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氣血入體
大戰在星空中上演,兩方人馬當中,高手無數,林銘看到一個手持藍色權杖,**控著閃電的男子,在戰斗之中,他仿佛化身天道,執掌雷劫之力。

此人正是雷罰天尊。

除雷罰天尊之外,混元天尊還要同時面對兩大聖族高手。

混元天尊,完全是以一敵三!

可是即便如此,混元天尊也沒有露出敗象。

“聖族的大能,為什麼能夠進入神域?”

林銘心中感到不能理解,按照神夢天尊所說,神域只是三十三重天之一,與其他諸多“天”之間有能量障壁相隔,越是強大的人,就越是難以突破這些阻隔。

那麼聖族的高手,又是如何進入了天衍星?

林銘正想著,他眼前的戰爭場景完全消失了,整個星空就剩下一顆血紅色的心髒在跳動,“咚!咚!”強有力的聲音,如同一面神鼓在震響!

林銘知道,剛才他看到的殘缺不全的景象,只是留存在這顆心髒中的記憶。

心髒是肉身,本不該有記憶,如此推算,這心髒上應該附上了一縷殘魂!

林銘腦海中劃過這個念頭,大喊道:“混元前輩!”

響亮的聲音在天空中回響,林銘很焦急,天冥子正在向這里趕來,林銘可不指望噴發的萬古魔坑拖延天冥子多少時間。

“混元前輩!””

林銘又一次喊道,然而,依舊沒有回音。

“我猜錯了?其實根本沒有殘魂?”

林銘心念急轉,也許,混元天尊的殘魂本來就很微弱,而且又一睡十萬年,想要因為自己一句呼喚就醒來,談何容易?

想到這里,林銘力量猛然沉入體內世界,一朵血紅色的蓮華在林銘身後緩緩綻放!

這正是帝尊蓮華。

隨之,蒼莽的氣息從林銘身上散發開來,他在這一刻開啟了鴻蒙空間!

大帝之心,都被鴻蒙空間籠罩了,鴻蒙之氣的雛形,不斷的沖擊著心髒的血肉,一波一波,如同海潮。

“混元前輩!”

林銘傾盡了所有的力量吼道,他的聲音如同滾滾春雷,震顫千里虛空!

就在這時,那顆跳動的心髒猛然一震,它的跳動的頻率緩慢了下來,一股無形的氣息籠罩在林銘的身體上,開始吸收林銘體內蘊含的神夢能量。

林銘心中一驚,並沒有阻止這一點,而是任憑其吸收,以林銘現在的狀態,做到這一點並不輕松。

片刻之後,林銘的臉色更加蒼白,甚至隱隱的帶了一點灰敗之色,而就在這時,一團灰色的影子從心髒之中流溢出來,它最終幻化成了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男子。


這個男子,身影極為模糊,在天地元氣的洪流中不斷的震顫著,仿佛下一刻就要消散一般。

他似乎非常吃力的睜開了雙眼,目光微微迷茫的看著林銘。

林銘也看著眼前的黑衣男子。

難道它就是混元天尊附在大帝之心上的殘魂?

這縷殘魂,遠沒有林銘想象的強大,甚至可以說非常的微弱。

想必當初,混元天尊傷得非常重,或者已經隕落,他遺留的殘魂,只是很小的一縷,沉睡之後,甚至要借助林銘的神夢能量才能蘇醒。

“前輩是混元天尊?”

林銘開口問道。

“你是誰,竟然可以使用鴻蒙空間?”

黑袍男子的聲音虛無縹緲,或者說有些虛弱。

“晚輩林銘,曾經在帝者之路受前輩福澤,得到了三分之一的混元武意傳承,故而可以使用鴻蒙空間。”

“原來如此,你說的是輪回路吧,師尊確實曾經在輪回路中留下了自己的傳承。”

黑袍男子如此說道,而這一句話也表明了他自己的身份,他並非混元天尊,而是混元天尊的**。

原來是這樣,林銘心中恍悟,說起來,混元天尊是法體雙修的武者,他雖然主修肉身,靈魂相對來說虛弱一些,但是即便如此,如果他真的留下一縷分魂,也應該具有龐大的威壓,遠不是此人能比的。

原來他是混元天尊的**,難道混元天尊讓自己的**殘魂沉睡在這里,守護者大帝之心和神女肉身?

“前輩,晚輩被人追殺至此,想讓自己的一個同伴,借神女肉身還魂,抵禦追殺!”

慕芊雪當年曾是半步界王的高手,而且無論是法則還是**上的造詣都達到了極高的境界,可惜她失去肉身之後,根本無法調用真元,空有一身法則,無法使用。

如果能夠融合神女的身體,慕芊雪的實力將會突飛猛進!

“借神女肉身?你是說……玄情天後?”

玄情天後?

林銘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那個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的年輕少女,竟然有這樣的稱號?

能夠稱天後的,絕不會是年輕俊傑,而必然是已經成名,實力無比恐怖的人物。

“玄情天後是太古神族的王,哪怕她的神魂已經不在,想要附身在她的肉身上也絕非易事,如若承受不住她肉身的力量,便會神魂崩潰,你可知道?”

那一縷殘魂緩緩說道,林銘聽得心中一驚,太古神族?

又是一個新的種族,林銘之前聽說過聖族、魂族、人族,這三大種族,是三十三重天中數量最多的種族,三大種族分別擅長練體、修神、聚元三大體系的**,林銘從不知道,還有一個太古神族。

“前輩說的是……太古神族?”


“正是太古神族,上天所創造出的最完美的種族,靈魂、肉身、體內世界無一不強大,可精氣神三修,一出生便擁有力量,且天賦逆天,壽元更是人族的十倍長。”

殘魂緩緩說來,林銘聽後心中一凜,精氣神三修,天賦逆天,壽元還是人類的十倍,這樣的種族也太逆天了。

“世上還有這樣的種族,完全凌駕于三大種族之上?”

林銘如此一說,殘魂臉上倒是閃過一絲意外之色,“沒想到,你還知道三大種族,不錯,太古神族確實繼承了三大種族的所有優點,也許正是因為古神族太過逆天,為天道所不容,所以在太古時代,它昌盛一時之後,便開始慢慢衰落,族人的數量極為稀少,到最後,近乎絕跡。”

“那天情帝後是……”林銘疑惑的問道,他不知道混元天尊為何跟太古神族在一起。

“這些你便不需要知道了,涉及到這個宇宙的秘密,你知道了也沒有意義,徒給你招來災禍罷了。”

殘魂這樣說著,潛意識的將林銘當成了天衍星的本土武者,加上林銘的氣血之力虧空,力量微弱,實在無法將他與神域第一天才聯系到一起。

然而殘魂的話剛說完,卻猛然頓住,“咦,你……燃燒了全身大半的精血?”

這殘魂作為混元天尊**,生前原本就是至少大界界王級的人物,而且他也是法體雙修,對氣血之力非常敏感,他稍稍探查林銘的身體,駭然發現,林銘燃燒了大半的精血,他卻還能好好的站在這里。

一般人如果是這樣,早就生命衰弱,難以支撐了。

“三十余歲骨齡,法體雙修,八門遁甲全部開啟?”

殘魂這一驚可非同小可,這個宇宙,練體術已經被天道規則所不容,即便是他的師尊混元天尊,也沒能在三十多歲的時候就開齊八門遁甲。

“你……有這樣的奇遇?”

殘魂分明感覺到,林銘是天衍星本土武者,一個本土武者,成長到這種程度要有無數機緣加身,簡直不可思議。

“你被誰追殺?”殘魂立刻想到,林銘恐怕就是因為被人追殺,才燃燒了體內一半多的精血。

“天冥子,來自神域的大界界王,他自斬一手,化成**進入天衍大陸,追殺晚輩,現在大概只要再過一刻鍾,他便會趕到了吧。”

林銘說這些的時候,雖然心中焦急,但是依舊能保持鎮定。

“大界界王自斷一手來追殺你?”殘魂不可思議的看向林銘,他隱隱的意識到,林銘遠比他想象的強大,這樣的人物,絕非池中之物。

“你能學會鴻蒙空間,跟師尊算是有緣,而且你年紀輕輕,又開齊了八門遁甲,法體雙修,也是跟師尊選擇了一樣的道路,這種冥冥之中的巧合,也許意味著,你就是師尊要等的人……”

殘魂默默的說著,混元天尊臨死之前,留下自己的傳承,等待後世有緣人進入。

現在,不管從哪個方面來看,林銘都是再合適不過的人選。

如果能看到混元天尊的遺願傳承下去,這縷殘魂死也瞑目了。

“你年紀輕輕,有如此天賦,真是了得,可惜,你被人追殺我也幫不了你,我只是一縷殘魂,沒有多少力量,你自己決定吧,如果你有信心,便讓你的同伴附身在天後的肉身上,而你,如果能承受住師尊氣血的洗禮,那麼你可以嘗試引混元之心中的氣血之力洗體。”

“引氣血之力洗體?”

林銘猛然一怔,看向星空之中跳動著的心髒,其中蘊含的氣血之力浩瀚如海洋,這可是天尊擁有的氣血之力,甚至混元天尊還可能擁有魔珠,這也使得他的練體術強大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如果引混元天尊心髒中的氣血之力進入自己的身體,那該是何等情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