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身份暴露
天冥子已經是大界界王強者,而且是大界界王中的頂尖高手,距離半步天尊的境界也已經非常近了。

這樣的人物,與林銘有著十萬八千里的差距,他的攻擊,絕對能將將林銘打得灰飛煙滅!

“林銘,小心!”

慕芊雪急道,此時在林銘身後,那只大手伴隨著滾滾轟鳴之聲,急速沖來,面對這只巨手,林銘的身體就仿佛雪崩之下飛行的一只小鳥一般微不足道。

絕對不能力敵!

林銘很清楚,以自己的實力想要擋下這一擊是萬萬不可能的!

唯一的辦法就是讓空間風暴湮滅它,大界界王的實力,遠遠達不到無視空間規則的地步。

深吸一口氣,林銘全身能量爆發,突然稍稍改變了方向,對著混亂無比的空間亂流,猛然沖了進去!

那一刻,饒是平素鎮定的慕芊雪也微微se變,混亂浩瀚的空間通道之中,有無數浩瀚的空間之力形成了億萬里長的巨大洪流,這些洪流遠遠的懸浮在天邊,如同星河的巨大旋臂,一旦進入這些洪流之中,就會有無數狂猛的空間風暴,如同刀子一般肆意飛來,這股力量,完全可以絞碎一顆行星!

沖入空間亂流,何其危險,以林銘的實力,一個不小心就是萬劫不複!

慕芊雪目光凝聚,沒有發出絲毫聲音,只是以自己的神魂之力融入林銘的身體,以她對空間法則的感知,盡可能的幫助林銘不要出現任何失誤。

在這空間亂流中穿行,就如同凡人在鋼絲上跳舞,你可以對一千次,但是你決不能錯一次!

轟轟轟轟!

一道恐怖的洪流從林銘頭頂沖過,這股亂流的速度快到不可想象。它的沖擊引起了空間的劇烈震顫,光是這種震顫就能輕易震碎山脈!

那一刻,林銘只感覺一股強大的力量沖擊著自己的五髒六腑。仿佛要將他的身體完全撕裂開來一般!不是正面撞擊,只是擦到。便已經如此,這種沖擊力,即便是一般的神君境強者,也會灰飛煙滅!

“蓬!”

林銘的護體真元如同被重錘擊打的玻璃一般粉碎!

死門開啟!

林銘猛一咬牙,直接開啟死門,死門位于林銘的jīng神之海,它就如同一個閥門。一開啟死門,林銘全身罡元便如洪水一般爆發,驟增百倍!

原本林銘只有真元,現在真元罡元融合一體。他的肉身力量,和肉身強度,瞬間提高到了一個不可想象的地步,憑借強大的肉身,他硬生生的承受了空間之力的沖擊。

昂——

隨著一聲清亮的龍吟。在林銘身後,浮現出一條真龍虛影,林銘就像是穿梭在狂浪之中的蒼龍,急速飛翔。

拋開慕芊雪不談,林銘本人。也對空間法則理解到了極高的程度。

封神天尊正是時空法則的大成者,他的混元黑洞封印神靈的本質就是將時間和空間封入其中,達到永恒封印的目的。

在神域第一會武賽場沉睡的一年半時間里,林銘的時空法則,早已經分別達到第五重圓滿的境界。

虛空橫渡!

眼看著一條如同浩浩大河一般的空間洪流當頭傾瀉下來,林銘身體猛然一轉,硬生生的從這股空間洪流的間隙中穿過,巨大的反噬力讓林銘身體猛然一震,哇的吐出一口血來!

而緊隨其後,就是天冥子發出的大手,此時這雙手,已經距離天冥子不知多少兆里遠,任憑天冥子神通廣大,對空間法則的理解再高,也無法在兆里之外,cāo縱一只巨手靈活的躲避空間風暴。

“轟!”

這股空間風暴與巨手擊撞在一起,可以瞬間粉碎萬千山脈的力量,大界界王強者也承受不住!

饒是天冥子已經做出一些反應,但還是力有不及,只聽一聲恐怖的爆響,這只手掌的上半截直接被撕裂開來!

能量瘋狂宣泄,巨手猛然震顫,光芒突然黯淡下來。

遠在無數里外的天冥子身體一震,臉se微微蒼白,他的右手仿佛被蛇咬了一般,在輕輕的顫抖著,一道鮮血沿著天冥子的指尖汩汩流下。

這一幕,落在所有人的眼中。

他們都愣愣的看著天冥子,感到不可置信,這個人大人物,竟然受傷了?

他怎麼會受傷?

雖然這些人還不知道天冥子的真實身份,但是毫無疑問他是一個界王級強者,這種威壓不會錯。

這樣的一個人,匆匆趕到這里,似乎是在追捕那個從傳送陣中逃跑的小輩,按理說是手到擒來的事情,又怎麼會受傷?

他們還沒反應過來,天冥子身體又是猛然一震,這一刻,他右手手背上血管爆裂,鮮血流出。

他發出的真元大手,第二次撞上了空間洪流,僅剩下的一半能量,也被徹底撕裂了!

此時在空間通道之中,林銘已經徹底擺脫了天冥子的巨手追殺,恐怖的能量爆炸如同燦爛的煙火一般在林銘身後肆意宣泄,林銘全身都籠罩著雷霆與火焰,他就如同一顆流星,在這樣激烈的火焰之中,迎著空間風暴沖出!

逃出來了!

林銘全身是血,他沒有松懈半點,雖然逃過了天冥子的追殺,但是他現在已經深入空間風暴之中,要回到原來的空間隧道,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此時的林銘,因為剛才屢屢通過空間風暴的間隙,又被爆炸的能量波及,體內五髒六腑已經嚴重受損,如果不是練體術的支撐,他早就重傷吐血了,在這空間風暴之中失去戰斗力,下場可想而知!

“這次橫渡虛空,還要持續數個時辰!”

在林銘jīng神之海中,慕芊雪說道,她有從神域下界的經驗。

“真久……”林銘咬牙吞下了一顆丹藥,接下來,即便沒有天冥子的追殺,也會是一場苦戰。

……

在天宇星,天冥子看著自己受傷的手掌,他的手原本如美玉一般jīng致白皙,而現在,許多血絲從爆裂的血管中滲出,讓他一只手顯得有些淒美猙獰。

這時,天冥子突然嘴角泛起一絲冷笑,生硬的吐出一個“好”字,這讓眾人更加莫名,他們一個個噤若寒蟬,都不敢吭聲。

“真是年少英雄,冒死沖入空間亂流之中,以此來躲避我的追殺,好氣魄,越是如此,我卻越不能放過你呀……”

天冥子突然抬起手來,不知是喜是怒,周圍眾人忍不住紛紛後退,他們感覺到天冥子體內隱隱的散發出一股殺氣。

“你……”

天冥子輕輕吐出這個字,右手輕輕一招,在他身前不遠處,被林銘打得重傷吐血的天宇門老者身體憑空飛了起來,飛到了天冥子的手中,被天冥子一把抓住咽喉。

一刹那,天宇門老者嚇得面如土se,“饒……饒命,天冥界王前輩息怒,老朽無能,沒能攔下他,老朽已經盡力了。”

老者慌忙解釋,他感受到眼前天冥子的殺意,以天冥子的身份,殺死他根本如捏死一只螞蟻那般簡單。

“天……天冥界王!?”

周圍的眾人聽到老者的這個稱呼,都是嚇呆了。

他們原本猜測天冥子可能是界王級的人物,但是也沒想到,他竟然就是魔始大世界的大界界王!

放眼整個神域,天冥子也是界王強者中的頂尖存在!

這樣的人物,以眼前這些人的身份地位是絕對接觸不到的。

看著天宇門老者,天冥子面露笑意,“我知道你盡力了,不過……我還想請你再盡一份力,我要知道那個青年的一些信息。”

“好……好,我就說,他……”

天宇門老者點頭如搗蒜,然而他話還沒說話,他只覺得天冥子的右手猛然收緊,他脖子劇痛,只聽“咔嚓”一聲輕響,他的頸椎直接被天冥子捏斷了!

“不用你複述了,我自己查就好了。”

天冥子依舊是微笑的表情,他的jīng神力,直接沖入天宇門老者的jīng神之海,讀取天宇門老者的記憶。

搜魂術!

語言能描述的信息終究有限,自然比不過搜魂術來的詳盡。

而當天冥子在天宇門老者的腦海中目睹了林銘出手強渡虛空的全過程後,他猛然愣住了。

林銘所施展的招式——黑暗永恒,天冥子怎能不認識?他可是親眼看過神域第一會武總決賽的全過程。

“神海中期修為,那奇異的能量混洞,用槍的武者,怎麼會……”

天冥子一雙血紅se眸子閃著奇異的光彩,“他竟然是林銘!”

林銘……

天冥子眉梢跳動,林銘身份特殊,他若是要殺林銘,必然會牽扯到天大的麻煩,一旦泄露出來,他也承擔不起。

而且原本他因為聖族的命令,打算偷偷動手,可是現在,情況變得一團糟,聖族的間諜,竟然直接被林銘殺了!

天冥子不知道林銘有沒有察覺到那個被殺聖族間諜的身份,但是他卻知道,那具尸體一定被林銘帶走了。

一旦林銘將它交給神夢天尊或者浩宇天尊,後果都會不可想象!

“必須……殺林銘滅口!”

天冥子心中閃過這個念頭,而林銘現在逃到下界,也是天冥子動手的最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