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發現靈根
"黑紋巨蟒,看氣息相當于最弱的神變初期強者……"

林銘意念一動,便能感知出這頭巨蟒的大概實力,這樣的實力,對自己來說當然不值一提,但是對身後這幾個天冥大聖地弟子來說,卻夠他們喝一壺的了.

林銘不動聲色的走下去,按照正常情況,如果自己真的是一個散修,再走十步,他便必死無疑.

林銘還不想這麼快就暴露實力,他意念一動,一道其他人根本無法察覺的神夢印記緩緩飄出,無聲無息的沒入沼澤之中,鑽入了那黑紋巨蟒的頭顱.

黑紋巨蟒身體一震,緊接著,它便感覺精神之海幻象叢生,只是一瞬間,它便陷入了昏睡狀態.

林銘就這樣帶著眾人安然無恙的走了過去.

一路上,林銘幾次遇到危險,都以神夢法則無聲無息的侵入那些凶獸的精神之海,瞬間解決,以至于到現在他都沒有被偷襲一次.

這讓光頭青年心里納悶,這小子,運氣怎麼這麼好?

光頭青年正想著,林銘怯怯的說道:"師兄,已經大半個時辰,你看是不是……"

光頭青年青年眉頭一皺,他知道林銘是要換回來.

本以為林銘根本活不了這麼久,沒想到這麼長時間他都沒被偷襲,也許……這里的黑沼澤其實也沒有自己想的那麼危險?

"貪生怕死,真是沒出息!重鋒.你去換他."光頭青年對身邊的大個頭青年說道.

"沒問題."重鋒顯得很自信.

雖然這些人都是天冥大聖地的核心弟子,甚至有幾個還是天冥子的記名弟子,但事實上,天冥子的弟子分為五個檔次,記名弟子是最低級的,足有數萬之多,而且每十年都有更新換代,他們在魔始叢林中死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這是天才成長必須經曆的代價.

光頭青年拍了拍重鋒的肩膀,說道:"恐怕是我想多了.如果這黑沼澤沒這麼危險的話.也無所謂了."

"好."

重鋒換下了林銘,隊伍繼續前進,只是一炷香的時間,林銘感知到了前面不遠處有數頭潛伏的巨獸.一條體長十丈的巨鱷.潛伏在地下.在這巨鱷的身下,還有三條黑色的蟒蛇,它們借助泥沼掩蓋了自己的氣息.一般武者根本探查不到.

重鋒毫不知情的走上去,就在這時,那只巨鱷猛然竄起,對著重鋒一口咬了下來.

"吼!"

恐怖的咆哮聲震裂耳鼓,重鋒嚇了一跳,手中重錘猛然砸下去砸在巨鱷的背脊上,他到底是神海後期高手,這一錘砸下去,如同山岳傾塌,哪怕這鱷魚皮糙肉厚,也是慘叫一聲,被砸飛了!

然而就在巨鱷被砸飛的一瞬間,三條黑色蟒蛇從巨鱷身下躥出,如同粗大的攻城長矛一般刺向重鋒.

"小心!"

光頭青年發出驚叫,然而遲了!

重鋒此時舊力用盡,新力未生,根本無法抵禦三條黑蟒的攻擊,這些黑蟒與之前的巨鱷本來就是共生狀態,巨鱷躍起吸引注意力,黑蟒發起第二次偷襲!

這樣的偷襲方式,讓人防不勝防,很多高手都要飲恨!

"噗!"

重鋒不顧經脈寸斷的危險,強行運轉力量,一拳砸飛了一條巨蟒,卻被第二條巨蟒撕裂了護體真元,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最後一條巨蟒洞穿了重鋒的左胸!

鮮血直噴!

"該死!"

光頭青年等人沖殺而來,合力將巨蟒斬殺.

那條巨鱷想要反撲,也被眾人殺死,它們的實力其實並不強,也就是相當于人類的神海後期實力,強就強在它們詭異的攻擊方式,雙重偷襲,而且是養精蓄銳,全部力量都灌注在它們偷襲的那一擊上,可以讓實力比它們還強一點的武者飲恨!這就是黑沼澤的危險之處.

此時,重鋒全身是血,臉色發紫,顯然是中了劇毒的症狀.

"重鋒!"

"師弟!"

天冥大聖地的弟子圍上來,看到重鋒左胸口破了一個大洞,心髒被撕裂,血都黑了,除非是有天階絕品丹藥,否則根本不可能救活.

而這些人只有以光頭青年為首的兩三個人是天冥子的記名弟子,其他人只是普通的內門弟子,怎麼可能擁有天階絕品丹藥,那是跟大千世界丹一個級別的丹藥,把他們全部身家加起來,再翻十倍,也買不起.

"沒救了."

光頭青年沉聲說道,他的臉色很難看.

重鋒痛苦的呻吟著,這種蛇毒痛入骨髓,他掙紮著,十指深深的插入爛泥之中,滿臉的不甘之色,然而因為鮮血流逝的過快,胸膛完全撕裂,他連聲音都很難發出.

"師弟,抱歉了,巨紋花蛇毒,痛苦無比,我也解不了,只能替你了結."光頭青年說話間,手起刀落,直接刺入了重鋒的咽喉,重鋒眼珠一白,當場斷氣.

光頭青年面沉如水的站了起來,猛然盯住林銘,如同一條盯住了獵物的猛獸,目光凶殘無比.

"都是你這該死的東西!如果不是你,我師弟怎麼會死?"

光頭青年凶惡的咆哮,目露殺機,在他看來,林銘就該一直在前面探路,如果他不要求換位置,重鋒就不會死.

林銘探路沒事,換成重鋒,重鋒就死了,在光頭青年看來,這是他師弟代林銘死了,在他心目中,他們天冥大聖地弟子的一根手指頭,都要比林銘這樣的散修性命珍貴一萬倍.

"你真當你有跟我們平等的權力?魔始大世界的散修,不過是一些螻蟻而已,你最多算螻蟻中比較大的一只,算什麼東西,給我滾到前面去探路,否則你現在就死!"

面對光頭青年提著染血的長刀,毫不掩飾他的殺機,林銘沉默不語,默默的走到前面探路.

如光頭青年所說,林銘跟這些人之間根本就不是平等的,只不過,螻蟻不是林銘,而是這些天冥大聖地的弟子.

林銘探路,自然不會有任何危險,他輕松的讓那些偷襲的凶獸陷入沉睡.

"怎麼可能……這小子,運氣這麼好."光頭青年臉色十分難看,眼看就要穿過這片黑色沼澤,就在這時,光頭青年身上的一枚玉簡猛然炸碎,隨之一道信息傳入了光頭青年的腦海之中.

光頭青年心中一驚,"找到混元靈根了!"

"什麼!"

周圍弟子紛紛看向光頭青年,林銘也心中一動,回頭望來.

"東北方向,三千里處,羅扇堂的弟子找到了混元靈根!讓我們速速趕去支援!快走!"

光頭青年說著,直飛東北方向而去!

林銘輕吸一口氣,他等的就是這個時刻!

他會跟著光頭青年的小隊,無視這些人的叫囂,不是指望他們能找到混元靈根,魔始叢林幅員不知多少萬里,想要憑借他們一支隊伍找到混元靈根,無異于大海撈針.

他指望的是天冥大聖地的其他人,數百萬弟子,甚至還可能有千萬散修,尋找效率是自己的萬倍不止.

十多個天冥大聖地的弟子紛紛飛起,直追光頭青年而去,林銘也自然跟了上去,不緊不慢的飛著.

這些人回去的時候,選擇了原路返回,這倒是一個聰明的決定,這一條路上的凶獸都被林銘催眠了,不會有麻煩.

"這傻逼,竟然跟上來了,也好,他還有用."

光頭青年本以為剛才嚇了林銘一下,他這次就該逃了,沒想到還有膽子跟上來.

"嘿嘿,這小子如果不跟上來也沒辦法,他一個人在魔使叢林活不下去,肯定淪為凶獸的食物."

天冥大聖地的弟子根本不理會林銘,越飛越快,而林銘看似要跟不上去,卻始終又不掉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