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百日參悟
林銘將意念沉入神夢玉簡之中,感覺自己的精神之海如針刺一般的輕微疼痛感,這種感覺,是因為神夢玉簡中蘊含的意念太強所致.

林銘毫不懷疑,不說修煉神夢法則,單單閱讀神夢玉簡,就是對神魂極好的鍛煉,神夢玉簡中的能量,就像電擊一樣刺激著靈魂的成長,長期讀下去,對精神,意志都有極大的好處.

神夢玉簡中分成諸多個部分.

第一個大部分就是幻術.

這些幻術,從攻擊到偽裝,再到幻陣,無所不有.

其中一個名為"脫胎換骨訣"的易容幻術,能讓神君境武者,易容之後連大界界王都認不出.

事實上,這已經不單單是幻術了,要配合身體和靈魂的種種變化才能完成,這套易容術,雖然沒有戰斗力,但卻十分實用.

接下來,禦靈術,神夢空間,夢魂仙曲,圓夢聖典等等冰夢施展出來的頂級功法,在神夢玉簡中都有詳細記載,可以說,這是神夢天宮大部分頂級傳承的彙總.

在這方面,哪怕是苑幻師太也沒有動什麼手腳,沒有絲毫隱瞞林銘的部分,這倒不是苑幻師太有多好,而是她根本不認為林銘能在這一百天時間內學到什麼東西.

神夢玉簡,包羅萬象,其中涉及到的各種法則,咒印更是複雜無比,如果沒有一定的理解,想要記憶下來,很難.哪怕一般神海期武者都有過目不忘本領也是沒用.

這就好比一個凡人圍棋高手,可以輕而易舉的記下自己看過的棋局,每一個子的落子位置,先後都清清楚楚,可以完美複盤.但是給一個不懂圍棋的人,哪怕他看上一萬遍,都不可能記下來.

"這神夢玉簡,還真是複雜,里面包羅萬象,一百天的時間我雖然能囫圇吞棗的記下來,但是注定會有很多模糊的地方……"

林銘很感謝神夢天尊.她不介意將自己創造的全部核心傳承任林銘閱讀.這算是一個不小的恩情.

參悟法則的過程,十分枯燥,而林銘卻完全沉下心來,很快進入法則的世界之中.論苦修功法的刻苦程度.林銘相較行癡絲毫不遜色.這是一個武者必備的品性,需要耐得住寂寞,否則動輒數年甚至數十年的閉關.凡人根本承受不住.

就這樣,林銘時而坐著思考,時而來回踱步,時而在空中刻畫,神夢法則,一點點的在林銘心中明晰起來.

"原來神夢空間,本質就是在武者周圍制造一個結界,以神夢能量充斥其中,以精神本源操控."

林銘意念聯系到自己精神之海的靈魂印記之中,之前他在神夢空間中吸收的夢境能量一絲絲流散出來,在林銘的操控下,呈現出種種狀態.

因為魔方的存在,林銘可以輕易洞悉這些神夢能量流轉的軌跡,看得比神夢天宮任何一個弟子都要清楚.

魔方本身就是宇宙精氣神中的"神"凝結而成的天地至寶,如果真能催動魔方殺敵,怕是天尊都能被瞬間絞滅靈魂,有這樣的寶物,哪怕林銘只能運用它的一點點力量,也能在神魂修煉之中受益匪淺.

不知不覺之間,一層若有若無的結界出現在林銘周圍,而林銘則陷入了長久的冥思之中,忘卻了一切,徹底進入了神夢法則的海洋.

他如同一塊干燥的海面,貪婪的吸收著一切.

時間不知不覺的流逝,修煉無歲月,當林銘忘卻時間的時候,一百天實在是太短了.

"一百天時間已到!"

盤坐冥想的林銘,耳邊突然傳來一個老女人的聲音,這個聲音有些霸道,有些野蠻.

林銘睜開雙眼,在他面前,一層流光緩緩凝聚,逐漸凝成了一個身穿寬大青袍的老嫗身影,她干瘦的身材與這身穿著顯得格格不入.

她自然是苑幻師太了.

"看完了麼?"苑幻師蒼老的嘴角泛起一個揶揄弧度,她不認為林銘真的能看完神夢玉簡.

一來林銘沒有精神本源,二來林銘沒有老師指點,在這種情況下,林銘要是能學會夢武,那真是出鬼了.別說學不會,就算想記住神夢玉簡的內容,都不可能,因為里面的東西實在太過複雜,不懂法則,怎麼可能記住那些繁雜的法則印記?

林銘搖了搖頭,如實道:"沒看完."

一百天的時間,夠林銘掃一遍神夢玉簡,但是他不自覺的在領悟神夢玉簡中的法則,在看的過程中,不斷推演,一百天時間,自然就不夠用了.

"嘿嘿."苑幻師太嗤笑一聲,一副我早就料到你會這麼說的表情.

苑幻師太認為,林銘就是來神夢天宮意圖不軌,想要誘騙少女的,畢竟神夢天宮的女子,一個個都十分出眾,而且如果能取了她們的元陰,還大有好處.否則林銘怎麼可能會選擇學這一門根本就不適合他的神夢法則?

她想不通,神夢怎麼會答應這小子的要求,不過既然神夢答應了,她也不能反對,畢竟神夢才是神夢天宮的真正主人.

"好,我再給你一百天時間,最後的一百天,神夢玉簡在神夢天宮數量極為有限,前面兩塊,還有複制品,最後一塊是孤本,我不可能一直給你拿著."

這一點,苑幻師太倒不是故意刁難林銘,任何一個門派的情況都差不多,無上神武傳承極為珍貴,分給每個弟子的學習時間有限得很.

林銘已經懶得理會苑幻師太的態度了,他說道:"我不急著繼續參悟神夢玉簡,這一百日時間,我有許多不懂的地方,想借貴宮的藏書閣一用."

之前苑幻師太就說,如果林銘想去藏書閣看書,她可以找人送過來,不過只有林銘自己才知道究竟想看什麼,自然親自去藏書閣才方便.

苑幻師太眉頭一皺,本想拒絕,但突然想到了什麼,揶揄的說道:"你想去藏書閣,可以啊."

(很快就要展開有關萬古魔坑的一個大情節了,很多細節沒想好,容我緩一緩.)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