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冰夢的身份
冰夢與林銘的一戰,很快就傳開了,許多崇拜冰夢的年輕俊傑紛紛趕往賽場,能再度看到冰夢的身影,他們十分滿足。

這些人,以年輕男子居多,至于女性,尤其是年長一些的人,就來的很少了,對他們來說,專門趕去賽場去看一場毫無懸念,完全是碾壓,甚至可能持續不到三息時間的戰斗,真的沒什麼意思。

甚至還有一些人,直接乘坐靈艦返航了,在他們看來,第一會武已經算是結束了,最後一場,只是走個過場罷了,甚至可以說是畫蛇添足的比賽,畢竟行癡對冰夢的一場,已經非常激烈精彩,在這之後,再來一局碾壓性質的比賽,有點不倫不類,有狗尾續貂之嫌。

結果最後,到場的觀眾只有原本的四分之一左右,剛剛一億人。賽場的很多地方都是空的。

“林銘終于醒了……”

在台下不遠處,君碧月看向林銘,林銘靈魂受創讓他感到很意外,也很不解,直覺告訴他,林銘恐怕不是靈魂受創那麼簡單,而是另有隱情。

“他的氣勢,好像不一樣了。”

君碧月非常敏感,哪怕林銘現在養精蓄銳,如同一杆在長匣中塵封神槍,鋒芒不露,但是君碧月還是能從林銘身上感受到一絲氣息的不同。

他甚至感覺,林銘的身體之中,就仿佛飽含了一個小宇宙一般,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深邃感。

“嘿。這叫林銘的小子,還真有點門道,這一年半時間,他身上確實發生了點變化,看來他因禍得福了,不過嘛……對冰夢那小女娃,還是沒用。”

在君碧月的須彌戒中,一個懶洋洋的老者聲音傳來,言語中盡顯輕佻。

“劍老,您如此肯定?”手打小說網

“當然!你以為冰夢是誰?一般天才。有誰的實力能在神海後期達到冰夢這個地步?行癡不強嗎?普陀山出身。傳承比神夢天宮還強,基本是最強的出身了,而且他本身還是數千萬年,甚至上億年一出的佛祖轉世金軀。修成金剛不壞之體。擁有蓮心菩提。佛祖舍利,從出生就開始用秘法、秘藥練體,懂事就開始修煉。苦修三十余年,戒色、戒嗔、戒貪,童子之身都在,心性、天賦、悟性各方面都沒得挑了,完美中的完美,已經達到天才的極致,可是對上冰夢,還是輸!”

老者說到這里,撇撇嘴,似乎想到了什麼不爽的事情一般。

“冰夢確實強大,我遠不如她。”君碧月也是自認與冰夢相差太遠了。

“哼,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作為老夫的徒弟,你未來,成就天尊巔峰是最基本的,我希望你能借著這個大世,沖擊真神!雖然難度很大,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這第一會武的六個人,現在也就是林銘、小魔仙在天賦穩勝你一籌,其他人,甚至行癡,你都不必害怕,至于冰夢,嘿嘿,如果老夫沒看錯,她根本就是神夢天尊,為求突破境界,自斬一劍,硬生生的將元神一分為二,而後投胎轉世,這才出現了冰夢!待到冰夢修成天尊巔峰,她們二人合體,凝聚兩大天尊巔峰的深厚修為,一口氣沖破真神境界,這女人,相當有魄力和野心!”

劍老此言一出,君碧月心中猛然一驚,“嗯?劍老你說冰夢是神夢元神轉世?”手打小說網

“**不離十了,她們的靈魂波動非常相似!不過我還沒有真正的面對面見到神夢,也不敢完全肯定,只是隔著結界感受到了神夢的氣息罷了,我現在是受傷太重,否則我全盛時期,也不用太過忌憚她的。如果不是我猜測的這樣,冰夢哪會這麼強?她根本就是年輕時候神夢的翻版,而且應該說,因為她現在少走了很多彎路,比同齡時候的神夢更加強大!”

劍老如此一說,君碧月這才想起,確實有人說過,冰夢跟神夢天尊實在太像了。

一樣的氣質,一樣的神秘,一樣的完美,一樣的實力驚人!

冰夢如果跟神夢站在一起,忽略修為的差距不談,儼然一對孿生姐妹。

“原來如此,如果冰夢是少年時代的神夢,甚至擁有神夢的全部記憶的話,那確實是無人可比!單論她對武道的理解和法則的高度,已經超出了我們的理解范圍。”

“嘿,有記憶就不至于了。”劍老搖搖頭,“神夢用的這種轉生秘法本身也是一個雙刃劍,投胎轉世的時候,要經曆胎中之迷,會忘卻很多東西,這些東西會被塵封在冰夢心中,需要慢慢的恢複記憶。”

“不過即便如此,冰夢的實力,也會像作弊一樣直線攀升,年輕一代想要跟她抗衡?難!難!難!”

劍老一連說了三個難字,他本來就不是自謙的人,可是也不認為自己的徒弟君碧月有半分抗衡冰夢的可能,至少在君碧月達到天尊之前,都是如此。

應該說直到天尊巔峰,君碧月才有那麼一些可能,反超冰夢。當然,冰夢也很有可能在那時候直接與神夢融合為一,直接邁入真神之境!

“原來如此,看來林銘與冰夢的一戰,原本就是一場不公平的對決,很難打出奇跡來了。”君碧月如此說道,有些惋惜,如果現在讓林銘和行癡重新一戰,也許林銘還有點希望翻盤,對冰夢太難了。

劍老冷笑道:“如果說突破神變境等于凡人成年的話,那麼這場比賽,根本就是神夢為冰夢准備的成年禮,主角從一開始就注定只有冰夢一個,你們只是為她增加閱曆的配角而已。”

比賽的時間還有半個時辰,針對最後一戰,浩宇天宮也開設了賭局。

神夢勝。一賠一點零一,林銘勝,一賠八十。

這賠率,不可謂不誇張!

賭冰夢勝,就算贏了,也只有百分之一的收益,實在讓人無語,而且,賭注還是有上限的,不能無限加注。

饒是如此。還是有很多人買了冰夢贏。雖然贏不了多少,但蚊子腿的肉也是肉呀。

“返利百分之一,這算是浩宇天宮的福利了麼?這次第一會武,浩宇天宮光是賭局就贏了不少呀!”

“沒錯。我之前還因為林銘輸了不少紫陽晶呢。這個家伙與小魔仙的一戰。爆了個大冷門!不過這次嘛,嘿嘿,哪怕百分之一。我還是要買冰夢贏。”

在很多人看來,這次賭局其實就是浩宇天宮在散財,也算實在武道會最後,給大家分點甜頭。

“一比八十?還真是一個誇張的比例。”林銘摸了摸下巴,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之前他賭自己前三贏了不少,這次他倒不介意再壓點九陽玉玩一下。

林銘最終只壓了兩塊九陽玉,他自己也完全沒有戰勝冰夢的把握,兩塊九陽玉博個彩頭,輸了就輸了,也沒什麼。

一個時辰的時間終于過去了,林銘站在擂台之下,呼吸平穩,右手輕撫鳳血槍,心靜如水。

在他面前不遠處,就站著冰夢,她只是隨意站在那里,全身如同裹了一層寒煙,氣質出塵,美麗不可方物。她就仿佛一朵霧中冰蓮,只是看著她,一股清冷之氣便撲面而來。

“林銘加油!”

“對,林銘挺住,爭取撐過三招呀,不要直接就敗了,那就太沒意思啦!”

冰夢的粉絲們,卻是在給林銘鼓勁,希望林銘能多打一會兒,他們好多看一會兒。

林銘對這些充耳不聞,只是按照神域比武慣例,對冰夢行了一禮,亮出了鳳血槍。

冰夢神色平靜,在她腳下,無數冰晶凝聚到一起,形成了一朵夢幻般的冰蓮,冰蓮緩緩的旋轉,看著這朵冰蓮,林銘只感覺自己的心神仿佛被那旋轉的蓮花吸進去了一般,這朵冰蓮,是神夢天尊親自煉制的!

禦靈術!

在浩宇子宣布比賽開始的那一刻,冰夢腳下的冰蓮猛然散開,每一朵花瓣都由七枚冰晶組成,一枚枚冰晶薄如蟬翼,然而卻森寒剔透,殺機四溢!

這是神夢天宮的戰靈秘技,以戰靈操縱武器遠程攻擊。

“咻!”

無數的冰蓮晶體在空中組合成了三柄神劍直斬下來!

雖然只是冰夢的隨手一擊,但是威力已經非常恐怖,雖然不如行癡的輪迴之盤,但也不會相差太多,斷然不是那麼容易能擋下來的。

人們都以為,林銘要出邪神之樹虛影,或者天道裁決,也只有這樣,能壓住冰夢的禦靈術,而就在這時,林銘後退一步,鳳血槍之上,燃起了熊熊火焰。

單憑火焰法則?

人們沒想到,林銘似乎是打算僅憑火焰法則對冰夢的禦靈術,太張狂了!

就在蓮花之劍飛來的一刹那,林銘一槍刺出,火系前五重法則完全融合,甚至這道火焰之中,還蘊含了一絲陽炎的氣息!

火系第六重法則陽炎,哪怕林銘只是觸摸到了門檻,遠遠達不到領悟的地步,但還是讓林銘這一擊變得威力無窮!

“轟!”

只聽一聲爆響,槍芒炸碎,而冰夢的蓮花之劍也被擊潰!

“這就擋下了!?”手打小說網

在場觀眾都無比驚愕,林銘擋下蓮華之劍不足為奇,讓人吃驚的是,他只憑簡單的火系法則就做到了這一點。

“如果我沒看錯,林銘的火系法則……好像觸摸到了第六重意境,這怎麼可能!?”手打小說網

感謝花花西洋的四萬賞,感謝ricardomin(群里聲音無比性感的yy王子ricardo花花)的兩萬賞,非常感謝,第三更結束。
手打小說網