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九星現
天冥子追殺在即,這種時候,林銘根本沒有任何選擇,只能搏一次。

天冥子最多還有一刻鍾時間就會趕到,這麼短的時間,不論是讓慕芊雪附體,還是林銘自己承受氣血之力的洗禮都遠遠不夠。

不過所幸林銘接受封神天尊傳承之後,時間法則也已經達到第五重圓滿的境界,布置時間結界完全不成問題。

時間結界,原本就不是高深的陣法,連當初造化老人都能布下十比一的時間結界,更別說是林銘。

他取出一枚九陽玉,直接以九陽玉的能量來布置時間結界,淡藍se的光幕籠罩下來,時間流速頓時變成了一比二十五。

這還是因為林銘受傷的原因,否則他甚至能布置出一比五十的時間結界。

天冥子用一刻鍾時間趕來,對林銘來說就是三個時辰,有這麼長時間,應該夠了。

“前輩,晚輩一直有一個問題想知道……”林銘布好時間結界之後,轉頭看向那縷殘魂。

“你說。”

“晚輩想知道,混元天尊前輩,究竟隕落了沒有?”

種種跡象都表明,混元天尊已經隕落在天衍星,但是林銘很難相信,那樣的絕頂人物,會就這麼死了。

殘魂搖了搖頭,重重的歎了一口氣,“師尊功參造化,深不可測,然而十萬年前的那一戰,他的對手實在太強,也許……真的隕落了……”

殘魂一番話說出來。臉上諸多感慨,他雖然沒肯定的說混元天尊真的死了,但是他作為混元天尊的弟子,如果師尊有多一些的存活希望,那麼斷然不會咒自己的師尊死,如此看來,恐怕混元天尊是凶多吉少了。

“嗯,晚輩明白了。”這個回答,讓林銘有些惋惜,他料想。就算混元天尊為自己留下什麼後路。恐怕也最多是一縷殘缺靈魂,想用殘魂來複活一個神域絕頂人物,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轉向慕芊雪道:“師姐,我們開始。”

“好。”

慕芊雪不再遲疑。她來到石棺之前。對著神女肉身深深的一拜。“天後前輩,晚輩今ri借前輩肉身還魂,他ri如若可能。晚輩定然尋回前輩英靈,助前輩重臨世間。”

如果神女真的遺留了殘魂在世間,那麼收集這些殘魂,重聚神元,複活神女也不是不可能,但是,那恐怕要真神強者才有可能做到了。

慕芊雪的身體漂浮而起,飛入了神女的肉身。

那一時間,神女凌空漂浮起來,長發肆意飛揚,一股股鮮活的生命氣息,從她身上散發出來,流轉全身。

神女體內,蘊含著無比浩大的生機和氣血之力,如同火爐燃燒,這樣的氣血之力,對本xingyīn寒的靈魂來說是非常可怕的沖擊。

這也是為什麼一些鬼物都會選擇身體虛弱,印堂發黑的人來附身,而那些血氣方剛,身強體壯的人,鬼物退避三舍都來不及。

慕芊雪臉se一白,險些被沖得神魂失守,不過她還是咬牙支撐了下來。

在不遠處,殘魂目睹了這一切,臉上閃過一絲驚異之se,他沒有想到,這慕芊雪天賦,也達到了可怕的境界,就算在天尊弟子中,她也是佼佼者。

這樣的人物,又是因為什麼而肉身被毀?


像林銘和慕芊雪這樣的人物,同時出現在一個下界位面的可能xing無比渺茫,原本殘魂就感覺,哪怕混元天尊留下傳承,也根本沒有人有能力繼承,畢竟天衍星誕生絕世強者的可能xing太低了。

而現在,事情的發展卻完全在意料之外,難道這個世界冥冥之中真的有因果定數?上天不絕混元,才造成了此番機緣?

“師姐,我為你承受氣血之力的沖擊!”

林銘不敢怠慢,全身力量爆發。

“氣血之力,入我身!”

隨著林銘的一聲大喝,一股紅se的血流,如血龍一般呼嘯著,沖向了林銘的肉身!

這一幕,讓那殘魂輕吸一口氣,這可是天尊的氣血之力。

一旦承受不住,被沖毀了生命根基都有可能。

慕芊雪是yīn魂之體,無法承受過多的氣血之力,尤其是混元天尊心髒中的氣血之力,那更是能讓靈魂體輕易的魂飛魄散,現在,這些氣血之力,被林銘吸入最合適,一來是幫助了慕芊雪,二來林銘也需要。

神女肉身,由慕芊雪附體。

氣血之力,歸屬林銘!

氣血之力入體,如同沸騰的岩漿在血脈中奔湧,林銘感覺身體越來越熱,仿佛置身于灼熱的鍋爐里,他全身竅穴張開,一股股灼熱的氣流噴she而出,他每呼吸一口氣,都像是在吞吐火焰,周圍的溫度迅速升高。

這些灼熱的氣流,都是最jīng純的氣血之力,逸散掉,就浪費了。

林銘咬牙封閉了全身竅穴,硬生生的將所有氣血之力禁錮在體內,強行煉化!

這避免了氣血的浪費,但無疑加重了林銘肉身的負擔,原本一些氣血逸散出去,林銘壓力還能小一些,現在,林銘全身漲得通紅,如同一只煮熟了大蝦一般。暴虐的氣血之力肆意沖擊著林銘的全身經脈血管,哪怕他開啟八門遁甲,又吸收龍骨龍髓,肉身堅韌到不可思議的程度,也是不斷的有血管爆碎,經脈斷裂。

混元天尊很可能是魔珠的持有者,又是法體雙修,開啟道宮九星,他氣血之力的強大程度可想而知,哪怕他只是留下一顆心髒,光憑這顆心髒的氣血之力,就可以沖毀聖主、界王的生命根基。

除非是天尊強者,否則沒有誰能強行吸收混元天尊留下的大帝之心。

而現在,林銘能夠一點一點的引心髒中的氣血之力入體,那是因為,大帝之心沒有抗拒林銘。

包括慕芊雪,也是這種情況,神女肉身沒有抗拒慕芊雪的附體,否則慕芊雪早已經魂飛魄散。

無論是大帝之心,還是神女肉身,都不受守護它們的殘魂支配,會出現這種情況,只能說,這是冥冥因果注定好的。

看到這等情景發生,守護殘魂不禁喃喃自語道:“這林銘,還有他的師姐,都是奇人……不知道他們有怎樣的經曆……”

如果說,能夠進入古墓之中,遇到混元天尊和神女遺留的傳承,是林銘和慕芊雪的幸運。但換一種角度,林銘和慕芊雪能夠來到位于天衍星的萬古魔坑,繼承混元天尊和神女的傳承,同樣也是混元天尊和神女的幸運。

他們的傳承非同小可,對傳人的要求極為嚴格,想要找到繼承者談何容易?

不但要求天賦,而且要求品xing。

混元天尊不想自己的傳承成為神域武者的尋寶地,不想一群人進來厮殺哄搶,或者被一些聽到風聲的老家伙得到。


他要的是一個與他有緣,可以繼承他遺志的傳人。

這一點,林銘最合適不過。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

在吸收jīng血的痛苦過程中,林銘也獲得了不可思議的好處,他之前因為燃燒jīng血而虧空的氣血之力,在快速的恢複著。

從僅剩下四成多的jīng血,到五成,六成,七成……

小半個時辰之後,突破九成,逼近十成!

又過了半個時辰,林銘的氣血完全圓滿,而後,開始了攀升和增長。

此時林銘的生死玄關早已打通,生門、死門完全開啟,八門遁甲已經開齊了,這些暴漲的氣血之力無處宣泄,開始向著林銘身體的某一處沖擊著。

那一刻,仿佛林銘的全身氣血都要凝聚起來,結成一顆珠子一般。

這樣的變故,讓林銘全身猛然一顫,冥冥中,他感覺自己仿佛來到了一片完全漆黑的空間,在這片空間之上,有九顆星辰,灑下星輝,照耀在林銘的身體上。

被星輝照耀,林銘只感覺身體他全身筋肉都舒展開來,隱隱的與天上九星對應,如海chao一般湧動。

這是……

林銘倒抽一口涼氣,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道宮九星?

九星高懸,星光連綿,如同大河奔湧,奔騰不息!

林銘甚至隱隱的覺得,只要伸出手,就能觸摸到天空中的星辰,然而事實上,這些星辰無比遙遠,根本無法觸及。

說到底,林銘只是看到了道宮九星,但是還遠遠沒有達到道宮九星的境界。

但是這對林銘眼界的提升,還有他未來的修煉之路,都有不可想象的好處。

在此之前,道宮九星對林銘來說就是一個謎,它無比神秘,以至于讓林銘連努力的方向都沒有。

可是現在,他卻真真正正的看到了道宮九星,至少,他知道怎麼走這條路。

星空漸漸消散,九星歸隱,一切又恢複了平靜。

此時的林銘,半跪在地上,全身被汗水濕透,而在林銘身邊,那縷混元天尊弟子殘魂已經驚得說不出話了。

剛才林銘經曆的不是幻象,而是真的在一瞬間,星空中出現九顆星辰,有星光揮灑!

混元天尊弟子本身也是法體雙修,他當然知道剛才剛才那一刻的景象意味著什麼。

“道宮九星,天上九星,對應武者體內九方道宮……此子年紀輕輕,竟然就這麼輕易的看到了道宮九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