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三四七章 最後一門 感謝ricardomin盟主
.zai.org,。

在魔始大世界主大陸上空,懸浮著眾多的星球,這些星球不乏直徑百萬里的龐然大物,但是懸浮在魔始大世界主大陸的上空,卻如同一顆小沙粒一般微不足道。¤ 網址:.zai.org ¤

在這眾多星球中的某一顆,林銘盤坐在一座隱蔽的洞府之中,在他身前,一尊靈器藥鼎緩緩的旋轉著,天劫之火,在藥鼎之下灼灼燃燒,一尊藥鼎都散發著淡淡的紅光。

林銘現在煉制的是寂滅玄丹。

按照《蒼穹霸典》的記載,長生玄丹和寂滅玄丹正是開啟生門和死門的必備丹藥,而這兩種丹藥,都不需要特定的藥材,嚴格來說,它們其實不是某一種特定丹藥,而是一類丹藥的統稱。

長生玄丹需要生命屬xing的煉丹材料,而寂滅玄丹則需要死亡屬xing的煉丹材料。

混元靈根,正代表著宇宙形成之初那寂滅、混亂,沒有任何生機的世界,故而,它能煉制開啟死門的寂滅玄丹。

林銘用了一個月的時間,集齊了所有寂滅玄丹的輔料,也幸好魔始大世界本來就是神域為數不多的第一大世界之一,這里擁有各種珍稀材料,只要有九陽玉,全部能買到。

為了避免被有心人察覺,林銘用了不同的身份,在不同的交易場所之中購買材料,神夢法則的易容術極為jīng妙,就算神仙也查不到林銘的頭上。

就這樣,林銘集齊所有材料後,來到了天宇星。在這里閉關

選擇天宇星的原因是,天宇星有一座通往下界的傳送陣。只要支付足夠的紫陽晶,武者就可以通過傳送陣回到下界,而後在一種未知法則的引導下,直接返回自己原來的位面。

當然,如果想要去別的位面也可以,那要提前知道位面的坐標,而在無盡的空間亂流中,想要找到准確的坐標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諸多珍貴材料,一股腦的被林銘打入藥鼎之中。

這些材料。花費了林銘五枚九陽玉。

五枚九陽玉。相當于五萬億紫陽石,當年林銘購買大千世界丹也不過花費了七萬億紫陽石而已。

寂滅玄丹,光是輔料的價值,就直追大千世界丹。更別說加上主料混元靈根了。

論煉藥。林銘不算在行。雖然他也吸納過煉藥師的記憶碎片,但是那煉藥師的煉藥水平並不算高。

幸好,林銘有慕芊雪的輔助。當年,慕芊雪天縱奇才,年紀輕輕修成半步界王,她對陣道、丹道都有極深的研究,尤其在煉制長生玄丹和寂滅玄丹方面,有著豐富的經驗,因為慕芊雪自己就是法體雙修。

有慕芊雪的經驗,再加上林銘遠超一般火焰的天劫之火,煉制寂滅玄丹已經是十拿九穩。

隨著時間流逝,藥鼎中的寂滅玄丹逐漸成型,沒有傳說中的藥香,有的是一股死寂的氣息,身處這種氣息之中,呼吸一口,都感覺自己的心髒仿佛要停跳,靈魂幾yu沉睡,體內血脈能量的運轉都緩慢下來。

如果是凡人,吸上一口這樣的氣息,直接就會生命斷絕而死。

“這丹藥,置之死地而後生,光是聞一口氣息就如此了,直接服下此丹,那種死寂之力可想而知,如果自身生命力不夠強大,很可能就此一命嗚呼。”

慕芊雪道:“不錯,所以八門遁甲的死門放在最後一門,先開生門,再開死門,以生門提供的生命力,對抗死門。”

慕芊雪說話間,藥鼎劇烈的抖動起來,爐蓋被猛然沖飛,一顆通體漆黑的丹藥直飛而出。

林銘身形一動,一把將其抓住。

這枚丹藥,沉重無比,它黑的不見一絲光澤,嚴格來說,它已經不是顏se上的黑,而是它將所有的光線都吸納其中,是徹徹底底的漆黑,如同林銘的混洞種子一般。

看著這枚丹藥,林銘感覺它仿佛打通了某種神秘的空間通道,通向一個未知的宇宙時空。

林銘將體內生門的力量運轉到極致,這時的他,全身生命之火熊熊燃燒,如同一尊熾烈的火爐,這樣龐大的氣血之力,一般yīn魂野鬼如果靠近,都會被瞬間沖得魂飛魄散。

林銘深吸一口氣,一口吞下了寂滅玄丹。

寂滅玄丹,泯滅生機,那一刹那,就如同一盆冷水澆在火爐上,這樣生與死的交替,讓林銘身體猛然一震,張嘴吐出了一口黑血。

這口黑血離開林銘的身體之後,竟是迅速的腐朽、枯竭,這就是寂滅玄丹的恐怖所在,連血液沾染上一點,都會直接干枯。

林銘的肉身,不斷的衰敗,他的面容、肌肉都開始萎縮,然而在生門的加持之下,這些血肉又在不斷的再生。

這樣的過程持續了幾刻鍾的時間,林銘忍受著肉身衰敗凋零的痛苦,一點一點的按照《蒼穹霸典》運轉體內罡元,沖擊著最後的死門。

……

此時,在天冥大聖地深處,一方du li世界之中。

面容蒼白的天冥子,盤坐在血se石台之上,在他這方石台之下,是無盡的紅se海洋,怒濤翻滾,狂狼洶湧,濺起無數黏稠的水滴,如同血液一般。

而在這血海之中,亦有無數的奇形怪狀的生物在浮浮沉沉,這就像是傳說中的地獄。

在天冥子的身前,一個容貌模糊的黑袍人,全身籠罩在一片黑霧之中,黑霧翻滾,使得他的身影如同火光一般跳動著,難以看清。

在這黑袍人的面前,有一方羅盤在緩緩旋轉,在這羅盤之上,漂浮著諸多神秘的道紋。

這些道紋與神域的道紋完全不同,反而與林銘曾經得到的殘缺骨片上的符文有類似之處。

而在這道紋之下,則是一堆散亂的尸骨,這些尸骨都已經支離破碎,完全萎縮,如同風化千年的干尸一般,如果林銘在這里,就會一眼認出,這些破碎的尸骨,正是在魔始叢林中,那六大神君高手留下的碎尸。

陣盤旋轉,這些尸骨仿佛融化了,變成了一股股**的尸氣,被陣盤完全吸收了。

而後,在陣盤之上,形成諸多模糊的景象,這些景象除了那神秘的黑袍人之外沒有人能看得懂。

“算到了麼?”

天冥子睜開雙眼,如此問道。

黑袍人搖搖頭,說道:“如果這些尸體有記憶還好,我能輕易找准凶手,可惜他們被破壞的太嚴重,只能以秘術來還原過去的景象,困難得多。”

黑袍人說話間,在羅盤zhōng yāng浮現出了一個模糊的身影,他手持長槍,根本看不清容貌,甚至辨不出年齡。

“就是他?”

天冥子目光一凝,就是這個人,殺死他天冥大聖地的諸多弟子,奪走了混元靈根。“只有這些嗎?”

光憑這一點,根本無法鎖定目標。

“嘿嘿,我聖族的手段,可遠不止如此。”

黑袍人說話之時,突然張開嘴,一口將那模糊的身影,連同諸多的腐尸之氣一起吞入口中,慢慢咀嚼,最後吞了下去。

這一幕,一般人看了都會覺得惡心,而黑袍人卻似乎很享受這種味道。

“凶手的骨齡不超過六十歲,有雷霆與火焰的味道,應該是jīng通雷火法則的武者……”

黑袍人這樣說著,天冥子心神一凝,“不超過六十歲?”

這個年齡段,能戰勝神君境強者的,算是頂級天才了。

當然,黑袍人推測的年齡可能存在很大的誤差,不超過六十歲的年齡段太籠統了。

“嘿嘿,捉到了,我嘗到了他的氣息,這六個人,最後都是他用槍殺死的,就憑這一點,他的氣息必然留在這些人的尸體上”

黑袍人的秘術十分詭異,這些腐尸已經被嚴重破壞,而這黑袍人,竟然能夠直接吃下腐尸,借此捕捉到擊殺他們凶手的氣息,這幾乎涉及到了因果輪迴之術,是天道法則中極為神秘的部分。

“只要讓我嘗到你的氣息,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我來看看,能不能找到你,桀桀桀桀。”

黑袍人怪笑著,用陣盤開始推演這股氣息的位置,他不但能找准氣息,而且還能根據這股氣息,鎖定一個人的位置,這種秘術,人類武者中卻是聞所未聞。

“可以找到?”

“有可能,不過如果位置太遠,我也無能為力。”

黑袍人不斷的推演,尋找,然而陣盤中始終未曾顯示出任何東西。

慢慢的,黑袍人的身形愈發飄渺模糊,似乎支撐此術,他也不輕松,這樣的狀態一直持續了將近一個時辰,在黑袍人幾乎放棄的時候,他突然心中一動,轉頭看向某一個方向,而後以陣盤對准這個方位,手中瞬間打出成百上千道印訣。

隨著印訣的飛舞,陣盤之中漸漸的散發出一股寂滅死氣,這股死氣無比淡薄,不仔細感知根本感受不出來。

黑袍人捕捉到這股死氣的一瞬間,眼睛猛然亮了起來,“找到你了!沒想到,你已經在開啟死門!如果你不開啟死門,我還無法發現你,可是你開啟死門,引動這個宇宙天地規則的排斥,卻暴露了你的位置,我聖族可是練體術的祖宗,神域的練體術,都是我聖族傳過來的,你逃不了了!”

感謝ricardomin(花花)童鞋的飄紅,成為武極天下26萌,感謝秋風散客(耗子萌),風流的男子的萬賞,非常感謝,我還欠一章+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