范圍了,邪物也不敢亂闖,否則怕是要灰飛煙滅……”

林銘喃喃自語道,在這里,他能感受到一股雄渾蒼莽的氣息撲面而來,這是來自于萬古魔坑的氣息,屬于混元天尊的力量。

天空如墨,星光似水,血紅大地之上,山石、土壤、枯骨都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清涼光輝,仿佛有碎銀灑在了上面。

這等景象,分外甯靜,祥和,光是看這靜謐的夜se,實在無法想象,這是一處讓諸多強者有來無回的絕地。

林銘已經從空中落了下來,他不再飛行,而是踩著血紅的砂石,踩著星光鋪成的道路,徒步向萬古魔坑走去。

正前方,大地仿佛冒出了黑se的火焰,熊熊燃燒,接連天地。

如瀑布一般的星輝灑入魔坑之中,周圍的天地元氣、煞氣,全部都卷成一個漩渦,也彙入到了萬古魔坑之中。

萬古魔坑,似乎在吞吐這個世界的元氣,吞吐ri月jīng華,

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混元天尊布置的陣法,想要運轉十萬年,自然要從外界吸收能量為陣法所用,生生不息。

林銘足足用了兩個時辰的時間,才走完了這最後的二百里距離。

這一刻,他真正的踏上了萬古魔坑的邊緣。

萬古魔坑,貫穿整個天衍星,它一直延綿一億多里,直通星球另一端的奇跡之海。

也只有天尊,能夠一擊擊穿直徑億里的行星,甚至將這樣的行星徹底毀滅。

而如天冥子這樣的大界界王,頂多只是毀滅億里行星上的生命,又或者毀滅一顆直徑數萬里的行星,這其中的差距就太大了。

可惜,這樣的人物,也最終孤寂的死去,這讓林銘感慨萬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