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天冥子到來
附身在玄情天後上,慕芊雪可以說是脫胎換骨,得到了新生。

能夠溝通太古神界,同時不受練體、聚元、修神三**則體系的約束,古神族原本就是上天的寵兒,無論是**速度,法則感悟,還是實戰能力,太古神族都遠超同級武者。

林銘現在,剛剛吸收了混元天尊的氣血之力,實力已經是巔峰狀態,可是面對慕芊雪,他卻感受到慕芊雪那纖弱的身軀中,蘊含著如星辰大海一般難以揣測的力量。

如果現在讓林銘跟慕芊雪打一場,林銘自認必輸無疑。

不但如此,慕芊雪現在還處于靈魂與肉身的磨合期,無法完全發揮出她的力量和修為,待到磨合期過去,慕芊雪的實力會突飛猛進,連帶著修為也會更進一步,現在慕芊雪與這具肉身的契合度很高,ri後**也沒有任何影響。

原本慕芊雪就是天縱奇才,現在又得到太古神族的肉身,ri後她的**大道,一馬平川,不可限量!假以時ri,三十三重天,萬千世界,慕芊雪將會成為其中一方大能,縱橫億年不朽!

聽了林銘的話,慕芊雪不自覺的望向遠方,眼神變得深邃而悠遠,“如果能踏上武道巔峰,我會重塑自己肉身,同時將玄情天後前輩複活,以此謝恩……”

玄情天後,是一個前輩大能,而慕芊雪只是一個小輩,玄情天後比慕芊雪最強的時候,都要強大千百倍,慕芊雪這次附身能夠成功,完全是玄情天後自願如此,否則慕芊雪早就魂飛魄散了,這個恩德,慕芊雪不會忘記。

“那是當然,那時候,師姐應該已經有憑空重塑肉身的能力了,而且我那時也會在練體術上達到極高境界,對生命法則的理解更進一步,可以助師姐一臂之力。”林銘這樣說著,突然心中一動,轉頭望向古墓出口,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我們的朋友終于趕過來了,最多還要一刻鍾時間他就會趕到,從神域到天衍星,再到萬古魔坑,一路相送到這里,辛苦他了。”

林銘說話間,嘴角泛起一絲諷刺的笑容。他說的一刻鍾,是在時間結界中的時間,把時間結界一撤,天冥子趕來,只要十息時間而已。

提起天冥子,慕芊雪毫不掩飾眼中的殺機,她對天冥子,恨之入骨!

“這一次,只是他的一只手掌和一縷分魂,滅殺它們,也不過是損耗天冥子的一些修為,下一次,我會取他xing命,將他抽魂煉髓,讓他的靈魂飽受苦難而死,以此告慰芊羽聖地萬千**在天之靈!”

慕芊雪並非善男信女,作為一個大聖地的聖女,她素來出手果決,快意恩仇,抽魂煉髓本是魔道中人的做法,慕芊雪拿來使用,卻也沒有任何顧忌。

林銘抬手撤掉了時間結界,時間結界一撤,他們立刻能夠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以一個不可思議的速度逼近,殺氣森森,正是天冥子。

“嘿嘿,找到你了!”

天冥子遠遠的看到神女古墓所在的黑se山峰,嘴角泛起一絲獰笑。

“進入這山峰中,是想做埋沙的鴕鳥麼?還是知道自己已經逃不掉,所以就想借助這山峰里的某些類似陣法的東西,與我做最後的抵抗?”

天冥子感知掃了一遍黑se山峰,並沒有發現什麼陷阱,千里**雖然有諸多邪靈,但這些邪靈也只是給天冥子造成一些小小的麻煩,他根本不怕。

不過,本著小心行得萬年船的行事習慣,天冥子根本無意進入這座山峰之中,他准備直接在外面出手。

“我就先毀了這座山!”

天冥子抽出八尺長劍,正yu一劍斬下,而就在這時,山洞的石壁一陣扭曲,林銘手持鳳血槍,緩步走出了神女古墓。

天冥子看到林銘之後,嘴角泛起一絲玩味的弧度,“你倒是出來了,林銘,你天縱奇才,原本前途無量,可惜與我做對,不知死活,今天,你注定要死在我劍下!”

“哦?是嗎……”林銘手持鳳血槍,槍尖直指天冥子,這一刻,天冥子看著林銘,心中猛然一驚。


他分明的感覺到,林銘原本虧空的氣血已經補上了!

不,不僅僅是補上了,確切的說,林銘現在的氣血之力差不多是過去的兩倍,體內力量如同深邃的大海一般,洶湧澎湃,他的修為,也幾乎突破神海後期了!

林銘現在確實可以馬上突破神海後期,原本之前與天冥子戰斗的時候,林銘因為慕芊雪燃燒靈魂,體內潛能爆發,就已經沖破了神海中期到神海後期的界限,他能打出最後的那一擊,不僅僅是因為燃燒了一半jīng血的原因,也是因為林銘的修為大幅度增長。

“這怎麼可能,jīng血一旦損耗了,很難彌補,尤其是你這種氣血深厚的絕頂天才……”天冥子感到不可置信,他猛然看向林銘身後的神女古墓,“是這片山,這片山中果然有寶貝!”

天冥子心中大喜,能夠讓林銘這樣的絕頂天才迅速補充虧空的氣血,而且還讓他的氣血之力翻倍,這黑se山峰中的寶物,絕對是無上神藥級別的!

“林銘,你真是有大氣運加身,就算你氣血強大了一倍又如何,你以為你這就能戰勝我?殺了你,你身上的一切秘密都將為我所有,你的機緣,也將被我所接手,哈哈哈!”

天冥子狂笑,而就在這時,他的笑容猛然僵在了臉上,他發現,林銘背後的黑se山峰中竟然又走出一個人來。

這是一個絕世女子,纖細的腰肢,卓約的身材,出塵的氣質,她的一切都幾乎完美,她仿佛就不是世間女子,而是謫落的九天玄仙。

可是此時,天冥子完全沒有欣賞這女子美的心思,他只感覺到一股森然的寒氣籠罩了自己,這個女子相當可怕!

而且在此之前,這女子與天冥子近在咫尺,天冥子竟然沒有發現,這更讓他心中忌憚。

“你是誰?我們難道曾經見過?”

天冥子灼灼的盯著慕芊雪,因為慕芊雪已經是玄情天後的樣子,天冥子無法認出,但是卻隱隱的感覺到,慕芊雪有些熟悉。

“確實見過……而且淵源很深……”慕芊雪說話間,面無表情,猶如實質的殺機鎖定了天冥子,一時間,天冥子只感覺被這股殺機逼的背脊發寒。

他微微後退,“淵源?我不記得與你有仇。”

天冥子心中暗暗忌憚,他怎麼也想不起來與這女子在哪里見過,這個時候,莫名其妙的招惹這樣一個仇家,下場可想而知!

“你會記得的!”

慕芊雪冷笑著說道,說完這句話後,她猛然一步踏出,速度快到不可想象,只是一瞬間,她便來到了天冥子的面前,一掌劈出!

慕芊雪剛剛附身在玄情天後身上,還沒有武器,不過她不用武器照樣攻擊凌厲,太古神族,可以**一切法則,可以jīng氣神三修,玄情天後的肉身,已經淬煉到極為恐怖的境界,可以徒手斬斷上品靈器。

一掌劈出,空間大片塌陷,肆意的時空風暴伴隨著慕芊雪的這一掌,向天冥子席卷而來!

天冥子心神大驚,他不敢怠慢,身體急速後退,同時一劍斬出,黑se的劍芒迎向慕芊雪的掌風。

“咔嚓!”劍芒爆碎,慕芊雪身體如同鬼魅,一步踏到了天冥子的面前,那一刻,她目光森寒,長發肆意飄散,如同黑夜中的殺神。

“蓬!”

一聲轟響,天冥子的身體倒飛出去,他勉強擋住了慕芊雪的第二掌,全身氣血翻湧,他此時心中氣急敗壞,這個女子到底是誰,是來自神域還是來自下界,怎麼會突然就冒出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