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灰色光幕


方圓數十里的巨大陷坑,一直擊穿了地殼,坑下面則是噴薄而出的岩漿,林銘就這樣全身浸在岩漿之中,被岩漿的洪流沖了出來。

此時的他,全身的寶衣都被撕碎了,衣衫襤褸,渾身是血。

會造成這麼恐怖的破壞力,炸平了枉死山,倒不是因為林銘的力量,而是因為那追逐林銘的空間風暴。

林銘被天冥子的大手逼入了空間亂流之中,硬生生的在其中奮力掙紮了一兩個時辰,這期間,他不知多少次險之又險的穿過空間風暴的間隙,被強大的空間之力一次次的撕扯,如果是一般武者,幾次下去就會被扯碎成碎片,即便是林銘也不好受,他全身骨肉、經脈都崩裂開來,五髒六腑都破碎了。

他的jīng神,更是高度緊張,連同慕芊雪都消耗不小,在那樣的生死漩渦之中,一個疏忽就會瞬間殞命。

最後他強穿空間,帶出了大量的空間風暴,一直追逐林銘來到天衍大陸,神域和下界位面之間的空間風暴何其恐怖,哪怕有魔氣加持,堅固無比的枉死山,也是被瞬間粉碎!

“林銘,你還好。”

“沒關系,到了天衍大陸,應該安全了,哪怕我修為盡失,光憑開啟了八門遁甲的肉身,這里也沒什麼能威脅到我。”

林銘現在的狀態確實很糟糕,體內世界一團亂麻。混元種子都陷入了沉睡,與體內世界的能量聯系幾乎被切斷了。

全身經脈斷裂了九成,血管也爆碎無數,體內淤血不知多少處,包括他肺腔,腸胃中,都有淤血。

不過林銘修煉到這等地步,肉身已經完全蛻化成jīng純的氣血jīng元,有淤血也可以化成jīng元被身體吸收,只是需要一些時間罷了。

“慕姑娘。你沒事。你的消耗也不小。”

林銘看到慕芊雪的臉se比平時要蒼白許多,顯然透支得厲害,

慕芊雪搖搖頭道:“我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輕飄飄的話語。慕芊雪輕輕一笑。心中有些感慨。

當初慕芊雪剛剛蘇醒過來的時候。輕輕松松就擊殺了龍一,雖然失去肉身,但是慕芊雪光憑靈魂力。就已經能媲美神君初期強者了。

那個時候,林銘遭遇危險,慕芊雪拼著損失一些靈魂力,完全可以庇護林銘。

可是現在,林銘也成長到能抗衡神君強者的境地,甚至比慕芊雪的靈魂體更強,如此一來,他當然不需要慕芊雪的庇護了。

這讓慕芊雪心中有一點輕微的失落,但同時,更多的卻是喜悅和欣慰,林銘成長的這麼快,她由衷的高興,仿佛這些成就是她取得的一般。

林銘自然不可能察覺到慕芊雪此時複雜的內心變化,他從須彌戒掏出幾枚珍貴的養魂丹,捏碎了,化成jīng元,滋潤慕芊雪的靈魂體。

“慕姑娘,你可以在魔方中沉睡一會兒,接下來的就交給我好了,我可能兩三天時間就能完全恢複了。”

“嗯。”慕芊雪輕輕點頭,微微一笑,她很少笑,但是一笑起來,卻給人一種花開滿地的感覺,就像chūn意一般溫暖。

她化成一縷靈魂能量,投入到魔方空間中,而林銘則撐著破敗不堪的身體,很艱難的爬出了巨大的深坑,現在的他絕對是最虛弱的時候,不過他的感知還是非常敏銳,他心中一動,轉頭望向一個方向,似乎有人來了。

長空之中,一隊飛天蛟在疾飛,他們正是天衍星神國王子和公主組成的曆險隊。

飛在最前面的人不是衛將軍,而是神國王子,此時的他,一臉的興奮。“快一點,也許是什麼寶物出世也不一定呢!”

這麼恐怖的聲勢,連被稱為邪魔之地的枉死山都擊毀了,如果是掉落下來的法寶,那絕對是聖魔大陸第一寶貝!

退一步說,就算不是法寶,能掀起這麼恐怖爆炸的東西,也一定是宇宙里的某種珍奇材料,拿回去,一樣可以煉器,打造絕世神兵。

送上門的機緣,怎麼能錯過?

飛出數百里遠之後,他近距離看到爆炸現場,看到那方圓幾十里,深近十里的巨大深坑,還有坑中不斷翻滾的紉,更是興奮。

這樣的坑,如果注滿水,幾乎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小型內海了。

神國王子正yu去探查導致這場爆炸的到底是什麼,就在這時,他卻猛然一怔,不可置信看向深坑的邊緣,那里,竟然有一個衣衫襤褸,全身是血的男子。

“你……你是誰?”

這個人,傷成這個樣子,難道他當時距離爆炸中心不遠,竟然能活下來?

曆險隊的其他人也看到了林銘,衛將軍心神一驚,他腦海莫名的劃過剛才他極目遠眺的景象,他當時隱隱的看到,那顆所謂的隕石,似乎是一個人。

該不會是……

衛將軍吞了一口口水,但還是搖頭否定了,就算是神海後期高手,在那樣的爆炸中,也早就灰飛煙滅了,一定是自己看錯了。

掃了一眼林銘的修為,衛將軍想要分辨林銘的境界,但是卻一時沒看出來。

神海期?

命隕期?

林銘的體內世界此時一片蕭索,元氣混亂無比,根本難以分清。

“難道是半步神海?那種意外得到機緣,要突破神海修為的武者?”

衛將軍腦海中劃過這個念頭,卻也不敢肯定。

不過無論怎麼說,這個人來曆神秘,而且能在距離爆炸中心不遠的地方還活下來,定然有不凡之處。

衛將軍這樣想著,突然若有所感,抬頭望去,他突然看到一道無比浩大的黑se神光閃耀天際,那一時間,仿佛天空中出現了兩輪太陽,一輪是耀眼的熾白,而另一輪則是純黑se!

天,那是什麼!?

衛將軍心中大驚,而林銘更是面se一變!

……

在億兆里之外,空間隧道之中,天冥子在空間風暴之中快速穿梭。

他並非下界飛升者,從神域到下界,不會順應任何天道法則,如同魚兒迎著湍流游泳。

無窮的空間風暴向天冥子席卷而來,被他一一化解。

某一個時刻,在天冥子面前,猛然一陣強光亮起,他一拳擊出,只聽轟隆一聲巨響,空間震碎,天冥子穿過了空間風暴,來到了一片完全陌生的位面之中。

在這片位面,有著柔和而又稀薄的天地元氣,有著脆弱的空間,微弱的法則,毫無疑問,這里正是下界。

在下界之中,大界界王舉手投足之間就能讓虛空破碎,這里的法則對他們的約束力極低。

“這就是下界,我成為界王這麼多年來,竟是第一次來到下界,果然是一個脆弱無比的位面,我感覺在這里,毀滅一方空間太容易了。”

天冥子這樣說著,突然心中一動,在他眼簾之中,倒映出一顆蔚藍se的星辰,這顆星辰相當巨大,諸多天地元氣彙聚起來,在這顆星辰周圍形成浩渺無邊的薄霧和星云,這些星云延綿幾十億里,十分壯觀。

它正是天衍星,

“目的地到了。”天冥子嘴角泛起一絲微笑,“狩獵開始了,林銘,我用你的家鄉做你的墳場,也算仁至義盡了。”

天衍星面積很大,雖然以天冥子的感知,完全可以一點一點的把林銘找出來,但是那樣太耗費時間,他不會這麼做。

他打算將這個星球的所有生命毀滅,到時候,唯一活下來的那個生靈,一定會是林銘了。

這樣做簡單明了。

至于為了節省時間,抬手間毀滅億萬生命,對天冥子實在不算什麼,在下界,屠殺一顆星辰,根本不會有人知道,就算有人知道,也沒有人會懷疑到天冥子。

“天衍星的生靈,要怪,就怪你們的同鄉!”

天冥子從須彌戒中抽出那根八尺長劍,全身能量爆發,那一刻,在他背後浮現出一個猙獰的惡魔,將攻擊分散到一個星球上,毀滅一個星球的全部生靈,對天冥子來說也要全力以赴。

“陷入永恒魔域之中,神魔降臨!”

天冥子高舉雙劍,猛然一劍斬下,他背後的惡魔虛影化成一道黑se神光直劈而下,如同一顆耀眼的黑se彗星直落下去,大片的虛空被天冥子這一擊擊潰,眼看天衍星就要籠罩在無盡的魔光之下。

天冥子面露一絲猙獰的微笑,在他的攻擊下,下界位面的虛空實在太脆弱了,有種殺機用了牛刀的感覺。

就在這道神光即將打穿天衍星大氣的時候,異變突生!

在天衍星大氣層之外,突然出現了一道朦朧的灰se光幕,天冥子的攻擊正撞擊在這道光幕之上,那一刹那,讓天冥子始料未及的一幕發生了,他的全力一擊,攻擊到灰se光幕後,竟是如泥牛入海一般,憑空消失了!

“呃?怎麼?”

天冥子直接懵了,大腦當場失去了思考能力,而僅僅一息之後,讓他更吃驚的事情發生了,那道灰se光幕突然輕輕一顫,對著天冥子發出了一道黑se神光,正是天冥子剛才的攻擊!

他的攻擊,被原封不動的返還回來了!

“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