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天衍星
“天……天冥界王,你……你……”

在天宇星傳送陣附近,還有天宇門的幾個**,以及七八個等待傳送的武者,他們都目睹了天冥子擊殺天宇星長老搜魂的一幕!

此時他們一個個都恐懼到了極點,在他們眼中,天冥子就像是一個殘暴的惡魔,殺人不眨眼,甚至沒有理由。

天冥子環視在場眾人,面se冷漠,“很抱歉,你們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事情。”

天冥子追殺林銘一事,事關重大,一旦泄露出去,他會卷入天大的麻煩之中,追究緣由,還可能牽連出聖族的事情,那麼天冥子必死無疑!

這種事,天冥子又怎麼會容許它發生,哪怕這些人到現在都根本不知道林銘的身份,他也不會讓這些人活在這個世上的。

“你……你!”

聽到天冥子的話,眾人面如土se。

武者雖然實力高強,但未必勇敢,面對死亡時,他們比凡人更加害怕,因為他們的人生,比凡人要jīng彩許多。

“逃!”

有幾個武者發出驚恐的叫聲,轉身就逃!

他們各顯手段,有的用了逃命的靈符,有的甚至燃燒了jīng血,不惜一切代價的逃命!

他們分開不同的逃跑方向,然而在大界界王面前,他們根本沒有逃走的可能。

“要怪,只能怪你們運氣不好。””

那一刹那,天冥子氣勢爆發,從身上she出了數百道黑se的能量劍,這些能量劍速度快得不可思議,在傳送陣現場的十多個人,瞬間被能量劍洞穿,切割成了無數的碎肉。

十幾個人,當場死亡!

血雨揮灑,碎裂的肉塊掉落下來,而天冥子就這麼站在血雨之中,他身上散發著一股無形的力場,所有血汙靠近他之前就自動避開。

此時的天冥子,身穿黑se寬大長袍,臉se蒼白,雙目猩紅,配上這片血雨,十足一個萬魔之魔!

“真是讓我顏面無光的事情,我要殺林銘,他送上門來我卻不知道,還被他奪了混元靈根,甚至撞破我與聖族的合作。”

天冥子喃喃的自語著,就在這時候,天宇星已經有人發現了這里的異常。

“發生了什麼事,有人動手了?”

天冥子目光一寒,冷哼一聲,一股滔天魔氣從他體內直沖而出,在天空中,滾滾yīn云彙聚而來,這些yīn云濃郁沉重,如同聚集起來的無窮惡魔。

天地元氣咆哮,狂風肆意,宛如世界末ri般的情景。

“什麼?”

“天地元氣暴動起來了?”

天宇門的武者紛紛心驚,這絕不是自然形成的景象。

他們正yu飛出去查看,而就在這時,一股無形的空間籠罩下來,將整個天宇門容納其中。

世界,被隔絕了!

“怎麼了……”

一個剛剛飛上天空的武者,竟是噗通一聲從天空中摔落,無法形容的壓抑感籠罩全身。

“是絕世高手,要滅我們宗門?”

很多人心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而後,他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天冥子,施展了自己的領域,與那聖族黑衣人一模一樣的領域——萬古魔域。

在此領域下,一切都被隔絕。

天冥子將所有人的意識都剝奪了,但是他沒有下殺手,倒不是他有什麼善心,而是他不想把事情弄得太大,一個頂尖八品宗門,如果一瞬間被滅門,會引起太多的關注。

“林銘,下界飛升者,故鄉天衍星……”

天冥子腦海中浮現出林銘的信息,天衍星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下界位面中的一顆稍微大一點的星球而已,如果不是因為聖族傳下命令,要天冥子暗殺林銘,他不會這麼清楚林銘的資料,更不會知道下界位面有天衍星這樣一個小地方。

“林銘回下界,定然去了天衍星,以他的修為,順應天道法則回故鄉位面已經是極限,不可能穿越無窮的空間風暴去其他位面,他如何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天冥子輕輕一笑,拿出一枚金se的玉簡,這枚玉簡,有一本書那麼大,意念投入其中,神域三千大千世界和諸多下界位面的星圖全部倒影在天冥子的腦海之中,只要知道了天衍星的坐標,以天冥子的實力,通過傳送陣去往天衍星也不過一兩個時辰而已。

天冥子嘴角的笑容逐漸猙獰起來,以他的實力,鎖定林銘在某一顆星球之後,要抓住林銘簡直如甕中捉鱉。

“你簡直是為你自己選擇了最好的墓地,故鄉的土地,確實適合安葬……”

天冥子如惡魔呢喃的自語著,袖袍一揮,一顆九陽玉飛入了傳送陣的能量核心之中,下一刻,浩浩神光亮起,天冥子在傳送陣之中消失了。

……

此時,億兆里之外,隔著無窮的宇宙空間,有一片血紅se的平原,在這平原的盡頭,橫亙一座綿延千里的山脈。

這山脈有一個名字,叫枉死山,這座山脈,常年散發著恐怖的魔氣。

隨著一聲聲凶獸的清嘯,一隊飛天蛟落在了平原的盡頭,這些飛天蛟英武非凡,在它們的背脊上,坐著一群英氣風發的武者!

這些人中,為首的是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人,除此之外,還有一對男女最為顯眼。

這一對男女,都是身材高挑,氣質非凡,男的英俊帥氣,女的美麗出塵,他們是聖魔大陸一個神國的王子公主,堪稱絕代天驕的人物!

“枉死山,我們終于要來曆練了,這次一定要殺個七進七出,痛痛快快的。”

英俊青年興奮的說道,他握緊了手中的長劍,顯得非常自信。

每年都有很多高手進入這山脈之中,然而,其中九成有去無回,連尸骨都沒有,因為他們死了也白死,所以這片山脈就被成為枉死山,是高手的墳墓,但同時它也是一個蘊含了大機緣的地方,很多武者在這里曆練,卻得以突破境界,在武道之路上走得更遠。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哪怕冒著很大風險,每年都有諸多絕頂人物來枉死山曆練。

“哥哥,我們要小心呢,枉死山深不可測,父皇已經忠告過我們,必須聽衛將軍的話,最多深入枉死山四百里。”騎著飛天蛟的神國公主說到,她身穿一身戎裝,英武但卻不失溫婉,是個難得的佳人,她這樣的出身、長相,理所當然是神國諸多年輕人的夢中**。

“公主說的對,枉死山深處太過恐怖,哪怕陛下親至,也不敢真正走到枉死山最深處,那里是絕對的生命**,誰也不例外。”

在美麗公主身後,身穿盔甲,身材魁梧的中年人如此說道,他顯然就是公主口中的衛將軍了。

年輕的王子顯然不願意聽這忠告,他撇撇嘴,想要反駁幾句,想說自己實力已經成長到何等境地之類的話語。

然而他還沒開口,只聽天空中傳來轟隆隆的恐怖巨響。

眾人心神一驚,猛然抬頭望去,只見一顆耀眼的隕石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撕裂大氣,直沖下來!

這顆隕石周圍燃燒著火焰,包裹著雷霆,雷火相交,氣勢無法想象!

除了雷霆和火焰之外,在它周圍,還包裹著一股灰se的氣息,眾人都從未見過這股灰se的力量,而如果jīng通空間法則的人在此,便會知道那其實是從空間裂縫中泄露出來的空間風暴,而且這空間風暴來自于神域和下界之間的空間間隙,是一股能絞滅一切的恐怖力量!

“好快的隕石!”年輕的王子驚叫。

而在他身邊,衛將軍極目遠眺,卻是心神猛然一震,“不對,那不像是隕石,怎麼我看它好像是……一……一個人?”

衛將軍說出了一個自己的都不敢相信的推斷,然而以他遠超一般武者的目力來看,那確實是一個人。

眾人心中一驚,是一個人?

就在這時候,“隕石”落地了,而落點,正是魔氣森森,號稱生命**的枉死山!

“轟隆!”

那一刻,無比恐怖的爆炸席卷方圓千里的范圍,枉死山的山脈直接被掀開了,大地被打穿,隱藏在底層之下的岩漿沖天而起,如同海嘯一般直沖云霄,恐怖的沖擊波沖碎了枉死山的一切,以勢不可擋的氣勢席卷而來。

“糟糕!危險!”

衛將軍心神大驚,急忙撐開能量結界,護住所有人。

沖擊波毫不客氣的沖在衛將軍的能量結界上,沖的衛將軍臉se蒼白,五髒六腑激蕩,幾乎吐出一口血來。

相距這麼遠,承受了不足萬分之一的沖擊力,還能讓自己受傷,衛將軍已經無法想象剛才撞擊的威力了。

風暴很快就過去,人們睜開眼睛望向那“隕石”落地的地方,而這一下,所有人都驚呆了,連一向穩重的衛將軍也是張大了嘴巴,久久無法閉合。

枉死山——傳說中擁有無窮邪魔的生命**,有不知多少高手隕落在這里的枉死山,竟然在剛才的爆炸中坍塌了七成。

別說那些邪魔,連山都沒了!

這是多麼可怕的力量?

人們都感覺像是在做夢一般,但是那些被從地下深處砸出來的,依舊在翻滾的岩漿,卻仿佛在告訴人們,這一切都不是幻象。

“衛……衛將軍,你說剛才的隕石,是一個人?”

神國公主猛然意識到了什麼,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

其他人,頓時也看向了衛將軍。

衛將軍依舊處于震撼之中,他張了張嘴,艱難的說道:“我……我可能看錯了。”

推薦一本新書,武破魔天,書號3168213,有興趣可以去看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