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古墓麗影
從入千里**到神女古墓,林銘一路上不知道殺了多少邪魔。

這些邪魔要比千里**之外密集十倍不止,而且其實力也要更加強大。

“轟轟轟!”

雷火天劫之力呼嘯,林銘從邪魔群中沖殺而出,幾十個邪魔被燒成飛灰,其余的,也四散逃竄了。

邪魔也有智慧,明知是送死的他們,它們會逃。

此時的林銘,全身是血,身上寶甲多處破碎,幾乎可以用油盡燈枯來形容了。

而就在這時,林銘看到,在他面前出現了一座黝黑的石山。

這座石山上光禿禿的一片,寸草不生。

在石山周圍,隱隱的彌散著一股空間波動,這也意味著石山之中另有洞天。

“就是這里了。”

林銘不會記錯,這里就是神女古墓的所在,而這石山看起來光禿禿的沒有什麼特別,但其實有現成的通道進入古墓,否則當年那些沒有什麼智慧的尸煞不可能尋找到古墓的所在。

林銘閉上眼睛感知了一會兒,很快就發現了入口。

看起來,這里是一片石壁,但林銘知道,這只是錯覺罷了。

他看准石牆一步踏出,在那一刻,他只感覺自己仿佛穿過了一扇水銀做成的大門,踏入一片扭曲的空間障壁,而後視野豁然開朗。

林銘終于來到了當年的神女古墓,黑漆漆的山洞,到處落滿了厚厚的塵埃,古老的通道,風化的石壁,一切的一切,都洋溢著一股歲月的味道。

在山洞之中,有四口石棺,前面三口已經打開,只有最後一口石棺,被好好的封存著,這口石棺,隱隱的散發著一股浩大的氣息,仿佛里面埋葬的是太古時代的王。

林銘緩步走到石棺之前,恭敬的行了一禮,“前輩在此沉睡,晚輩今曰陷入危難,多有得罪了。”

林銘默默的說完這句話,而後推開了石棺。

石棺中的神女,依舊好好的躺在這里。

她全身骨肉,都仿佛最美麗的羊脂玉雕琢而成,凝結了星月之輝的精華。

黑色長發紛紛揚揚劈散在石棺之中,如同黑色的海浪,她臉上的**吹彈欲破,甚至可以隱隱的看到皮下的血管,你甚至可以感覺到,這些血管里仿佛還有血液在流動著。

淡淡的生命波動,始終洋溢在神女的周圍,如果不仔細探查,任誰也不會懷疑,這個神女只是在這里睡著了,下一刻她就可能醒來。

這是一個世間的奇女子,她仿佛是黑夜的精靈,由天地精華凝結而成的女神。

“一個太古時代的王者!”

再見神女的時候,林銘見識遠非以前可比,他愈發能感覺到這神女的強大。

原本林銘以為,神女可能是混元天尊非常重要的人,她本身的實力未必強大,她是靠混元天尊的庇護,才能維持身體經曆十萬年時間依舊生機勃勃。

而現在,林銘卻改變了自己原本的想法。

這神女恐怕她本身就非常強大,她身體周圍,洋溢著一股淡淡的生命法則,似乎天地元氣彙聚到她身體周圍的時候,都變成了有生命的精靈。

一個人,死後十萬年,身體周圍依然有法則的波動,可見她對法則的理解程度了。

“慕姑娘,你有可能附身于神女的身體中麼?”

林銘望著棺中神女,緩緩說出這番話來。

讓慕芊雪附身神女的肉身,這是林銘進入萬古魔坑之前就有的想法,但是林銘也知道,想要做到這一點,要冒很大的風險!

因為這神女肉身之上,加持了混元天尊的意志,混元天尊未必願意看到神女的肉身被慕芊雪附身,變成另外一個人。

慕芊雪眉梢微微一跳,附身這具神女的身體之中?

這個想法,慕芊雪以前也曾有過,但是這神女並非一般人,她的強大遠超當年巔峰時候的慕芊雪。

以慕芊雪現在微弱的靈魂,附身在這女子身上,很難想象會發生什麼事。

但是現在,天冥子就在快速逼近這里,慕芊雪也沒的選擇,只能賭一次!

她一句話沒說,靈魂從魔方空間中飛出,在天空之中凝化成靈魂體的形態,靈魂體的慕芊雪,身穿一身湛藍的長裙,體內散發著點點晶瑩的光芒,好似點綴了無數的碎水晶一邊,美麗如夢如幻。

慕芊雪輕咬貝齒,就要投入石棺之中,而這時候,林銘卻先一步擋在慕芊雪的面前,說道:“我先!”

言罷,林銘運轉神夢法則,他的全部感知、意志、神魂都投入了石棺之中,先慕芊雪一步沒入了神女的體內。

林銘選擇的位置,是神女的胸口。

那一刻,林銘只覺得腦海一震,旋即,他的神魂意志,完全來到一處讀力的意志空間中。

這是一片浩瀚廣闊的星空,仿佛浩大的宇宙一般。

林銘深吸一口氣,他對這片星空絲毫不陌生,十幾年前,當他還是旋丹修為,來到神女古墓的時候,他就曾來到這片意志世界凝化成的星空。

在這片星空之中,有一個可怕的存在。

就在林銘腦海中閃過這道念頭的時候,星空之中,一股如汪洋一般浩瀚的生命元氣,噴湧而來。

這股元氣如此的精純,如同海嘯山崩,直沖林銘的身體。

林銘早有准備,他身體被能量推飛之後,又穩穩的落在虛空,凌空懸浮。

他抬頭看向前方,在林銘身前的虛空之中,似乎遠在天邊,又似乎近在咫尺的位置,有一顆鮮紅的心髒在有力的跳動著。

“咚!咚!咚!”

可怕的聲音,每一次跳動都似乎跳在了林銘生命的鼓點上,讓林銘的全身氣血與之共鳴,仿佛要噴薄而出。

大帝之心,也是混元天尊留下的心髒!

它已經跳動了十萬年,但是依舊血氣磅礴,生命力浩瀚如無邊汪洋,每一次跳動,都讓虛空震顫。

離開肉身的心髒獨自跳動十萬年,而且還蘊含著如此恐怖的生命力,仿佛要一直跳動到歲月之河流干,跳動到時間的盡頭。

那股世間萬物,唯我獨尊的氣勢,讓林銘不禁想到了混元天尊在帝者之路中留下的話語——浩浩星河誰為主,萬古青史我來書!

“混元前輩!”

林銘大聲喊道,也不管混元天尊能不能聽到。

浩瀚的星空之中,林銘的聲音顯得格外空寂,沒有回音。

這個時候,林銘根本不能耽擱,他一咬牙,向著眼前的大帝之心飛去!

仿佛經曆了無比漫長的時間,又仿佛只是一瞬間,林銘來到了大帝之心前,在那一刹那,一股狂猛的血氣漩渦席卷了林銘,星空中一切都隨之模糊起來。

當林銘感覺周圍的景象變得清晰的時候,他看到了虛空之中,一顆巨大的星球,這顆星球上,布滿陰云,大地蒼莽,無邊無際,一股浩瀚的氣息從星球中散發出來,隱隱的流出一股林銘熟悉的氣息。

這是……天衍星?

林銘心中莫名的生出這個念頭。這應該就是天衍星,然而又跟林銘現在記憶中的天衍星有所不同。

就在這時候,他突然看到星空被撕開,憑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傳送門,無數的強者從傳送門中出現,這些強者,一個個身形模糊,為首的幾個人,全身散發著一股奇異的氣息,這股氣息,竟是與林銘在魔使大聖地遇到的神秘黑袍人有幾分相似,也就是說,這些人有可能來自于聖族。

這些人出現之後,立刻開始對天衍星展開攻擊!

一時間,虛空盡碎,恐怖的能量流肆意向天衍星沖擊而去,林銘幾乎以為天衍星要在那一時間毀滅了,至少,天衍星的生靈也會在這一擊之下,死亡殆盡。

而就在這時候,一層能量障壁在天衍星上空浮現出來,將所有的攻擊都攔在了外面。

能量洶湧,能量障壁激蕩,然而卻始終不曾破碎。

林銘心中一跳,他認得出,這障壁正是現在天衍大陸外圍的守護障壁,混元天尊布下的防護。

混元天尊以天衍星為根基,經營多年,布下的防護陣法,堅固不可思議。抵禦了這麼多強者的合力攻擊,也沒有被毀滅。

而就在這時,灰蒙蒙的天衍星中,厚重的云層被撕裂開來,一頭體長數千里巨大的黑龍咆哮著沖出。

這條黑龍,全身散發著恐怖的威壓,仿佛它本身就是一顆星辰,在黑龍的背脊之上,站著一個黑衣男子,這男子身材高大魁梧,手持一柄一丈長的黑色大戟,根本看不清面容。

看到這黑衣男子的一瞬間,林銘感覺心神巨震,這男子,正是混元天尊!

他擁有跟大帝之心一樣的氣息,而坐下的那頭黑龍,正是林銘在萬古魔坑中看到的獨角黑龍。

毫無疑問,眼前的場景,就是十萬年前發生在天衍星的那場大戰!

而在混元天尊的對手,其中便有來自于聖族的強者。

十萬年前的這一戰,除了涉及到雷罰天尊之外,還涉及到了聖族,混元天尊已經是站在神域頂尖的人物,他會在這場大戰中重傷,甚至隕落,便因為聖族的加入才導致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