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讀取記憶
事到如今,天冥子非常清楚,自己留在這里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他不可能殺死林銘,反而拖下去的話,他的分身還會被林銘和慕芊雪滅殺。

天冥子已經萌生退意,可是現在,他已經處于古神淨土的包圍之中,雖然有荒洪靈塔勉強抵禦,但是要一口氣沖出去,也非常困難。

天冥子不想損失這個分身,這是他自斷一手,並且分出一縷分魂才制造的分身,一旦損失了,會大大消耗天冥子本尊的jīng元和修為,連靈魂都會為之受損。

之前,因為天冥子與聖族的聯系,有聖族的幫助,天冥子已經漸漸的觸摸到半步天尊境界,馬上就要跨出這一步,假以時ri,他成就天尊也不是難事,然而現在,如果損失掉這個分身,天冥子勢必會元氣大傷,繼而導致他在界王巔峰在滯留很長一段時間,這是他承受不起的損失,會大大影響他ri後的境界。

天冥子野心極大,與聖族接觸之後,他甚至不滿足于天尊,想要成就真神,甚至尋求永生之路,他怎麼能容許自己的肉身缺失一部分?

他一邊全神戒備,一邊用感知探查著古神淨土的破綻。

“你覺得,你還有逃走的可能?”

慕芊雪嘴角泛起一個諷刺的弧度,她雙手合在一起,在她的掌心,出現了一柄元氣凝化而成的能量之劍。

“今天,你就將你的分身留下吧!”

慕芊雪猛然一步踏出,一劍向天冥子斬來,與此同時,林銘也動了,手中鳳血槍卷起雷火天劫之力。

天道裁決!

慕芊雪與林銘,一左一右,殺向天冥子!

雖然他們獨自一人,也可以與天冥子一戰,甚至慕芊雪完全可以du li將天冥子滅殺,然而他們卻不想這麼做,面對天冥子,什麼武道jīng神都是可笑的念頭,一起出手,以絕對優勢將天冥子這分身虐殺了才是王道。

“該死!”天冥子一咬牙,身後的荒洪靈塔神光大放,當空鎮壓下來。

與此同時,他全身的力量都灌注在靈塔之中,一具具修羅魔神在天冥子身邊浮現,維持著萬古魔域的最後邊界。

然而這一切,都于事無補,實力差距太大,尤其是慕芊雪,在她的古神淨土之中,她就是絕對的神,主宰一切。

一劍斬出,劍光未到,威壓和法則就鋪天蓋地的籠罩下來,哪怕在萬古魔域之中,天冥子也感到全身氣血翻滾,真元紊亂。

而與此同時,林銘的天道裁決也一槍殺到,雷火天劫之力,交織成赤紫二se的海洋,火焰呼嘯,雷霆滾滾!

“咔咔咔!”

兩方攻擊疊加在一起,荒洪靈塔劇烈的震顫起來,塔身之上的裂紋如同蛛網一般蔓延,馬上要堅持不住。

天冥子目光yīn沉,愈發拼命的催動體內的力量,然而他無力回天,只是幾息時間,只聽“蓬”的一聲爆響,荒洪靈塔徹底碎滅,化成飛灰!

天冥子猛然吐出一口鮮血,身體倒飛出去!

天冥子一連翻滾著飛出數里,然而這數里距離,古神淨土一直伴隨著天冥子一起飛出,始終籠罩在天冥子周圍,根本不給他任何撕裂虛空逃跑的機會。

天冥子的體態愈發模糊,面沉如水。

“你們會付出代價的,這次我的分身若是無法逃生,我也會催動秘法,以自身血肉jīng元在你們身上留下烙印,屆時,我本尊會追殺你們到天涯海角!”

天冥子在做最後的威脅。

“哈哈哈!”林銘狂笑起來,“你這話說出來有意思麼?你勾結聖族,為了自己的野心,不惜背叛你的種族,等到我回神域後,便將此事公布于眾,我相信,神夢天尊和浩宇天尊看到我須彌戒中的聖族尸體之後,會相信我的話的,到時候,不是你追殺我,而是你會被全天下追殺!”

林銘一句話戳中天冥子的死穴,天冥子仿佛被觸動了逆鱗,他一張臉完全扭曲,“林銘,你找死!”

林銘嗤笑一聲,“真有趣,莫非你還以為我會為你保密不成?”

天冥子仿佛突然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容,“或許你說的都會發生,但是等到大劫來臨的那一天,真正是聖族失敗,還是人族毀滅?你以為這天地大勢,是我一個人的背叛與否就能左右的?哈哈哈!我告訴你,聖族比人族強大十倍不止,人族只有一個神域,而聖族占據的宇宙,比人族多得多!識時務者為俊傑,我不過是在這個大時代做出了順應大勢的選擇!終究有一天,你會知道,我的選擇是正確的,等到聖族占據天下的時候,我會將你抽筋剝皮,留下你的神魂,折磨千年萬年,讓你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天冥子恨聲說道,聲音淒厲如鬼哭。

天冥子投靠聖族,一來是因為他的野心,二來也是因為他認定人族有極大的可能會輸給聖族,不管是武者世界,還是凡人世界,兩方交戰,總會有人因為種種原因,選擇了當叛徒和漢jiān,尤其是在敵方實力遠比己方強大的時候。

聖族確實比人族強大,上古時代,聖族、人族、魂族三大種族分庭抗禮,共同執掌三十三天,但是後來,人族所掌控的宇宙不斷的淪陷,每淪陷一個宇宙,人族的力量都會削弱一分。

等到大劫真的來臨的時候,只占據了一個神域的人族結果會如何,誰也無法說清。

“天地大勢我不會去預測,也預測不到,但是你絕對會在這之前就死去!”

林銘大喝一聲,一槍橫掃而來,刹那間,千百道封神咒印席卷向天冥子,鋪天蓋地的封殺下來。

在天冥子周圍,被壓縮到不足十丈范圍的萬古魔域之中,大量的惡魔被封神咒印沒入體內,瞬間灰飛煙滅!

“嗖!”

鳳血槍切割虛空,天冥子身體急退,然而他的護體真元還是被林銘的槍芒掃中,蓬的一聲爆碎開來。

勉強抵消了槍芒,天冥子還沒來得及喘口氣,而就在這時,慕芊雪的攻擊也殺到了!

慕芊雪比林銘還要強大,她的攻擊,根本無法匹敵!

“該死!”

天冥子不顧一切,燃燒jīng元,手中八尺長劍橫劈下來,然而就在這一刻,

遠古淨土的力量無孔不入的傾瀉而來,沿著天冥子爆碎護體真元的缺口,鑽入了天冥子體內!

天冥子身體一震,他的力量頓時被削弱了大半。

“叮!”

隨著一聲脆響,天冥子的長劍被擊飛,慕芊雪的這一劍,直接劈在了天冥子的右肩之上,能量凝化而成的劍鋒,沿著天冥子的右肩膀,一直切開了右肺,二十多根肋骨,全部被慕芊雪一劍切斷,大量鮮血揮灑,天冥子幾乎被慕芊雪一劍斬下半邊身子!

那一刹那,天冥子雙目失神,他尚未有任何反應,他只覺得胸口一涼,一杆染血的長槍刺穿了天冥子的身體,從後心刺入,從左胸心髒直穿出來。

天冥子就這樣被林銘一槍刺穿,他殘缺不全的身體,就這麼掛在了鳳血槍上,鮮血沿著槍杆汩汩的流出!

這就是分身的局限所在,天冥子的力量,用一點就少一點,幾個回合的激戰下來,就無法保持巔峰狀態,而如林銘和慕芊雪,卻是全身氣血延綿不絕,越戰越勇。

原本天冥子就處于弱勢,此消彼長之下,這一回合,他直接被林銘和慕芊雪秒殺!

天冥子一只手抓住鳳血槍,一只手抓住慕芊雪的能量長劍,鮮血染紅了他的手掌……

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怨毒的盯著慕芊雪和林銘。

身體血肉慢慢的消融,隨著力量的不斷流逝,他的身體越來越小,萎縮在了一起,最後竟是變成了一只殘缺不全的手掌。

這就是天冥子分身的本源了。

除了這只手掌之外,還有一縷魂火在這鮮血淋漓的手掌周圍緩緩燃燒,魂火左突右沖,似乎想要逃逸,但卻被林銘施展神夢法則牢牢的禁錮住了。

這是天冥子留在分身上的一縷殘魂,為了確保擊殺林銘,天冥子連殘魂都留了下來,就是為了讓分身擁有與天冥子一樣的功法和法則之力!

面對林銘這樣的對手,如果沒有法則和功法支持的話,根本不可能贏。

林銘冷笑一聲,一把抓住了這一縷魂火,就像是老鷹抓小雞一般粗暴,一時間,這縷魂火幾乎被林銘捏碎。

“林銘,慢著!別毀了它!”慕芊雪開口說道。

“嗯?慕姑娘,你要留它做什麼?莫不是真的抽魂煉髓?只是一縷分魂,抽魂煉髓也沒什麼意義吧。”林銘原本想直接用神夢法則把這縷分魂煉化成jīng純的靈魂之力,避免天冥子詭計多端,夜長夢多,卻被慕芊雪攔了下來。

慕芊雪道:“雖然只是一縷微不足道的分魂,但是天冥子為了確保擊殺你,在其中留下了不少有價值的東西,比如功法,法則,我與玄情天後前輩融合為一後,力量增強了許多,也許能夠催動魔方,抹去它的jīng神烙印,讓它成為一塊jīng純的靈魂碎片,讓你讀取記憶。”

慕芊雪用真元傳音緩緩的說道,林銘聽後心中一怔,“催動魔方將這一縷殘魂轉化成靈魂碎片?”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